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7】香杏之死

小安拼命的抓住她的手臂,却无奈不够她发狂般力气大,被她挣脱开,她一步推翻屏风,尖叫着,“大少爷,你不能就这样要了我家姑娘啊,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啊!”

秦钰吓得差点跳起来,惊觉自己光着身子,赶紧缩回浴桶去,见疯婆子趴在浴桶边,一双眼睛像野兽一般通红,七魂被惊飞了六魄,张着嘴,都不知道要如何叱骂这个神经病。

小安吓得赶紧使劲板住朱通家的的肩膀,一边叫着,“快来人啊!”

外院的丫鬟们听到叫声冲进来,见状又吓得退了出去。

秦钰沐浴一向不准丫鬟近身,二位姑娘主子也是严令不准丫鬟服侍的。小安和朱通家的奋力撕扯着。

“怎么回事?”吕道带着四五个小厮忽然出现。

秦钰这才缓过神来,气得面红耳赤,“还不快将这个疯婆子带走!”

“哎呀,朱通家的你这是干什么,竟然敢冒犯大少爷。还不把朱通家的拉开。”吕道说着,小厮一起冲上去将朱通家的拖开,摁在地上。

朱通家的嘶声裂肺的喊着,“我要见夫人、老爷,要为我家香杏做主啊!大少爷霸占丫鬟就算了,还要逼死她,天理何在啊!”

小安赶紧将外袍递给秦钰,秦钰迅速将身子裹了,怒瞪着朱通家的,“你血口喷人!”

吕道皱眉,“朱通家的这话可不能乱说,香杏不是好好的在服侍着四姑娘吗?怎么被逼死了?”

“怎么回事?”秦婉的声音传来,小厮们赶紧低下头。

秦婉和沉欢见衣冠不整,外袍下露出一双腿的哥哥,心里都是咯噔一下。浅玉、新月丫鬟们见状脸一红,赶紧低下头不敢看。

“成何体统!还不服侍大少爷换衣服。”秦婉低斥小安,小安拉着气得要骂人的秦钰往外走。

“不!杀人凶手不准走!”朱通家的尖叫着。

秦婉哪里见过这等泼妇,气得浑身发抖,“你胡说八道什么!香杏不是好好的在她房中,谁杀她了!”

“香杏她死在大少爷房里!”朱通家的的话惊了一屋子的人,她拼命挣扎要去找人。

沉欢脸色一变,迅速扫了一眼屋子,目光停留在镇定自若的吕道脸上。

“你怎么在这里?”

吕道恭敬的弯了弯腰,语气却带着傲慢,“小的见过二位姑娘,今晚正好小的值夜,路过门口听到有人尖叫,以为有歹徒进了院子,便带人进来了,冲撞了姑娘们,还望赎罪。”

值夜刚好巡到丹桂院门口?

秦婉哪里会信,气得声音发颤,“胡说!新月,去叫香杏过来!”新月忙转身跑了。

“这怎么了?我怎么听见朱通家的在乱叫啊。”吕氏的声音也在院子里响起。

沉欢眸瞳一冷,一个一个好个凑巧啊!来得也够快,简直就像守在门外专等事情发生!

院子里的几个守院的丫鬟全都被吸引来了,没人看门,外面的人就这样进了院子!

还没等她转身出去拦,吕氏已经飞快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三个丫鬟婆子,她柳眉一皱,“丫鬟小厮混在一起,大少爷还穿成这样,成何体统!小厮全都滚出去,你们还不给大少爷更衣!”

压着朱通家的的小厮闻言赶紧松了手,退出屋子外面,朱通家的得了自由就地爬过来,一手抓住秦钰披着的衣袍,一边哭着拽着吕氏的裙角,“夫人啊,不能放大少爷走啊,求夫人为香杏做主啊,香杏今天哭着找我,说大少爷命她今晚服侍沐浴,她不敢不从啊!”

“我道是什么大事,少爷收了丫鬟算什么大事?那是香杏的福分。”吕氏轻松的笑笑。

“胡说!”秦钰和秦婉异口同声的怒喝道。

“香杏前夜闯进我房间,被我赶了出去,我怎么可能命她服侍沐浴?”秦钰被人莫名泼了脏水,又被泼妇抓着袍角动弹不得,气得浑身发抖。

“夫人,为了前夜的事情,我和沉欢还去找过夫人,要将香杏调离丹桂院。我哥哥要想收房丫鬟,前夜也不会赶她出去啊。”秦婉接着说。

“是啊,你有什么证据?”吕氏低头看朱通家媳妇。

“香杏今天找我哭着说少爷刚回府的那天就掐她屁股调戏她,因为她拒绝了,所以少爷恨她,前日那个晚上明明是少爷叫她进屋的,谁想到进屋就被打了,还被诬陷,心里委屈极了。今晚又要她服侍沐浴,她害怕再被打,就来寻奴婢。奴婢劝她好好的服侍少爷,让少爷顺了心自然就好了。可奴婢想着不对,香杏万一不从,被打死了呢?”

朱通家的噼里啪啦的一串胡话,让沉欢心里一点点抽紧,她盯着越听越高兴的吕氏,忽觉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还要恶毒,她决定放弃和牺牲香杏了!

“你……”秦钰气得挣脱小安的手,就要冲上来理论,披在却被吕氏往前站一步挡住,“钰哥儿瞧瞧你这模样,在丫鬟面前成何体统?”

沉欢眸瞳深沉,对身边的浅玉低声道,“赶紧去取哥哥的衣服来,恐怕他一时半会脱不了身。”浅玉神色凝重,赶紧跑了。不一会儿抱着衣服出了秦钰的卧室门,看到一群人匆忙从大门赶来,瞧清人的模样,脸色顿变,赶紧加快脚步冲进浴室,低声在沉欢耳边说,“老爷和三老爷来了。”

沉欢心里咯噔一下,那么快?

“快给哥哥换衣服。”

浅玉赶紧将衣服递给小安,小安和小厮扶起屏风,秦钰黑着脸走进屏风换衣服。

“闲杂人等都退出去!”吕氏低声道,小厮和其他丫鬟全都退了出去,留了两个健硕的婆子。

“究竟什么事情,大半夜的叫我们来。”秦功勋带着怒气走进浴房。

秦松涛瞧着奇怪的场景,皱着眉头看吕氏,“母亲,究竟何事?”

“老爷,您一定要为香杏做主啊。”朱通家媳妇哭着爬过来。

“哎,朱通家媳妇硬说钰哥儿霸占香杏不得,杀了香杏,我都说不可能,钰哥儿还在热孝中,那会做出这种不孝的事情。”吕氏叹一声。

“奴婢没有胡说,不信老爷就命人在屋里寻下香杏,她肯定在大少爷的房子里。”朱通家媳妇咬牙切齿地喊道。

------题外话------

文数据不好,不过,放心收藏,说了,不管上不上架一定保证坑品将整个故事写完整。度度已经坑过一文了,就像打掉自己孩子一样心疼。不会再让自己如此难过了,只要有你们爱它,足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