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2】欲嫁秦婉

秦嫣眼睛顿时一亮,娇羞点头。

女儿长大了,心也飞了,苏氏心底被狠狠一抓,笑着瞧她,“你觉得他们两人如何?”

秦嫣歪着脑袋,“睿亲王世子英武非凡,宁二公子倒像个纨绔子弟。”

“睿亲王世子的确是少年英才,荣郡王府的二位公子也非池中物。不过,他们都乃土族贵胄,向来不太看得起褚贵妃一族的新贵。”就算秦嫣还小,苏氏也不得不说。

秦嫣笑意一收,怔怔看着母亲,转而浅笑,“如果能收复睿亲王世子的心,岂不是可以帮父亲?”

苏氏含笑看着秦嫣,心里却是一跳。她看见自己女儿粉面桃红,就如当年的自己,难道她真的喜欢上凌凤了?如她所说,似乎也是好事。这件事得好好和秦松涛商量商量。

“母亲,入宫也未必是一条好路,对否?褚贵妃未必愿意让出帝宠,何况她育有三皇子,帝甚喜,女儿就算能顺利入宫,成了嫔妃,也只能居其之下,能不能帮到父亲尚是未知数。但是如果是睿亲王府的当家主母,是否会更好?”秦嫣眼睛亮亮的,鼓足勇气说道。她从懂事以来,父母就一心培养她入宫,对父亲的崇拜令她对这条路也坚信不疑,可今天见到凌凤,她的心如春风吹散寒冬一般,豁然明亮,似乎,她有种热血的冲动,这样的男人,如能常伴左右,便是一生无憾了。

苏氏爱怜的抚摸珍宝似的女儿,叹口气,“你想得很对。不过,如今你爹爹还未真正入仕为官,进了翰林院做庶吉士也要两年,等你父亲做上二品大员,才有可能让你有资格成为王府主母。可,至少十年啊。”

秦嫣一怔,失神片刻。

“你瞧睿亲王世子、宁二公子和沉欢是什么关系?”苏氏不忍,可也得问,这是秦松涛得知秦嫣在玉春园遇到凌凤后让她来问的。

秦嫣神色黯淡,“关系甚好。至于深度,女儿也只见了一面,无从得知。”眼帘微微低垂,声音也低了很多,“不过,世子似乎对沉欢另眼相看。”

虽然沉欢只有8岁,可凌凤眼中无他人,却要去看睡着的沉欢,这让她很受伤。父母一直都说,她的容貌不在褚贵妃之下,秦嫣也一直认为,世上能与她匹配的只有帝王将相。可她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忽视的不安和不快。

苏氏摸了摸她的头,“明日你外祖父要亲自送睿亲王世子、宁二公子去鎏金县宁府外家,先在苏府宴请二位,二位公子已经应允。明日吴公子也会去,你和沉欢他们三兄妹也一起,这样你可以多和他们接触下。”

秦嫣大喜,“真的?”

“恩,所以,你要想办法让沉欢他们去。”

秦嫣瞧着母亲,见她认真,也不好多问,想必是有重要的安排。

“母亲放心,我明儿就去寻秦婉,只要她去,大哥和四妹一定会去。今日我瞧宁二公子对秦婉倒是有些不同。”

苏氏眼眉不为人察觉的微跳,颔首,“我女儿真是聪明。”

“但若是秦婉和宁二公子有什么,岂不是帮了他们?”

苏氏轻笑,“荣郡王府的门槛岂是好进的?莫说婉姐儿没娘,就算她母亲在,也连妾都不够的。”

秦嫣笑,“那也是。”

苏氏拍了拍她的手,敛了笑意,认真道,“秦婉明日去鎏金你父亲是有用意的。你外祖父的昔日同僚辛大人现在的翰林院侍读学士,虽然品阶不高,但很会为人处世,如今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昨儿刚到鎏金。你父亲想牵条线,辛大人前年丧妻,秦婉给他做个填房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了。”

秦嫣瞪大眼睛,“侍读学士?从五品啊。大姐姐也是有福了。”眼珠一转,“辛大人贵庚?”

“可能四十来岁。”

“啊……这年纪,秦婉会愿意吗?”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她。这点你就不用操心了,明日只要她去,辛大人会暗里相看,只要瞧得满意,你父亲就会和夫人说,夫人出面,秦婉也不能说什么,等明年秦婉就可嫁过去,如此,你父亲在翰林就有了帮手。其实,我们这也算对得起你大伯夫妇了,秦婉如今身份嫁个从五品官,也是得脸了。”

秦嫣欣喜点头,“女儿晓得了,母亲放心。”

秦松涛的书房里灯火未灭。

苏东辰、吴斌和秦松涛阴沉着脸坐在屋里好半响三人谁都没说话。

“粮食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秦松涛刚才知道大哥农庄里出的事情,这件事他事先一点不知道,但苏东辰和吴斌能听到这个消息脸都白了,便也猜到是大事,心里也就不痛快了。苏吴二人居然瞒着他利用秦家农庄,就算农庄不是公产,那也姓秦,一旦出了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秦家一个都跑不掉。

“没什么事,也就去年朝廷征召军粮选了豫州,秦安的农庄交了两千石粮食,是好事。”吴斌一笑。

苏东辰看了他一眼,“豫州出去的粮食因为数量不够,所以加了其他地方买来的粮食,没成想买来的那批粮食是陈年米,有些发霉。问题不大,牵连不到你。你只管尽快赴京报道,该打点的我都替你打点好了。切记,明日辛大人的事情才是顶顶重要的,你和玉蝶一定办妥当了。进了翰林院不愁见不到皇上,一展宏图。”

秦松涛点头,“这事父亲大人放心,小婿已经安排妥当。不过,之前农庄已经划出秦府,不是秦府公产,自然是大哥管着,小婿也的确不知发生什么。如今农庄虽然在长房孩子们手里,可毕竟回了秦府,我这个做叔叔的自然得多担待点。”

他们既然不想让自己知道细节,自然有他们的道理。秦松涛向来聪明,如今依附苏东辰,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但也得提醒下,他们不能不管,如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苏东辰和吴斌怎么会听不懂秦松涛的话。他们早想好了,之前的事万一查了让死去的秦安背着就好,可如今不得不顾忌影响秦松涛。而秦松涛是他们这些年费心培养的好苗子,还有大用处。

直到三更,苏东辰和吴斌才从秦家出来。

------题外话------

还要继续二更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