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4】耍赖恶奴(二更求收)

沉欢眸瞳幽幽的盯着那缕雨都打不碎的烟雾,低垂目光,看了一眼青石板上还未来得及被突如其来的雨打湿的青石板上,隐约留着带水的脚印。

握着伞下竹竿的玉手关节有些发白,她站了一会儿,掩上木门,转身离去。

青烟上,茂密的桂花树中,一双绣着桂花的绣花鞋在粗粗的树枝上露出来,微微颤抖。

沉欢回到屋里,烟翠正在点着宁神熏香。

“烟翠,你去叫香杏来。”

烟翠诧异的看她,应着,去了。

不一会儿,香杏散着头发,披着件外套匆忙进来。

“姑娘,可有吩咐?”

沉欢抬眸,见她里面穿了一件水红色肚兜,一条翠绿寐裤,一副妖媚模样。

“你是几岁进的府?”

“回姑娘,奴婢就在府里出生的。”香杏见是问这个,笑着回答。

“哦,家生子,身份自然和其他下人不同了。”沉欢颔首。

香杏这段时间很老实,除了依旧喜欢打扮外,表面一直非常恭敬,听见沉欢这样说,骨子里的骄傲又出来了。

“是啊,府里的家生子如今不多。”

“我想麻烦姐姐去趟夫人那里帮我问下徐姨娘的离开府的日子,毕竟我们三兄妹住进来了,怎么的都得为徐姨娘点炷香,不管她是生是死,也是对长辈的敬意。”

“啊?现在?”香杏看了一眼烟雨蒙蒙的外面,一脸不情愿。

“是,天刚黑,夫人一定没睡。”沉欢的话不容反驳,香杏无奈,只好去了。

“姑娘真的要为徐姨娘焚香?不怕老爷恼了?”烟翠疑惑的问。

“他要是会恼,就不会让我们住进来了。”沉欢翻着手中的书道。

烟翠缩了缩脖子,靠近沉欢一点,低声道,“姑娘有没有觉得这个院子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沉欢抬头看着她,“有鬼吗?”

烟翠吓得身子一抖,“姑娘!奴婢胆子小。”

沉欢笑着摇头,“我还没怕,你就怕了?”啪的将书合上,“人正不怕影子斜,你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烟翠闻言挺了挺腰,“那是的。”

“烟翠姐姐,明儿你打听下,之前在这个院子负责打扫的是谁。现在还在不在院子里。”

“好。”烟翠将烛火挑亮些,沉欢静静的看书。

外面有门吱呀的声音。

“香杏姐姐回来了?”烟翠过去推开门。

香杏收了伞,放在门外,抬脚进屋,“姑娘,夫人说徐姨娘就是今天这个日子离开府里的,夫人还说,姑娘不用操心了,人走了,再焚香,老爷会不高兴的。”

沉欢含笑颔首,“好的,知道了。”

香杏见她没有其他话,福了福,“那奴婢先告退了。”

沉欢见她出门,爬下床看她的背影。

“她怎么去了前院?”沉欢皱眉,“你叫云裳去盯着她。”

烟翠颔首,忙冒着雨小跑的跑到西偏房,一会儿跑回来,“云裳不在,奴婢这就去瞧瞧,姑娘莫急。”

烟翠顾不上打伞,转身往外院跑去。

隔壁秦婉听到动静和浅玉一起出来,“怎么了?”

“没事,姐姐休息吧。”沉欢披着短袄立在檐下。

娇小的身子几乎要掩在雨夜之中,秦婉不由心痛,走过去揽住她,“欢儿,你心思好重。”

“没有姐姐,欢儿只是想父亲、母亲了。”沉欢握着秦婉略微冰凉的手,轻轻的道,深邃的眼睛看着夜色迷离的深处。

秦婉心如刀绞,眼泪潸然落下。

一会儿,香杏披散着头发,疯跑进来,裙腰的一角散开,瞧模样很是狼狈。

沉欢和秦婉同时一惊。

香杏抬头看见她们,吓得站住,猛然蒙住脸,哭着往西偏房跑了。

烟翠和云裳一起紧跟进来,烟翠的脸色很难看。

“怎么了?”秦婉紧张的问。

“狐狸精!”烟翠呸了一声,气得小脸铁青。

云裳皱着眉,冲着两人弯了弯腰,“刚好小安去打水了,少爷房门没有关,香杏就闯了进去。被少爷扇了两巴掌,赶了出来。”

“什么!”秦婉又惊又怒,“这还得了?这样的人还能留吗?”

“姐姐。”沉欢拉住秦婉,“看到只有我们的人,如果今天告到老爷那里,也许会被指责说我们故意要赶走香杏造的事。反正哥哥没事,明日我们再去找夫人,给些警告。”

秦婉气得身子发抖,“太过分了!”

对这种事,沉欢在有钱商家里做女师的时候见惯不怪了,对秦婉来说确是不堪入目的。

沉欢勾唇冷笑,吕氏终就是耐不住了,你敢动手,我就敢收了你!

第二天,沉欢和秦婉带着香杏直接找到吕氏。

“香杏,你自己说昨晚干什么了?”秦婉厌恶的看着香杏。

香杏脸上的巴掌实在被打得恨,到现在还没消肿,她哭着趴在地上,“奴婢只是见少爷房中灯没熄,房门没关,担心少爷着凉,好心去帮少爷关门的。”

“你这话不是太可笑了吗?我哥哥有小安服侍着,何时轮到你去关心?”见她当着她们的面还敢胡说八道,气得呼地站起来。

吕氏悠然端着茶杯,“婉姐儿别急,处理家务一定要耐心,主子也不能冤枉下人不是?”

“夫人此言差矣,云裳、烟翠跟着她去的前院,亲眼看到她闯进我哥哥房间,哥哥赶不走才煽她巴掌,否则,玷污我哥哥的名声。”

“夫人,奴婢的清白也没有了,奴婢死了好了。”说着转身冲着门框子就要撞过去,花溪尖叫着冲过来,谁知道还是晚了,花溪的手没有抓住她的身子,反而将她身子往一边一带,砰的一声,她重重的摔在地上,痛得哭了起来。

沉欢微微皱眉,拉了拉秦婉,“姐姐,算了。”

秦婉哪里见过这等耍赖的恶奴,早就气得浑身发抖,脑子发胀,声音都颤了起来,“夫人,我哥哥还在热孝中,如果任由这样心怀不轨的奴婢近身,岂不是陷我们长房于大不孝境地吗?如果夫人不管,那我就去找老爷!”秦婉拉着沉欢的手就要出去。

“婉姐儿。”吕氏将茶杯一放,“和母亲这样说话,也是大不孝。”

------题外话------

最后一天推荐了,喜欢的就收下哦,文的架构比较大,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不管结果如何,度度会认真保证坑品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