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0】世子驾到

“你看见了?就知道咋呼吓人!你要瞧见了倒说说鬼长什么样?”秦枫松了口气,气愤地叫着。

沉欢眼睛含笑看着秦枫,“我住在丹桂院,自然是真的看到了。”

“胡说八道!”秦枫声音变了点调,颤悠悠的强问,给自己壮胆。

“说出来会吓死你们的,算了,不吓你们了,烟翠,把我做的点心拿来吧。”沉欢笑着轻松道。

烟翠嘴角抽了抽,紧抿了嘴将手里的盘子放在石桌上,赶紧后退两步,眼睛高抬,望向万里无云的天空看啊看。

秦枫松了口气,凑上去闻了闻,“还算香。”

吴飞扬被沉欢口中的鬼吓得冷固的血回暖了些,也欣喜的凑近,只要是沉欢做的,不好吃他也要吃的。

沉欢猛然将盖着的布掀开,“就是我瞧见的鬼样。”

一个雪白的骷颅头豁然出现在吴飞扬和秦枫近在咫尺的眼前,两人顿了一秒。

“妈呀……”

“啊……”

两声杀猪般的惨叫震得抱夏抖了抖,两人俊美潇洒的公子哥屁滚尿流的滚爬到角落。

秦婉在瞧见那白色骷颅头的霎那,用手掌盖住秦莲的眼睛,自己吓得眯上眼睛。

秦湘怔了好半响,看真了那玩意真是个白煞煞的骷颅头,“妈……”一声还没叫完,人已经发晕往后仰倒。

烟翠手脚快,赶紧扶住她,秦湘接着尖叫起来,“鬼啊!”一把推开烟翠,噗通,跌倒在石凳下,顾不上痛,缩在石凳下发抖不敢露头。

“咯咯咯咯……”沉欢大笑起来,抓起骷颅头馒头,“你们干嘛啊,我第一次做面食丑了点,也不能把你们吓破了胆啊。真不给面子。”说着扯了一块骷颅头放进嘴里嚼着,“嗯嗯,好香,好吃。”

面无人色的吴飞扬、秦枫和秦湘目瞪口呆看着她吃掉骷颅头的一块眼骨,耳边出现咯吱咯吱咬碎骨头的幻觉,三人抖了抖。

秦婉也被吓到了,不过好在经历了几次胆子大了许多,无奈的轻斥,“欢儿,胡闹!烟翠,还拿走。大白天,怪瘆人的。”

烟翠忍着笑,拾起布盖好,端走。云雀亲自和的面和烟翠亲眼看四小姐捏出一个骷颅头放到锅里蒸,被吓过的心脏很强大。

秦枫和吴飞扬这才抖抖擞擞的爬起来。

沉欢笑眯眯的端起茶杯喝了口,向姐姐递了眼色。

看吧?此等脓包,你要?

秦婉气笑,沉欢真够恶作剧的。不过,吴飞扬的确不是沉欢的良人,以后遇到恐怖和恶毒的事情,他根本不可能保护欢儿。

“不好了。”秦钰气喘吁吁的抹着汗狂奔进来,后面跟着脸色通红的小安。

秦婉和沉欢吓了一跳,弹起来迎了上去。

“哥哥,怎么了?”秦婉俏脸被吓得煞白,抚着胸口,仿佛心脏就要跳出来。

“他……他们来了。”秦钰大大的吸口气,努力平缓的说。

“谁啊?”沉欢瞪大眼睛。

“睿亲王世子和宁公子来了。”

沉欢和秦婉同时大声啊了一声。

“大少爷。”钱陇提着袍子飞快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不好了。”

“人到府里了?”沉欢直接问。

钱陇倒是一愣,她怎么知道人到了。

“到了就到了,钱叔慌什么?您叫不好了,万一让贵人知道了才真不好了。”

沉欢的话让钱陇回了神,一巴掌拍在嘴上,“小的是被吓晕了,世子爷好大的阵势,十个黑甲卫个个如冷面凶神。老爷和夫人已经往前厅迎去了,三老爷和三奶奶去了鎏金县还没回来,老爷让大少爷赶紧去前厅待客。”

沉欢大喜,秦松涛不在就最好了,省得要来一大通官场应酬。只是那个吕氏居然那么快得到消息抓住机会又蹦跶出来。

“哥哥,赶紧换身衣服去见客。”沉欢推了一把发愣的秦钰。

“姐姐去帮哥哥挑件合适的衣服。”

秦婉回过神,听沉欢说,匆忙跟着去了。

前厅屋里站满了一屋子人。正中坐着凌凤和宁逸飞,他们身后环绕十个冷面肃杀的黑甲卫,生生的将二人玉面俊美,气势非凡的气质给衬托出来。

秦功勋非常紧张,恭敬的带着吕氏、秦中矩郑重的行了礼,亲自端茶递上。

凌凤和蔼的笑笑,“秦老爷打扰了。”

“哪里哪里,世子和宁公子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小老儿深恐招待不周啊。”秦功勋虽然面有倦容,却满脸堆笑。他不敢问二人为何来,可隐约中感觉和长房的有关,但心存疑惑,就算救过沉欢一命,用得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隆重吗?连睿亲王世子都搬来了。

秦钰本来还有些忐忑,进了门看了一眼正座上的两位青少年,年纪约莫和自己相仿,为首的虽然带着银质镶着蓝宝石的软面具,一双眸瞳亮如星辰,薄唇带笑,很是和蔼。另一个美得有些过分,风流不羁的摇着扇,却没有傲慢。他心里顿时放下些心,毕竟是妹妹的救命恩人,也是帮了自己的贵人。

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礼节周全,恭敬的鞠躬行个九十度的大礼,“草民秦钰拜见世子、拜见宁公子。”

凌凤哈哈一笑,“秦公子免礼,坐。”

秦功勋一愣,他是秦府长者,世子不让他坐,而给自己孙子坐,脸色有些不好看,飞快的看了一眼秦钰,难不成宁家大公子真的对沉欢有什么企图,搬动睿亲王世子来为她撑腰?

吕氏脸色难看,却不敢抬头,最可气的今天偏偏秦松涛和秦嫣全都去了鎏金,大好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幸好秦湘在府里。

秦钰怔了怔,身子没有抬起来,“草民谢世子赐座,可祖父在上,做孙儿的不可不遵从主次尊幼之礼。”

凌凤和宁逸飞相视一笑,不错。

“秦老爷是秦府的主人,自然可自如落座,秦公子懂得礼仪和孝顺,很有前途。”

凌凤的话让秦功勋脸色好看点,忙笑着道,“草民怎敢在世子面前为大。不知世子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逸飞的外祖母马上就大寿了,我和逸飞前来探望。太子殿下说秦府大小姐抄了一手好茶,特托我们送来一幅字。”凌凤冲着身后挥了挥手。

赤焰向身边二人看了一眼,两名黑甲卫捧着一张雪白的宣纸到众人面前展开,落款印着‘甄祉’印章,甄祉是太子凌朝凰的字。

“妙手茶香?”一屋子的人低低惊叫起来,不是为了四个字,是为了太子亲笔。

秦钰激动万分,掀袍单膝跪下,抱拳道,“草民谢太子殿下厚恩。”

凌凤笑着虚扶,“不必多礼。逸飞是盛京贵公子中茶道最精之人,他很想亲眼看下会抄茶的秦大小姐亲自演绎茶道。”

宁逸飞用力摇着手中的白绢扇翻白眼,自己想见那小丫头就直说好了,总是拿人家做挡箭牌。

------题外话------

猪要每天喂才会肥滴,乃们懂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