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0】你无耻,我无赖

沉欢勾唇似笑非笑,懒得和他们废话,直言道,“我不要别的,我只要哥哥无事,此事我便不再提。我哥哥一命,换秦府名声和吕氏一命,是否很划算,想必精于商道的老爷能算得清。”

秦松涛忽的一笑,他笑自己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唬住,她也不过这样的斤两,那么快就将自己查出来的底子抖了出来,既然知道她知道了那些,要抹清收尾就不是难事了。

漫不经心的颔首,“其实欢儿何必如此,做叔叔的自然不会为了一个丫鬟影响侄子的前途,府中死个丫鬟本就不是大事。”

沉欢看着秦松涛,此人城府极深,自己制造出如此逼人气氛,他居然能飞快的调整自己,想用三言两语将事情化解开去,调开她的视线。

如今,重要的是先救下哥哥,其他,暂且不论。

她从善如流,跟着淡淡一笑,下了软榻,冲着二人微微弯腰,“那就请老爷,三叔为我们长房做主,莫要耽误三叔和哥哥的锦绣前程。”

秦功勋疑狐的看着沉欢,这孩子心机太深了些,这感觉很诡异。

秦松涛忽然伸出手,“来,欢儿,和三叔一起出去,三叔会为你们做主的。”

沉欢敛了刚才的沉静,恢复小女孩的表情,听话的将手放在他的大掌中,秦功勋脸色阴沉的跟在其后。三人神态各异出现在前院,让众人也是满脸疑云。

“此事到此为止,若有人胆敢传出府外,休怪我不客气!”秦松涛的话让众人一惊。

秦钰和秦婉一起看向沉欢,见她含笑颔首,顿时放心。

吕氏和吕道飞快的对视一眼,却不知要如何开口。

朱通家媳妇一愣,刚想说话,秦松涛便道,“香杏是自己撞到假山上,意外身亡,念她忠心为主,府中予以厚葬。朱通媳妇抚育女儿不易,赐银百两以示慰藉。”

朱通家媳妇怔了怔,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一百两?她活了快四十年都没一下子见过那么多钱。

秦松涛的话在府中最管用,谁都知道他是秦老爷的宝贝。

众人心里自然清楚怎么做了。何况对于香杏,不管她是怎么死的,朱通家媳妇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这样的厚待,下人们谁还会说什么。死个丫鬟本就是小事,何况换了一百两,值了。

吕氏无奈,只好忍了不甘,柔声道,“儿子仁慈,母亲很欣慰。朱通家的就将香杏带回去好生换件新衣服,明儿叫付好棺材来,好好的葬了。”

朱通家的呜咽着颔首,叩谢老爷、夫人和三爷。

众人散尽,沉欢吩咐人将内院东偏房收拾出来,让秦钰搬进内院睡一晚。她知道哥哥受惊过度,今晚他一个人住在外院,恐怕难以入眠。

秦钰呆呆的坐在刚铺好被褥的床上,一句话不说。

秦婉帮他掖好被子,心痛地说,“哥哥,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秦钰猛然掀开被子,冲过去握住沉欢的肩膀,通红的双眼仿若困兽,“你用什么交换救了我?你是放弃了惩罚杀人凶手吗?”

秦婉大惊,“哥哥,你快放开欢儿。”

秦钰见沉欢因为痛微微皱眉,一怔,松开手,缓缓的站直,猛然,狠狠的在自己脸上煽巴掌,秦婉吓得哭着抓住他,“哥哥,你疯了吗?”

“我没用!我没用!我保护不了你们,我连我自己都保护不了!我连父母的仇都报不了!我太没用了!”秦钰痛哭地蹲在地上抱着脑袋。

秦婉心痛如绞,抱着哥哥哭成一团。她刚才真的好害怕,害怕哥哥一旦被带走,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沉欢一声不吭,静静的看着兄姐。

得让他们深刻的痛一次,否则,他们如何学会坚强?如何明白人间险恶?

她的确没有选择,哥哥和将吕氏绳之于法两者间,她必须二选一。吕氏和吕道如此精心的谋划,定是步步退路都想到了,就算不能将哥哥送到官府,也要将他关一夜,既然用了那么多心思,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哥哥?所以,只要哥哥今晚被带走,一定会出事。

她不能赌,也不敢赌!

但,她又怎会轻饶这些害她家人的人!不过缓兵之计罢了。

你无耻,我无赖,休怪我!

失去了父母,她不能再失去任何爱自己的亲人!

“小安,你去哪里了。害我到处找你。”外面新月焦急的声音低低的。

沉欢眼睛一亮,转身开门,“小安进来。”

小安满头大汗,进门看见三位主子都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放下,低声道,“姑娘的吩咐……”

沉欢摆了摆手,示意小安先不要说话,进屋候着。

“新月姐姐,你和烟翠一起去香杏房中查看下,二姐姐送给姐姐的香粉肯定在她那里,一定要翻出来。但是找到后不要拿走,就让它继续放着。”新月不明白为何小姐现在要去找香粉,但她的吩咐都是有道理的,颔首要去。

沉欢又接着吩咐,“浅玉姐姐吩咐下去,除了你们几个贴身的和紫菱外任何人不得进入后院。住在西偏屋的府里的人今晚全部住到外院的偏屋去。紫菱和云雀今晚负责守着后院门,如果放一个人进来,云雀和紫菱就不要再跟着我们了。”

云雀和紫菱忙颔首,齐声道,“姑娘放心。”两人赶紧去院门。

沉欢扫了一眼,问新月,“云裳呢?”

“姑娘,我在这里。”云裳匆匆上前,应该从外院刚跑来。

沉欢沉静的眼睛落在她身上,飞快的上下打量一眼云裳,示意新月去办事。

“姑娘,刚才奴婢拾到两样东西。”云裳镇定地将手里的东西捧上来。

沉欢目光落在她的手掌上,是一枚半只鸳鸯香囊和那支红珊瑚发簪。

“在哪里寻到的?”她问。

“就在少爷的浴室窗外。奴婢看见香杏带过这个发簪,应该是香杏今天带的。香囊就在浴室里,而且面料很眼熟,奴婢想这可能和杀人者有关。”

沉欢接过两样东西,抬眸看了一眼云裳,“云裳姐姐想得真周到。沉欢想让姐姐办两件事,事成后必有重赏,你可愿意?”

云裳用力颔首,“姑娘尽管吩咐。”

沉欢走下台阶,拉着云裳的手走到一边,示意她附耳过来,耳语几句。

云裳瞪大眼睛,恍悟,“姑娘放心,奴婢一定做到。”

------题外话------

有亲看文不收文哇,文文怎么肥起来捏?收藏起来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哦,网页显示会比较慢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