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5】夺回院子

捕头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既然杀人犯已经伏法,小的就先告退,如秦老爷需要县衙出面,差人告知一声便可。”这样的情况,他唯恐避之不及,万一被拖着,前面是苏大人,后面是军中之人,他如何两全,还是赶紧溜比较好。

黑衣人看了一眼沉欢,她递给他一个请他放心的眼神,他便跟着告辞。

余下庭院中一片狼藉,吕道倒在猩红血泊里,没人救他,全都看着他抽搐着,一点一点死去。

沉欢转身看着秦松涛,“三叔,哥哥的事情已经清楚,剩下的请三叔叔处理。”

秦松涛明白她不打算穷追猛打管徐姨娘的事情,松了口气,既然她递手过来,他也只好也递手过去言和。

死谁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事情必须马上平息下去,不可透露半点风声出去,否则,他的前途就毁了!

秦松涛冷眼扫了一眼庭院,“死的是谁,我定会查清楚,吕道撒谎,先诬陷徐姨娘,后杀香杏嫁祸秦钰已经证据确凿,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事情就到此为止,谁敢乱嚼舌根,送官法办!”

秦松涛难道还想掩盖徐姨娘死在府中的事实吗?死者身上的襦裙,就算过了三十年也依旧可以辨认质地好坏,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不会让人查下去。

沉欢自然明白秦松涛的意思,而事情轻重缓急,目标需一步步达成,她很清楚,此刻,只能放。

“老爷。”沉欢转身对瘫坐在椅子上的秦功勋道,“丹桂院充满了血腥,我们不适合再住在这里。请老爷准许我们三兄妹搬回长房自己的院子,玉春园。”

秦功勋无力颔首,老泪纵横,让钱陇扶着他一步一步往后花园去。

“新月、浅玉,立刻收拾东西,搬家。”沉欢对丫鬟们立刻道。

秦钰快步走过来,重重的搂住沉欢的肩膀,秦婉与他们相视一笑。

他们胜利了!

玉春园是府中最好最大的院子,丫鬟们忙乎了一整天还没整理完,秦婉指挥着先将三人住的主屋给收拾出来,忙完就已经天黑了。

沉欢却来不及歇着,将守门的两个丫鬟一个妈妈,当众给了十五板子的惩罚,嫁祸哥哥的丫鬟打了二十五个板子,被打的人全都谴回公中,不准再跟着长房。

折腾完后,天已黑透。

秦婉和秦钰兴奋得睡不着,都跑到沉欢的屋子里说话。

“吕氏此次定会毫发无损。”沉欢淡定的一句话给兴奋的兄姐兜头浇了一桶冷水。

“为什么?”秦钰和秦婉异口同声。

“秦府不会让三叔失去嫡子的身份,因而老爷就不会休妻和贬吕氏的嫡妻。更不可能让秦府嫡母的名声变得不堪。”

秦钰和秦婉一怔,她说的有道理。

“那……我们做那么多努力都白费了吗?”秦钰不甘。

“不会。”沉欢转了一圈,“我们赢回了玉春园。灭了吕氏的臂膀,剥掉了吕氏虚伪的面皮,让老爷看清她的真面孔。从此,就算她是当家主母,失去了老爷的信任,权利自然会大不如前。”

“可,她那么狠毒,她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吕道惨死的模样让秦钰不寒而栗。

“她现在不敢再动手,三叔也不准。”沉欢笑着说,“哥哥,你放心去学堂,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秦府,就看哥哥你的了。”

秦钰挺了挺腰杆子,“放心,哥哥一定日夜温书,早入考入邵阳书院。”

“哥哥安心去,我会保护欢儿。”秦婉揽住沉欢,柔美的脸上焕发着坚定的光华。

沉欢俏皮的做了个鬼脸,“好啦好啦,欢儿困死啦,哥哥姐姐赶紧回去就寝啦。”

一时深沉睿智堪比三叔,一时露出小孩子的顽皮,秦钰和秦婉不禁莞尔,笑着左右捏了一把她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好的。”

沉欢呲牙咧嘴的捂着脸,呱呱的叫着,看见秦钰和秦婉笑着跑了出去,嘴还在叫,“坏哥哥!”脸上的笑却悄然消失,眼底浮出幽深,冲着门外吩咐,“烟翠,唤她来。”

守在门外的烟翠哎了一声,脚步远去,不一会儿,两个人细碎的脚步声渐近。

沉欢负手立在窗户下,透过窗户可看到天空挂着皎月,落下淡紫色的光芒撒在她娇小的轮廓上,仿若遗世独立。

烟翠悄然掩上房门,留下云裳在房间里。

云裳看着小主子的背影,忽然有种敬畏的感觉。

沉欢转身看她,“云裳,这次全靠你拿到吕道的外袍和找到鸳鸯香囊。我说过要重赏你,你想要什么?”

云裳恭敬地说,“姑娘肯信奴婢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我和府里的小厮小丫鬟们都很熟,拿到这些不难。”

沉欢笑着指了指椅子,“你坐。”

云裳恐慌地摇头,“奴婢不敢。”

“你不坐,我仰头看你很累。”

云裳无奈,只好恭敬的坐在椅子边上,看着沉欢。

沉欢自己也坐了,似笑非笑的话让云裳脸色大变。

“被人发现骨骸的脚印坑是你踩的。”

云裳嗖一下站起来,“姑……姑娘……不是……奴婢……”

沉欢摆了摆手,语气平静的道,“昨晚你的衣襟和裤子都沾了小花园里的黑色泥和草,但你的鞋子是干净的,明显是刻意换过的,你换下的鞋我让人在你房间找到了。看到杀死香杏凶手的人就是你!”

云裳脸色煞白,张了嘴,却觉得喉咙梗阻,发不出声音来。

“徐姨娘祭祀那天,你在后花园点香祭拜。那日,你从小花园回到我们的后院时,你的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鞋子上沾着桂花。你说你没见过徐姨娘,但你对徐姨娘身边丫鬟玲儿的底细知道得清清楚楚,我问起玲儿的时候,你很紧张。府里都说徐姨娘跑了,而你脱口就说她死了。你进府整整十年,以你的模样和能力不可能7年都没获得主子的青睐,唯一的因由便是你不愿意,你不愿意做府里任何人的心腹。你在寻找可以为你家人报仇的人。我们进府的第一天,因我们敢动吕氏身边的香杏,你便选择了我们兄妹作为你报仇的依仗。从那天起,你就一直暗中推波助澜,甚至将我们推向丹桂院。按年龄,你没有服侍过徐姨娘,不会对徐姨娘如此忠心,更不会在她忌日冒险祭拜,那就是和徐姨娘一起被埋的人是你的亲人。当年徐姨娘身边唯一逃走的是玲儿的女儿,也可能是你的母亲,那玲儿也许就是你外祖母,如果真如此,你娘也没了?”

云裳的脸上变换着表情,从慌乱到复杂、到信服、到痛苦,此刻已泪流满面,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重重的在地板上磕头,“姑娘……求姑娘为奴婢惨死的一家人报仇!”

沉欢沉声问,“你是谁?”

云裳猛抬头,额头溢出鲜血,可她顾不上痛,哽咽道,“奴婢是玲儿的外孙女。吕氏罪恶滔天,趁着老爷不在府中,燕夫人重病在床,对徐姨娘及丹桂院的人赶的赶,杀的杀,外祖母知道吕氏不会放过徐姨娘,一心要帮徐姨娘逃出秦府去寻老爷,那时我母亲只有16岁,她担心我母亲,所以先帮助我娘逃出府中。我娘后来隐姓埋名嫁给我爹,她以为不会再有事了,自我懂事起,就没有听过娘提过过往和秦家。可是,我六岁那年一把大火将爹和娘活活烧死,娘拼了命才将我推出窗户,才逃了一命。娘在我怀里塞了一封信,这封信就是说了秦府吕氏的恶行,原来娘一直想寻找外祖母,后来听闻外祖母失踪,料想死在府中,但她因为暗查,被吕氏发现行踪,招来杀身之祸。娘可能知道吕氏不会善罢甘休,才事先写下这些。奴婢变成了孤儿,从此凄苦无依,成为乞丐流落街头。可奴婢恨吕氏杀了我全家,奴婢偷了个身份文牒,卖身进了秦府。可惜,那时燕夫人已逝,没有人能动得了吕氏。奴婢等到了姑娘,只有姑娘敢对抗她,只有姑娘能为我爹娘报仇!”

沉欢冷哼,“凭什么我要为你家人报仇?你有什么本事为我所用?”

云裳一怔,没想到沉欢会如此冷漠,急忙道,“奴婢誓死效忠姑娘。奴婢在秦府10年,各府都有和奴婢要好的丫鬟,外院的小厮也有能帮奴婢办事的,只要姑娘一声吩咐,奴婢万死不辞!”

沉欢闻言淡淡一笑,“我没有本事杀吕氏,你不用跟我了。”

------题外话------

推荐度度的金品馆完结文:《重生——拒嫁督军》民国宅斗、督军霸宠,很好看,很特别的文。

http://www。520xs.com/info/468849。html

继续,满600加更,还没收藏的亲们,爱爱度度吧,收藏吧。大家多留言,否则,度度都不知道文为啥没人喜欢看啊啊啊。要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