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8】世子逛街

“吴大人尚在青州他夫人的娘家孙府,赶紧告知吴大人,请他定夺。”县令冲着主簿道。

“既然世子和宁二公子都不愿意见我们,我们就且不要热脸贴上冷屁股讨人嫌了,都散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你要盯好了,他们醒来做了什么,要去哪里都要及时禀报。”

驿丞满脸是汗,狂颔首,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接待过这么大的人物,紧张死了。

县尉严肃道,“下官先去都督府打听下,看世子是不是为了征兵征粮而来。”

“下官马上去吴府汇报。”主簿顾不上多说,赶紧上轿。

泓帝非常重视地方吏治,在各州设了都督府,与州府互相监督,各州府刺史和都督府都督都是由皇帝亲自选拔,并在朝廷上设立了刺史和都督的政绩簿。三年为一任期,每个任期评判任绩优劣,方可定职位升降。豫州是上洲,下辖十县,州府的判司及县主簿、县尉都是曾经进士及第起家之官,若有政绩卓越的州县主管推荐,这些职位很有可能入朝为郎官和御史,所以,县衙、州府这些官员都会互相提携维护,拧成一股绳,保证各自的利益。

刚睡两个时辰,宁逸飞被敲门声惊醒,睁开稀疏的眼睛,猛瞧见凌凤立在他房间,换了一身湛蓝衣袍,玉带束腰,套了件银色褙甲,银冠系发,精神抖擞,俊逸中多了份清贵儒雅。手里拿着那张面具,瞧颜色倒是绝配。

“啧啧啧,你又不是见丈母娘,打扮得那么鲜亮做甚?”宁逸飞为了那面具心里还是很不平,立刻斜他一眼。

凌凤笑眯眯的拉他,“走,逛街。”

“我没睡够,逛街?”宁逸飞简直要气炸了,把他吵醒,打扮成这个张扬的样去逛街?

可凌凤不管他,转身,飘下一句,“你再不起来,我让黑甲卫帮你更衣。”

宁逸飞翻白眼,认命的飞快换衣,束发。黑甲卫那些粗手粗脚的,不把他细嫩的皮肤撕了才怪。

两个俊美无双的男子骑马在前,十名黑衣黑短甲的护卫如杀手一般冷着面在后,一时间轰动了整个余杭,媳妇姑娘都涌上大街观看。余杭官员们悄悄的跟着,生怕出个啥岔子,可越瞧两位张扬的模样心里越打鼓,这二位金贵男神悠闲逛小县城的街道引起围观,究竟为那般啊?

不一会儿他们到了沉欢的绸缎铺。

“你欲作甚?”宁逸飞奇怪的问。

凌凤扫了他一眼,“送你布。”

“……”送布?

“你四季衣物都应换。”

“……”

关你什么事?

宁逸飞翻了翻白眼。

“来人,给宁公子包上十匹余杭特产白素稠,外加十匹青石色素绉缎一起送到驿站。”

黑甲卫首领赤焰应着下马往绸缎铺走去。

听到动静的周正宇早就跑出来偷瞧,见这阵仗,索性恭敬的候在门口,贵人没说话之前,他也不敢出声,见世子吩咐要买布,他立刻迎了上去,先对凌凤和宁逸飞行了礼,再对赤焰行礼,“爷要的物什小的都听清了,小的仔细包好送到府上去,敢问府上何地?”

赤焰道,“官衙驿站。”

周正宇恭敬道,“小的明白。”

凌凤看他一眼,好机灵的伙计,“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贱名叫周正宇,恐污爷耳。”

凌凤很满意周正宇很醒目也有分寸,“好好干。跟着你们四姑娘有前途。”

周正宇看着霸气而去的人愣神了好半响,跟她有前途?四小姐?睿亲王世子认识四小姐?

“快快快,去寻大少爷告诉他这个消息。”周正宇推了一把发呆的春雷,“大少爷可能在集书斋置办文房四宝呢,快去。”春雷哎了一声,撒腿就跑。

余杭风云官场暗涌,秦府也同样不平静。

秦松涛几天没睡好,母亲再不济,也是他的亲生母亲,何况他将来为官,家宅不宁是大忌。想去找父亲说下母亲的事情,可秦功勋命钱陇守门,说他重病卧床,谁都不见。

今早他去看母亲,仿佛人一下老了十岁,哭着抱着他的脚要他一定要帮自己重获父亲的宠爱,可,这谈何容易。

他只期望母亲就这些事能得到教训,不再给他惹事就很好了。至于压制府中人倒不成问题,下人们都是为了一碗饭,死个丫鬟姨娘不算什么大事,重要的是大房的三个孩子明显就认定母亲杀了他们父母,似乎也不会轻易放手。沉欢的交换条件是为救秦钰迫于无奈,但他们会不会将怒火殃及秦府一家,难说。

沉欢的动机、目的和举止都让他不安。

下午秦钰就亲自送来两匹盛京锦缎说是送给秦嫣和三奶奶。

秦松涛看着锦缎沉思了许久,似暗松了口气,大房的孩子示好来了。

苏氏叹口气,温柔道,“松涛,真是难为你了。”

秦松涛轻轻揽住她的柳腰,“也为难你了,有这样的婆母,让你受委屈了。”

苏氏偎依在他怀里,“有你在身边,委屈些不怕,也是暂时的。”

秦松涛抚摸着她的肩膀,叹了口气,“岳父大人若是能暗中命余杭县衙不要再查下去才好。”

“夫君放心,昨儿我就已经修书给父亲了。”

秦松涛欣慰的看着她,“有妻如你,夫复何求?”

苏氏柔媚轻笑,“求对我一生一世的好,求我们一家的荣华富贵啊。”

“对。”他幸福的笑着,将苏氏紧拥在怀里,两人偎依良久,秦松涛忽然道,“秦嫣和沉欢都是好苗子,你多花点心思培育着,紧紧抓在手里,总有一天她们两个可以派上用场。”

苏氏颔首,“恩,知道。沉欢已经许配给了吴飞扬,我会让父亲好好物色下,看下秦嫣许配给谁对我们有利。”

“沉欢还可以等几年,也要看吴家能飞多高。沉欢这丫头太聪明,绝非池中之物,如果过了几年吴家不能入朝,可以另选高门。”

苏氏惊讶地看他,“你是说如果吴家不行,就要退掉吴家的婚事?”

“有何不可?五、六年足以让我入朝登高,如有一日我入了内阁,你成了一品诰命,吴家脚步跟不上,沉欢嫁给他们就浪费了。”

苏氏想了想,“也是。府里还有秦湘和秦莲,我也留意下,好好引导。”

秦松涛哼了一声,“秦湘?粗俗之物。不值得我们操心,等到准备婚配时,寻个用得着的官做个妾室足矣。秦莲看模样也难成大器,也只是小棋子罢了。”

苏氏惊讶的张了张嘴,看着秦松涛冷漠的脸,心里想问的话没问出口。她总觉得秦松涛很看不起他大哥,二房虽然名声不好,再怎么秦湘也是嫡出的小姐,这样对她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我们去鎏金吧,你也好一阵子没见到岳父岳母了,我回来也该去拜会下,顺便看岳父有什么吩咐。”

秦玉蝶高兴的颔首,“让嫣儿也一起去?”

“好。把礼物备好,一定要选最好的,等会就出发。”

“恩。夫君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