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6】暗查军粮

春晨朦胧,艳阳未起,江南小院本该花香鸟语,宁静无声。

沉欢却气哼哼的坐在床上,大清早的被人从被窝里叫起来,恨得咬牙。

门外屋檐下站着那个顶着一张千年冰封的脸的家伙。他居然说是宁公子要去看下他们的产业,特来请她,昨晚她的话算是白说了,还是如此高调。

看就看吧,哥哥那边来个人告知一声也行,这家伙站在门口等着押犯人是怎么的?沉欢对这货的主人多了一分不喜,嚣张过头了。

丫鬟们闻讯紧张极了,忙里忙外的,小姐要和两大王府的公子出去啊,这得多荣耀多轰动啊。

沉欢拧着小柳眉木着脸一声不吭看烟翠一套一套的衣服拿来给她看。烟翠和紫菱急得抓耳挠腮,就快哭了。

“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还没好啊?”秦婉穿戴整齐进门来见她还头发披散着,呆坐在床上。

沉欢噘着嘴,“我不去不成吗?哥哥带他们去就好了。”

“胡说,睿亲王世子点名要你一起去,怎能怠慢?烟翠,去取套新做的袄衣裤装,先去农庄,再去茶山,穿拖拉的裙子不合适。”

凌凤?和他有半个铜钱的关系吗?干嘛总盯着自己?沉欢翻了翻白眼。

还是大小姐想得周到,烟翠赶紧去取。

“先去农庄又去茶山?哥哥的主意?”沉欢生气了。

什么都翻给人看了,底子都兜出去了,这个蠢哥哥!

“哥哥说宁公子说要看下我们的产业,回去好告诉宁大公子,才会放心你真的有本事保护自己了。人家对你那么好,你倒好,这幅表情。”秦琬板着脸。

人家终究是好心,她也不能不知好歹。沉欢叹了口,认命的爬起来坐到梳妆台上,新月笑着亲自给她梳了一对可爱的丫髻,选了红色小珠子串花系发,垂下一截晃动着,简单不失活泼。

烟翠取了一套白底缠紫藤花缎到膝盖褙甲,配了条白色镶着紫色宽边的裤子和白色束袖高

领内衣,既不失热孝尊敬,又不会太素净。好一番折腾,秦琬才满意的牵着她的手送到前院。

凌凤今天穿了一身简单的素缎白袍,银带束腰,虽然依旧带着那张张扬的面具,倒多了分神秘。宁逸飞一如既往的着装精致,手持绢扇摇着耍酷。秦钰特意穿了一身素湛蓝色的新袍子,套了一件银白交织的无袖背夹,玉树临风的男儿郎形象,倒不输二位皇族公子。三人中凌凤身量最高,身姿挺拔威武,立在二人中间,三个绝美男子站在一起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矮他们一个头灵动逼人的沉欢站在前面,仿若众星捧月。

一大群人拥着四个金童玉女一路走出秦府,惹得秦府的下人们全都兴奋的躲在暗处偷看,长房的三个主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噌噌的长。

秦功勋和吕氏恭敬的送出门,一个屁都不敢放。见马车走了,秦功勋方急忙问,“三儿一家什么时候到?”

“三爷说晌午就能赶回。”

秦功勋听钱陇这样说松了口气,“你派人去盯着,得空就悄悄告诉大哥儿晌午一定要将世子带回来。”

沉欢他们的南春农庄就在余杭县城东面外五里地溪河县境内的叠青山脚下,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叠青山脚下溪秀河蜿蜒环绕,泥土肥沃,倒是个种粮的好地方。

农庄如今租给一个外地人,里面的农户基本都是之前的老农户,以前有十五六户人家,如今也只剩下七八户,很多老人都见过秦钰和沉欢,见到如此炫目的一大群人到来,迅速远远的聚集上来兴奋的议论着。

沉欢前世只知道玩,对农庄也只有好玩的记忆,其他的没有太深的认知。父母去世后,农庄就被吕氏霸占,她也无缘再进来。今天见了,又惊又喜。惊的是这里怎么可能只租了一百两一年,实在是太亏了。喜的是一眼望去,一片片绿油油的稻苗势头正好,可见这里水土极好。以此好地,亩产两石是极有可能的,如此计算一年至少有两千石粮食的收成,这还只是开垦出来的农田,农庄的地界包括了半座叠青山,溪秀河里鱼群也极丰富,如果全开发起来,该是多大一笔财富啊!

一个想法忽然在沉欢心里冒出来,农庄得收回来。

本来她就准备在这两日着手了解农庄的事情,偏巧凌凤他们来了,打乱了她的计划,今日见了,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

“大少爷,四姑娘。”一个脸晒得黝黑带着斗笠的中年男子惊喜若狂的扛着锄头疾步而来。

两个黑影忽然凭空而落,穿着黑色便衣的黑甲卫如山戒备地挡在四人面前,寒光闪眼,中年男子被一双剑吓得猛后退两步。

来人正是周正宇的父亲,沉欢奶妈的丈夫周仓。

周仓惊觉是锄头惹的祸,赶紧丢到一旁的田埂上,上前欲跪行礼。

沉欢飞快的越过黑甲卫,上前扶住,“周叔不必多礼,周妈妈救了我一命,礼该我行。”说着福了福身子,周仓激动得两眼冒着泪花,“姑娘使不得。我家老婆子一直把姑娘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爱,救你是应该的,也是奴婢的本分。”

凌凤挥了挥手,黑甲卫退了下去。

“你就是抱着沉欢滚下山崖的那位妈妈的家人?”

沉欢猛扭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凌凤怔,扭头,指着身后摆着扇子悠哉观赏清秀山水的宁逸飞,“他哥哥说的。”

沉欢柳眉不经意的皱了皱,宁逸宏救下自己连名字都不愿意留,倒是将她的事到处说,这是为啥?

“赏五十两。”凌凤才不管她的小眼神,吩咐道。

赤焰递过来一个装了五十文的锦缎囊,周仓大惊,忙摇手,“不敢不敢。”

“赏你就拿着。”宁逸飞往前站了一步,“爷有话问。”

周仓被后面一群冷面黑衣人盯得发毛,抖着手接过来,“爷请吩咐,小的听着。”50两啊,他要做二十年才能攒到,可拿着烫手,却也不敢给小主子们惹事。

“余杭有多少这样的大农庄?”

“回公子,余杭这样大的农庄不多,叠青山是余杭最好的地,又伴着溪秀河,最适合种水稻。我们这个农庄是燕夫人在的时候将周围的小农庄都买了过来,才有这五百亩的规模。现在外面还有一两个约100亩地的小庄户,也都是种水稻。”

宁逸飞和凌凤对望一眼。

“豫州其他县城农庄大概有多少?去年收成可好?”宁逸飞继续问。

“豫州十县应该差不多有六座这样的庄子,最大的是苏灵县和鎏金县的两个,各有一千多亩地。去年是个丰收年,光我们这个庄子就产了两千石,由租户全都运到盛京去了,据说是户部收了送到西面供应给打仗的军将们。”

周仓和老农户们从来不喊租庄子的人为东家,在他们心目中东家也只有秦安他们。

凌凤薄唇含笑,眸瞳冰凉。

去年西面大战,运去最后一批粮草全都是豫州出的,一共五千石,打开后大部分都是发霉的粮食。可二十万大军每日为了肚子不饿,有力气杀敌,发霉的粮食也得吃。高原恶劣环境下,体质差的军士吃这种粮食拉肚子都拉得虚脱了,战斗力自然被削了不少,无奈之下,凌凤只好急派人就近高价征粮,这自然是凌凤掏的腰包,为了这件事,回到睿亲王府几个兄弟还闹得不可开交,说他用府里的私钱买自己的功绩。气得他恨不得狠狠的抽几鞭那几个只知道享乐的庶出兄弟。

宁逸飞脸色也沉了,收了扇子,“这里可还有去年的存粮?我们想买些。”

“有有,小的自家还存着些,我们江南的水稻因水好,特别好吃。很多盛京的贵人们都喜欢到这边定呢。”周仓不知他们来路,既然跟着秦钰和沉欢来,自然就是他们的朋友,立刻兴奋的带着他们往庄户们住的矮草房群走去。

农户们住的房子左边就是粮仓,一眼望去,一朵朵的黄色很是壮观。

“粮仓里可还有存粮?”凌凤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