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0】拉拢劲敌

“她被吓到了,精神有些恍惚。”秦钰忙解释。

吴飞扬恍然大悟,眼里多了一份疼惜,“四妹妹不要多想,这不还有我们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沉欢真不想再陪着坐,浪费自己时间。站起来对秦钰、秦琬说,“哥哥,姐姐,我们还是去守着父母吧,这里太无聊。”

秦钰无奈,歉意地道,“二妹妹、三妹妹陪着飞扬多坐回,等下秦枫就回来了,你们可以一块玩玩。我们还得守着父母的灵堂。”

吴飞扬看着他们兄妹三人离开,神色黯淡了许多。

“真不知好歹!”秦湘哼道。

“秦湘!过分了!”秦嫣瞪她一眼,悄然瞟了眼吴飞扬,再看一眼沉欢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是你妹妹,怎么能这样。还是二姑娘懂事。”吴飞扬也责备道。

秦湘眼圈红了,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丹霞院里,吕氏摆下了茶点和吴夫人说话。

陈氏急匆匆的进来,见到吴夫人立刻露出巴结的笑,“哎呀,吴夫人到了,刚才我去厨房特意打点做了点心等吴夫人来,就没赶到前厅迎接,罪过罪过。”

吴夫人淡淡摆了摆手,避开陈氏要抓她的手,敷衍道,“二奶奶别来无恙。”

“好着呢,见到吴夫人那就更好了。”陈氏笑眯眯奉承着。

苏氏站起来,“母亲,前院只有舅太太在,我应该去照应着。吴夫人好好的和母亲聊聊。”

陈氏看她站起来,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苏氏的位置上,“弟妹去帮忙吧,有嫂子和母亲陪着吴夫人就好。”

吕氏微微皱眉,当着吴夫人的面不好说什么,点了颔首,“你去吧。”

吴夫人赶紧站起来,带着恭敬,“三奶奶别太累着。”

苏氏温婉一笑,“吴夫人尽管坐。”

苏氏走出门,身后的丫鬟秋盈哼了一声,“太过分了!她有什么资格在奶奶面前抢话。吴夫人都紧着巴结奶奶您,她倒一点没有眼力劲。”

因为二爷尴尬出身,导致二房的在下人眼里地位不高,陈氏往日里更是夹着尾巴做人,加上秋盈是苏府来的人,自然总感觉不比陈氏低等。

“祸从口出,不要乱说话。”苏氏清风云淡的低声道,“这潭浑水我才不想蹚,吴夫人我也不想应酬,她来了正好。”

“那是,瞧三姑娘就是想倒贴的,只是人家吴公子才瞧不上呢。抢人夫婿这种事也只有她能做出来。”秋盈嗤笑。

“不相干的事情勿管。我们爷是说三日就回来是吗?”

秋盈笑着颔首,“爷身边的小传昨儿回来是这样说的,爷可是特地让小传回来报信呢,可见心里惦记着奶奶。”

苏氏平静的脸上禁不住绽放笑意,“吩咐小厨房按爷喜欢食物准备食材。”

“奶奶放心,奴婢晓得。爷到家也得几天呢,瞧奶奶着急的。”秋盈笑眯眯的看着苏氏。

苏氏脸一红,白了她一眼,“看把你乐的,爷回来把你收了房,好称了你的心。”

秋盈忙摆手,“哎呀,我的奶奶,奴婢才不做那不识趣的灯呢,奶奶和爷之间,哪有别人插足的份啊。”

苏氏幸福洋溢在脸上,笑啐道,“牙尖嘴利的小蹄子,得找个人管管你。”

“奶奶,奴婢一辈子服侍你,哪都不去。”秋盈装作求饶摸样。两人正说笑着,忽然笑声戛然而止,忙端了正色。

前面秦钰、沉欢和秦琬正走来。

秦钰和秦琬见她只是淡淡的行了见面礼。

沉欢却快走几步到苏氏跟前,仰着天真的小脸,委委屈屈奶声奶气地说,“三婶,沉欢可想念三婶房里做的千层蜜糖核桃糕了。”

瞧着刚失去爹娘的沉欢,苏氏叹口气着摸了摸她的头,“只要沉欢喜欢,三婶就吩咐人做给你吃。”

沉欢颔首,“谢谢三婶。”

秦钰微皱眉,“沉欢别缠着三婶,我们还要去守灵堂呢。”

沉欢这才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苏氏,跟着哥哥姐姐走了。

苏氏看着她小小的背影,微皱眉,“有没有觉得四姑娘有些不一样了。”

秋盈颔首,“可不是,以前他们在府里也不愿意亲近咱们三房的。不过人小,不知道悲痛,想着贪嘴也是有的,四姑娘倒真是喜欢我们乐荫院的千层蜜糖核桃糕。”

苏氏颔首,“小孩子也不用管他们,今儿就吩咐我们小厨房做了给她送去。”

秋盈应着。

等走了很远,秦钰终于忍不住严肃地说,“欢儿,你就那么贪嘴,想吃什么和哥哥说。何必讨人家的吃。他们以前都是欺负我们的人!”

秦琬瞧着沉欢小小的肩膀沉了沉,担心她不高兴,便拉了拉秦钰,“欢儿小,喜欢吃些也不用那么严厉说她。”

沉欢忽然站住脚,转身,小脸就如大人一样沉静,问,“夫人最怕谁?老爷最喜欢谁?”

冷不丁的一句话,秦钰一下没反应过来。

府里人都知道,夫人最怕老爷,老爷最喜欢秦松涛。

秦琬眼神一闪,“欢儿是想拉拢三房?”

沉欢颔首,顾不上哥哥姐姐怀疑自己与年纪不符的智商,必须将话挑明。

“我们留在秦府不是为了自己有温饱生活,而是要保住属于祖母、爹娘留给我们的东西,这才是最大的孝心。哥哥姐姐想想,秦府里,谁最想夺我们的东西?三房不需要争抢,秦府自然有他们的,何况苏家的财力比秦府还大,三叔未来前途无量,他们是不会看上这点家产的。只有二叔终究名不正言不顺,老爷心里有没有刺,谁也不知道,自然二房对我们的东西最虎视眈眈。而,夫人最宝贝的也是她这个长子,就凭我们三个能斗得过她吗?你们说府里我们能团结的除了三房还有谁?”

秦钰和秦琬一怔,虽然对沉欢有这样的想法很震惊,但是更加诧异她居然能想到如此深的一层。

“欢儿,你是打定主意留在秦府了?”秦钰想了一会,问。

“当然,难道我们要连累舅舅们吗?我们是秦府的孩子,凭什么让舅舅们为我们负担前程呢?”沉欢本不想说得那么透,毕竟自己只有8岁,但若不说明,哥哥姐姐未必能配合她。

在前世,她还没上私塾,但父亲知书达理,母亲也是识字的,自小就开始教她认字读书。她后来的十多年里,她为了活下去,更为了活得体面,努力学字看书,才谋得在商户做个管账或者在大商户人家做女师的机会。大宅门里的争斗,她早看得透透的。

秦琬闻言不由颔首,低声道,“欢儿说得是。”

秦钰低头想了会,便用力抬头,“哥哥明白了,你们放心,哥哥一定会考取功名,保护你们!”

沉欢这才不那么严肃,拉着秦钰和秦琬的手,“沉欢有哥哥姐姐,怕谁?”

兄妹三人的手紧紧相握,暖流穿过彼此的血脉,互相给予力量。

------题外话------

常看文的亲也都知道文过不过得了审核,能不能迅速肥起来,都是靠亲们每天的点击和收藏的。度度努力码文,人气啥的就靠大家了。谢谢收藏的亲们。

建议手机客户端看,很方便,每天签个到顺便抽个奖,还能及时看到文的更新。

文会在早上7~9点更新,如有变动会通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