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7】步步紧逼

秦婉脸红了,她虽然不在乎自己嫁给谁,哪怕是平民也不想受人欺负,可关乎自己终生,她不好说话。

“所以,如果要离开秦府,也得姐姐风光出嫁,哥哥高中后方可。”沉欢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加了一句。

秦钰闻言严肃的点了颔首,顿觉肩上的担子重了,大妹妹终生自然是他做哥哥需要担当的,何况还有沉欢的未来婚事。

“也是,要是你们走,那些之前没拿到的东西都便宜他们了,那可是一大笔啊。”赵氏所有所思。

燕氏和周氏的嫁妆,本都是留给秦婉和沉欢做嫁妆的。秦安性子温婉醇厚,周氏贤良淑德,当初被吕氏逼得走投无路,秦安气得自愿出府,当时燕氏大部分嫁妆,连同周氏全部的嫁妆当时都被强留在秦府了。

“二舅老爷在啊。”一声很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秦中矩哈着腰点了颔首,“夫人请二位亲家的一叙。”

赵氏皱眉,“没空。”“灵堂还没布置完呢,我们得替主家操劳,省得丢了你们秦府的颜面。”周鼎虽然客气,语气却也是冷的,他言下之意很清楚,这本是当家主母该做的,却要舅家来做。

秦中矩陪着笑,“夫人也是为了孩子们的将来,孩子们终于回府了,有许多事需要安排的。二位是孩子们的长辈,自然你们会替他们着想的。”

周鼎和赵氏果然立刻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一下,顿时多了分警惕。

沉欢站在秦婉身边,暗冷笑。

二舅和二舅母也不是笨人,自然心底有数。

“二舅舅你们去吧,我和哥哥姐姐守灵堂。”沉欢脆生生的声音道。

“对对,舅老爷不必担心,我家拙荆已经往前面迎宾去了,还有二少奶奶大点着,舅老爷放心,一定妥妥帖帖。”秦中矩顺势做了请的手势。

周鼎和赵氏也担心吕氏弄什么猫腻,就跟着秦中矩去了。

见他们走了,沉欢拉着秦婉的手对秦钰说,“哥哥,我和姐姐一会就来。”说着拉着秦婉悄悄跟在周鼎他们身后。

吕氏换了一身纯白的素缎襦裙,卸了头上的饰物,抹了胭脂。手里握着佛珠眯着眼睛静静的数着坐在椅子上,就当没人进来。

周鼎和赵氏对视一眼,两人都不愿意先说话。

秦中矩无奈忙道,“母亲,二舅老爷和二舅太太来了。”

吕氏呀了一声,忙睁眼站起来,“看我一心为孩子们祈祷,耳背没听见,赶紧请坐。花溪看茶。”

花溪应着,亲自端了茶盏分别放在周鼎和赵氏的茶几边上。

赵氏瞧着吕氏端着夫人架子的模样心里就来气,懒得看她,端起茶就喝。

吕氏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明摆着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忍了忍,叹了口气,“请二位来就是为了感谢二位这两年帮着照顾长房一家。”

“他们不需要我们照顾,自己过得好得很。”赵氏呛了她一句。

吕氏面容平静,握着佛珠的手因用力骨节发白,努力让自己声音平稳,“如今孩子们回来了,一切便回归原样了。”

赵氏斜睨她,“什么回归原样?他们以前在府里是长子嫡孙的模样,回府也是这个模样,难不成夫人还想让庶子占嫡出长房名头?若是那样,我们周家是不答应的!”

再次被提醒自己曾经为妾的身份,吕氏控制不住皱了皱,很快舒展开来,“看二舅太太说的哪的话。孩子回家了,我这个祖母自然要为孩子们做主啊。周家就不用再操心了。”

也就是说,你们周家就无权干涉和插手了。

“那也要看秦家怎么对孩子们,若是还如以前,周家定是要插手的!”赵氏寸步不让。

“瞧这话就说得不好了。明年婉姐儿就可以开始议亲了,前儿流云县陈夫人带着媒人上了门,陈家可是京官的亲戚,我瞧他家孩子挺好。正好婉姐儿回来了,过了年,就可以正式见个面。”

周鼎和赵氏顿时怒了。

那陈家是谁?就是出身小商贩的秦中矩的媳妇陈氏娘家,陈家的长子在盛京不过是个五流之外的大理寺狱史,这低等的家庭居然敢拿来给秦婉说亲?

躲在窗脚下的秦婉气得浑身发抖,要不是沉欢紧紧的拉着她,她可能会气得冲进去拿把剪刀剪了自己的头发做姑子去。

“姐姐放心。”沉欢心疼的看着姐姐,安慰道。

秦婉低头看沉欢,气得眼珠子忍不住落下,可妹妹脸上的坚定让她安心了几分,在妹妹面前,她岂能懦弱,努力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周鼎首先就忍不住了,一拍桌子,“胡闹!你这是明摆着欺负孩子!”

吕氏眼底带了笑意,没答话,端起茶盏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怒了就好。

赵氏忍着,咬牙冷哼道,“三年热孝未满,不能论婚嫁。这事不必急,就算要议也得问下婉姐儿的意思。”

吕氏放下杯子,“二舅太太此言差矣,总不能等三年孝满再来寻人家,到时候婉儿都17了。何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孩子们自己做主?长孙女不议亲,其他女孩子们都不好议。何况欢儿早有了亲家,更是等不得。”

“孩子不能留在秦家!留在这里都会被你毁了!”周鼎怒道。

赵氏忽然冷静下来,看了一眼吕氏胸有成足的淡定模样,悄然在周鼎的手上拍了拍,“夫君说得极是,既然夫人不打算给孩子们个好前程,那我们周家也不能坐视不理。所以,孩子我们带走,连同燕氏和我们姑奶奶的嫁妆都一并带走,再不必秦府管了。”

周鼎立刻颔首,又皱了皱眉,沉欢先前的话让他有些为难。

周家自己提出带走孩子,那自然最好不过。

吕氏细细的眉毛张扬开来,似松了口气,“那怎么行?这些嫁妆万一在舅家没了怎么好?没得让人误会周家的品德。”

“我会贪这些东西?……”周鼎气得脸都红了,吕氏如此诋毁他的人品!

赵氏反而笑了,原来吕氏在这等着呢。

------题外话------

喜欢就收个啦……

昨天手机端抽奖……囧……就一张评价票……俺滴苹果~(>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