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9】有鬼出没

沉欢和秦婉在商量着茶园春茶上市的事情,烟翠笑着跑进来,“姑娘,吴公子给姑娘送礼来了。”

“哪个吴公子?”满脑春茶的沉欢莫名其妙的问。

秦嫣笑着戳她的脑袋,“装什么?吴飞扬啊。”

沉欢皱眉,“讨厌!”

“你怎么这么不待见吴飞扬啊?他模样举止都是不错的,何况还是官宦之家。”

沉欢白了一眼姐姐,“送姐姐,姐姐要?”

秦嫣笑着摇头,“你这个丫头,混说一气。他比我还小一岁,何况被吴家宠得就如瓷娃娃一个,我不敢要。”

“那就是啊,姐姐嫌他小不经事,我不也一样。”沉欢托着腮帮,翻着账本。

“你才多大点啊,嫌人家小不经事?”秦嫣好笑。

“姐姐不信就试试他。”沉欢笑眯眯的眼睛露出一抹狡黠。

秦嫣笑着问烟翠,“吴公子到哪了了?”

“和二少爷在前院抱夏等着呢。”

沉欢站起来,冲着云雀低声说了句,云雀笑眯眯的哎了一声跑了。

“我们收拾下吧,人家送礼来,我们得招呼下。”

烟翠和紫菱忙着帮沉欢换衣重新梳妆,穿了件淡粉色枇杷襟素缎袄衣,罩了件新做的浅翠色短褙甲,下配白色镶了十寸粉色白梅花边的百褶裙,色柔却不失素净。头上梳了一对双丫髻,用米粒大珍珠缵成的珠花围了,加了一对带着翠珠穗的蝴蝶簪,小脑袋一晃动起来,翠色闪着暖阳耀人眼,粉翠小人儿沐浴在春光下,仿若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吴飞扬看见沉欢和秦嫣走出来,眼睛一亮,立刻就跳起来,迎上来拉沉欢的手,“欢儿妹妹你快来看。”

沉欢避开,绕过他往抱夏栏杆走去。秦枫正趴在栏杆上伸头往抱夏下面一个直径两臂长的种着莲花的高脚白瓷缸看着。

沉欢看下去,缸里多了一对全身火红的鲤鱼游得甚欢,她认得这种品质的锦鲤本国没有,是小国东瀛的国鱼。以前在盛京贵商家看过一对,价格极贵。

吴飞扬见她看得出神,自豪地说,“这是我表姑丈得太皇太后的赏赐,表姑夫送给我的。”

“这种鱼要怎么喂啊?”秦枫羡慕地问。

“用特殊的鱼食。欢儿喂下,鱼儿吃得可欢了。”吴飞扬转身在小厮怀里取了个盒子递给沉欢,“鱼食吃完了我会再送来。不用担心。”

沉欢没接,转身坐到石凳,“总让吴哥哥送鱼食也不是个事。何况鱼就是鱼,饿了自然什么都吃,要是太矫情的鱼索性饿死罢了。”

吴飞扬听着前一句本就想欢喜地说他可一辈子供鱼食啊,何况再过几年就一家人了,可听到后面的话喜色就僵在脸上了,沉欢是根本瞧不上这金贵的鱼还是瞧不上他?

讪讪的坐下,“不金贵,就是长得好看些罢了。”

秦婉见他尴尬,便笑着打圆场,“这么漂亮的鱼我还是第一次见呢,看着心情就格外好。”

吴飞扬这才高兴了,“是是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欢儿妹妹看着可以高兴些。”

秦枫扁了扁嘴,“妹妹若是不喜欢,那我拿走好了。”

“我送给欢儿妹妹的,你不准动。”吴飞扬笑一收,瞪秦枫。

“飞扬哥哥,听说你送漂亮的鱼来了。”院外秦湘的声音很有穿透力的传进来。

吴飞扬脸色顿变不好看,紧张的看了一眼沉欢。

沉欢才不顾不上他什么眼神,见云雀捧着一个铂进来,立刻站起来,“吴哥哥难得来一趟,我去给吴哥哥做点心吃,你们稍等啊。”说着冲着云雀跑去。

秦婉张了张嘴,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勤快了?什么时候会做点心了?可瞧着吴飞扬又高兴又无奈的表情,有些不忍,笑着说,“欢儿古灵精怪,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东西呢,说不定难吃得很。”

吴飞扬勉强笑笑,“欢儿妹妹做什么都行,难得她高兴。”

秦湘身后跟着怯怯的青莲,两人走到缸边眼睛顿时一亮。

“太漂亮了。吴哥哥,我也要。”秦湘说罢就伸手去捞,鱼儿惊得四下逃窜,可缸小,还是被秦湘抓了一条。

吴飞扬惊叫着几步冲出去,抓住她伸进缸里的手,“放手!”

秦湘吓了一跳,手臂被吴飞扬抓得很痛,眼泪就掉下来了,“吴哥哥……抓痛我了。”

秦婉见状赶紧说,“三妹妹赶紧松手,这种鱼太娇贵,受不得惊。”

秦湘赶紧松了手里的鱼,吴飞扬才收了手,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这是送给四妹妹的,谁也不准动!”

秦湘委屈得直掉眼泪,一跺脚,“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又不舍得走,赌气自个站着。

秦莲吓得不知所措,秦婉笑着拉她的手,“我们搬进玉春园五妹妹还是第一次来呢,走,等欢儿做点心给大家吃。”

秦莲受宠若惊,拼命的点头。

一干人等了好久,沉欢和云雀、烟翠从玉春园的小厨房走来。

云雀端着托盘上摆着几碟各色点心,烟翠手里端着一个碟子放着不知什么东西,被绢布盖着。云雀表情古怪,将点心布好赶紧退到远远的站着等候招呼。烟翠捧着碟子站在一边,没吭声,脸上表情也是极为精彩。

“好好吃,欢儿你太厉害了。”吴飞扬欣喜的抓起点心就丢在嘴里嚼着。

“大厨房做的,一点儿不精细,我不喜欢吃。”沉欢撑着脑袋冷冷的看他。

吴飞扬一口点心噎在喉咙,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吓得秦婉赶紧让人送了茶来,好不容易将喉咙里的点心咽了了下去,人还没缓和过来,沉欢托着腮帮叹口气,“哎,还是丹桂院的桂花做糕点好吃啊。”

“别提丹桂院的桂花了,怪吓人的。”秦枫脸色一变。当时他不在场,但府里将桂花院埋了死人的事情传得神乎其神的,尤其把发现骷颅头那段描绘得特别吓人。

吴飞扬好奇地问,“怎么了?”

秦枫摇头不说,表情怕怕的。

沉欢忽然伸个脑袋,鬼兮兮的道,“丹桂院有鬼。”

抱夏里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的眼睛下意识的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周围,幸好暖阳斜照,鬼不会出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