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5】嫌弃渣夫

秦婉理解秦钰的为难,“哥哥,如果你看不明白的可以带回来给我看下。”

秦钰闻言感激的颔首,“好。以后家里也要靠你。”

秦婉虽然温婉如水,可父母在世时,也常替父母抄写账本,对账目略知一二。

话说完,秦钰犹豫了,毕竟家里就剩下两个女孩,尤其是知道父母是被人暗害之后,他怎么都不敢放心。想了半天,“我还是不去丽通书院了,就在私塾一样,三叔叔不也是私塾出来的。”

“不行。哥哥,你背的是父母的期望和我们的前途,你不能轻言放弃!”沉欢不得不说话了。

有过前生的经历她很清楚,秦钰没有秦松涛那么功利,因而读书的目标不是很明确,也就没有秦松涛那么用功。私塾他也读过,可是私塾先生都是普通人,自然也教不出高水平的学生。丽通书院之所以能保证第一名的人能让诰阳书院录用,说明它也有一定实力。书院比的是学生的素质和师质。只要能经受考验,夺得丽通书院全科第一,起码说明这个人是很有学习自制力和有潜质,何况官场和官府书院都是有联系的,大部分书院掌院都是官吏出身,所以,进了官府书院也等于有了官府的关系。

环境造就人,这是沉欢前世十几年挣扎和周旋于各大家族中得出的经验。

哥哥必须有与秦松涛一较高下的能力,这是沉欢必须做到的。

“欢儿说得对。哥哥放心,家里还有我,我定不会让欢儿受欺负的!”秦婉一改往日的柔婉,话说得斩钉截铁。

秦钰看着一对妹妹,眼眶红了,坚定的颔首,“好,哥哥一定一年内进诰阳书院!”

沉欢闻言,忍不住噗嗤笑了,“书是要一本一本读的,曹大人说的可是丽通书院的全科第一。三年你能学完《孝经》、《论语》、《尚书》、《公羊传》、《毂梁传》、《易经》、《诗经》、《周礼》、《仪礼》、《礼记》、《左传》并拿到科科第一就不错了。还要初步习策,否则,到了诰阳书院,你凭什么读《国语》、《说文》、《字林》、《三苍》和《尔雅》?”

沉欢说完话就觉得自己又忍不住多嘴了,因为秦钰和秦婉正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她。

“呃……我看父亲的书房里有这些书。”沉欢打着哈哈。

沉欢的记忆力一向好,秦钰不疑有他,若有所思的恩了一声,既然是一心考功名的父亲要读的,那一定是没错的。

其实,父母双亡后的十多年,沉欢做过很多事情,最开始在商户人家做女师,但因为容貌问题,总是避不开一些人不怀好意的垂涎,无奈之下,割伤了自己的脸毁了容。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谁知道又因容丑,比较出得起钱的大户人家又不愿意请她了。导致她后来到处找事情做,努力赚钱养活自己,甚至假扮男装做过很多低等的事情,包括在义庄做背尸人。

最开始在盛京的商户人家做女师时,顺便帮助整理书房,那家少爷为了进官制学堂,抱了一大堆这些书来埋头苦读。她有时间就翻来看下。她最喜欢的就是《尚书》和《易经》。前者是帝王将相的命令文书,可以学习公文撰写把握的度和权谋的智慧。后者是思想的深度,让她现在考虑问题比较全面、深刻。

秦婉莞尔,摸了摸沉欢的脑袋,“你这个小脑袋怎么装得了那么多东西?人小鬼大。”

沉欢打着哈哈,摸了摸肚子,“肚子饿了。”

秦婉笑着叹了口气,其实她还是小孩子,“云裳你带着云雀去公中领食吧。”云裳应着,带着云雀去了。

“秦钰哥哥。”门外吴飞扬的声音。

沉欢立刻跳起来,“困了,我去睡一会。”说完,穿过珠帘门直接跑到卧室去了。

秦钰和秦婉对视一眼,无奈摇头。

“不知飞扬哪里得罪欢儿了,怎么见到他就像兔子一样跑得飞快。”秦钰搔了搔头。

“我倒觉得是欢儿心气高了。”秦婉推秦钰,“哥哥去陪飞扬吧,免得飞扬进来非要见欢儿,再让欢儿弄得飞扬下不来台。”

秦钰叹了口气,出去迎了飞扬。

吴飞扬伸着脑袋朝秦钰背后看。

“别看了,我们去前院花厅里吧,我让小安把饭带到那边去,一起吃。”秦钰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飞扬失望的望秦钰,“欢儿妹妹情绪还没好些?”

“父母最疼她的,她自然是伤心的。”

“住在这里还矫情个什么劲。”说话的是秦枫,他刚从私塾下学。

秦钰瞪他一眼,没吭声。

吴飞扬皱了皱眉,“怎么让你们住这里?比我的客房还小。”

“行了,你别操心了,我们去聊聊,两年多没见了。”秦钰搂着吴飞扬的肩膀赶紧将他拖走,省得惹沉欢不开心。

等哥哥一走,沉欢爬起来,云裳也领了饭回来,因为丧期,府里安排的都是素食,却是精致的六菜一汤,是根据主子的份利给的。

秦婉吃完正漱口,沉欢已经抹干净嘴巴,跳下椅子,“姐姐,我出去走走。”

“刚才还说困了,这会儿又到处乱跑。”秦婉话还没说完,沉欢已经一溜烟出了门,秦婉急得跺脚,“新月赶紧跟着。”

“还是奴婢去吧,奴婢熟悉府里。”云裳忙接话。

“快去,别让她摔着。”秦婉摇头,嘟囔着,“真是个兔子。”

丹霞院里乒乓乱响。

吕氏气得脸色铁青,趴在桌子上喘气,花溪正指挥丫鬟婆子们收拾狼藉的地面。

大厨房管事娘子朱通家的端着食盒站在门外,伸个脑袋进来低声叫着花溪。

朱通的母亲朱嬷嬷是吕氏的奶妈,为了吕氏能进秦府,这位奶妈出了不少力,所以吕氏为了感谢将她的儿子、媳妇都调进府里任职。朱通在外面帮老爷打理秦府的生意,他的女人金氏做了大厨房的管事娘子,都是肥差。

花溪见了,快步走来,低声道,“夫人正气头上呢。娘子就别来讨嫌了。”

朱通家的犹豫一下,“我特意炖了雪燕,上火好几个时辰呢,浪费了可惜了。”接着压低声音说,“我给姑娘也炖了一碗,放在姑娘屋里了。”

花溪叹了口气,沉吟片刻,“你不要提香杏的事情,这会儿不要给夫人添堵。”

朱通家的忙称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