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2】一颗童心(二更求拐卖)

宁逸飞扬眉勾唇,夺过他手中玉杯,丢进洗杯盅里,竹架夹住薄薄杯壁,在滚烫的清水中一涮,夹着放到茶几面上,“太子殿下亲自泡茶,宁某岂能错过。”

“那是我的杯子,不问自取无赖行径。”凌凤斜眼。

“谁让这鸳鸯玉杯只有一对。只好夺人所爱了。”宁逸飞嘿嘿一笑。

凌朝凰微笑,执壶上下一扬,茶香弥漫,玉杯半满,“让你喝个够,只要凌凤不心疼他的宝贝茶叶。”

凌凤笑深,似有期许,带了分骄傲,“她说了,茶叶管够,你们尽管喝。”

宁逸飞半眯眸瞳笑看凌凤,“喂,我说老弟,你冒我哥的名,不怕她将来认错人,茶叶送错人?”

“顺手帮人而已,是谁何妨?”凌凤笑欲拾杯。

“只是顺手吗?那你拿着竹筒摸着你的身影好半天了,为哪般?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全在雕刻之人啊。”

“胡扯!她才8岁!”凌凤脸微红,一拳击在宁逸飞胸上。

“啊哟,瞧瞧,凌凤你也有脸红的时候啊。我说什么了吗?”宁逸飞作势揉了揉胸,接着抚掌大笑。

凌朝凰瞧凌凤难得不好意思的样子,也笑了,“你又有多大?她8岁,你14,我看刚刚好。要不我让父皇下旨赐婚,先占住再说?否则,这样聪明绝顶的女孩不多见啊。”

“对对对,这样才好,早点捅破窗户纸,省得每日信来往都走宁府,弄得我母亲整天追问是哪家望族小姐的信,怎么认识哥哥的。”

凌凤收笑,正色道,“不行,如果她误会我故意瞒骗,伤了人家……”他咳了一声,“……的童心。”这话说得他好尴尬。

“噗嗤……”宁逸飞差点喷茶,忍不住大笑起来,“啧啧啧,童心?不知是谁为了那童心冒着大不违送考卷,派朝中大员亲自为她查案。”

凌朝凰也忍不住笑着摇头,“你就不要打趣凌凤了,别看威武小将军在战场上像狼一样凶悍,对女孩子上心那是头一遭。”

“是是是,我姑姑每次回宁府就唉声叹气的,说凌凤不知为何,说哪家的姑娘他都不屑一顾,难不成准备等秦府四小姐从8岁慢慢长大?”

“宁逸飞,你再满嘴胡说,下次比武我一定卸你一对胳膊,让你无法在胭脂花巷风流快活!”凌凤瞪眼,晃拳头。

宁逸飞装作很怕的样子,耸了耸肩,“好吧,我怕。”

“哎对了,你家的沉欢才8岁就能写信?天赋异禀吗?”

凌凤一拳击在宁逸飞的胸上,“什么我家的,再胡说八道我揍你!”

宁逸飞抚胸大笑。

凌朝凰含笑看他们笑闹,“女孩子通常7、8岁才开蒙,8岁能写信倒是聪明绝顶了。”

凌凤有些骄傲,掏出一张淡黄泛着幽香的宣纸递过来,“她不止识字那么简单。”

凌朝凰接过,剑眉一扬,信笺上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娟秀工整,有模有样,由衷赞道,“这种小楷是王羲之的笔风,平和简静,刚柔相济。看字识人,8岁能有这样的风范,真不得了。”

凌凤笑颔首,“若不是如此,我怎会好奇。”

宁逸飞也好奇地接过看,讶异的挑眉,“我也好奇这是个怎样的小丫头。”

凌凤夺过信笺,小心折好,“喝你的茶。”

宁逸飞正经下来,认真的端杯,品茶,喝尽,蹙眉。

凌朝凰笑意淡了,意味深长的看他,“怎么,品出什么来了?”

大沥贵族好茶之风从先帝开始就盛行了,如今宗室皇亲国戚中年轻男子茶品造诣最高的就是宁逸飞和太子凌朝凰,凌凤风里来马上去,倒是不甚讲究这些。

宁逸飞哼声带冷笑,“茶中极品,本不是该在宫里才能喝到的吗?看来以后要喝茶、斗茶,得搬到凌凤老弟这里来了,宫里那些都成茶渣了。”

凌凤剑眉微蹙,“你们说宫里的茶与此茶相差甚远?”

“差得十万八千里。”宁逸飞端起一杯缓缓喝完,放下玉杯,看着凌朝凰,“勋国公这些年管着皇朝的庶务,自己腰包赚的银两估计超过国库了。”

凌朝凰没有说话,将茶渣倒出来,放在一个汉白玉的茶钵里。

重新取了茶,再洗、再冲……

“我说太子殿下,你还这么稳当,老二势头最近比你强很多啊,褚氏勋国公的野心已经众人皆知了,何况他旗下的神威军一直在招募新兵。”宁逸飞正了正身子,认真道。

凌凤如刀薄唇一勾,冷声道,“那又如何?太子有你宁家荣老郡王爷掌管中书令和我们睿亲王府旗下的三十万神策军,难不成褚家敢拥着老二越位不成?再不济……”他看了一眼凌朝凰,“还有蜀州老太君旗下的彪狠蜀军五万,那个个都是一挡十的。”

凌朝凰清风云淡道,“你们都别瞎操心了,褚家胆子再大,二皇弟也得一个一个扳倒才有可能上位,以现在的情形,没有个十年八年可能吗?如今战事不断,睿王爷的神策军便是父皇最倚重的力量,褚氏还没那么大能耐。你们还不如担心北面战事好了,父皇应该会听勋国公的话将西面的神策军北调抗敌。”倒了一圈茶,凤眸看凌凤。

“据兵部报,北面突厥欲联合各部落以10万大军围我边境,状况似很严重。郧国公那个狡猾老儿让神威军统帅这个时候装病,用意甚恶!”宁逸飞愤愤道。

凌凤双眸如星,无所谓朗朗一笑,“正好,来多少,杀多少,杀个痛快!”

“突厥蛮夷和西面的吐蕃王朝可不一样,那可是常年征战的野蛮部族。西面尚未完全平定,前一战役神策军折损五万,如今还未恢复元气,再去北面打,我很担心。”凌朝凰微微蹙眉。

“勋国公、卫国公不正是希望如此吗?”凌凤一笑。

“他们是恨不得神策军全军覆灭,如此,勋国公麾下的神威军便可独大了!”宁逸飞冷冷地说。

“皇令难违,何况神策军也只是二十万在外,盛京还有十余万在我父王手中,岂是他想灭就能灭的。”凌凤眸瞳沉了沉。

“睿亲王爷的身体如何?”

凌凤见太子问,眼底瞬间划过黯然,随即笑着说,“我父王无大碍,太子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