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3】张张揭开

沉欢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瞧见吕道悄悄的往后退,断然喝道,“将院门关闭,不准内贼逃出去!”

小安哧溜一下串出去,大家都听见呯的一声,院门被关上,小安回到庭院时,手里还抄了一把打狗棒。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下人们左右互看,谁是内贼?

当着两个官府的面沉欢居然如此行为,秦功勋忍无可忍皱了皱眉,“胡闹!”

“今日的事情,就当你们秦府的内务事,我们只需要弄清府中杀人者与外面连环杀人案是否有关联即可,如无关联,我们走出秦府就当什么都没看见。”黑衣人冷冷的道。

秦功勋和秦松涛不知道此人什么来头,什么官职,捕头和秦府关系极好,可对黑衣人的话不敢反驳,他们自然不敢冒然发话。

“欢儿,如何证明在场的人有凶手?你说出来,三叔定为你们做主!”

沉欢暗赞秦松涛是个懂得以退为进的高手,只是太小看她了。

“欢儿谢谢三叔,那欢儿就问了。二位官爷先请坐,帮欢儿断一断这案。”

捕头和黑衣人有些讶异的看着立在大人中央的8岁小姑娘,身子短,气势长,不容人有片刻空隙思想。

“好。”黑衣人首先落座。

捕头无奈看了一眼秦松涛,低头落座,他今天可不是主角,是被人押来充当的主角。可偏偏面对苏大人的女婿家不愿外泄的内宅丑事,自己就如架在火上烤。本以为洗清秦钰的冤屈这件差事就算了了,谁知被小姑娘步步牵引,脱不了身了。

沉欢将一个布包解开,抖出一件青石色男性袍子,放在庭院正中一个空台子上,“钱叔请看下这个袍子是谁的?”

钱陇看到袍子就已经心里有了五分猜想,接过翻开内底摆一看,“是前院执事吕管事的。”

“钱叔怎知?”

“管事的衣服都是特制的,我家的说过因为要区分管事的衣服,所以管事的衣服里面都绣了名字,这些都是府中制衣坊做的。一般人不会注意。”钱陇将衣摆翻起来给大家看。

“这件衣服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请三叔闻闻。”

秦钰将衣袍递给秦松涛,衣服还没有到鼻下,一股上等香味扑鼻而来,他脸色一沉,“是我让嫣儿送给沉欢姐妹的香粉。”

“对,我们江南的香清淡,易散。而这种香味很浓,蹭到衣服上三日不退,是盛京才有的。我的送给了三姐,我姐姐的那盒三日前不见了,我想三姐自然不会和吕执事有什么关系……”

“当然,湘儿是个姑娘家!”秦中矩急忙说,生怕被牵扯进去。

“而我姐姐丢失的香粉却在香杏房里发现了。请问,吕执事是何时见过香杏并沾染上她身上的香味呢?”沉欢话音一转。

吕道吓得脚微微颤抖,脑子里一片浆糊,压根想不出词来应对。

“那钱叔再看看这个,这是本该是一对的鸳鸯香囊。”沉欢没等他说话,将手中的一对嫣红色的鸳鸯锦囊递给钱陇,“这个锦囊的面料应该出自那个院子?”

钱陇接过一看,有些难开口,走到秦功勋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话,秦功勋脸色大变,“果真?”

钱陇低声道,“这批布是去年三老爷从盛京带回来的云祥金线京锦,面幅很窄,不适合做大袍子,又因贵重,我家的特意为夫人缝制了一件去苏大人家为苏夫人拜寿的对襟长褙子,就剩下一些边角料交给了夫人房里姑娘们,但这类布料的边角料都是姑娘们用来给夫人、老爷做些香囊用,别处肯定没有。”

他虽然是压低声音说话,可坐在一边的秦松涛、捕头、黑衣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秦功勋的脸瞬间黑了。

“这对香囊一只在香杏的房间里,一只在外院执事吕道房中找到的!”沉欢说完,冷眸扫了一眼吕道,盯得他浑身发毛,下意识的要拔腿逃跑,硬咬着牙站稳。

“四姑娘的人故意放到我房中床垫下,这样嫁祸,姑娘觉得合适吗?”吕道急着分辨。

“哦,原来在你床垫下放着啊?钱叔,可派人立刻去寻。”沉欢的话引起一片低低的议论。

钱陇飞快的吩咐了人去。

吕道身子一抖,紧张的看了一眼吕氏,吕氏额头冒汗,无计可施,假装揉额头不看吕道。

沉欢将红珊瑚簪子拍在桌子上,“这支珊瑚发簪是吕道用十文钱在布庄门口的小贩手上强买来的,可它如今插在香杏的头上。”

“胡说!”吕道变了调的声尖叫着。

“捕头官爷请出府时去查问下那个小贩,自然明了。”

捕头偷瞄一眼身边的黑衣人,无奈颔首。

“还有,后花园的脚印只要取来吕执事房中的鞋一对便知真假。”

“小的是冤枉的啊!小的没有做过啊!”吕道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嚎着。

吕氏目瞪口呆,死死盯着沉欢。

失策了,昨晚她失策了!如果昨晚她强硬要求带走秦钰,就算抓出吕道,她也起码可以先整死秦钰。

“老爷,还是吩咐人去取鞋吧。”沉欢看着秦功勋。她之所以没有吩咐云裳将鞋和香囊偷出来,就是留着让秦功勋亲眼看到事实。

秦功勋眉头皱成了川字,“钱陇你亲自去。”

不过一会,钱陇就提着一只鞋和香囊过来,香囊自然是和沉欢手里的是一对。鞋底沾着黑色的泥土和一条草。

黑衣人上前将草扯了下来,“就是后花园里的草。”

“这种草院子里到处都是!凭什么说就是小花园的草?”吕道尖叫着。

“后花园下面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草的颜色和其他地方不同,泥土的颜色也不同。不信,我们去看。”黑衣人不理会任何人,径直提着鞋子往后花园走去。

“看住他!”钱陇命人将吕道左右架住跟上。

沉欢、秦钰和秦婉三人紧跟秦功勋和秦松涛后面,吕氏身子浑身发抖,脚一软摊在椅子上,秦中矩满脸阴云。

------题外话------

看成绩这文是不好,但是很多亲们留言鼓励度度,很感动,度度会坚持下去的,为写故事而写故事,相信度度一定会奉献一个精彩的故事给大家。群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