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5】长房有钱

剩下的一个怯怯小声说,“奴婢跟云裳姐姐是一处的,自然是跟着云裳姐姐。”

“你叫云裳?”沉欢扭头看年纪略大的。

云裳福了福,“奴婢叫云裳,原是三房的。”

“奴婢叫云雀,也是三房调来的。”小的也赶紧行礼。

三房的人?

这位三老爷秦松涛害大舅舅蹲了大狱,将周家逼出了官场,最后二舅舅悲愤交加,重病不治而亡。正因为有他,吕氏才敢如此嚣张。所以,三房是沉欢计划第一个要扼制的势力,

听着丫鬟们自报家门,吕氏自己身边的倒是一个没派,看来并没把沉欢姐弟三人放在眼里,觉得不屑派人来监视,又或许觉得很快就能将他们赶出去。

沉欢上前拉着云裳的手,扭头冲着秦钰扁了扁嘴,“哥哥,欢儿的丫鬟都没了,云裳姐姐以后就跟着我了,欢儿替云姐姐讨个赏啊。”

秦钰瞪大眼睛,不理解沉欢为什么要留下云裳。

“青山县宅里我们还有人,不够就调庄子的。”他一点不想要秦府的人。

沉欢暗叹了口气,索性撅着嘴撒娇,“不嘛,我喜欢两位姐姐,所以哥哥你要赏500钱给云裳姐姐和云雀姐姐。”

秦钰有些无奈,沉欢的2个丫鬟这次也死了,心里一定难过,不忍拂她的意,叹口气对秦婉颔首。

秦婉虽然弄不清沉欢为什么要留在府里,但她也清楚,如今他们兄妹三人势单力薄。笼络人总是需要的,吩咐道,“新月,给赏。”

云裳她们都惊呆了,秦府一等丫鬟的月俸才50钱,他们一出手就如此阔卓。其实府里见过世面的管事们见到一对金楠木棺木,就已经悄声传开了,说长房果然是有钱的。一对棺木的钱够平常人家好几辈子用了。秦府的下人们看他们三兄妹眼神顿时不同了。

沉欢见姐姐顺了她,这才满意,“云裳、云雀二位姐姐就留在这里收拾下屋子,晚上我和姐姐一个屋,边上小屋先让哥哥住,瞧下被褥够不够,不够赶紧去公中领去。我们走吧。”

云裳和云雀得了铜钱,心里欣喜地忙开了。

秦婉诧异的看着沉欢,往日里她就知道玩和吃,什么时候懂这些了?

沉欢感觉到秦琬的目光,抬起水汪汪的大眼,认真的说,“有哥哥姐姐,沉欢一点不怕。”

秦钰心窝被狠狠一撞,眼圈一下红了。小妹长大了,知道在哥姐面前故作坚强。

心疼地摸了摸她红肿的脸,“不用担心,有哥哥在。这巴掌哥哥定为你讨回来!”

香杏身子一抖。

秦琬表情有些讶然,她有一点像怕的样子吗?刚才香杏撒泼,她这个做姐姐的反而有点怕。虽然她没亲眼看到,但给香杏一万个胆也不敢无缘无故打主子,所以,也许真是沉欢拧了香杏的屁股。她向来顽皮,也常和丫鬟们打闹后玩一把恶人先告状的把戏。

姐弟三人到了吕氏的丹霞院正房,瞧见秦功勋也坐在正中。

还没等秦钰他们说话,香杏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求老爷、夫人为奴婢做主啊。”

秦钰见她恶人先告状,顿时怒了,“老爷,沉欢刚受了那么大的惊吓,一个小小的奴婢竟然敢动手打主子,实在太过分了!秦府的规矩何在!以下犯上之为,必须严惩,以儆效尤!”

秦钰进府就没有先拜见他们,见到灵柩就直奔沉欢处,本就让秦功勋有些不快,他一来就如此咄咄逼人,更是让秦功勋堵着满肚子的火。却偏偏秦钰的话占着理,秦功勋和吕氏同时看了一眼自打进门就低着脑袋一眼不发的沉欢,本就严肃的表情更加阴沉。

他们叫三兄妹来是有重要目的的,被他这样一说,反而心里没了理由。

吕氏皱了皱眉,冲着香杏轻斥道,“放肆!还不下去!”

香杏一怔,万般委屈的看着吕氏,吕氏房里的大丫鬟花溪见状忙前一步拉她,低声道,“赶紧起来退下,老爷夫人有事和哥儿姐儿们谈。”香杏见吕氏脸带温怒,不敢再说话,抽泣着退了下去。

吕氏换了柔声道,“钰哥儿、婉姐儿赶紧坐下,一路赶来怪累的。沉欢,好孩子,快来祖母这里。”

沉欢听吕氏唤她,委委屈屈的抬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见她委屈却坚强的摸样,秦钰和秦琬越发心疼,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一脚踹死香杏。吕氏的用意他们心如明镜,她想护着香杏,更想避重就轻,让秦功勋不再生气而引火烧身。

秦琬拉住要继续发火的秦钰,自己款款上前行了礼,“孙女不孝,进府还没来拜见老爷、夫人,孙女代替哥哥给二老赔罪了。”说罢站直了腰,话音一转,声柔却冷,“香杏莫说以下犯上,按家规理应杖责20,她居然敢给夫人脸上抹黑,诬陷夫人纵容奴婢不敬大老爷和大奶奶,让人质疑夫人的贤良名声,就凭这也该严惩不贷再加二十板子!”

秦钰和秦琬一回来就堵得吕氏心里难受,闻言不由温怒,温柔慈祥的面孔差点就端不住了,忍着怒意扯了手帕拭擦眼角,叹了口气,哀哀切切道,“祖母虽然心疼你们,但是钰哥儿和婉姐儿也不能胡说,你们也要想想老爷丧子之痛,别再惹老爷烦心了。”

秦琬轻哼了一声,“夫人,我可没有一句假话,香杏亲口说她身上的艳色衣裙是夫人您赐给她穿穿的。所有的下人都听得真真的。夫人的确需要体谅老爷丧子、我们丧父母之痛,好好约束下人才是。”

秦琬把吕氏的话都堵在喉咙上,就算不是她叫香杏穿的,香杏是她房中之人,穿成这样她这个做主子的也脱不开关系。

沉欢压着欣喜看了一眼姐姐,她牙尖嘴利起来还蛮厉害的,将来完全可以做个当家主母。

吕氏扭头瞪香杏,蠢东西!

“还不滚下去脱了!”

“脱了也掩盖不了大不敬的事实!上梁不正下梁歪!”秦钰憋不住了,吕氏脸上涂抹精致的妆容,红色的蔻丹唇蜜让他看得愤怒,就不管不顾飞快的大声说。

吕氏漂亮的脸顿时要枢纽起来。

“啪!”茶杯扑腾一下掉到地上摔个粉碎,屋子里一片静谧,鸦雀无声。

------题外话------

捉虫有奖:每章第一个发现虫子在评论区发出的亲,奖励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