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4】排兵布阵

兄妹两出来,背后隐约听见低低的叫声,还有掌柜的呵斥声,“胡说八道什么,嘴有个把门的。不是什么钱都可以赚的。”

沉欢皱了皱眉,没想出究竟哪不对。三人出来正看见鲁掌柜也到了。

“鲁叔,你进去瞧下这两匹缎子入账没有。”沉欢指着车上的两匹缎子,接着补充,“只是瞧就好了。”

鲁掌柜顿时明白,进去不一会儿出来,脸色很难看。

沉欢心里有数了。

“之前绸铺是秦府里管,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正常。”沉欢安慰鲁掌柜。

鲁掌柜颔首,“少爷小姐回到府里第二天,我就到绸铺看过,里面的两个伙计据说是新来的,之前的老伙计都被赶跑了。”

“肯定是吕氏的人,那就赶紧换人。鲁叔就吓吓他们,就说要去报官,告他们个监守自盗,如听话的就交代清楚,吃进去多少给我吐出来多少,不听话的就说交给二舅舅,关进牢里,剥他几层皮!”沉欢冷冷的说完抬头看见鲁掌柜和秦钰像看怪物的看着她。

呃……又多嘴了吧?

她镇定的爬上车,指了指哥哥,“剩下的那个什么换季的事情鲁叔和哥哥好好说说,我年纪小,就不懂了,也懒得学。”

坐回马车,舒了口气,捏了一把自己的嘴,就是管不住嘴啊。

鲁掌柜在周家一直负责经营茶叶的,对绸缎买卖不是很精通,她不交代清楚她又担心哥哥想不周到,真烦恼啊。

烟翠也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家小姐本来就聪明,没见过?”沉欢小嘴一撅,瞪她。

烟翠笑了,“要不是奴婢和姑娘一块那么多年,还当小姐千年妖精附身呢,哪里像八岁了?”

“你才妖精。”沉欢白了她一眼,竖着耳朵听鲁掌柜和哥哥说话。

“大少爷,绸缎铺的货都已经是两年的沉货了,花色也旧,买不上价钱,不如折了买,换些银两周转。另外我寻了个京城绸缎商,不如我们试试进些京城的货,比较吸引人。”

“好,就按鲁叔说的办。”

“庄子虽然租出去了,里面的人还都是我们的老人,有需要可以调出来用。我瞧着周妈妈的儿子周正宇很机灵,还会打算盘,很牢靠,今年也十八了,不如调到绸庄来顶着,另外再选一个小的跟着打下手,少爷,这样可好?”

“好,就按鲁叔说的办。”秦钰依旧是这句话。

沉欢摇了摇头,知道哥哥就会这样说,也真是为难他了。

“那好,我这就去办。待会儿周正宇正将老宅子的东西拉进府里,少爷和小姐都瞧瞧他,看可合眼。那个……还有茶铺的事情……哎……要不处理完绸铺再说?”鲁掌柜瞧他样子,知道拿不出什么主意,只好这样说,至少感觉四小姐还能说出道道来。

秦钰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赶紧颔首,“好、好。”

沉欢和秦钰回了府,沉欢赶紧让人端了一盆水来。

两块布往水里一放,起初还没什么,等布上的浆水渐渐化掉,其中一块布就开始微微泛黄。捞出来抖了抖,用力一拉,撕拉,布被撕开了。

沉欢和秦钰迅速对视一眼,布果真有问题。

秦婉不明就里,“你们捣鼓什么呢?”

沉欢示意烟翠关了门,她才低声说,“府里管布匹裙钗和首饰采买的一直都是钱陇媳妇乔氏负责,吕道插这一杠子意思很明显。”

秦婉看了看布,惊愕地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说吕道要把坏的布冒充钱陇媳妇采买的布匹送进府里?”

“肯定是。”秦钰颔首肯定的说。

“那就要去告诉钱陇媳妇才行。”秦婉急道。

“不能那么明显。”沉欢想了想,“等下让云裳将布弄干了,包起来送去给她,什么也不用说,让她自己定夺。”

她不在府里,当初不知道吕道使出什么招替代了钱陇位置。现在吕道冲着钱陇媳妇动手,那定是有目的的。但钱陇为人圆滑,不一定会相信自己并站在大房一边,所以,她也不想帮得太露骨,也得观察下钱陇究竟会不会掂量。

秦钰和秦婉不明就里,可也没说话,只管听她的。这些天沉欢的表现让他们又惊愕又佩服,总觉她就像仙女一般,一挥袖子什么都能解决。

“周哥哥来了。”浅玉笑着打帘进来。

“快进来。”沉欢蹦了起来。

跟着浅玉进来的一个健壮俊朗的青年,见到他们弯了腰行礼,沉声道,“小的见过三位主子。”

沉欢他们三兄妹常跟着父母到农庄玩,加上周妈妈的关系,三人和周正宇是很熟悉的。

“周哥哥。”沉欢快一步上去,托着他的手肘扶起他,仰头看他白色的发带,眼圈微红,“对不起。”

周正宇慌忙摇头,“姑娘莫哭,都是匪徒做的恶,与姑娘无关。”

“正宇,周妈妈也是为了沉欢……,你好好跟着我们,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们兄妹两的。”秦钰拍了拍周正宇的肩膀。

周正宇颔首,“我娘能用上上好的好棺木,还能得一块好地厚葬,小的已经感激不尽了。何况妹妹能跟着姑娘们进府做丫鬟,我也调去绸铺做小管事,主子们对小的一家大恩大德,小的定会全心报答。”

沉欢看着他微红的眼圈也掩盖不住散发出的光芒,他不是个溪中泥鳅,要拿捏他,得花些心思。

她试探地说,“绸铺是个烂摊子,生意那么多年都不是很好,还得周哥哥多费心。”

周正宇见沉欢那么客气,弄得他反而觉得歉意,便露出阳光般笑意,“我刚才已经去铺里看过了。鲁掌柜正好约了京城的绸缎商谈进布的事情,只是京商布料的价格太高,而我们余杭本身也出绸缎,价格本来就抬不高,我们恐怕难支撑。但,皇城来的东西花色新,小地方也喜欢跟贵族们的风,京城的绸缎也会有一席之地。小的有些想法,只是还未成熟,待小的想好,马上向主子们禀报。”

沉欢闻言放了一半心,她就喜欢自己有思路的人,否则,墨守成规做生意,以他们现在的能力和底子,很难短期内有起色,更别说和秦府力量抗衡。

秦婉和秦钰闻言都松了口气,只要有人能用心管,他们就放心了。

“鲁掌柜挑了谁做你的小伙计?”沉欢关心的问。

------题外话------

度麻麻泪眼婆娑的拉着公主的手,“公主殿下,养文是不好的习惯,养文就等于不给营养浇灌文文,那它会长大得很慢很慢滴……啥时候才能肥起来捏?对吧对吧?”

度麻麻和公主殿下手持拉拉花,挥舞着,追文最有爱追文最有爱追文最有爱……噢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