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2】开始算账

听见钱陇的汇报,秦功勋脸色不好,消息怎么会传出去?可闹不清对方究竟知道多少,若是拦着不让进,也寻不出理由来。

“快去通知三爷,先将人带到前厅偏房稍候。”

秦功勋等秦松涛到了,两人一起见了捕头。

捕头恭敬的行了礼道,“听闻贵府昨夜死了个丫鬟,县令大人特命小的前来查看。”

秦松涛镇定地笑笑,“内宅下人们吵架而已,我们本想安抚下人就好了,不想家宅不安,所以没有报官。事情过去就算了,官爷也无需劳累了。”

捕头严肃的道,“如果是惯犯所为,那就不是贵府的私事了,秦老爷也算是余杭一方豪商,定希望余杭能安稳的。何况小的查案也有比限,因老爷阻挠令办案过了比限,小的也担当不起。”

秦功勋闻言不好再拦,“那是自然。钱陇,带官爷去查看香杏的尸体。”

捕头抱拳致谢。

秦松涛皱着眉头看两人离去的身影,低声道,“父亲,跟他来的那人官职高过捕头。”

“为父看出来了,但是他既然不想表明身份,我们也不好问。”

“那人是军中之人。”

秦功勋被秦松涛的话震了震,“军中?”

秦松涛颔首,那人衣着简单,一袭普通捕快的黑衣,可手腕上的束袖露出一截印子,是军中官衣独有的皮质束袖造成的。他以前随岳父见过一些人,岳父曾经教过他如何观察对方的深浅,尤其是辨别军中人的身份高低。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问题。

沉欢,一定是沉欢透露出去的消息,来的人一定是宁府的人。

她想干什么?她不想善罢甘休!

“她还在怀疑你母亲。”秦功勋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飞刀疤已经被灭了口,就算他们查到什么,也死无对证。父亲若是想家宅平安,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秦松涛说完,拔腿往外走,朝捕头去的方向走去。

秦功勋怔了片刻,马上跟上,可他满心混乱。

吕氏真的买凶杀了自己的儿子?秦松涛也知道?沉欢他们已经查出真相?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想法占据了秦功勋整个脑子,背脊冒出丝丝冷汗,总觉得有大事要在秦府发生,让他极为不安。

捕头看完尸体,要求查看发现尸体的地方,秦功勋本想拒绝,可秦钰却出现在他们面前。

秦钰穿了一袭月牙白隐绣竹叶的袍子,玉带束腰,一扫昨晚的冲动愤怒,淡定傲然。

“香杏死在我的浴房里,官爷来得正好,请细细查看,还我清白。否则,我宁愿被关进大牢!”

秦钰的话让秦功勋和秦松涛心里压了一块巨石。

昨晚,沉欢果然是缓兵之计。

秦钰认出跟在捕头身后的人就是昨晚到丹桂院暗查的军爷,不由浑身充满了力量,挺直着腰杆,走在头里引着捕头往丹桂院去。

正房的庭院已经摆了好几张椅子,秦婉戴着面纱,站在沉欢身后迎接众人到来。

吕氏被秦中矩、陈氏搀扶着,带着黑色抹额,一副病怏怏的模样走进来。她身后跟着走得极慢的苏氏。

“老爷……”吕氏虚弱的走向秦功勋,想伸手握住他的手,谁知他皱眉避开,“你身体不好,还出来干什么?”

吕氏扑空,怔了怔,随即温婉柔声道,“我是担心孩子们受惊吓,过来瞧瞧。”

她回头看苏氏,“老三家的。”

苏氏无奈,只好上前,瞧了一眼秦松涛,他知道妻子是被母亲强硬带来的,无奈安抚的看她一眼。

捕头认得是顶头大上司苏大人的女儿,忙上前鞠躬,“三奶奶,小的惊扰了,请恕罪。”

苏氏和蔼的虚扶一把,“官爷办案,何来惊扰。只是昨晚的事情,府里已经处理好了,就不劳烦官爷了。”

“这是县令大人亲自办的案子,小的不得不查,事关余杭连续发生的命案,小的查清楚也是为了秦府的安全。”他也是有苦说不出,硬着头皮道。

“连续命案?还有哪桩?”吕氏一扫病容,敏感的问道。

秦功勋眼底迅速飞过一抹寒意。

捕头还没来得及答,立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冷着面孔道,“最近最大的杀人案,秦府大爷大奶奶的死为一桩,镖局飞刀疤的死为一桩,这两桩都是大案,县衙怀疑作乱流寇就在余杭县城内,发现蛛丝马迹定要严查。”

吕氏脸色瞬间变得土灰,身子晃了晃,秦中矩慌忙扶住,暗中用力掐了掐吕氏个胳膊,低声道,“母亲昨晚没睡好,头晕了吧?不如先回去休息。”

吕氏揉着太阳穴摇头,坚持道,“就坐在这里。”

让她回房坐卧不安,还不如就看着,万一有事还有迂回的余地。

秦中矩无奈,只好将她扶着坐下。

秦松涛面色无恙的对秦功勋道,“这里一切有儿子,父亲不如回去歇着。”

秦功勋掀袍坐下,强硬了些,“不必!”他倒要瞧瞧身边人究竟做了什么。

秦松涛皱了皱眉,也缓缓坐下,想了想,对苏氏说,“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先回去吧。”苏氏巴不得,向吕氏和秦功勋行了礼,退了出去。

小安带着捕头四下查看,沉欢静静的看着秦功勋、秦松涛和吕氏的表情。

不一会儿,捕头和黑衣人一起回到庭院。捕头皱着眉头道,“后花园里有些可以的脚印,浴室窗台外面也有很多沾着草的脚印,经过查看,窗台后面的草就是小花园里的草。这说明了死的丫鬟是被人事先杀死后搬到浴室里来的,也正是从后花园矮墙攀爬了桂花树进来的。所以,小的断定不是大少爷所谓,如果他真想杀人,何必大费周章。”

这番话昨晚沉欢、秦婉都已经听过了,秦钰却因官爷亲口证实,激动地冲着秦功勋深深弯了一腰,“老爷可听真了?孙儿是被冤枉的!”

“啊!真有歹徒偷进院子了啊,太吓人了!”吕氏声音变调的尖叫起来,显得格外突兀。

“歹徒是有的,不过是家贼!”沉欢忽然站起来,走到庭院中央,淡淡道。

吕氏张大嘴,惊愕的盯着沉欢。

------题外话------

五一最后一天,大家一定过得很愉快吧,度度很勤奋啊,过节一直码子,乃们不响动一下咩?

要是有免费的平价票给个别……五分啊,五分以下就算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