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2】收买人心

看着一对绝优的妻女,秦松涛心里有股热血冲动,凭他们这样一家,何愁没有一步登高的机会。

“此次入京,我便是踏入朝堂一半了,故而,朝廷风向我一定要明了。皇上今年42岁,诸位皇子除了二皇子外,其他年纪都小不成气候,太子虽然十八了,但没有母家的支持,位置不稳,所以,都不是嫣儿的良人。明年正好是选秀的年份,只是如此……委屈嫣儿了。”

秦嫣娇羞一笑,“不委屈,本来嫁谁其实都一样,所以,要嫁得有价值,何况那是当今皇上……”

苏氏心疼的拉着秦嫣的手,“其实母亲还真不舍得你入宫。”

秦松涛却不以为然,道,“皇上身体强健,因而未来皇储是谁还是未知数。皇权一旦站错位置,将万劫不复,所以,嫣儿最好的位置便是那万人之上之人身旁。”

苏氏和秦嫣齐颔首。

秦嫣入宫是她从小就定了的方向。也是秦松涛奋力要入仕途的理由,如果明年他能争得个哪怕是八品官,秦嫣就有资格参加选秀。凭着秦嫣的容德,一旦登高,就给予秦功勋最有力的帮助。

他们是父女相辅相成,互为台阶。

“当今朝廷两大权势,一是以睿亲王为首的本朝土族贵胄,二是以储贵妃父亲勋国公为首的新权贵。如今,哪方我都不能得罪。我站稳脚跟前,更不可树敌。而我先进翰林是板上钉钉的,翰林掌院便是我必须攻破的人。救了沉欢的宁公子是谁,玉蝶今天已经听到了。所以,沉欢你们要对她好些,说不定能借她和宁大人结交。”

苏氏颔首,“我知道,但储家和睿亲王一直暗斗。”

她清楚褚家的背景,她父亲是褚家的远房亲戚,她父亲能一路飙升,除了钱以外,自然是因为褚家关系。

“正因如此,我才不能轻易得罪睿亲王的人,否则,被他视为褚家一路的人,被一脚踩住,还没等我羽翼丰满,便折了仕途,那就太冤了。”

苏氏神色凝重了,担心地抓着秦松涛,“那万一宁大人不喜欢你,要怎么办?”

秦松涛摇头,“听闻宁大人刚正不阿,我也没得罪他,应该不会有问题。恐怕正是宁大人清廉,才不愿意见我。”

“但愿如此。”

秦嫣所有所思,缓缓颔首,“女儿知道怎么做了,沉欢是个小女孩,好哄。”

秦松涛欣慰的笑道,“嫣儿聪明。”

从父母房中出来,秦嫣特意从礼物中挑了三盒最好的香粉。后来想了想,将一盒放了回去。

“秋葵,到放着不用的首饰的匣子里找去年父亲从盛京给我带回来的珠花,一会给秦湘送去。就说是父亲这次带回来,我特意送她的。”秋葵应了去翻出一支。

当晚,秦家以秦安夫妇头七的名义,特意摆了酒席,请了周鼎兄弟前来吃饭,也是给秦松涛添脸得些祝贺。周鼎他们为了沉欢他们,自然会客客气气的。也免不了对秦松涛大大称赞一翻。饭桌上秦松涛恭喜秦钰能进丽通书院,弄得他兴奋得喝了许多酒,玉面通红,晕乎乎的,被小安扶着去了茅厕。

沉欢和众姐妹们一桌吃饭,瞧见香杏偷偷溜了出去,赶紧也溜了出去,跟她在后面。

远远的瞧见香杏和哥哥走的方向不同,香杏过了垂花门进了大花园,这才松了口气,刚想转身回去就听见一阵窸窣的衣服声。在夜深人静的花园里,显得格外清楚。顿觉奇怪,踮着脚往墙根靠着,竖着耳朵听。听见一阵娇喘的声音,说着不要,让别人看到了。

沉欢眉头一皱,这种事她前生见多了,可是,香杏和谁在相好呢?那么大胆居然敢在大花园相会*?府里除了老爷身边的管事们,男的下人谁敢进大花园?

不一会儿见香杏整理着头发从垂花门进来,往吃饭的花厅去。

沉欢就躲在门后一动不动。

再一会儿,一个中高个瘦瘦的身影走出来,大摇大摆往外院走去。

天太黑,瞧不清模样,沉欢一时也想不起是谁。

沉欢回了花厅,秦嫣仔细的瞧她的脸,关切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肚子疼?”

沉欢掩饰笑笑,“有点。”

“那你不要吃的凉的菜,赶紧喝口热汤。”说着亲自帮她撑了一碗热汤放到她面前。

沉欢甜甜的说,“谢谢二姐姐。”

秦嫣温婉的笑着看她埋头喝汤,“都是自家姐妹,那么客气,显得生分了。”

沉欢暗里握了握秦琬的手,轻声说,“哥哥没事。”秦琬松了口气。

“秋葵,把父亲带来的礼物拿来。”

站在秦嫣身后的秋葵递上来两个精致的锦盒。

“这是盛京最出名的云烟阁制作的香粉,宫里的娘娘都喜欢用呢,只用一点点抹在脸上,三天三夜都会香着。大姐和欢儿各给你们一盒。”说着在秦婉和沉欢面前各放了一盒。

“二姐姐偏心!我呢?”秦湘噘嘴不干了。

“我不是已经送你一支珠花了吗?”秦嫣笑着说。

“我不要,我要香粉!”秦湘拿到珠花时本来高兴坏了,可是她娘说这个珠花是旧货,估计是秦嫣自己不喜欢戴压箱底的,拿出来哄她的。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的气,看到秦嫣送那么高级的香粉更加生气了。

秦嫣怕她当众闹得自己下不来台,笑着拍了拍秦湘,敷衍道,“二姐还有好东西送你,明儿给你啊。”

“不许耍赖。”秦湘听了这才罢休。

秦婉看不下去了,“二妹妹是什么样的人府里谁不知道,也就是她脾气好,否则,你这叫大不敬。”

“大姐姐,没关系,湘儿还小。”秦嫣柔美的笑容让众人看到都觉得她就是个大家闺秀的典范。

沉欢忽然将自己面前的粉盒推到秦湘面前,甜甜的笑着说,“欢儿和姐姐用一盒就行了,这盒沉欢借花献佛代替二姐姐送给三姐姐吧。”

她才不想惹妒呢。虽然秦湘对她来说就是毛毛虫,但毛毛虫多了也烦。

秦嫣眼睛闪了闪,笑着道,“欢儿真懂事。”

秦湘赶紧抓住盒子揣在怀里,懂不懂事不重要,得到想要的才重要。

一餐晚饭吃得其乐融融,好一副和谐的光景。

次日,沉欢拖着赖着不想去铺子的哥哥出了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