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2】世子送礼

秦婉泡茶程序和泡出的茶色与宁逸飞差不多,凌凤和沉欢同时端杯,移至鼻下。

一股春天的茶味沁人心扉,果然这才是春茶的味道。

宁逸飞见二人神情,不甘的端杯一口喝了,一愣,茶香清甜,入口软糯,落喉留甘,春香不散,的确有些不同,忍不住问,“为何?”

秦琬柔声道,“宁公子泡茶的技术也是了得,不过宁公子恐难遇茶园梅前清泉活水,斗茶名家有云:梅雨如膏,万物赖以滋养,其味独甘。这水意在活和甘字,所以洗、冲、泡和点茶时的起落是为了让活水与茶更融合,而茶园的清泉与其他地方的水不一样,所以冲泡所需的时辰自然不同。宁公子点茶时更讲究腕臂起伏的韵律和姿势华丽,忽略了水和茶之间交流。茶也是有脾气的,若未与水产生共鸣,自然不愿露出其神韵和精髓。另外,这是早春明前茶,还是最嫩的叶牙尖,因而水不可太滚,刚好出泡立刻便冲茶,否则,失了水的原味不说,茶也会失了鲜嫩。”

秦琬的一番话惊呆了一众人,就连沉欢也呆了,茶是有脾气的?与水共鸣?

秦婉瞬间在沉欢的眼中高大了,她姐姐深藏不露啊。

“好,好个茶也是有脾气的!”宁逸飞惊异的眼中多了分欣赏,仿见知音,站起来,冲着秦琬抱拳,“姑娘的茶艺宁某甘拜下风。”

见宁逸飞如此,秦琬脸红了,赶紧站起来,双手交合置于腰侧,弯腰,款款行礼,“岂敢,小女子卖弄了。”

沉欢笑了,“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二位就不必互相客气了。”

秦琬羞得脸红,轻叱,“欢儿放肆!”水眸流转,瞟了一眼宁逸飞,柔声道,“世子和宁公子贵客临门,自然不能用普通茶点招待,小女子去厨房安排下。”

宁逸飞看着那粉色纱影飘渺而去,有些发愣。

沉欢和凌凤看着他同时发笑,听见对方的笑声对视一眼,凌凤的眼睛亮如星辰,看得沉欢心头一跳,他和宁逸宏的眼睛太像了。

秦湘看着一对极贵美男双眼发直,瞧见宁逸飞对秦琬满眼欣赏,凌凤对沉欢眼神不对,就是没人扫她一眼,恨得直咬牙,忽然站起来走到围栏上,笑着说,“吴哥哥你给欢儿送来锦鲤实在太漂亮了。”

凌凤和沉欢的眼睛同时一转,神色各异,扫了一眼吴飞扬。

吴飞扬正郁闷着如何打破这个和谐的格局,让沉欢眼中有自己,闻言顿时来了精神,“世子和宁公子自然也见过东瀛的国鱼。我是特意送给欢儿妹妹解闷的。”

凌凤淡淡一笑,“鱼,我通常都是用来吃的。”

“……”

众人默了默。

秦湘怔了怔,随即笑盈盈的走回来,“吴哥哥送给欢儿妹妹鱼可意义非凡,只要欢儿开颜,吴哥哥就会欢喜,吴哥哥,可是?”

吴飞扬笑着点头,“当然。”

“他谁?”凌凤凉凉问。

沉欢看着凌凤眸瞳含怒,有些莫名其妙。

他生哪门子气啊?

“吴哥哥是欢儿的未婚夫啊。”秦湘笑着道。

“未,婚,夫?”凌凤嗦了一眼双眼温柔似水的吴飞扬。

沉欢低头喝茶,懒得解释。

宁逸飞瞪大眼睛,“啊,四小姐订婚了?”赶紧看了一眼凌凤,虽然他没表态要将这个聪明绝顶的小丫头片子养成媳妇,可他的行为说明非常重视她,说不定心里还真的认可沉欢有资格成为他的未来王妃。

这一杠子插得有点意思,他一路憋屈的心顿时圆满了,立刻嬉笑道,“吴公子貌俊文采非凡,和四小姐倒是绝配。”

嗖嗖,两道眼神同时刮过来。

沉欢冷冷的将目光从幸灾乐祸的宁逸飞身上移走,这家伙喜欢兴风作浪,本来还起了牵线的心思,此刻便觉得他不是姐姐的良配。

凌凤笑不达眼底,挥了挥手,一道黑影空中而落。

宁逸飞讶然,他的黑甲暗卫还是隐身在附近了。

凌凤对赤焰耳语一句,他冷面表情难得精彩晃了晃,抽着嘴角瞬间消失在众人眼中。

凌凤心情似乎很快就好了,寻了些读书诗词的问题问秦钰,宁逸飞也加入进来,三人聊得甚欢。沉欢说去帮姐姐准备茶点,将吴飞扬他们丢在一边。

三杯茶时间过后,秦琬和沉欢回来了,端来三盘精致的点心。

宁逸飞和凌凤看着淡绿色的各种点心有些好奇。

秦琬笑着说,“这都是用茶做的点心,二位贵人恐怕吃腻了盛京宫廷的点心,偶尔尝下这种乡里粗野的倒是不错的。”她端起装着蜂蜜千层茶糕的白瓷碟递过去。

两人闻言各自取了一块,入口即化,甜而不腻,清甘滋味回味无穷。

“真不错。”宁逸飞赞道。

两声猫叫,众人惊愕,四下看。

赤焰黑影落在人前,他里露出虎豹纹毛茸茸间两对巨大警惕的褐色眼珠,让人看得生畏。

沉欢眼睛瞪大。

好大两只猫!

凌凤笑着说,“第一次见四姑娘,自然要送些礼的,这一对狸花猫送给四姑娘玩耍。”

赤焰目无表情的将两只巨肥的猫抱到养了鱼的缸上一放。

猫天性谨慎,本来身子卷在一起,警惕的四下查看,忽然鼻下飘来一阵鱼腥,顿时兴奋起来,两只猫立刻瞄瞄欢叫。猫本来怕水,可肥硕的美食在前,啥都不怕了,噗通噗通两只你争我抢的跳进了缸里,管你鱼还是莲花,一顿狂追狂抓,缸里水不多,淹不到猫头,不一会儿一只猫咬着一条锦鲤,一跃而出,胜利的傲然站在缸边,见无人拦它,立刻跳下草地,嗖的串走,寻个安静的地方吃鱼去也。另一只继续扑腾,一点儿不着急,抓了放,放了抓,玩得好不热闹,不一会儿鱼自个翻白肚皮了。

沉欢和秦琬暗暗扶额,索性互相倒茶喝,掩饰着强忍的笑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