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8】四品将军

秦钰和秦婉皱了皱眉,真是小孩子,悲痛劲那么快就过了。

“那么快就都收拾好了?”秦钰问,最好能拖一拖,让他好好想想对策。

“本来那个院子常年有人打扫。这会儿夫人特意派了好些人去收拾呢,好的家什都还留着,坏的都换了。被褥什么的都是过年前刚置下还没用过的,准保小主子们住着不委屈。另外,还挑了府里顶顶聪明的一名一等丫鬟服侍四姑娘,另外还选了几个伶俐乖顺的小丫鬟,等会大哥儿、姑娘去瞧瞧是否满意,不满意的奴婢再去挑。”花溪镇定自若的流利回答。

沉欢笑看花溪,吕氏身边的人也有厉害的,她现在开始得好好得琢磨琢磨。

秦钰哼了一声。

秦婉三人心知肚明,吕氏这么殷勤不就是怕他们闹起来要玉春园吗?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知道了,我们收拾下就过去。”秦婉说。

花溪福了福,“那奴婢就告退了。”

“这可怎么好?”秦钰皱眉头。

“哥哥,老宅子的人什么时候到?”沉欢忽然道。

秦钰拍了拍脑袋,“看我,都给忘了这事。人早就从青山县来了,一直在绸庄候着,我让小安赶紧带进来。”

秦婉皱着柳眉,“秦嫣身边一个一等,两个二等,还有四个粗使的。吕氏依照秦嫣的配置派了那么多人到丹桂院是想做足了样子,还借此往我们身边安插人。”

父母去世后,沉欢醒来时家里都走了好几个人,丫鬟中当时留下的只有新月、浅玉和烟翠。浅玉和烟翠后来跟着她了,直到她支撑不下去了,浅玉才嫁了人,烟翠被父母领回去了。秦婉被吕氏逼回秦府,新月一直跟着秦婉,秦婉死后,新月还找过沉欢他们,只是当时秦钰也要从军了,舅舅他们也是自顾不暇,沉欢自己自然养不起丫鬟,新月无奈,接了沉欢给的银子哭着离开了。

秦钰身边的小安倒是一直跟着他,直到秦钰从军才不得不拜别离开。所以这几个人是可以留的,其他的既然心在动荡,不留也罢,省得给自己添麻烦。

沉欢颔首,“加上老宅子的人,我们的人就显得多了。府里派来的也不能不要。浅玉一直跟着母亲,懂事沉稳,还会写字打算盘,所以我觉得浅玉和新月跟着姐姐最好。我这边有云裳和烟翠,贴身的也就齐活了。哥哥倒是可以再找个伶俐些的小厮跟着,到时候上学堂还要来回跑腿的。其他的我们瞧着顺眼就装装样子留一两个在外院做粗活,不行的就退回去。反正按照规矩我们不逾越就行了。”

“小星她们都不要了吗?”秦钰惊讶地说。

“我也觉得老宅子的人来太多了太显眼,等我们过去见了人再说,反正我们大房的自己说了算。”秦婉赞同沉欢的话。

“哥哥,鲁掌柜说什么时候带账本进来?”沉欢歪着脑袋捉狭似的看秦钰。

秦钰立刻苦着脸,搔着脑袋,“……我让小安去通知带人进来就会一起带来。”

秦婉和沉欢对视心照不宣。

秦钰只好硬着头皮叫小安去绸庄叫人。

“我们需要钱啊。”沉欢看着为难的哥哥无奈提醒。

“放心吧,哥哥一定赚很多钱让你们嫁得风风光光。”秦钰拍着胸脯。

秦琬道,“我和沉欢都有嫁妆了,你要赚娶媳妇的钱,三年热孝期满,你到了可以娶媳妇的年纪了。”

秦钰瞪她,故意岔开话题,“大姑娘家的,说这些也不害羞?你恨嫁了是吧?你曾经说佩服睿亲王世子,哥哥就给你说睿亲王世子的媒去。”

秦琬顿时玉脸通红,急得一跺脚,“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啦?哥哥欺负人!”

“睿亲王世子?”沉欢奇怪的问,“他有什么值得佩服的?”

睿亲王府她是听说过的,毕竟是当今唯一的一等王爵王爷,又是皇帝唯一在世的兄弟。睿亲王当年统领十万驻守西面战线的神策军,为防御吐鲁番及平西域沿线战乱,保得一国平安立下汗马功劳。战后率军回朝,睿亲王爷一手建立的西域神策军因神勇出了名,带回后就成了皇城驻守军。当年先皇驾崩五王夺位中,睿亲王是唯一拼死保护皇帝嫡脉的王爷和军队,并拥立了当今皇上登基,因此,睿亲王如今的地位更是高不可比。可记忆中好像十五年后皇帝重病交权于皇二子,睿亲王府销声匿迹,似乎再没什么作为。

可要说如今名气大的,倒是睿亲王的长子凌凤。但他为什么名气大,她以前是最底层的人自然轮不到关心,也不想关心,自然也不是很清楚朝堂之上发生了什么,睿亲王世子又什么结果。

今世却不同,凡是权势的人,她都必须清楚,总有一天要在朝堂上与秦松涛一较高下。

秦钰一脸崇拜道,“你小自然没听说。睿亲王世子,六岁杀虎,十三岁随父出征,十四岁领兵杀敌将夺敌营,活捉了伍兹王,逼得伍兹俯首称臣而一举成名。如今皇上御封威武郎将,是我朝第一位小将军,厉害得很啊。”

十四岁就当上了四品将军?

沉欢颔首,“那果然是厉害。按理,身为土族宗亲之首睿亲王世子,本无须用命来争功勋,如此看来,他倒不像一般的世家子弟,听着还不错。”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姐姐。

秦琬被两人暧昧的眼神弄得又急又气,“明明是哥哥羡慕人家少年英武,却来诬陷我!”

“其实,未尝不可啊。”沉欢歪着脑袋打趣的看着姐姐。

“哎呀,你们都闭嘴,我们都在热孝中,你们想让我被人说不孝吗?”秦琬板着脸装不高兴。

秦钰神色黯淡,“等过了三年热孝再说吧。”

沉欢倒是说心里话,她才不想姐姐做什么皇妃呢。

就不说十五年后的皇帝病倒在床上,前世她死前没有听到皇帝驾崩的消息,但如果姐姐入宫,正值青春年华,那日子怎么过?再说了,皇帝的女人荣宠难料,今天盛宠,明天失宠,谁能控制呢?还不如找个好人家做当家主母强。为此,她倒是需要好好的盘算下,可是睿亲王府的门槛太高,她们现在可够不着。可姐姐17岁寻人家出嫁已经算是晚了,三年后再考虑就来不及了。

三兄妹继续说着话,半个时辰,鲁掌柜就随着小安带了两个女孩子进来,其他的人都在外面候着。

两人本都是父母身边的人,沉欢也是熟悉的,如今却认真的打量思量了一番。

烟翠15岁,一双机灵的大眼睛好奇地左顾右盼。浅玉16岁,人如其名,肌肤胜雪,俊俏娇柔,瞧上去沉静懂事,没有因自己漂亮而浮躁。

“其他的都在外面候着,等着主子们吩咐。”鲁掌柜微微弯腰道。

沉欢看了一眼鲁掌柜,三十六七岁的模样,模样不算很精明,但胜在忠厚沉稳。他怀里抱着一个布包,应该是账本。

“那鲁掌柜先回去,账本留着,改天我再和你讨论。婉儿,我们都过去吧。”秦钰说道,逃也似的赶紧往外走。

鲁掌柜眉毛不经意的往下沉了沉,轻轻叹了口气的模样落入沉欢眼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