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1】欲夺眼球

“它太小了,才2个月,你常喂它吃,它就只对你好了。”吴飞扬急分辨。

“那谁喂它都不一样会撒欢?”

吴飞扬一时答不出来,涨得满脸红。秦婉带着新月捧着一盆入了药的热水来,见他模样有些不忍,“这狗儿太可爱了,心情不好时瞧着都会开心。”

新月蹲下帮沉欢解开包脚布,将她的脚沁在热水里,轻轻帮她揉着脚踝。

吴飞扬勉强笑笑,“狗儿是会让人开心些。”

烟翠笑眯眯的跑来,“夫人特地吩咐人在玉春园摆桌席,让二少爷、二小姐、三小姐、五小姐都来这里陪着吴公子一起用膳呢。”

沉欢皱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吕氏也用得着这样巴结。

“我脚崴了,就不陪了,哥哥和姐姐陪着就好了。”沉欢穿好袜子,让新月和烟翠扶着回内院睡觉去。

秦钰和秦婉无奈,吴飞扬的面子也不能不给,毕竟吴大人现在还在府里呢。不一会儿秦嫣他们就来了,秦湘见了吴飞扬倒没有以前的黏糊劲了,总是问秦钰今天他们出去的事情。

“睿亲王世子不知今夜是否还在玉春园歇息。”秦嫣忽然问道。

“这可说不好,你外祖父来了,说不定当晚就回鎏金了。”秦钰道。

秦嫣低垂眼帘,接过丫鬟递来的漱口盅,手执手帕掩嘴漱了口。

月上枝头,四周都气死风灯都点了一遛。

玉春园的宴席也到了散的时候,秦婉和秦嫣依旧没有走的意思,秦婉无奈,只好摆上茶具,请他们喝茶吃点心。

玉春园门院门吱呀响了声,便有好听的男子声音隐约传来。

席间的人立刻就站起来,秦湘一双眼睛热烈的盯着垂花门。

两个修长的身影穿过垂花门大步而来,银月在他们身上镀上一层淡紫光辉,更显风姿卓越。

秦嫣目光一凝,面前英气逼人的少年,一身湖蓝遍地织银缠花锦直襟无袖长衫紧裹完美的身躯,玉带束腰,显得身材格外修长,银色嵌着蓝宝的面具在月光下烁烁生辉,耀着人眼无法直视。

如此完美的少年竟然就是当今名声最响的睿亲王世子。

她心被猫爪狠狠一挠。

碎步上前,盈盈下拜,娇柔如莺啼悦耳的声音道,“秦嫣见过世子、宁公子。”秦枫和秦湘、青莲也赶忙行礼。

“四姑娘的脚可好些?”凌凤眼中没有任何人,根本不理冲着他行礼的众人,冲着秦钰微微笑问。

秦钰与他已经熟络了,自在了许多,笑着努了努内院,“脚应该无大碍了,就是懒病犯了,睡觉去了。”

“哟,摆上茶了,不早叫我们来,害我们陪着一群腐朽说话,闷死了。”宁逸飞笑眯眯的看着茶盘,自顾自的坐了。揭开茶壶盖,“咦,不是绿茶?”

秦婉微微一笑,“已经晚上了,喝绿茶便无法入眠了,所以,泡了红茶。不过红茶不是我们江南的茶,这是爹爹去闽南得的大红袍,最适合用完膳后喝。”

“好好,二小姐请吧。”宁逸飞兴致勃勃。

秦婉瞧了一眼脸上尴尬的秦嫣,走过去挽起秦嫣的胳膊,“二妹妹是秦府才情最高的,小女子泡茶,宁公子可以和二妹妹谈诗讼词。”

秦嫣顺势站起来,嫣然一笑,“大姐姐惯会取笑妹妹。”眼睛飞快瞟了一眼和秦钰说话的凌凤,徐徐落座在宁逸飞对面。

“我去瞧瞧臭丫头。”凌凤笑着拍了拍秦钰的肩膀。

秦钰张了张嘴,想说小姐闺房不太合适,可他又不敢说。

凌凤刚抬脚,一声汪汪惨叫,低头一看,白绒绒的一团嗖地逃开。原来踩着狗尾巴了。

秦嫣站起来,走近凌凤,甜甜一笑,“惊到世子了,那是吴公子送给欢儿玩耍的京巴狗雪贝儿。还是褚贵妃娘娘送的呢,听闻宫里娘娘们最喜欢养这种可爱的小狗了。”

凌凤剑眉一扬,扫了一眼瞪着眼睛示威的吴飞扬,“哦?”

“吴公子倒是对小未婚妻甚是关心。”秦嫣提袖掩嘴,娇羞一笑。

凌凤目光骤冷,缓缓的落在秦嫣的脸上,如刀一般的目光,在秦嫣眼里却格外威风明亮,看得秦嫣玉面微红,柳腰徐转,翠衣飘袂,款款坐回茶台前的矮椅,自信地展现给凌凤一个完美玲珑身姿。

“吴公子,昨儿是锦鲤,今儿是狗儿,不知道明儿你要送什么给四妹妹呢?”秦湘不甘被秦嫣夺了风头,也顺着打趣,吸引众人目光。

吴飞扬笑着说,“只要欢儿喜欢。我一定会弄很多新奇的玩儿给她玩。”

“飞扬还是莫要如此,我们兄妹都在热孝中,没得惹了非议。”秦钰冷了脸,自己被陷害差点成了杀人犯的痛恨还在心里,落下了阴影。

吴飞扬一愣,尴尬的收了笑,“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欢儿多点笑颜,别太悲伤了。”

“吴公子也是好意……”秦湘忍不住分辨道。

“你们都散了吧,爷累了。”凌凤冷声让众人一愣,客人下令驱客赶主人?

看戏的宁逸飞摇了摇扇子,端起秦婉泡好的茶一口喝尽,“睡觉。”

秦嫣脸微微变色,依旧保持完美姿态,向凌凤和宁逸飞行了告退礼。

凌凤看了一眼内院,沉默半响,忍着没去。

秦嫣恹恹的靠在迎枕上,手里握着团扇打着转,眼睛看着手呆呆的,苏氏进来也没察觉。

“这是怎么了?”苏氏见她难得这幅模样。

秦嫣抬头,丢掉团扇,搂住苏氏的腰,娇喃道,“母亲,当初你是怎么看上父亲的?”

苏氏噗嗤一笑,拍着她,“胡说什么?也不害臊。”

秦嫣仰起头,美艳的俏脸微红,“当年母亲也是因为心仪父亲才会执意嫁给父亲对吗?否则,母亲第二年还是可以参加选秀,起码也能嫁个王爷。”

苏氏脸微红,回想当年看到玉树临风的秦松涛一脸的幸福,笑着坐下来,握着女儿的手,“是,当你有了心仪的人,什么入宫,什么皇妃,都可以抛到脑后了。”她盯着秦嫣,“你难道心仪谁了?”

秦嫣俏脸绯红,撒娇的将头埋进苏氏怀里,低喃,“没有。”

苏氏心头一动,低头看她,“见到睿亲王世子和宁二公子了?”

------题外话------

度度辣么勤奋,乃们不支持下吗?这样静悄悄的二更好吗好吗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