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1】探明虚实

秦松涛在盛京带着岳父给的拜帖,和岳父安排的人一起去拜会翰林院主要的官员,这些人直接决定了他要熬多久才能在翰林院出头正式得到官职。但是偏偏翰林院掌院宁大人闭门不见,不给一点面子。

他费尽心机都没有打听到原因,却听到家里人传来的消息说宁府因为沉欢特意派人到秦府,还保送秦钰进丽通书院,这让秦松涛非常的愤怒。

当初岳父出面他都进不去丽通书院。后来也就是因为不是官府书院出身,无法以生徒的身份参加礼试,就算中了状元,也不能直接封官。而秦钰才14岁就进去了,摆明了秦钰将来可能比他还要官道亨通,这简直是打他的脸,伤他自尊,因此,他回来是探虚实的。

沉欢颔首,眼圈红红的,哽咽道,“是宁公子的人发现我挂在悬崖下的树上了,把我救了下来。父母的棺木也是宁公子垫了银子买的。宁公子是大好人。”

秦松涛颔首,“沉欢的确遇到了好人,得找机会好好的谢谢宁大人。”

沉欢没有接话,他倒是想利用自己和宁大人拉上关系。

休想!

秦功勋赶紧问,“这位宁大人究竟是谁?”

秦功勋一直盯着沉欢,想看出点其他原因,见父亲问,不得不搭,“宁大人是睿亲王妃的亲哥哥。他父亲就是荣郡王爷。”

屋里响起低低的惊讶声。

本朝只有共有两位王爷,除了睿亲王外,就是外姓王爷荣郡王。

沉欢也是一惊,原来如此。

秦功勋忙看沉欢,故意道,“曹大人说可以给宁公子带感谢信,孩子们都小,拿捏不住分寸,不如松涛亲笔写封感谢信。”

秦松涛闻言心喜,颔首,“正是,这是做叔叔应该做的。”

吕氏表情很复杂,她没想到沉欢居然能认识直接把握她儿子命脉的大官。

沉欢静静的没说话,继续低垂着眼帘不搭腔。

“太好了,我正愁要如何谢宁公子呢,有三叔的信,那是最好不过了。”秦钰兴奋的颔首,感觉身价倍增似的。

秦松涛表情顿时轻松,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还是孩子,容易拿捏。

沉欢暗叹气,笨蛋哥哥。

秦松涛接过秋盈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盏,伸手握住苏氏的手,温柔的看着她,“玉蝶,这段日子可好?”

苏氏玉面红红,“都好。松涛,你辛苦了。”

秋盈见状,抿嘴笑着招呼丫鬟们都退了出去,轻轻的将门掩上。

秦松涛将她拉过身边,搂着她腰的手轻轻捏了捏,心疼地说,“你瘦了。”

苏氏羞得脸红,低声道,“丫鬟还在外面呢。”

秦松涛笑着将她按在自己大腿上,抚摸着她的脸,“老夫老妻的,嫣儿都那么大了,丫鬟们都习惯了,你还害羞。”

苏玉碟一边避开他的手,一边故作生气,“哎呀,真是的,走一趟盛京,变得油嘴滑舌了。”

“真是想你了。”秦松涛瞧着自己妻子娇美的脸上泛着红晕,心潮不禁涌动。

苏玉碟心头一动,受正统闺训长大的她依旧不敢太过放肆,挣扎着站起来,“我正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呢。”

“好,你说就是。”秦松涛又将她按回大腿上,扶着她腰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怀里的女人身子微微的颤栗,他的唇瓣勾起一抹笑意,苏氏对他全心全意,这点他很有自信。

“秋盈……已经17了,你身边也该多个人服侍……”话没说完,下巴被秦松涛钳住,自己绯红美艳的脸映在他那双墨瞳之间,见他收了笑意,认真的盯着她。

“胡说。娶你的时候我就说过,一生只有你一个女人,绝不纳妾。”

苏玉碟眼圈微红,这样的丈夫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比她入宫和别的女人争宠好得不知道多少倍。

心动间,顾不上女子矜持,忍不住将头埋靠着他的肩膀,双臂环上他的腰,低喃道,“松涛,可惜我没有给你生个儿子……”

“那我们就生。”

“松涛……”

“玉蝶,为夫一定让你成为一品诰命夫人,让你享有无上的尊荣。”

苏玉碟闻言,激动得手上情不自禁的用力气,秦松涛乘势在她香腮上吻了吻。

门外,秋盈怔怔的立在窗下,手里搅着丝帕,心里空落落的。虽然知道爷和奶奶感情深厚,可她也没想到爷永远不会将丫鬟收房取妾。她和秋葵都是苏家精心挑选的陪嫁丫鬟,模样是一等一的,在秦府她们也因为条件优秀而自觉高人一等。按习俗,陪嫁丫鬟就是给爷准备的妾,这也本是丫鬟最好的归宿,可如今期望似乎没希望了,她的未来要怎么办?

“秋盈姐姐,父母午休了吗?”秦嫣的声音打断了秋盈的思绪,回神笑着低声道,“二小姐,三爷和三奶奶正说悄悄话呢。”

秦嫣红着脸低笑,“那就晚些再来找父亲好了。”说着要转身。

“嫣儿,进来。”门里秦松涛叫道。

秦嫣莲花碎步向前,端端正正的给父亲行了个礼,“女儿见过父亲。”

秦松涛瞧着貌美如花,规矩周全的女儿,笑着说,“好好,京城那些大家闺秀都不如我们嫣儿,比你母亲当年年轻的时候还要好。”

苏氏看着自己精心培养的女儿满眼的欣慰。

秦嫣起了身,这才露出少女甜甜微笑,“女儿定不会让父亲不后悔生了个女儿。”

“胡说了,为父何时说过后悔生你了?”秦松涛慈爱的抚摸她的秀发,“我的女儿将来比男儿还强呢。”

秦嫣用力颔首,“父亲放心,女儿一定能做到的。”

“为父给你买了好些京城才有的胭脂水粉和京城贵族间最流行绸缎,女儿家就要漂漂亮亮的。”

秦嫣欣喜地看着秦松涛取出一个木箱子,里面花花绿绿的锦盒,还有一匹嫣红色绣着百蝶的绸缎、一匹同色凌云纱,果真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挑两样胭脂送给秦琬和沉欢。”

秦嫣见父亲刻意提到她们,便笑着说,“女儿晓得。”

秦松涛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嫣儿真聪明。”

“松涛,你觉得沉欢有些奇怪吗?”苏氏问。

秦松涛没有直接回答,“你们坐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