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8】比狠人狠

秦钰气得浑身发抖,“他居然杀了自己的亲兄弟!简直畜生!畜生!”

沉欢伸手握住秦钰发凉的手,安慰道,“哥哥,我们都在。我们一定要替父亲母亲报仇!”

秦钰用力颔首,“请大人尽力帮查清楚,证据确凿的我就报官!”

沉欢暗苦笑,哥哥如果知道吕氏后来的恶行力量都来源于秦松涛后来朝堂上的势力,知道大舅舅和二舅舅都被秦松涛逼死,他会怎么办?

“报官绝不是好办法。”沉欢缓缓抬眸,“倒了一个秦安、一个吕氏,哥哥你觉得秦松涛会如何?他会善罢甘休吗?一旦他居高位,哥哥还有何前途?哥哥没有出头之日,妹妹我们还能安生吗?”

秦钰一愣,“那……欢儿……”

沉欢被前世的痛刺激得忽笑,粉嫩的薄唇噙着森冷,“且看他们如何做,胆敢再犯一步,我们只能比狠人更狠!仇,总是一步一步报的!”

没有完全的把握,沉欢还不想将事情捅出来,毕竟,秦松涛将来的前景她是知道的,她不能只用一个吕氏替换兄姐和舅舅们的未来。

秦钰瞪大眼睛看着沉欢。像不认识她,完全不认识这个只有8岁的女孩子是他朝夕相处的妹妹。

曹天鉴看着面前面容宛如精致的瓷器娃娃的沉欢,眸底浮动着常人看不见的暗涌,尤其那双冰冷带笑的眼睛,眸芯如暗沉漩涡能将人拉入黑暗,眸面却清澈如一汪清泉,截然相反的感觉纠集在一起,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能让人感觉她与众不同。她不像是生在这个尘世的,就像修炼千年,历经磨难蜕变成人的精灵。

难怪世子重视她,就连他似乎也移不开眼睛,她的一颦一笑莫不引人重视。

“大人。”沉欢恢复了常态,露出小女孩的表情,对曹天鉴规规矩矩行了礼,“多谢大人为沉欢父母冤死查案。”

见她飞快变脸,曹天鉴笑摆了摆手,“举手之劳。”

沉欢犹豫片刻,才从身后取出一个小布包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个原竹制的雕花竹筒。

歉意道,“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谢宁公子,钱财会玷污了宁公子的品德,贬了公子救人慈心。小女子只有用心来表达谢意。这个竹盒是今年的新竹子,味道是最好的,图是我自己瞎刻的,里面是刚露尖沁了春露珠的春茶,是我姐姐亲手抄的。我姐姐是制茶高手,最擅长做顶尖的春茶。这样的茶外面买不到,请大人替我转交宁公子,请他笑纳。若是公子喜欢这茶,以后每年我们都会送到府上去。”

曹天鉴眼睛一亮,将精致的竹盒子拿起仔细端详,雕刻的居然是凌凤见到沉欢的背景,远山青松下,英武少年衣袂飘飞,那神态拿捏准确,令人过目难忘。雕工精致不用说,巧的是利用了新鲜清竹的色泽,深浅相间,雕出不同程度的绿、黄、白色,令到画面栩栩如生,还有一份清新的神韵。

秦钰也瞪大了眼睛,“原来你每晚都在捣鼓这个啊,难怪昨儿你和秦婉一大早爬到茶山上去,原来采茶去了啊。”

沉欢笑。大官们什么没见过,太昂贵的他们给不起,太少了掉价,还不如寻些用钱也买不到的还用了心思的东西。

曹天鉴欣喜的将竹盒子包好,带笑看着沉欢,“没想到秦府的小姐还会亲自雕竹盒、采茶、抄茶。”

沉欢见曹天鉴面带喜色,礼物应该还能入眼,顿觉轻松很多。

“余杭以茶著名,我母亲曾经是余杭的茶神女,母亲说茶最能修心养性,我们姊妹两都喜欢和母亲一起学茶艺,只是我愚笨。我姐姐心慧灵秀,除了跟着母亲学了一手好手艺外,女红样样精通,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好,整个余杭城估计都难有人和她一比。”

周家祖上就是以种茶为生,本有一座茶庄园,但是到了周鼎他们这辈,因出了两个官,渐渐的将茶业丢淡了,周家最后就剩下一间茶铺,要不是因为周氏是女孩需要带着嫁妆,这间茶铺恐怕都不会留了。

本朝重农轻商,因而能当官的就算贫困也不愿意经商。地道官家女子是绝对不会学茶道的,但因当今皇上喜爱茶道,整个贵胄间也跟着流行茶道。也仅限于男子精通,贵族觉得女子玩茶就是抛头露面,女子鲜有人精学于此。

余杭却例外,皆因余杭盛产优质绿茶,每年还有一次各大茶山庄主比茶的大赛,为了吸引人观看,各大家都选自家出众之女当众表演茶艺,并根据泡出茶的品质决一胜负。而沉欢的母亲便是周家还经营茶庄时,代表周家参加的一次茶艺比赛中一举夺魁,成为那一届的茶神女。也正是那次,父亲秦安对周氏一见钟情。然,秦功勋一心为长子娶个官宦小姐,助其成就仕途,奈何爱情在秦安他们之间迅猛滋生,周家和燕家又有些渊源,燕家的茶业更是做的大,对茶神女甚是重视,结果,即使秦功勋强烈的反对,燕氏依旧坚持做主,将周氏纳入秦家成为秦府的大奶奶。

更重要的是,秦婉也是在当年代替祖母娘家燕氏家族参加的茶艺比赛,刚好被微服南巡的皇帝一眼看中,欲纳入后宫。

沉欢很清楚,姐姐的茶艺就是她将来在贵女们中间脱颖而出的绝佳技艺,这个技艺一定有用。

但,她不会让历史重演!

曹天鉴所有所思的看着沉欢,“大公子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份礼物的。”

马车往秦府走,秦钰用手一指沉欢的额头,“你什么意思?”

沉欢俏皮的伸了伸舌头,“哥哥不想帮姐姐寻门好亲事?说不定宁公子可以帮上忙。”

秦钰张了张嘴,盯着沉欢,忽然怜惜地将她搂在怀里,“欢儿,你心思那么重,连姐姐的婚事都想到了。”

“我们只能靠自己,难不成指望吕氏他们帮姐姐寻好亲事?”

秦钰脸一凝,“欢儿放心,哥哥一定会为你们俩谋个好前途。”

沉欢咧嘴微笑,挽住秦钰的胳膊,小鸟依人般靠在秦钰身上,“只要我们兄妹三人都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秦钰摸了摸她的头发,沉声道,“一定。”

两人刚进后院垂花门,烟翠看见他们就急急跑来低声道,“大小姐正在生气。”

“怎么了?”沉欢问。

------题外话------

现在一般的作者都是6万才首推,很悲惨的,所以,亲们喜欢的话就收下啦。故事越往后越精彩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