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9】以命换命

“要不这样,奴才悄悄的去请个稳婆来验下香杏是否还是处子之身?”吕道忽然越过沉欢他们三个,上前说道。

一股清香从他身上飘过来,沉欢猛然盯着他的背影,眯着眼睛用力闻了闻。

“也好。”吕氏立刻接话,“说不定还真的冤枉了钰哥儿。”

“就这样!”秦功勋铁青着脸,转身出去。钱陇命人搬来椅子,几个人就坐在前院甬道上等着。

好一会儿,专门服侍秦府女主人们的稳婆匆忙赶来,进屋瞧了一会儿,“回老爷、夫人,姑娘身子破了。”

众人的眼睛刷的一下全都落在秦钰身上。

秦钰气得快要疯了,“胡说!我根本没有碰过她!”

稳婆吓得赶紧退后几步,“小的说的是真的,那姑娘体下的血和……那些……污秽之物也都是证据啊。”

秦功勋眉毛拧得紧紧的,“将稳婆带下去,先不准出府。”

秦松涛皱着眉头看吕氏,咳了一声,“这样吧,秦钰先带到前院倒座偏房呆一晚。明日,我请岳父大人寻个可靠的人来查看下,这样事情才不会传出去。”

吕氏柳眉一扬,“这样甚好。”

秦松涛冷冷扫了一眼院内,“谁敢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乱棍打死!”

众人吓得低下头,齐声应着。

“吕道,你将钰哥儿带去吧,着人服侍好,别让他受委屈了。”吕氏叹了口气,语调高扬。

“夫人放心,小的一定不会让大少爷受半点委屈的。”吕道冲着两个小厮道,“还不快带大少爷走。”

沉欢眼神一沉,看见吕氏和吕道不为人察觉的飞快的对了下眼神。

不行!哥哥被带走一晚上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谋划这件事的人花了那么多心血,环环布置,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拿下哥哥的。

两个小厮上来左右将秦钰一架,秦钰挣扎开他们的拉扯,“放肆!你们谁敢碰我!我自己走!”说着,安抚的拍了拍秦婉的手,低声道,“保护好欢儿和你自己。”

秦婉哭得几乎无法呼吸,也说不出话来,却紧紧的抓着哥哥不放。

她害怕,吕氏的目的她怎么不知道啊,可要怎么拦得住?要怎么救哥哥啊!

“慢着!”稚嫩却沉静得出奇的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惊了众人。

所有人的眼睛刷地望向沉欢。

“老爷,三叔,我有话和你们单独说。”

沉欢背剪双手,纤细娇小的身姿挺拔如竹,清丽的面容仿若一朵含苞待放的雏菊,不畏暴风欲来。一双清透的眸瞳冷冽若冰,扫过秦功勋的话秦松涛的面孔,如封存已久的宝剑,出鞘霎那,射出逼人而潋滟的寒光,目如刀锋,锋利无比,吹发可断,让他们不敢直视。

秦功勋和秦松涛被如此的沉欢震得同时一愣。

沉欢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事关重大,老爷、三叔请后院一叙,其他人等,不准离开院子,否则,后果自负!”

语罢,转身,春风掠过白色衣袂,卷了春冷,寒了江南春夜的风,将清新干净空气,染上被杀人和阴谋染上血腥的混合味道,颤了一众有心人。

吕氏和吕道呆呆的,竟然有种不敢说话的感觉,只得望向秦功勋。

秦功勋微微蹙眉,府里最小的小姐居然像秦府当家人一样向所有人下了一道毋容置疑的命令?

但,他怎么会有种如若不按沉欢说得做就会有灭顶之灾的预感?

秦松涛眼皮一跳,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谁也不准离开!”

秦功勋见三儿子跟着沉欢去,赶紧跟上。

沉欢待二人进了秦钰书房,在门外对云裳冷声吩咐,“谁敢靠近房间,杖责20!”

云裳严肃的颔首,亲自将门关上,站在台阶下守着。

挑烛芯,亮烛火,转身,冷扫秦府当权二人。

熏香悄然飘烟,静谧无声。

“老爷、三叔请坐,这样和你们说话,我脖子累。”

秦功勋拧着眉毛,强忍着怒气,“欢儿,有话快说。休要耍滑头!”

沉欢嗤笑,“耍、滑、头?”

秦松涛已经镇定很多,他似乎猜到沉欢要说什么,“父亲,我们坐下听欢儿能说什么。”

见三儿子如此说,他只好坐下。

“我们做个交换。”沉欢直截了当,简洁明了得让秦功勋和秦松涛眼睛同时睁大了些。

“什么?”秦功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欢儿,你是想掩盖你哥哥的罪行吗?”秦松涛微微的笑了起来,这笑明显带着轻蔑,小小的丫头片子,竟然敢和他叫板?简直太可笑了!

“我用秦家的名声、三叔的母亲、秦府如今的当家主母来换我哥哥,你们觉得值还是不值?”

“什么!”秦功勋忽地跳了起来,几乎想拍桌子,秦松涛也同时站起来,按住父亲,笑凝在眼角,眸瞳却冰寒如潭。

“且说来听听。”

沉欢勾唇浅笑,掀起褙子前襟,转身在软榻上落座,褙角落榻,一手扶榻上酸枝木矮桌,一手端正摆于膝上,傲冷之意油然而生。

“三叔当真要听?”

秦松涛眸瞳一沉,他再好的忍耐力和温和的涵养,都无法让一个8岁的女童对自己如此说话,否则,他将来如何在秦府当家?

语气顿沉,严肃的道,“欢儿,叔叔念你父母刚逝,不忍再让你们委屈,但不代表可以让你放肆!尊孝二字为大,你当学!”

他居然开始教训自己,沉欢忽然想笑,真的很想笑。

她不急不慢,字字清晰,“哦,叔叔说尊孝二字,敢问,继妇为夺财,先设计谋杀宗子夫妇,后将杀人者灭口,掩盖罪恶,行此等恶行之人,能尊?霸财产,隐瞒收入,这样对老爷的人可谓孝?”

沉欢的话字字如锤,狠狠的砸在秦功勋和秦松涛的心上。

沉欢怎容许他们反应,加快语速道,“府中吕道派人到青山县传消息,所以,我父母回府是奉了秦府尊长的指令,他们的死,秦府脱不了干系!可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行恶越多,蛛丝马迹越多,岂能瞒天过海?个中情节,老爷、三叔叔恐怕心知肚明,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原来,沉欢他们一直在查,而且肯定有真凭实据了,否则,她怎么敢抛出来和他谈条件?

秦松涛卷在衣袖里的拳头捏得紧紧的,他的母亲实在太愚蠢!

秦功勋眼睛瞪得大大的,“沉欢,这样的话你不可信口胡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