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0】调教哥哥

秦婉深深呼吸,将胆怯强压下去,努力用镇定的话说,“既然香杏是府里的一等,又是夫人亲点的,那你就负责和府里打交道、领月银的事情吧。浅玉和云裳负责我和欢儿屋里的衣裙首饰,新月和烟翠负责饮食,你们四个都按府里二等。明儿紫菱来了,她就负责外面跑跑腿,其他的丫鬟分配就由香杏负责安排。”

秦婉这番安排是经过考虑的,只留着香杏一个一等,显得他们大房格外低调,何况新月和浅玉谁更加能适应大宅门内院的管理,也得观察下才行。好在她们之前的月利和府里二等相同,她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香杏有些诧异的看着秦婉,她的气势和二小姐也不差上下啊,要说安排这些事,说不定二小姐还不会呢。

本来不让她近身,她心里是不高兴的,但是其他丫鬟的指挥和对外的嚼用来源都归她,也给了不小的面子了,也算是有面子的肥差。面上也缓和了好些,忙笑着福了福身子感谢。

事情安排完,秦婉拉着沉欢就进了内院。

“赶紧帮我换身衣服,都湿透了。”刚进门秦婉就低声说。

浅玉立刻去柜子里翻出来一套雪白的袄裙,新月帮着一起换好了。

秦婉接过新月递来的茶喝了一大口,这才松了口气。

沉欢看着她笑。姐姐是太紧张了,不过,她胜在聪明,一点就透,有前途。

秦钰听见换好衣服就进来。

“云裳,你去打听下三叔什么时候回来。”

云裳听见沉欢的吩咐忙应着就走了。

“你打听他干嘛?”秦钰不高兴了。

沉欢无奈,只好解释道,“哥哥。如今我们在府里住着,对他们的不喜欢也不要老挂在脸上。让云裳去打听也是让三房觉得我们重视三叔,也只有云裳去才能打听得出真的事情。她毕竟是三房出来的人。”

秦钰一脸茫然,秦婉认真的看着沉欢,却也没完全明白沉欢的用意。

其实沉欢的确想知道秦松涛什么时候回来,二来,她想试试云裳的斤两。身边的人,她必须很清楚才行,否则,很危险。

“浅玉,你要多留意香杏,要提防着。”秦婉吩咐着。

浅玉闻言颔首,刚才的情形她都看见了,自然是明白的。

“你们都出去吧。”沉欢挥了挥手。

等没人了,沉欢才说,“哥哥,你给鲁掌柜涨成二两工钱吧。”

“啊,为什么?太多了啊。”秦钰瞪大眼睛。

“那你亲自去管铺子去?”沉欢细眉毛一挑,“祖母的八百亩茶山这会春茶已经开始发芽了,马上要安排采茶、抄茶,茶铺要准备卖新茶,何况之前被二叔弄得还不知道怎么乌烟瘴气呢。青山县的宅子空着不好吧?是不是要租了?价格你知道怎么谈吗?溪河县的南春庄也是出租的,眼瞧就快到期了,今年还租不租了?如果租价格是否该涨涨?怎么涨?是不是要算下往年的收成?母亲的茶铺子关门快半年了,要怎么处理?绸铺生意一直不好,哥哥知道怎么弄?如今已经换季了,面料都要换新货,否则不好卖了,挤压的旧货要怎么处理。这些你来做?”

秦钰闻言顿时脑袋五个那么大,无奈叹气,“好吧,二两就二两。”

秦婉这才明白为什么沉欢要帮鲁掌柜涨工钱,父母去世,这些家业凭他们三个还真的是束手无策,万一鲁掌柜走了,才麻烦大了。

沉欢颔首笑了,“是哥哥给鲁掌柜涨的工钱哦。”

秦钰脸微微红,“知道了。”

多好的妹妹啊,总是给足自己面子。

沉欢暗暗叹气,秦钰上学了,她要找谁最挡箭牌呢?姐姐现在还不够分量,看来外面的生意要招兵买马才行了。

沉欢因为没想好如何退婚,一直避着吴飞扬,吴飞扬倒是每天都来瞧瞧,见她不理自己,很低落,实在忍不住,便回府了。

到了头七这天,府里人刚用过早饭,三叔秦松涛就赶回府了。

秦松涛一进府门便风尘仆仆的直奔灵堂,见到牌位眼圈一红,就跪在蒲团上,认真的叩了三个头。

烧着纸钱的沉欢幽静的眼睛看着他,他何时对父母如此恭敬过?以前没发现他如此会演戏。

“三叔。”秦婉和秦钰眼圈红了。

秦松涛拍了拍秦钰的肩膀,“好孩子,没事,还有叔叔在不是?”

秦钰颔首,“有三叔叔在,秦钰就不怕了。”

秦松涛在赶走大房的事情上没有明显插手,但是也没有劝阻,所以,沉欢一家对他其实也没有什么感情。不过兄妹三人如果住在府里就不一样了,秦松涛如今是整个秦府最有威望的人,秦钰和秦婉将他视为有力的依靠也可以理解。

秦松涛叹了口气,“你父母去可能为你换来了福气。听闻你得了宁大人的亲荐信?准备去丽通书院读书?”

沉欢闻言立刻注意着秦松涛的表情,他问这个问题时,目光专注,一扫刚才祭拜时的哀伤。不由冷笑,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他与前世表现不同,肯抛下盛京打关系的时间赶回来祭拜,就是因为知道了宁大人的事情。否则,他怎么会对父母的灵位这种态度?

秦钰眼圈红了,难过的颔首,“父母在天之灵也会有安慰了。我都没有想到,宁大人还给我送来了今年的礼试试卷呢。”

沉欢眉头一皱,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哦……”秦松涛尾音上扬,“等会你拿给三叔看下。”

秦钰忙颔首,“好好,还要请三叔多多指教呢。”

赶来的吕氏被苏氏扶着进门就叫着,“涛儿,你终于回来了。”

秦松涛赶紧扶住吕氏,“母亲,儿子回来了。”眼睛飞快的看了一眼苏氏,温柔的笑笑。苏氏当着父母的面不好表示,脸微微一红,点了颔首。

吕氏上下打量儿子,简直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秦功勋后脚也到了,受了秦松涛的礼,“喜报五天前就送到了,你怎么这么晚回来?不知道你大哥去了吗?”话听着是责备,其实掩不住欣喜。

“儿子本想早日回来,却需要拜会翰林院众位大人,耽搁了时间。”

三儿子如此开窍,秦功勋高兴的颔首,“当然,正事要紧。”

“听闻此次是宁家大公子宁逸宏救了沉欢,是真的吗?”秦松涛关切的看着一直低头不语的沉欢。

他叫宁逸宏?

沉欢抬头,睁着茫然的眼睛,“沉欢只知道他是宁家大公子,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沉欢的话让秦松涛摸不清底细。她真的不知道宁家身份?

------题外话------

好看不好看,吱个声别……木有评论写得好孤独啊……/(ㄒoㄒ)/~

人家可以说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存稿吗?放心收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