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6】 割你的肉

秦中矩脸色一阵白一阵红,“这……真的和儿子无关,都是那伙计自己干的。”

“哼。”秦钰冷笑,“自己干的?这两年绸铺听说是你代管的,每月账目总会对的吧?账目既然不对,也不过问,就是你代管就是失职,所有的损失,代管也要负责!所以,你必须赔一百两!”

“钰哥儿怎么和二叔说话的?”吕氏实在忍不住了,呵斥道。

“二叔?有这样的二叔吗?”秦钰毫不想让。

“做叔叔的也得有叔叔样子,否则,让我们小辈跟着学什么呢?或者是老爷本就想袒护二叔?那就直说好了。欺负人也要欺负在明面上,否则让人小瞧,没得让整个秦府都跟着没脸。”秦婉瞧着吕氏母子欺负哥哥一个人,不由冷笑帮口。

秦松涛本来一直沉默着,脸色也不好看,不满的看了秦中矩一眼,“这样吧,既然账目清楚了,二哥就按价赔出来就好了。”

“这怎么行?老二哪里有那么多钱。”吕氏几乎尖叫。

二房是没有一点额外进项的,完全靠着府里的份利,往日里都是吕氏偷偷的弄出些钱补贴给他们。为了不低人一等,秦中矩弄来的那些钱恐怕都贴给他一对儿女做穿戴了。

秦功勋皱了皱眉,“一百两的确……”

“的确不够。”一直乖乖坐在一边的沉欢忽然说话,清脆稚嫩的声音格外清晰,大家都朝她看去。

“还有那些没有管好全部发霉的上百匹布的损失要怎么算呢?那可都是爹娘在的时候置办的,都是我们大房的银子哦,这两年都糟蹋得没了多少啊。”沉欢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薄薄的粉唇嘟囔着,“哥哥还是赶紧去茶园茶铺那边瞧瞧去,不知那边会少多少呢。”

她的话让吕氏、秦中矩浑身一抖。茶园加茶铺,一年他们至少可以得三百两。

秦松涛半眯狭眸看着沉欢,她很会挑事啊。

“对,我马上去查!”秦钰顿悟,说着转身就走。

“钰儿。”秦松涛不得已抢先一步拦住秦钰,“都是自家人,好好说。”

秦钰正在气头上,“怎么好好说?你们一个个都想占我长房的便宜……”

“放肆!”秦功勋生气了,把他都算进去了,秦府的家业在余杭也是数得着的,难道他需要占儿子儿媳的便宜?

沉欢扯了扯哥哥的衣袖,柔声道,“哥哥莫急,老爷、三叔最在乎家风了,也最公道了。二叔没银子,三叔和老爷一定会帮着垫上的,绝不会让外人觉得秦府欺负我们孤儿三的。”她睁着一对天真的眼睛转向秦松涛,“三叔,沉欢最敬佩你了,您给我们三个没父母的孩子做主吧。”

秦功勋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孙子求儿子做主,就是说他这个祖父无能啊。

自视清高的秦松涛,面子上无论如何拉不下来,只好颔首,“那是自然。”他看秦中矩的眼神冷了许多,“一百两我给哥哥垫了,其他的母亲垫吧。”

他又不是冤大头,凭什么母亲帮着贪给二哥的钱让他这个弟弟出呢?

“啊!我出?”吕氏差点撕碎手里的丝帕。可是,茶山、茶铺的窟窿更加大啊,急得她一下站起来,“大房的也是我的儿子,儿子孝敬嫡母一点怎么了?怎么用点铺子里的钱还要母亲还吗?”

“夫人这话就明显偏袒了。如果是我们要孝敬的,也得是我们自愿的,起码还担着孝名。如今这算怎么回事?难道被人抢了,我们还得说孝敬抢人的人不成?”秦婉清脆好听的声音说着这串话让沉欢忍不住要拍手叫好。

沉欢垂眸掩去笑意,乖乖的退到一边坐下,自有哥姐冲锋。

“够了!”秦功勋忍无可忍,呼地站起来,铁青这脸指着秦中矩鼻子道,“砸锅卖碗你自己陪!”

“老爷……”

“闭嘴!”秦功勋转指吕氏,“你!慈母多败儿,他自己的窟窿自己填,你不准拿出一钱替他陪,陪不出的,坐牢去!”

吕氏吓了一跳,秦功勋最近火气特别大,见他真怒了,也不敢再说话。

沉欢这会站起来,拉着秦婉的手,稚嫩却清脆的声音道,“为了不让老爷气坏了身子,二叔叔随便给点就算了。哥哥姐姐你们看好不好啊?”

秦钰和秦婉低头看她,随便是怎么个随便好啊?他们本来就逼着自己强硬,也不懂算这笔账,心里都打鼓,不敢抬头,免得让他们看出自己眼中的茫然。

沉欢暗叹,只好说,“三百两吧。给二叔一个面子。”

三百两,还只是一个面子?这简直剥了秦中矩和吕氏一层皮。

吕氏和秦中矩几乎要晕过去了。

“就这样!”秦功勋拂袖而去。

沉欢和秦钰、秦婉趾高气扬的从正房走出来,三兄妹对视一眼,都看见对方眼底胜利的笑意。

爹娘在天,定会为他们鼓掌的。

“你瞧瞧!他们简直就是来逼死我的煞星!”吕氏咬牙切齿的骂道。

秦松涛看着他们三个背影,眯了眯眼,转身,看着吕氏和秦中矩,皱眉,“母亲,如果你想我仕途顺利,有机会为你争个诰命,那你就休要和沉欢他们作对。家产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要看眼前蝇头小利,眼光放长点!”

吕氏欲辩解,秦松涛摆了摆手,“一百两我出了,剩下两百两,三天内母亲和二哥交出来。我也好让沉欢修书给宁大公子,借此搭桥,打通关系。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掂量。”

吕氏愣愣的看着秦松涛生气的走了,头痛欲绝,忍不住抓起茶杯狠狠地往地上一砸,“混蛋!”

秦中矩哭丧着脸,“娘……”

“娘个屁!”吕氏气得一拍桌子,怒吼,“叫母亲,土鳖子,一点长进没有!”

秦中矩吓得缩脑袋,“母亲……”

吕氏瞪着他这个和秦松涛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的儿子,无奈的叹气,“两百两,简直是割我的肉!”

“儿子……儿子拿首饰去当,一定不让母亲为难。”秦中矩抹着眼泪。

吕氏心痛地拍拍他,“哎,母亲不是不想帮你,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现银。我给你50两吧,这可是你父亲让我为了你三弟置办送苏大人礼品的银子。”

秦中矩跪在她面前,“母亲,儿子一定给你争气。”

吕氏拉住他,“好了,起来吧。”丹凤眼忽然神色一转,露出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秦钰,他还坏了吕道媳妇顶替乔氏差事的大事,他,留不得!”

“对,秦钰年纪最大,这些主意肯定都是他出的。有他在,长房这些东西我们很难弄到手。”

吕氏咬牙,“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