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8】气人本事

沉欢冷眼一扫,短短的手臂一指,“若是你们胆敢伤我农户一人,我定会告上豫州衙门,告到我三婶娘家苏大人面前,让你们休想再在豫州落脚!”

听到苏大人,独眼龙的眼眉忽然一挑,不相信的看了一眼沉欢,见她凛然面色不假,恶色收敛一些,闷声道,“想必误会了。我们走!”

秦钰脸色发白,因为紧握的拳头微微发抖,见他们十几个人带着剩下的两条狗离开,才忙扳过沉欢的肩膀,生气地责备道,“你胆子太大了,惹怒了他们将全部狗弄来,恐我们也难保安全啊。”

“哥哥,不这样,等我们走了,他们会欺负农户们的。”沉欢的话让秦钰一愣,很快就明白她必须造势是为了吓退他们,保护庄户。

“我们走吧,去青山县的茶庄园还得一个时辰呢,到那里都该晌午了。”沉欢甜甜一笑,仿若刚才霸道的小东家不复存在。

一行人刚出了庄子,门外躲着一人,见他们出来,快步走进秦钰耳语两句,秦钰皱了皱眉,“你去回老爷,就说我们现在还要去青山县,得下午才能回府。”

沉欢已经被凌凤扶上了马车,关切地低声问,“你饿不饿?早晨没见你吃多少。”

沉欢收回农庄,心情大好,摇头俏皮一笑,“中午我们吃好吃的。”

还没长开的小脸堆着肉肉,笑堆起来,出现一对小酒窝,大眼睛挤成一条缝,瞧着可爱极了。

凌凤瞧着也乐了,忍不住就伸手去捏了一把她的脸蛋,细滑如脂,手感极好,还没等沉欢反应过来,门帘已落,帘外一串爽朗的笑声混在马的嘶鸣声中。

沉欢呲牙,揉着脸蛋,这人就给不得好脸子。

独眼龙见他们离开,迅速上马往鎏金县方向赶去。

溪河县县令许中梁也收到风声,满头冒汗,在堂屋走来走去,“这可怎么好?世子怎么会到秦家农庄来?你看你看,我就说会出事!”

阴着脸的县丞王桂洪沉思半响,“这件事和大人无关,大人也只是遵从吴大人的指令而已。”

许中梁叹了口气,“此事可大可小。”

“到四月大人任其便满,吴大人会举荐大人调到豫州府衙任职,只要过了这段时间,便好了。”

许中梁摇头,沉了声,“如果睿亲王世子亲自来查,事情就不简单了。”

“要不属下报告吴大人。”

许中梁缓缓摇头,“吴大人一定已经得到消息了,暂时按兵不动。”

王桂洪默然。

青山县以茶业为主,漫山遍野的都是茶园。云雾缭绕间,蔓延叠翠,小溪蜿蜒。三三两两的采茶女包着各色的头巾,轻歌飘扬,笑语晏晏,灵巧采茶。

常年在飞沙走石高原冰雪中征战的凌凤被这样不一样的场景看呆了。

“江南如画,果然。”

宁逸飞摇着绢扇,“当然,江南美人更甚。”

凌凤飞快的瞟了一眼沉欢,耳边嬉笑飘来,“我说的是外祖母,她可是江南数一数二的大美人,所以有我这样的俊美非凡的模样。”

凌凤瞪他一眼。

沉欢才不理他,蹦跳着跑上茶山,用手做成喇叭状大喊,“娟儿姐姐。”

不远处一个带着翠色头巾的采茶女抬头,抬手遮阳认真瞧过来,立刻飞奔下来,俏脸泛红,额头冒着汗珠,笑眯眯地道,“大公子,四姑娘你们都来了啊。”

“欢儿想吃你做的茶山鸡了。”沉欢笑着说,难得撒娇的声音软糯甜美,惹得凌凤和宁逸飞看了过来。

娟儿拉着她的手,用力点头,“前儿娘还说呢,上次姑娘来得匆忙,连顿好饭都没吃上,她专门上山抓了两只关在笼子里了,专等姑娘来做给姑娘吃。”

沉欢笑嘻嘻的拍着肚子,“饿死了。赶紧走。”

“欢儿不得胡闹,公子们在这里怎么用膳。我们去县城里的饭馆子才好。”秦钰跺脚道。

沉欢回头,歪着脑袋看凌凤和宁逸飞,“茶山的野山鸡可不是哪里都能吃到的,姐姐会做的那些茶点心,娟儿姐姐都会做,而且更好吃,更地道。荷叶茶香鸡、春笋爆炒肉、野菌山鸡汤,酸笋鸡杂、大烩野菜,香辣烤鲫鱼,糖醋松子鱼,这些都是大饭馆都做不出来的山野好菜,难道二位公子不想吃?”

凌凤和宁逸飞喉结上下咕噜一滑,别说肚子已经饿了,光听这些名字就觉得特别香。凌凤野地行军惯了,烤野鸡烤羊烤牛什么的倒是有机会吃到,但也是随便烤下,自然比不上刻意烹调。宁逸飞又何尝有机会吃到这种山野风味。

“想吃。”凌凤哈哈大笑。

沉欢点头,“恩,那世子爷去河里抓鱼,宁公子去河边摘野菜,哥哥去林里采野菌。还有你们,派人去竹林里去挖笋。”

众人瞪大眼睛,一群大男人被一个小丫头指使干活,何况叫世子爷抓鱼,宁儿公子挖野菜,霸名威慑皇都的黑甲卫去挖笋,这样真的好吗?

沉欢柳眉一挑,“怎么?想白吃白喝不成?又或者说你们能力欠佳,连这点小事都办不来?”

秦钰是习惯了他这个小妹妹疯玩起来蛮横不讲理的霸道,以前只要到农庄或茶园玩,沉欢都要拉着他们卷起裤脚一起下河摸鱼,一起挖坑烧鸡,若是不从,她就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父母哭诉哥哥姐姐欺负她了。

可,凌凤是世子啊,他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凌凤。

凌凤虽然惊讶,却满眸笑意,似乎跃跃欲试。

宁逸飞被臭丫头气得停滞两秒的绢扇呼啦啦的又摇了起来,“你什么都不做,岂不是白吃?”

“我烧水杀鸡放血拔毛开膛破肚。要不换你来?”

呃……好恶心!

宁逸飞上下扫了她一眼,你是女孩子吗?

绢扇一手,鼻腔哼哼,还是挖野菜来的容易些。

“好,都快点去干活。”凌凤兴致勃勃的卷起衣袖,指着山脚下的小溪问,“那里有鱼?”

“小溪能养多大的鱼?塞牙逢都不够,没点常识。顺着溪流往下走,看到一个湖泊便是,湖泊边上有茅草屋,屋里有渔具。”话说完,灵动的大眼含笑,“渔具会使吗?”

凌凤长那么大头一次被人抢白还被说没常识,笑脸僵了僵,讪讪点头,“……会。”他能说不会?太丢脸了。就算不会,宝剑也能刺两条出来!

“宁公子,你别挖野菜挖了一堆草回来啊。可不是喂牛。实在不认得可吃的野菜问下周边的山民,他们懂。”

没等宁逸飞翻白眼,她的意思是山民比他都懂,是吗!

臭丫头有本事气死个人啦!

沉欢转身和娟儿说着笑走了。

------题外话------

传说,有希望上架,所以,度度要疯狂存稿了,乃们也可以放心收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