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1】相见不识

秦钰又惊又喜,不知是祸是福,他想起沉欢说过秦婉的茶艺说不定能给她带来好的姻缘,此次也许就是机会,虽然他不敢想高攀睿亲王府和荣郡王府,如果他们愿意宣传,也是秦婉的福气。

便大方地说,“拙妹技丑,如世子和宁公子不嫌弃,草民让她尽力一试。不知世子和宁公子是想在此品茶呢,还是选个地方?”

宁逸飞摇着扇子道,“这里怎是品茶的地方,秦公子带我们去适合品茶的地方吧。”

秦钰正是此意,高兴道,“草民的草居叫玉春园,那里倒是个春暖花开的好去处,假山环绕,流水错落,梨花欲绽,二位贵客倒是可以同时领略下江南园林的风雅。”

“好,走吧。”凌凤迅速站起来,赶紧想离开这个憋闷的地方。

宁逸飞笑着站起来,“黑甲卫就候在大门外。我们两个跟着秦公子去就好,秦老爷和府中人等不必相随了。”

凌凤太满意宁逸飞的话了,快步上前,与秦钰并排而立,笑看他一眼,炫目的潋滟光华刺激得秦钰几乎睁不开眼睛。

秦功勋一众人就被丢在前厅了。

“赶紧去叫三爷回来。”秦功勋急忙对钱陇道,他刚要走,又被叫了回来,“你亲自去,把这里的情形和三爷和苏老爷说一遍,好让他们定夺。”

“哎,老爷放心。”

“秦嫣也叫回来。”吕氏补充道。

“叫她作甚?”秦功勋脸一沉。

吕氏委屈的眼圈红了,依旧恭敬的弯着腰,柔声说,“苏氏出身官家,教得秦嫣见得世面,在一旁服侍总比秦婉会得体些。”

秦功勋虽然恨意未消,可吕氏的话很对,也就没有多说。

秦府前院的大花园抄手游廊连着东角的玉春园前厅花园,游廊尽头过了个月牙门就直接进了玉春园,不用走正门穿过各房。

秦钰带着凌凤和宁逸飞很快就进了园子。凌凤一路看得仔细,这几年他不是在西面打仗,就是在盛京,盛京皇宫和王府虽然富丽堂皇,却比不上这江南园林的小桥流水惬意。远远的便看见一片雪白的梨花树丛,小桥流水蜿蜒,直穿梨花间的绿瓦红柱凉亭,五柱间悬挂着卷起来的竹帘,垂落着璎珞软玉迎风飘摇的坠子。

亭中立着四个人,最显眼的就是一高一矮两个身条纤细的少女。

一粉一翠,梨花含苞待放,清风过,稀稀落了白雨,画儿一般的景致震住了见惯美人的凌凤和宁逸飞,各自的目光落在自己好奇的人身上。

亭中放着一个花梨木树根雕刻的茶台,台面茶艺茶具一应俱全,香炉插着一支白香,冉冉青烟,淡香怡人。

秦钰瞧这模样,便知道早有准备了,悬着的心松了松,对二位做了个请的手势,“草民二位妹妹没见过世面,失礼之处请世子、宁公子见谅。”

从惊艳中回神的凌凤和宁逸飞恢复原样,待走近才发现秦婉带着面纱。

秦婉和沉欢行了礼,吴飞扬和秦枫有些忐忑的见了礼,等凌凤和宁逸飞落座,五人才坐下。

沉欢打量着带着面具的凌凤,脑子里努力回忆着宁逸宏的容貌。刚重生回来,遭遇父母惨死,她全副心思都在如何杀回秦府上,对宁逸宏的样貌没有仔细瞧,只记得他长得极美,就算才穿着简单的袍子,也能感觉到与生俱来的霸气。凌凤的身量和宁逸宏差不多,细看嘴巴和下巴似乎很像。再看宁逸飞,虽然宁逸飞极美,却带点妖气,转念一想,睿亲王世子和宁家兄弟是表兄弟,长得像也不出奇。

凌凤傲然仰着头,扫了一眼院子,他知道沉欢在疑惑的打量自己,故作不见。

认出来了吗?认出来了要怎么办?

宁逸飞此时也盯着沉欢,这个小姑娘果然有种莫名的魔力。小脸还没长开,脸蛋还有婴儿肥的肉肉,可就是那双眼睛,黑如陨石,盯着人不说话时生生的有种能洞悉人心的锐利,让人无法忽视她这个小小人儿的存在。

“咳咳。”凌凤低咳两声,他没想好究竟索性露了身份好呢,还是继续装陌生。被她那双眼睛刮了又刮竟然有些如坐针毡。

秦钰疑惑的瞧着沉欢,她干嘛一直盯着凌凤不放呢?真的太大胆了,万一世子恼了该怎么办,赶紧打了圆场,“宁公子喜好茶艺,特来和大妹妹切磋。”

秦婉见提到她,落落大方一笑,取了身边一个清竹筒放到茶几台面,“这是今年的春茶,虽然赶不上送给宁大公子的春露茶,却也是一等一的好茶。壶里是茶园山泉之水,最适合这种茶。”

宁逸飞闻言大喜,“好,活水春茶。”

有好茶顿时来了兴致,放下扇子,手扶梨花白袖,露出玉掌在香烟上轻轻一过,入铜盆净手,取茶,洗茶,一套下来动作神韵和凌朝凰不差上下。

待通透淡黄色的茶倒满薄如羽翼的白瓷杯中,宁逸飞笑看秦婉,“姑娘觉得如何?”

秦婉没有言语,端起茶杯,撩起半片面纱,抿了一口,随即放下,面纱轻轻飞了飞,美眸淡笑,“茶味是好,只还没有泡出茶骨子里的味儿,宁公子是在表演而非茶艺。”

宁逸飞脸色微变,不甘,“哦?”毛丫头敢如此不留情面的说他茶艺不精?

沉欢柳眉扬了扬,姐姐厉害啊。她也端了一杯喝了,回甘在喉,还算不错。不过母亲对茶艺痴迷,培养出的姐姐也对茶情有独钟,她的看法想必更高一着。

秦钰见妹妹如此大胆,额头冒出冷汗,还没说话,秦琬又开口了。

“表演便虚浮,泡不出茶的原味,真正的茶艺是与茶共舞。”她可不管宁逸飞脸色如何,直言不讳。

宁逸飞的脸真变色了。虚浮!表演?难道她又能将泡茶舞出花来?

居然有人敢让宁逸飞吃瘪?凌凤顿时来了兴趣。

瞧着凌凤神彩飞扬的劲,一路被他各种虐待各种利用的宁逸飞气不打一处来,“那请秦大小姐表演一个!”表演二字几乎要牙齿缝挤出来的。

秦婉听出他生气,没理他。

十指芊芊,如玉通透,轻点铜盘,滴水玉甲划过,轻起波澜,粉纱曼舞,隐见玉掌合十,似祈福,续而,眼帘低垂,羽睫轻落,双手交叠,轻放膝上,闭目轻息。

泡茶程序第一道便是焚香除妄念,而这个讲的是去除杂念,心平静和。

见她虔诚,无人敢言,屏住气息,生怕声重惊散了淡香青烟,惊飞了如仙玉人。

待到静得落叶有声,秦婉才缓缓睁眼,玉手拾茶匙开始动作。

她的动作绵延如羽,一气呵成,众人惊讶中,白瓷杯已点满清澈的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