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2】童心如毒

果然,不一会儿秦功勋和吕氏便浩浩荡荡的出来了。

吕氏已年逾50岁,虽然生了两个儿子,却保养得极好,肌肤细腻如缎,丹凤眼角上挑自带妖媚,风韵犹存,一看便知年轻时风骚妖娆。

秦功勋看见棺材,也是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话,眼睛却瞄着立在周鼎背后那个气场很足的少年。而他背后的几个护卫个个都挺拔英武,看架势和装束都不是普通贵人。

皱了皱眉,怎么会将事情扩大到这样?

“你们让他们夫妇就这样躺在府外……”吕氏举着丝帕拭眼角,“就算是让老爷难堪也不能选这样的事情啊,多伤人心啊。二舅老爷也是孩子长辈,也不知道心疼孩子,赶紧好好的抬回去青山镇入殓了,别让去的人不得安宁。”

吕氏的话让秦功勋脸色一变,本来对这个不懂得奉承自己的秦安素来不喜,死了还给自己添堵,更是恼怒了,刚想发火,“哇……”沉欢稚嫩的哭声忽然响了起来。

赵氏心疼地蹲下来抱着她哄着,“好孩子,不怕。有二舅舅、二舅母在,看谁敢欺负咱们,大不了将官司打到府衙去,再不行上盛京找你大舅舅告御状去,我就不信了,天底下没个说理的地方!”

秦功勋脸色微变,皱眉看着沉欢,这孩子差不多两年没见了,一看就是秦家好皮相的种,白皙如玉的肌肤,一双大眼睛噙泪带娇,漂亮得就像个白瓷娃娃。

忽然感觉透过那双泪眼有种冰冷刺骨的目光?

再正眼看,又没有了,眼花了?

秦功勋见她哭得伤心,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没了。而且,她大舅舅周志在盛京是从八品察院监察御史,二舅舅周鼎是从九品中县尉,大小都是个官员,要是真打官司,任谁也讨不到好,自己也丢不起这个名声,更不能让还没如仕途的三儿子树敌。

可他怎么都不喜欢被人逼迫的感觉,想找个台阶自己下,咳了一声,严肃地说,“你们真是胡闹!”

“秦老爷此言差矣。孝道为大,秦姑娘不仅顾及父母体面,亦是顾及整个秦府的体面,何为胡闹?”一直没吭声的少年傲然往前迈了一步,站在沉欢身边,如强悍的护花使者。

陈长随带着护卫紧跟上前,环绕而立,众星捧月,霸气逼人。

秦功勋虽然不高兴被个少年这样说,可他也必须摸清对方底细,干咳一声,略带试探问,“敢问这位是?”

少年懒得答,陈长随行了礼,“我们是盛京来的宁大人宁府的家人。”

秦功勋听他不报官衔而自呼大人家,应该官不小,立刻打起精神,态度恭敬了许多。等老三回来倒是要好好问问这位宁大人是谁,现在先不能得罪。

沉欢从善如流,“多亏了宁公子和陈叔救了我,要不孙女恐怕回不来了……”一双挂泪的大眼睛可怜得让众人看得不禁心酸。

“老爷,孙女听父亲说过,秦家的人死了也要认祖归宗,否则,就是打秦家祖宗的脸,教老爷将来无颜面对列祖列宗,那就是对老爷的不孝。何况今日本是秦府请父母回府探望,所以,孙女就想送父亲、母亲回府……”小姑娘强忍着眼泪,却依旧控制不住泣不成声,娇嫩的颤音直插人心,教人跟着颤抖。

听说儿子儿媳是秦府请回来的,秦功勋眼睛诧异地飞快瞟了一眼吕氏,沉欢这番话也无声打了秦功勋的脸,眼神顿时沉了沉。

沉欢没有编造,父亲虽然离家,可心心念念的不忘自己是秦家子孙,正因他的柔软性格和迂腐死守孝道,哥哥姐姐为了孝字,不顾一切跪求秦府让爹娘牌位入府,最终害死了三个孩子。

围观心软的人跟着抹起了眼泪,都在议论着秦功勋冷酷无情。

秦功勋一来摸不透这位京城宁大人是什么来路,二来,沉欢这话直戳他的心窝,脸面对他来说最重要不过,他再不喜大儿子也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丧尽天良。

不由蹲下来,拉着沉欢的手,“好孩子,别哭了,祖父怎么会不让自己儿子儿媳死了都不能入秦府祠堂呢。”

如此一来,除籍的事在他嘴里便是一笔勾销了。

吕氏脸色一变,急唤,“老爷!”

没等秦功勋说话,沉欢一缩手,挣脱开秦功勋的手,小嘴一扁,裂开嘴又哭开了,指着吕道抽搭着,“可,他……哇……他侮辱我爹娘……他说爹娘不是秦家人……”说着万般委屈的转身扑进心酸得哭成泪人的赵氏怀里。

秦功勋皱眉,被少年刀子一般的目光逼视着,又被沉欢哭得搅着满心烦躁,哪里还顾得上吕氏使眼色,涨红了脸怒瞪吕道。

赵氏被沉欢一股子的委屈弄得满怀怒气噌噌的冒,不管不顾就冷哼一声,“哼,秦老爷说得轻巧,如今让我们大姑奶奶和大姑爷怎么回?连秦府的下人都敢说我家姑爷不是秦老爷的长子,奸入之妾所出的不清不白之种才是秦府嫡长子呢。如此颠倒黑白,简直让街坊们都看笑话去,灭妻宠妾,没有礼义廉耻,这得多难听啊!这不是骂秦老爷您老糊涂吗?”

吕氏眼前一黑,差点气厥过去,被身边的嬷嬷赶紧扶住。

未嫁先孕称之为奸,以奸妾身份入府是吕氏最痛恨的过往,何况当众被指,气得浑身发抖。可她见秦功勋脸色不好,自己不敢发火,手指狠狠的掐着自己的手,恨恨的瞪着赵氏。

秦功勋脸顿时锅底一般黑,可反驳泼妇般张氏的话就丢了面子,毕竟余杭人都知道秦安搬出府住的事情。再扯下去,就会扯出更多他不愿意提及的过往。

想也不想一巴掌狠狠的扇想辩解的吕道脸上,怒骂道,“混账东西!居然敢胡说八道,来人,就地杖责二十!”

吕氏惊得娇花乱颤,“老爷……”

“谁敢劝,一起打!”秦功勋一把推开吕氏,对身边的大管家钱陇道,“将灵柩抬进府里!去请空静大师来作法十天,儒礼和茶房既然请来了就一起进府。所有的都要最好的,不要吝啬银子。”

钱陇颔首,忙带着人四下忙开了。

扑在赵氏怀里的沉欢嘴角单勾溢出一丝冷笑。

少年饶有趣味的看沉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