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7】恶狗挡道(二更求包养)

“有的,不过不是我们庄子里的粮,是租户弄进来放着的,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粮食。不过都是发霉的。不知何用。”周仓大声喊了一声,“狗蛋子,赶紧将咱家的粮食扛出来一袋子,让贵人过过目。”

一个十几岁的黑黝黝的壮男孩子远远的应了一声,飞速的跑进屋里,扛了一袋子米脚步生风,一眨眼就到了跟前,麻利的解开袋子,里面是没有落壳的谷子。

周仓捧了一把恭敬的递过去,“贵人可以赏脸闻闻,可香了。”

赤焰上前接过递给凌凤,他低头闻了闻,点头,“果然不同。这袋我们买了。”

周仓忙弓腰,“不用买,这是去年11月下的米,送给公子们尝个鲜。”

凌凤也不多说,直接道,“不知粮仓里的陈粮是否可以给我们看看,否则,我们也分不出好坏来。”

周仓有些为难,“租户不在庄子里,粮仓都是租户派来的护卫守着,我们拿不到。”

“护卫?”凌凤剑眉微蹙。粮仓就在庄子里,这里的农户看上去都极为老实,用得着请护卫守着吗?

“恩,他们可凶了,还养着十几条很凶的狗,不准农户靠近一步。去年还有两个农户被他们的恶狗咬伤,可我们敢怒不敢言。”周仓咬牙道,“他们极为霸道,去年两季我们粮食丰收,共交了5千石粮食,超出了预期收量,按理应该补我们五文一石,7月、11月收了我们的粮食,到如今一分未给,要不是我们各家还留着点粮食自去卖了换了银两,我们日子都没法过了。”说完,老实巴交的眼睛殷切的看着秦钰,他多么希望大公子能做主将庄子收回来,当年燕夫人打理庄子是一把好手,可惜燕夫人去世后,庄子里的大管事走了,再也没人管庄子了,他因为老婆在秦安府中当差,颇受信任,才扛起管理庄子的重任,可他看着每年的银子全都流入别人的腰包,他心痛。得知老爷夫人去后,他这些话他早就想说了,可就没有机会见到大公子和四姑娘。

秦钰无奈叹口气,他也觉得可惜,可又能如何。

沉欢心里一沉,没想到父母图清静不管庄子,反而让忠心耿耿又老实巴交的庄户们吃了亏。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好说话。

凌凤看了一眼沉欢,看着赤焰吩咐道,“你去下弄袋粮仓里的米来。”

不一会儿,赤焰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扛了一袋米来,打开一看,是去了壳的米,米粒已经有些发黑,应该都是三年以上没保管好的陈米。

“主子。”赤焰手拎着麻袋口,眼睛朝麻袋外面使了使眼色。

凌凤低头看,麻袋外面模糊的印着‘户’字。

官粮!

“这两袋米送回驿站。”

两名黑甲卫各自扛了米便走。

“你若是能弄清粮仓里大概有多少陈年米,都是什么时候运进来的,爷赏你百两纹银。”凌凤看了一眼周仓。

周仓张大嘴,惊讶了好半天,看一眼所有所思的沉欢,又见秦钰和沉欢都没说话,便憨憨的笑着说,“贵人既然是大公子和四姑娘的贵客,公子的吩咐便是主子们的吩咐。小的知道的一定都说了。去年7月庄子里的粮食出去后,马上进来了两千石陈米,8月份再运了出去,11月份依旧如此,现在进来的两千石是年前运进来的。这些粮食都是庄子里的农户们扛进来的,只不知这批米什么时候运出去。”他们是庄稼人,米就算放在麻布袋里,一闻也就闻出是发霉陈米,周仓早就起了疑心。

8月份两千石,如今又两千石。

凌凤薄唇微勾,笑不达眼底。

沉欢柳眉微蹙,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抬头看宁逸飞,一向嬉笑的他一脸严肃。她绞尽脑子回想前世知道的,可惜,那时他们三个刚净身出户,压根就不顾上农庄里发生什么。

凌凤看了眼秦钰和沉欢,向沉欢身边走过来,低声问,“农庄是你父母租出去的吗?”

沉欢点头。

凌凤沉默没再说话。

沉欢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可什么人会带着护卫恶狗租农庄?光这点就足够令人怀疑的。

“你们是什么人!”恶声传来。

循声望去,一个带着半边黑眼罩的独眼龙带着一群人恶狠狠的冲了过来,两条恶狗狂吠着扑过来。周仓、狗蛋儿和农户们都吓呆了,想上前阻拦却不敢。

赤焰和7个黑甲卫瞬间拦在四人面前,筑起一道黑墙,唰的,寒光闪,暗风卷,只听两声嗷嗷惨叫,狗头落地,溅了一地狗血。

独眼龙暗惊,行内人看门道,只是剑风就杀了他两只训练有素的狼犬,这群人来者不善,身份非凡。他迅速扫了一眼他们身后的三男和一个小女孩,一挥手,制止他的人动作,冷声问道,“杀我的狗?”

“如何!”赤焰冷道。

“你们究竟何人?”

赤焰刚想说话,沉欢忽然拨开他钻了出来,赤焰大惊,想将她揪回来,可她小人儿傲然背手,稚嫩的脆声不失威严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楚。

“我是这里的东家!我来这里游玩,你的恶狗险些伤了我尊贵的客人,当杀!”

凌凤冷眸浮起暖光,小丫头是发觉粮仓有问题,为了不让恶人猜到他们的用意,为掩护他们挺身而出,先莫说她的勇气,就说她这番维护之心,都让他刮目相看。

独眼龙和他们的人一怔,冷眼打量小丫头,鼻腔哼了一声,“这里是我家主子租下来的,如今我们才是主人!”

“哦?我记得租期后日便到期,告诉你家主人,我不租了,你们和那群恶狗全部给我滚出去。不滚,休怪我全宰了炖狗肉吃!”

独眼龙一愣。

“我是秦家长孙秦钰,这块地是我们秦府长房的,我妹妹说不租了就不租了。后天我不要再见到你们!否则,我以擅闯秦家农庄罪名报官抓人!”秦钰见妹妹都不怕他们站出来,他也憋不住了,刚才被恶狗吓得脸色煞白,想想都后怕,万一咬到谁,可就麻烦大了。

独眼龙紧紧拧着眉,闷了半天,冷哼,“待场主回来自会去与秦公子协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