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0】撒欢的狗养不熟

“不……用,扶我走就行。”沉欢额头溢出汗渍,依旧倔强的要撑起来,可脚实在痛,一点不能用力,不得不抓住他的衣袖,试图站起来。

凌凤蹙眉,小丫头坚强得有点让他费解,也让他生气。

他握住她的手臂,俯下身子,在她耳边低声道,“臭丫头,你若再不听话,爷就点你穴,让他们都觉得你乖顺的趴在爷身上,这样你高兴了!”

沉欢气得瞪眼,咬牙忍了忍,不做声了。

凌凤这才笑了,将她背起,感觉到背上的女孩用手肘撑着隔开自己的背和她胸脯的位置,不由哑然失笑。

第一次拉她的手,想给她温暖和力量,她也是这样避嫌。

沉欢无奈的趴在他背上,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很熟悉。

她歪着脑袋盯着他的面具,面具非常服帖,一点看不见面具下的面孔。

“你为什么带面具?难道你很丑?”

凌凤听见沉欢的话心脏猛然一跳,顺口的胡诌,“恩,因为打仗,脸上有疤痕。”

沉欢拧着眉,很想问你们盛京皇族的公子都用一种熏香吗?可是这话一个姑娘家问未婚公子的确太不像话,忍着没问。

娟儿爹是茶园的老管事,也是资历最老的茶工。常年家里都泡着药酒,万一谁干活时扭伤了都是找他。大家见沉欢受伤,都紧张极了,可娟儿爹不好为她擦,将药酒递给娟儿。

“赶紧给四姑娘揉揉。”

娟儿接过要蹲下去,凌凤夺过药酒,“我来,行军打仗常有跌伤,我会些揉骨。”

沉欢还没说话,凌凤已经蹲了下去,将她的绣花鞋和布袜都脱了。

众人觉得不妥,可他是睿亲王世子,谁也不敢拦着。

沉欢冰凉的小脚被温暖的大掌握着,耳根顿时红了。

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被陌生男子握住她的脚,恼羞成怒要抬脚踹人,却被凌凤用力抓住脚踝。

“都肿了,还不老实,若不处理好,保证你一个月下不了地。”凌凤瞪她。

一个月下不了地?岂不是很多事都做不了了。

沉欢无奈,只好不出声,反正她只有8岁。

“你们赶紧张罗饭。”秦钰从惊愕中惊醒,忙吩咐娟儿一家人,众人赶紧扭头出去忙开了,谁也不敢多说一句。

白皙灵巧的玉足握在手里,冰凉沁心,凌凤的心里微微一跳,忍不住双掌握住,让它温暖起来,小心翼翼的取了药酒,给她揉捏着,直到脚踝发热。

沉欢看着他银冠乌发,莫名的有熟悉感,宁逸宏那次也是用的这种银冠。

宁逸飞进门的时候见到这一幕呆了呆,续而笑着说,“姑娘的脚岂是男子随意握着的。”

凌凤和沉欢的脸唰的通红,沉欢赶紧将脚抽了回来,低声道,“谢谢世子爷帮我疗伤。”赶紧低头穿上袜子和鞋子。

凌凤很快恢复原样,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出了屋子净手。

宁逸飞跟了出来,低声调笑,“你们进展飞速啊。”

“再胡说,爷给你派个吏部官位。”凌凤威胁道。

“啊,别,小爷我最讨厌办差。”宁逸飞嬉笑着凑近脑袋,“她认出你了?”

凌凤有些惆怅摇头,“这慌还撒得更深了。”指了指脸上,“我说有道疤痕,所以带面具。”

噗嗤。

宁逸飞笑了,“好得很,索性我帮你做个疤痕,你以后就贴着疤痕见她好了。”

“去!”凌凤一拳击在宁逸飞的胸上。

很快,饭菜热腾腾的摆上桌,看着热香味俱全的菜肴,宁逸飞和凌凤索性丢掉世家公子的贵气,学着他们坐在矮竹凳上,一口甜米酒,一口大块肉。都是应季现杀现煮的,味觉自然和往日府里精工细作的完全不同,辣菜够辣,两人一边呼哧呼哧扯风喊辣,一边越吃越过瘾。米酒甜糯,喝的时候没感觉,后劲却大,两人居然一人灌了三四壶,酒足饭饱,两人玉面成了红缸,幸好人还是清醒的。

沉欢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这时的两人才有了些贴地气的人味,不那么高高在上了。

这边兴高采烈的,秦府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

待他们大队人马回到秦府,闻讯侯在大门的秦松涛、苏东辰、吴斌,后面跟着秦松涛、秦中矩也伸长了脖子等了整整两个时辰。

苏东辰没有见过凌凤和宁逸飞,远远瞧见高头大马上凌然气势,便肃然起敬。

凌凤却认得苏东辰,飞身下马,拱手行礼,“苏大人。”

苏东辰立刻回礼,“世子和宁公子驾到有失远迎。”见秦钰背着沉欢,关切问,“这是怎么了?”

秦钰笑着说,“苏大人,在下失礼了,欢儿俏皮扭到脚了。”

“无妨,赶紧回去寻个大夫瞧瞧,扭到脚可大可小。”苏东辰一脸真诚。

秦钰受宠若惊,“多谢大人体恤。”

苏东辰和吴斌一左一右拥着凌凤和宁逸飞跟着秦松涛往正院花厅叙话。

秦钰松了口气背着沉欢回到玉春院。

刚过垂花门,一团白绒绒的东西扑了过来,吓得秦钰差点跳起来。

“汪汪。”

秦钰和沉欢低头一看,一条可爱之极的雪白的小狗兴高采烈的摇着尾巴,吐着舌头,沉欢脑袋里顿时冒出三个字‘狗腿子’。

“雪贝儿,不得无礼。”吴飞扬飞跑过来,小狗儿立刻撒欢摇着尾巴蹭了过去。

“欢儿,你怎么了?”

沉欢懒懒的趴在秦钰背上装死,不理他。

秦钰无奈,“她脚扭到了,都肿了。”

“啊!叫大夫了吗?要不我让母亲派人去叫我们吴家的府医过来。”

沉欢翻了翻眼皮,“你好吵,闭嘴好吗?我们秦府也有府医。”

吴飞扬脸一僵,委屈的眼神看着她,怎么都讨不得她的喜欢吗?

秦钰将沉欢放在内院正房廊下的躺椅上,吴飞扬小心翼翼的抱着白狗走过来,“这只狗很贵的,是褚贵妃送给娘的。它很乖,你一定喜欢。”

沉欢撇了一眼狗腿似的吐着舌头的小家伙,“见人就撒欢,养不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