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5】勾引未成

秦婉一怔,强忍着怒气,转身,“对不起夫人,但她一定要处置。”

“一个贱奴,哪里用得着秦府大小姐动那么大的气?”吕氏轻轻一笑,“花溪,让吕道去叫人牙子进来,把她卖到花楼里去,让她去勾搭人勾搭个够!”

“不,不,夫人,不要啊……夫人饶命……”香杏吓得俏脸苍白,爬到吕氏面前拼命磕头,青石地板上落下一块血迹。

秦婉怔了怔,卖到青楼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些。

“别求夫人我,不是夫人我狠心,是大小姐容不下你。”吕氏的睨着香杏。

香杏一愣,忙趴转方向,冲着秦婉磕头,“大小姐,四小姐,求求你们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大小姐……”

“算了。”秦婉忍着怒意,道。

沉欢看了一眼吕氏,见她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香杏闻言,哭着还要磕头,被秦婉示意花溪扶住。

“你以后离我哥哥远点,再敢靠近一步,夫人怎么处置你,我不会再理,我也不会饶了你!欢儿,我们走!”秦婉厌恶地拉着沉欢就走。

她们身影刚消失,吕氏瞬间变脸,恶狠狠的盯着香杏,“没用的蠢东西!连个雏儿都勾引不到,要你何用!”

香杏抖着身子不敢做声。

“夫人息怒,大少爷是个书呆子,香杏昨晚这样唐突,大公子想必是被吓到了才会这样的,否则,以香杏美貌,大少爷不会不动心的,这事得慢慢来。”花溪柔声劝道。

吕氏狠狠的瞪了一眼香杏,“我警告你,不要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在府里到处勾搭,有些人勾搭不得!”

香杏身子一抖,小声道,“奴婢不敢。”

“不敢!昨晚你从我这回去时遇到谁了?”吕氏厉声喝道。

香杏吓得脖子一缩,“奴婢……谁也没遇到……”

啪!热茶带着杯子的碎片在香杏面前炸开,吓得她往后躲去,滚烫的茶水还是溅到香杏细嫩的手上,顿时红了一块。

花溪见状,忙在吕氏背后轻轻的抚着,“夫人别怒,想必是吕管事巧遇上香杏的。”

香杏闻言知道夫人知晓了,头更低了,没敢吭声。

“呸!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弯道道,主子你是没胆攀,倒打着管事的主意,那你不去勾引钱陇?”

香杏满脸羞红,猛抬头,哭着说,“夫人,是吕管事他……”

“他是男人,男人沾花惹草很平常,府里那么多丫鬟媳妇被他沾上,你还嫌不够也去凑热闹吗?”吕氏对她这个侄儿简直恨铁不成钢,生性风流就罢了,还总是招惹府里的丫鬟媳妇,弄得秦功勋都有所察觉,对他印象很不好。

“夫人,冤枉啊,真的是吕管事来找的奴婢。”香杏简直有口难言,夫人偏袒自家人,府里人都知道。

“吕道的老婆是个醋坛子,你愿意做小,她还未必同意。”吕氏气得一拍桌子,“气死我了,一个个都是不省油的灯!”

香杏伏在地上哭得伤心。吕道起初勾引她时,她自然是万般不愿意的,可也经不起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送些稀罕的首饰,还说要休妻娶她。府里的少爷就两位,二房的那个她瞧不上眼,长房的她自知攀不上。家生子的丫鬟一般都不会放出府嫁人,整个秦府的男管事中除了钱陇就是吕道最有前途了,吕道还是吕氏的近亲,如果真能做他正房媳妇,她将来也定能做个秦府管事大娘子,好过被随便指个没出息的小厮或被夫人送人情嫁个有势老头做妾。

昨天夫人指使她当晚就去勾引秦钰的,说如成功,立刻就把她调回身边做一等丫鬟,这样吕道会更加重视她,她才鬼迷心窍去做了。

吕氏停了好半响,气才渐渐的消,“她昨晚问你徐姨娘的事情时是什么表情?”

香杏一愣,忙擦了眼泪,“没有什么特别的。”

吕氏颔首,“你告诉秦嬷嬷,给花园加把锁,休要让她到处乱串。”

“可嬷嬷怎么拦得住小姐?她们毕竟住在丹桂院。”

“自己想办法!”吕氏皱眉,挥了挥手。

花溪冲着香杏使眼色,香杏无奈,爬起来一拐一拐的走了。

“你叫吕道进后院来。”

花溪应着去吩咐人。

吕氏揉着太阳穴,懒懒的靠在软椅上。

丹桂院。

沉欢坐在椅子上,歪着脑袋看恭敬的弯着腰,看不见脸的老嬷嬷。

秦嬷嬷瞧她一双没有够到地的腿悠然的晃着,就像个顽皮的小女孩,轻视了几分。

“秦嬷嬷以前就在丹桂院?”

秦嬷嬷腰弯得更深,“回姑娘,奴婢以前服侍过太老爷和太夫人。”

“哦,那就是府里的老人了。嬷嬷一定见过徐姨娘咯。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徐姨娘是个好人。”

“有多好?”

秦嬷嬷微微抬头偷看沉欢,忙又低下去,“回姑娘,徐姨娘很温和,很贤惠。”

“那她对下人很好咯?”

“是,对下人都是极好的。”

“听说她身边的人几乎没有留下的。”

秦嬷嬷顿了顿,“徐姨娘贴身的几个几乎都死了,像奴婢这些负责外院打扫的粗使的除了奴婢还有一个,现在负责外院大花园的花卉养殖。”

“恩,丹桂院的花草都种得极好,我还想是否有个人很会养花,看来我猜对了。”沉欢无邪的笑着。

秦嬷嬷点了颔首,“她是很会养花,本来也是跟着太夫人的。可惜腿脚不灵便了,夫人嫌她不利落,就不让在内院当差了。”

沉欢眼睛落到秦嬷嬷抱着布的手腕,“秦嬷嬷的手不好吧?雨天骨头会疼吧?改明儿等我哥哥出去办事,给你带盒上好的药来。”

秦嬷嬷忽然抬头,看了一眼沉欢,又低下头,“奴婢不敢让姑娘操心,这都是老毛病了,不碍事。”

沉欢笑笑,“嬷嬷服侍过太老爷和太夫人,我对你好些也是应该的。”

秦嬷嬷低声道,“谢姑娘。”

“对了,后花园的桂花长得极好,嬷嬷寻个会爬树的小厮摘些桂花下来。”

秦嬷嬷肩膀一沉,飞快的看了一眼沉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