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4】案中惨案(满百加更)

小花园里,桂花落了一地,尤其是靠近北面墙边下,树干也有被踩断的。

黑衣人飞身一跃,直接跳上有一个脚印的树枝上,如蝙蝠一般倒挂,将鞋往鞋印上一放,刚好合适。

树下因常年没有打扫,二十多年的树叶化成了黑土,泥土都是软软的,一个脚印上去,便陷了一个坑。

吕道面如土色,身子软软的瘫倒在地,再无力量站起来。

黑衣人如燕一般落在众人面前,冷面如霜,可他的话惊住了在场的每个人,包括沉欢。

“昨晚看到凶手应该有个目击证人。”

“谁?”秦松涛极快的问。

黑衣人一指小花园靠南面依着墙根的位置,“在那里站过的人。”

大家莫名其妙的看着一堆压塌的草,那里的确有人去过。

“昨晚的凶手因行凶,心里定慌乱无比,只想快快做完离开这里,不可能多此一举跑到相反方向。但我刚才查过,草的折痕与这边一样新鲜,所以,断定是昨晚压断的。可以去查看下那个脚印是男是女,再查这个院子里下人的所有鞋子就会查出来。”

沉欢右眼皮一跳,目光深邃的看了过去,昨晚黑衣人没有告诉她这件事。

钱陇见老爷脸色难看,便亲自走过去查看。

“啊!”钱陇的身子猛然下陷,惊得他叫了起来,众人如惊弓之鸟,也差点跳起来,幸好他似乎只是踩了一个坑,人也站稳了。

钱陇弯腰低头细看,有些诧异的回头看秦功勋,“老爷,这……下面似乎埋了东西。”

秦功勋看着满园杂草,一片凄凉,桂花浓香弥漫,却掩不住消失了三十多年的人儿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他命人日日打扫丹桂院,自己却从来没有再踏进这里,没想到他和徐慧最喜欢在这里卿卿我我的桂花园竟然成了如今的模样。

他脸色早已铁青,眼神晦暗,听见钱陇的话,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么。

沉欢黑宝石一般的眼睛闪过一抹亮意,果然这花园里有问题,“挖开!”

钱陇立刻命人寻了工具在他刚才脚踏的地方挖开。

小厮刚挖了两锄头就听见哐当一声,细看是白色的东西,忙丢下锄头弯腰徒手挖了出来,捧在手里,细看下顿时目瞪口呆,尖叫着,“妈呀……”

小厮将手上的白色圆圆的东西丢了出去,再落回坑里,人已经吓得噗通一下摔在地上,疯了似飞快的爬出花园。

钱陇被他吓得脸色苍白,赶紧上前弯腰一看,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身子微微抖着,勉强站起来,脖子僵硬的扭过去,呆看秦功勋,“老……老……老爷……是……是……骷髅头……”

秦婉吓得赶紧躲到秦钰的背后,秦钰也吓得脸色发白,呆呆的看着那什么也看不见黑黝黝的坑。

黑衣人和捕头迅速对视一眼,两人一起走进去,抓起锄头继续往下挖,不一会儿,整片地翻了起来,里面豁然露出两副骸骨。

秦功勋身子一晃,赶紧扶住树干,张着嘴却无法发出声音。

秦松涛面色阴沉,死死的盯着两副骸骨,缓缓的看了一眼沉欢,她只是多了些惊讶,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

黑衣人弯下腰仔细的将骸骨摆了摆手,站直身子道,“不是两副,是三副,两大一小,小的应该是肚里的婴儿,还没有长成。”

“老爷……”钱陇惊叫着扶着晕倒的秦功勋。

等众人神色凝重的走出庭院,缓过劲的吕氏发现晕倒的秦功勋急道,“怎么回事?老爷怎么了?”

秦功勋被钱陇和秦松涛架着扶坐在椅子上,猛睁开眼睛,眼珠通红,仿若要吃人一般,忽地狠狠的掐住吕氏的脖子,吕氏一时无法呼吸,瞪着骇人的眼睛,不知道自己陪伴了快三十年的丈夫怎么变成野兽一般可怕。

钱松涛和秦中矩吓得冲上来,左右将他硬是掰开,吕氏抚着脖子大口的吸气,她的脖子差点就被拧断了。

“你……你这个毒妇!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你骗我骗得好苦,骗了我整整三十年!”秦功勋奋力挣扎着,奈何两个儿子力大,挣脱不开,伸脚对准吕氏肚子狠狠一踹。

吕氏惨叫着扑倒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叫起来,“老爷究竟在说什么?为妻辛苦操劳秦府也三十多年,哪里对不起老爷了?为妻忍辱负重,对老爷悉心服侍,老爷怎能如此冤枉为妻?为妻不知道她被活埋在后花园啊……”

“啊?祖母知道徐姨娘被埋里面?”沉欢诧异地问。

哭声嘎然而止,吕氏张大嘴呆了呆,脸色一变,“不……你……胡说什么?什么徐姨娘?不是玲……”

“我们不知道被埋的是谁啊,何况,祖母怎么知道人是被活埋的,而不是死了才埋的呢?”沉欢的话如一桶冰水兜头淋下,吕氏的脸顿为灰死,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功勋闻言心痛如绞,活埋?他最喜爱的女人怀着他的孩子居然被活埋!

“你说慧儿跟着人私奔了,她为什么死在了后花园里?”他撕心裂肺的哭吼。他最心爱的女人被埋在自己身边整整三十多年,他还冤枉她背叛了自己。这三十年里他不愿意靠近丹桂院,但他还会忍不住思念到在墙外面看看桂花树,闻闻桂花香,可令他痛的是居然不知道心爱的人就在眼皮子底下,凄苦孤零零的被埋着。可怜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生便遭厄运。

吕氏呆了片刻,忽然疯了似的爬起来,冲到吕道身边,抓起他的衣领,尖叫着,“是你骗了我和老爷,你说见到徐姨娘跟着人私奔了,埋在那里的是丫鬟玲儿,我就信了你,你这个畜生!枉我如此信你,居然骗我骗老爷!此等丧尽天良的恶人,不可轻饶!”

吕道睁大眼睛,看着恐怖狰狞的吕氏,恐慌地叫着,“你……你……表姑……你怎么……”

吕氏拔簪猛刺。

“啊……”

一声惨叫,鲜血飞溅,一股的腥咸充斥着空间。

吕氏手握着染满鲜血的发簪,发簪正戳中吕道的脖子,血流如注。

吕道瞪着几乎要掉的眼珠子,双目布满红丝,恐惧,愤怒,伸手要去拔脖子上的发簪,可他身子已无力,软软瘫倒在地,身子渐渐冰凉。

吕氏转身跪地,将头发扯散,哭着在青石板上用力磕头,“老爷,妾身错信了他,是妾身对不起徐妹妹,让她蒙冤三十多年,妾身愿为徐妹妹吃素三年。”

在场的人除了沉欢和黑衣人外,所有人都被吕氏的凶狠惊呆了。

------题外话------

推荐度度的完结文:民国宅斗督军霸宠,很特别的文。http://www。520xs.com/info/468849。htm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