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6】去留谋算

“杖责20!”秦功勋烦躁地瞪了一眼吕氏。

“老爷饶了奴婢吧……”香杏吓得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哭着求饶。

“还不带下去!”钱陇冲着一个嬷嬷说,那嬷嬷变了脸,硬着头皮上前拉了拉香杏,悄声说“香杏姑娘,还是受了吧,要不让老爷恼了,再加板子小命都没了。”

香杏虽然是二等丫鬟,但她是吕氏的奶娘的独孙女,她娘如今是公中大厨房的管事大娘子,在秦府权利大着呢,一般人不敢得罪她。

香杏闻言赶紧收了哭声,看吕氏根本就没打算帮她说话,知道这顿板子是少不了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沉欢,只见她冲着自己冷冷的咧了咧嘴。

才20,没给你个40就不错了。

那表情诡异,顿时浑身就像倒了一桶冰水,香杏不由打个颤。

屋外面香杏哭得惨烈,板子声打得干脆。

屋里的气氛如同冰窟,下人们大气不敢出。

近几年府中的大小事情一向是吕氏说了算,如今吕氏的人被打,秦功勋发火,下人们都偷偷的瞄一眼长房的三个孩子,眼神复杂了几分,是不是得重新掂量下大房未来的前途?

吕氏更是恼火,被一对小屁孩臊得没了脸,今天最重要的话她都没机会出口。

“孙儿想去看看父亲、母亲。”稚嫩带着哭腔的声音打破了静默。

秦钰和秦琬眼睛红了,秦钰勉强向秦功勋和吕氏弯了弯腰,“老爷、夫人请允许我们兄妹为父母去守灵。”

秦功勋揉着太阳穴,挥了挥手。

沉欢立刻拉起秦钰,“我们走吧。”三人心里都是松了口气,不管吕氏的脸色,迅速离开。

他们的身影刚出了门,吕氏温婉的面孔立刻泛上怒意,“老爷,这三个孩子太缺少家教。”

秦功勋猛站起来,皱眉冷声道,“你先管好自己,他们毕竟是你的长子长媳!丢了脸你自己好看?”说着大步往外走。

“老爷。”吕氏急了,赶紧追上两步,“我只是为了老爷着想啊,他们那么小不适合管那些……”

“现在说这些合适吗!”秦功勋脸色一沉,站住脚瞪了一眼吕氏。

吕氏一口气憋在胸口堵着,眼睁睁的看着秦功勋走了。

“母亲。”一人鬼鬼祟祟的从屏风后走出来,他就是吕氏未正式入门前怀上的孩子,秦府二爷,秦中矩。

吕氏冲着屋里的人挥了挥手,花溪带着众人离开,关了门。

吕氏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按着太阳穴。

“母亲不必生气,就剩三个小屁孩,还怕那些家当不到手?”秦中矩帮她揉着肩膀道。

吕氏哼了一声,“这个我倒没担心,只是看着他们让我闹心!吕道和香杏都因为那个臭丫头被打了,这不等于打我的脸吗!”

“等他们空手滚蛋的时候,娘不就舒心了吗?”

吕氏忽然坐直身子,秦中矩停了手。

“万一他们闹着和周家走怎么办?周家那帮人也不是吃素的。”

“娘是担心周家的帮着他们要家产?”秦中矩问。

“周家的也讨厌得很,小小九品芝麻官竟然敢在我面前叫嚣,真是气死我了!”吕氏想着赵氏当众给她难看,就恨不得掐死她。

“三弟今天下午就放榜了,此次定会高中,等他回来还会怕周家不成?”

生了个争气的儿子是吕氏半辈子最荣耀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个,秦功勋才真的将秦府的大权交给自己。

吕氏欣慰颔首,“周家的应该还在府里,你去叫他们来。”

秦中矩一愣,“他们……”后面的话他不好说,周家一向看不起吕氏,就算逢年过节来府,就连个照面都懒得打,他去叫能叫来吗?

“你就说我们要留三个孩子在府里。”吕氏一笑。

秦中矩疑惑的看着她,依旧不明白,“他们想插手也不成啊。”

“哼,我是要他们三个滚出秦府还要心甘情愿的放弃家产。他们这些文人就喜欢琢磨。你越是强调,他们越认为我们有猫腻。不怕他们不来见我。”

秦中矩恍然大悟,“母亲真是好计谋!”

吕氏得意一笑,她若是没点能力怎么能怀着孕嫁入秦府,做得了秦府的主母?

赵氏在前院帮着忙,看到沉欢他们过来,忙上前牵了沉欢和秦琬的手,“钰哥儿,以后还有舅舅和舅母在,不用担心。”

秦钰颔首。

赵氏怜惜的搂着沉欢,看着秦琬,“你们大舅明日也赶回来了,你们腰杆子也硬气些。”

三个孩子脸上这才松了口气。当初父亲离开府时,也是大舅联合燕家大奶奶一起出面将亲祖母燕氏留给父亲的一处房产、一处五百亩地的庄子要了过来,他们一家人才有了栖息之地。庄子租了出去,一年也有一百两,加上个小的茶铺,家里自然比平民百姓过得好许多。

“我想,你们以后跟着舅舅过就好了。”周鼎在一旁轻声说。

“对,你们表姐、表哥也说呢,要是一处住了,就热闹了。也省得我们惦记。”赵氏欣喜颔首。

“好。”秦钰想也不想就颔首。他正愁要怎么办呢,以前都是一门心思读书,希望像三叔一样考个好功名,圆了父亲当个京官的梦想。可对庄子上的事情他向来不爱管,都是爹娘打理,每次父亲逼他看账本他就头痛。

周鼎年奉才区区三十六两银子,家里日用补贴全靠赵氏的嫁妆一间米铺子。赵氏出身商户人家,性格泼辣,所以也能让周鼎家过得舒服。如果和周家一起住,家业正好可以让周氏帮着打理。

“不好。我们得住在秦府。”沉欢突兀的声音让大家愕然的看着她。

“你们在这我们可不放心,那吕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赵氏急了。

沉欢拉着秦婉的手,静静的道,“姐姐本来再过一年就要议亲了,如今热孝三年方可出嫁,但也得早早打算才是。”

周鼎和赵氏都是一愣。倒是忘了丧母长女难嫁这一茬。再看有着倾城之貌的秦婉,两人不由犹豫了。

以秦婉的条件,加上秦松涛高中得个京官,将来嫁个中等大族不成问题,但是如果出了秦府一定不会有高门大户提亲的,如此岂不毁了她一生?

秦钰也是一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