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4】夺回家业

秦功勋眉头一皱,怒火难压,“我自己家的东西,写什么保证?”

“就怕秦老爷耳根子软,喜欢听枕头风,秦府的东西再养了外姓人。”赵氏冷笑。

秦功勋气得脸色铁青。吕氏恨不得撕了赵氏的嘴。

“老爷不必为数字不清担心,孙儿这里有清单,正好舅舅们都在,帮着一起点了,好做个证明。”秦钰腰杆子直了,说话硬气了。

有哥哥出面,沉欢眨着眼睛不再说话。一双看似清澈天真的眼底藏着深如湖水般的沉静,似笑非笑的瞟着吕氏,看得吕氏心口一跳。她花了那么多心机想好的两全对策,怎么就被周家人一直牵着走呢?

这个沉欢总是透着古怪,让她不安。

“不过,秦钰很快就到丽通书院上学,恐怕没有时间管。”秦功勋慢悠悠的说了句。

“丽通书院?”吕氏惊呼,由于太震惊,都没听出来秦功勋故意抛出的障碍,自己忘了顺秦功勋的杆子往下接。

当年秦松涛凭着苏大人关系想进丽通书院都进不去,秦松涛一怒之下,要求秦功勋给他请了个原来当过翰林退下来的老师,自己研读起来。

“无妨,入学要春闱后一个月,还有时间。庄子和大部分店铺都是租出去的,只是收租罢了,何况还有鲁掌柜帮着照看。孙子会让婉儿跟着学看账,反正将来都是她们的嫁妆,也得学学理家管财。”秦钰的一番毫无疏漏的话堵得吕氏和秦功勋无话可说。

那位鲁掌柜是周家陪嫁茶铺的掌柜,本来在周家时就负责周家茶庄园的事情,后来茶庄园卖了,就在茶铺里服务了多年,十年的老伙计了。

吕氏懊悔不及。不过,抓住这一个月也是好的,可以做很多手脚,只要除掉她们的主心骨……

她面部慈祥,眼底如毒蝎子的触角,恨不得一下戳死如满月星辰般耀眼的秦钰。

“那就好了,秦钰去取清单来,我们赶紧清点。”周志忙道。

秦钰立刻站起来去了。

吕氏和秦功勋气得脸色铁青,无计可施。

鲁掌柜也被叫进府里,大家当着面一一清点房契、地契。

不点不知道,一点到让在场的人惊讶得瞪大眼睛。

燕氏的茶园是一座八百亩地的茶山,外加一间茶铺,这两处的经营是连在一起的,之前一年的收入差不多一年五百银子。外加一座宅子、一处五百亩的农庄子。农庄因为秦安不会打理,租出去了,一年租金也有一百两。

周氏当初嫁入秦家,周家为了让她腰杆子硬气些,卖了周家一些家当换了一处现成的绸铺加上本家的茶铺做了嫁妆。两处每年加起来也有一百两收入。这样一算,所有产业回到大房手里,大房就很有经济实力了。每年至少能有七百两银子入帐。

秦功勋不经意的皱了皱眉,燕氏和周氏的产业都是吕氏在代管,他自己只管着秦府祖传和自己置办下的产业。但钱陇曾经说过吕氏代管的这几处每年也就两三百两入帐,这个数字与秦安出府前他们产业的收入差距甚大。

吕氏看得眼睛疼,一双眼睛如兔子一般红,恨得咬牙切齿,哪里顾得上秦功勋探究的眼神。

祖母、母亲的嫁妆是留给女孩子做嫁妆的,公中的财产是留给男孩子的,作为原配长子嫡孙的秦钰自然还要继承公中属于他的财产,而且是大部分。秦钰说青山县宅子里还有几个服侍他们的下人都要调进来,七七八八的加起来起码十来个人的嚼用都要秦府公中出。

算下这笔账,吕氏简直比割肉还难受。

大获全胜的沉欢三人终于在父母双亡的沉重打击下难得露出轻松的表情。

送走舅舅、舅母后回到小院子,云裳远远的看见他们回来,忙迎了上来,“奴婢给主子们备下了香茶。”

秦钰颔首,“很好。既然欢儿喜欢你,你以后就好好的服侍欢儿。”

云裳赶紧冲着沉欢福了福,“奴婢定当全心服侍姑娘。”

沉欢拉着她的手,甜甜道,“有劳姐姐了。”

三兄妹坐着对视,心情又开始沉重了,以前凡事有父母挡着,如今剩下他们。前路茫茫,没有人能帮他们。

秦钰皱着眉有看着没小屋,“这里这么小怎么住,我得找老爷将我们长房的玉春园要回来。”

“当然得要,本来就是我们长房的院子。”秦婉颔首,“倒座是下人们住的地方,我们这样住着,太不方便了,尤其是哥哥,来回都遇到下等的丫鬟婆子,成何体统。”

“现在不一定能要回来。”沉欢坐在高凳上,一双短腿晃着。

“那也得要。”秦钰握紧拳头。

“如果一次要不回来,很可能吕氏就先动手占了,我们也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秦钰和秦婉听了沉欢的话,没了主意。

沉欢见状,不忍让哥哥姐姐太伤脑筋,索性透了底,“等机会。我们在这住,赌下老爷能不能看得过去。”

“你是说等老爷主动提出来给我们安排院子的时候,我们再提?”秦婉眼睛一亮。

“猜对一半。但是,如果吕氏主动提出给我们调院子,那很可能等我们有合适的地方住了,老爷也就再也不会过问。”

秦婉闻言神色又黯淡了,吕氏百分百会主动提出由她安排。公中庶务本来就是吕氏管着,内宅的事情,秦功勋也一向不过问。

“先不要考虑这些,先安抚那些庄子和铺子的人要紧。”沉欢提醒道。父母双亡,生意上的那些人很可能就不安了,何况之前吕氏插手,不知放了多少她的人进去。这可是他们兄妹三人的依靠,不能出一点状况。

秦钰颔首,“我明天就和鲁掌柜对账,一起商讨下。”说话间,他依旧带着不耐烦,面对诗词经书,他精神头十足,只要看账本,他就想睡觉。可是,为了两个妹妹,他必须挑起这重担。

“再过几天才好出门。”

秦钰听沉欢这样说,应着,毕竟刚出殡,他们不宜出门。

沉欢没再往深里说,这几天她显露的够多了,哥哥姐姐怀疑就罢了,吕氏、秦功勋怀疑深了,整天盯着她就烦了,碍手碍脚的,自己也无法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