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7】爷要睡觉

宁逸飞又气又无奈,一路和他风餐露宿不说,人家该吃吃得呼啦啦的,该睡睡得呼噜噜的,他自己反而因劳累吃不饱睡不好,可他清楚,凌凤这个家伙向来说到做到,不吃真的没得吃了,早就饿扁了的他,哪里还有精神保持玉树临风啊?

“褚家和苏家背后的海南权势枝干相连,各种关系复杂难摸清,而秦松涛是苏东辰举荐的,并由褚太师亲自出考题,你觉得这是偶然吗?”

宁逸飞正优雅的咬着一块鸡肉,被凌凤忽然发话弄得一愣,幸好脑子转得极快,口齿不清的问,“你去秦府是为了秦松涛?”

“你父亲掌管翰林院,秦松涛求见你父亲不得,他就赶回了余杭。为的是什么?”

“……因为你派曹天鉴去了秦府见秦家那孩子,他揣测那孩子和我家的关系?”

“只是我猜测。秦松涛入仕的*极为强烈。”凌凤俊眸半眯,“你忘了这次筹集军粮就是苏东辰负责的?”

宁逸飞赶紧咽下鸡肉,“你是想通过秦松涛暗查苏东辰?”

“秦松涛此人很聪明,否则,褚家、苏家不会动用一切关系,压制珞凰书院今年不派人参试,甚至连殿试都免了,让他独占鳌头。”

宁逸飞颔首,“我也觉得奇怪呢,珞凰书院有两名是诰阳书院前年送上来的学生,据说文采谋略都是一等一的好,我父亲说希望他们能占了前二甲,好给太子输送新人呢。这样一来,他们会比秦松涛晚一年入仕了。”

“褚家的手越伸越长了,这几年他们族群能担当大梁的年轻俊秀人才极少,所以,急了。”

“哼,翰林院掌制诰、史册、文翰修编、帝皇太子顾问,虽然是清廉干寡之地,却被视为清贵之选,既不树大招风,又最容易接近天颜,若是一朝得皇上赏识,便一步登天贵极人臣。他们倒是好打算。”

凌凤收笑严肃道,“就算秦松涛真的有这个本事摸到皇上身边,也得挨上四、五年。只是,要知己知彼。何况北方战事军需供粮不可再出差错!”

宁逸飞颔首,“从秦松涛身边的秦家长房子嗣入手,倒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不过要看那三个孩子是否有这样的能力,这可不是一般的窝里斗啊。”

凌凤眸瞳忽然亮如星辰,朗朗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封三页纸的信递给他,“这是豫州都护府的人送来的信,你自己看。”

宁逸飞看完,眼睛越瞪越大,“好个秦沉欢!我对她忽然非常有兴趣了,本公子六岁吟诗,七岁与翰林院学士对词对答如流,这个秦沉欢八岁斗继母,破奇案,救兄长,不差上下啊。”

凌凤微微一笑,“一般人,我会出手相救吗?我们马上启程,先去秦家,再去豫州都督府。”

“你去秦家用谁的身份?”宁逸飞忽然问。

凌凤怔了怔,诧异的看他,“当然爷自己啊。”

宁逸飞斜了一眼,“万一秦四姑娘觉得你隐瞒身份有其他原因,对你有了戒备,你将来怎么利用人家。”

凌凤蹙眉,“那我继续用你哥哥的。”

“不行,秦松涛将来总会和你在朝堂上面对面的,他会认出你。”

凌凤皱了皱眉,“左右都不行吗?”

宁逸飞妖娆一笑,“爷有办法啊。”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半脸银色压纹软面具。

凌凤瞧着那面具,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么娘的面具让我带?”

“喂!”宁逸飞脸一黑,“这是本公子亲制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和人皮面具一样的超薄自动塑性软银箔面具,你居然敢贬低它?”

凌凤一把抢了过来,带在脸上试了试,果然会自动贴服轮廓,仿若多了一层软皮,极舒服。

“拉倒吧,镶嵌那么多蓝宝可不就娘了,待会我把这圈蓝宝磨掉。”飞身上马,双腿一夹,驾的一声,疾飞而去。

宁逸飞气得跺脚,狂吼,“混蛋!不准弄掉我的蓝宝!”

不到两个时辰,一行人就进了余杭直奔驿站。驿站官员一个时辰前刚接到来报,说睿亲王世子和荣郡王二公子到了,差点吓尿,手忙脚乱准备迎接。

按说睿亲王世子不会到这里来,荣郡王王妃的娘家就在豫州鎏金,他们要来也是住鎏金的大府邸,怎么会跑到驿站落脚。他们赶紧收拾出两间房子,县衙能赶来的官员都急忙整装到大门候着。

凌凤飞身下马,大臂一挥,“累了,逸飞代我见各位大人。”

身影一掠,抓住驿站的主官驿丞衣领飞过,“带我去房间,爷要睡觉。”

一干县衙官员面面相觑。

来就睡觉?

睿亲王世子爷不给面子啊,官员们浑身顿时汗哒哒,莫不成余杭出了什么大事,大祸临头了?

宁逸飞黑着脸尴尬的站在门口。

他也很累,也很想睡觉,何况最讨厌应酬官员,再说了,他又不是制授五品以上官员,不过敕授从六品小小国子助教,还是个闲职好吧?凭什么逼他一路狂奔的家伙可以去睡觉,自己反而要替他打发官员?

霸不霸道?无不无聊?讨不讨厌!

“咳咳,诸位大人,世子和下官实是因下官外祖母就快大寿了,应母妃之命来做准备的,实属私事啊、私事,不劳各位大驾了,各位大人请回吧。”宁逸飞赶紧挥了挥手,见刚才被凌凤提溜走的驿丞抹着额头的汗弓着腰跑来。

“速速带我回房间,爷要睡觉。”

驿丞一愣,“睡……。”宁逸飞飞眉一瞪,忙弓腰,“大人请。”

刚赶来的余杭县令从轿子上急跑下来,帽子掉了半截,一手扶着帽子,一手抓住松了的腰带,“睿亲王世子到了吗?”

县丞忙迎了上来,“到是到了了,可世子和宁二公子都睡觉去了。”

“睡觉?”县令一怔。

主簿低声道,“大人是否觉得疑惑?”

县令瞟他,这位主簿当过京城大官的幕僚,最善官场圆滑,等于他的军师。

“你如何看?”

主簿担忧道,“最近余杭三桩命案都与秦家有关,传闻荣郡王宁府大公子救了秦府四小姐,恰好三桩命案都与四小姐有关,我觉得宁二公子来这里会不会有这层意思?”

县令闻言沉思片刻,摇头,“不太可能,就算宁二公子要替哥哥来探望秦府四小姐,睿亲王世子为何要跟着一道来呢?小丫头不会有这么大的面子。”

“但他们如果不是为了秦府的事情,那他们来余杭作甚?”主簿的话正是县令想问的话。

几个人越听越冒汗,最近北面要开战了,征兵和征粮的皇令已下,往年江南都是征粮大头,只要开战,他们都会掉一层皮,何况传闻睿亲王世子亲领北方神策军调往西面抗敌,莫不是为了征兵和征粮来的?

可就算是,也该去豫州州府鎏金县啊,为什么跑到余杭小县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