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1】京官来访

丹霞院的屋里,一番寻常家话下来,吕氏有意无意的说道,“我们倒是需要给孩子们多来往,免得飞扬和欢儿生疏了。”

吴夫人傲慢的脸上就变了变,抿了一口茶,才回,“孩子还太小,不能定性。”放下茶盏,问,“不知孩子们要怎么安置?”

这点才是她关心的,沉欢没有秦家做后盾,她吴家要她何用?

“那要看周家怎么说,我和老爷自然想孩子留在府里了,不过,周家可能不放心。”吕氏叹口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悄然观察吴夫人的表情。如果沉欢出了府,想必吴家不想要这门亲事了吧?

吴夫人秀美就皱了起来。

陈氏见状,赶紧插话,“老大当年把老爷气得快吐血,老爷看着他们也膈应不是?哎,不知道沉欢到时候从哪里出嫁好了,没娘的孩子,给夫家丢脸。真愁人。”说完话,飞快的瞧了一眼吕氏,见她低头喝茶,就知道自己没说错话,放心下来。

吴夫人闻言眉头更深,“再怎么我们吴家在余杭也是有头有脸的,这事真得和我们老爷商量下。”

“是啊,今儿周氏来说要将孩子带走,态度很是坚决。”吕氏说完叹口气。

吴夫人看她一眼,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陈氏道,“我刚看见飞扬少爷和湘儿一块吃糖,其实他们俩见面多,感情自然比沉欢好些。”

吴夫人哼了一声,正眼都不瞧陈氏,鄙夷地说,“常言道慈母多败儿。二奶奶倒是要严厉些才好,也得教教女儿家的矜持,否则,让人瞧着少了教养。”

毫不客气直白的话将陈氏刺得满脸通红,其他话更是不敢说了。

吕氏瞪她一眼,蠢货,如此心急!

“我去前厅看看。”吴夫人站起来往外走。

吕氏丢下尴尬得满脸通红的陈氏,赶紧跟着吴夫人边走边陪着说话。

吴飞扬闹着要留在秦府呆两天,吴夫人拗不过他,也就应了,临走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沉欢,吩咐吴飞扬不要和小姐们胡闹,免得丢了仪态。

吴飞扬红着脸颔首,偷瞄了一眼沉欢。

沉欢眼观鼻鼻观心,视若无睹。

等吴斌他们走了,吕氏就吩咐人在前院西跨院的东厢房打扫出来让吴飞扬住着。那里也是吴飞扬住过的,自然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

一上马车,吴夫人立刻就阴了脸,“老爷,秦沉欢没了父母,这门亲事不合适。”

“妇道人家,眼光短浅!”吴斌摇头,“如今秦松涛前途无量,你管她有没有父母?我之前和秦安相交,你以为我是和他谈得来吗?不过一个书呆子,我还不是为了和秦家不断联系?和苏家关系更加密切?”

“和苏家关系好用得着巴结秦家吗?就算是,那也得选秦嫣啊。”

“就说你目光短浅,先不说秦嫣年纪也比飞扬大,秦松涛和苏家也不答应啊,他们两家都一心培养出个皇妃来。但是,如果秦松涛成了京官,女儿入了宫,他们就是皇亲国戚了。我们如果和秦家联姻,我们也沾光,何况燕氏的嫁妆很丰厚。”

“我们吴家图那些嫁妆吗?秦松涛那八字还没一撇儿呢,谁能担保他会飞黄腾达。我就不信飞扬娶不到个更好的贵女。”

吴斌白了她一眼,“我听苏大人说秦松涛很可能进前三甲,你想想,三年间豫州有谁能厉害过秦松涛的?何况他才35岁。秦家,前途无量。”

吴夫人越想越不忿,“那就想尽办法娶秦嫣!”

吴斌皱了皱眉,“这个有点难度,但是如果可以,当然最好。至少,不管秦松涛到什么位置,也会提携他女婿。不过,无故解了四姑娘的婚约再求娶二姑娘,名声上也要过得去。”

吴夫人立刻颔首认同,“这事,得想想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府里的主人们都刚用过早饭,门房就传来沉欢大舅舅周志到了的消息。

毕竟是京官,秦功勋认真的收拾了,在前院偏厅见了周志。

让秦功勋惊讶的是跟着周志同来的还有一人,大都督府长史曹天鉴。大都督府虽说是当朝皇帝新设,是在六部之外直接听令于皇帝,监督各州地方官员的司部,但实际大都督府的直接上司却是神策府,神策府如今是宫廷禁军统称,下辖三十万神策军,是宫廷直系军系,顶头上司就是睿亲王,因此地位高过地方上的同品官。

“大人光临寒舍,草民惶恐。”秦功勋不认识人,却懂得官衔,听了周志介绍,心里暗惊,态度恭敬万分。

“秦老爷客气了,下官奉宁大人所托,送来吊帖和一些敬品,以表敬意。”曹天鉴客气道。

秦功勋愣住,又是宁大人,京官宁姓官员不在少数,统为荣郡王府宁家的亲眷,可这位宁大人究竟是哪一位呢?

能调动神策府的人为一介平民丧事如此上心,怎么不教他心跳。

“对了,秦老爷,下官有话带给府上的四小姐和大公子,还请他们来见。”曹天鉴的话让秦功勋心里又是一跳,不敢怠慢,赶紧让钱陇去叫。

沉欢对朝廷官职略知一二,奇怪的看着曹天鉴,那天她看到宁大公子的骑术相当好,本以为京城子弟习惯文武双习,会骑马不算什么。如今看来是武将世家出身,他有那样的风姿也不足为奇。

“大公子对四小姐甚是挂念,他请姑娘节哀顺变,以后定海阔天空。”曹天鉴飞快的打量了一眼沉欢,说完话,冲着随从招了招手,随从将手里提的一个木盒呈上来。

“大公子说秦大公子年纪再过三年就可以参加州试了,特意送来这些。吩咐秦大公子好好温习,日后定大展宏图。大公子说若是秦大公子需要什么难弄到的书,四小姐可修书给大公子,交予下官,下官派人送往京城,大公子定会竭力相助的。”

沉欢行礼致谢,当着秦功勋的面不便多问。只是奇怪,他怎么知道哥哥是秦府的大公子?又怎么知道哥哥的年纪?如果有心要帮哥哥,为什么要她修书?转念想,或许宁大公子没见过哥哥,所以不方便罢了。

秦功勋见曹天鉴如此郑重,不由起了好奇心,“是何书籍,可否一观?”

曹天鉴颔首,“当然。”说着亲自打开,取了个卷宗却递给了沉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