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1】棺材砸门

大沥朝,泓帝三十五年。

余杭城,春。

秦府门前,高阶上,左右大石狮拱着猩红大门。

台阶下,一对黑色精雕的金丝楠木棺材,无声肃冷。

棺木后,秦沉欢素麻白衣,玉面如冰,眸瞳如潭,静立不语。

大门本有门房站着,一见秦沉欢带着棺材杀来,人哧溜缩了回去。呯!猩红大门迅速关闭。

“秦府长房的三姑娘厉害啊,居然抬着两幅棺材来砸门。”

“谁让秦老爷做的绝,亲生儿死了都入不了门。”

“不是秦老爷做得绝,是寡妇上位的吕氏太绝。”

“寡妇不绝怎么鸠占鹊巢呢。”

“那是,谁让人家为秦家生了豫州第一名的举人儿子啊,如今鲤鱼跳龙门都快进翰林院了啊。”

“对对,那是人家有本事会生。”

听着众人议论,痛楚的记忆飞速划过沉欢脑海。

为救哥哥,她在冰天雪地里跪了整整一天一夜。等到她双膝冻僵,恶毒的秦府当家主母吕氏命人拖她进府,打断她的双手双腿,丢进祠堂的枯井。

撕心裂肺的痛依然钻心蚀骨,香魂飞散的转眼间,自己又站在了秦府的大门前。

逆势轮回,重生8岁,本该庆幸,可偏偏又晚了一天。

前世这天,她父母应秦府之约带着她回府的路上被劫匪杀害,她被奶妈抱着滚下山坡,奶妈死了,护她逃得一命。等她醒过来时已经是十日后,父母被送回亲祖母燕氏老家青山镇出了殡,致死也没有再踏入秦府大门。

心已破碎,再无痛觉。

无色薄唇无色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徐徐的低垂眼帘,盖住深邃冰凉的眸瞳中暗压的肃杀。

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平静如水,但,她必须冷静。

前世哥哥和姐姐就是为了将父母牌位送进秦家祠堂才被吕氏逼着放弃了全部家产。从此,兄妹苦不堪言,直至三人生死相别。

今生,岂能让历史重演!

沉欢背后立着一位英武少年。

他看着女孩面对父母双亡,却一直宁静得出奇,弱小的双肩似扛着一座大山,让人看得心痛。听到周遭议论,便知事情复杂,忍不住问,“你还好吗?”

沉欢缓缓抬头,翦眸变得平静如水,扭头看他。

少年双眸神采奕奕,亮如星辰,眉如箭,鼻悬梁,轮廓似雕,银冠束发,身着玉色暗银水波长衫,3寸嵌玉硬带束腰,没有多余装饰,却正好衬出英姿勃发,霸气天成。

他是沉欢两世的救命恩人,前世自己醒得晚就没有见到他,所幸今世有缘得见。也许,这就是好的开始。

少年一直没自报家门,也许不想说,她也没开口问,今生她注定心狠手辣,不想与任何人除了利益外交集过深。听他们一口京腔,身边的人带着木雕的腰牌上刻着一个“宁”字。猜想是盛京宁家大户,以后若有能力报恩,一打听也必能找到的。

沉欢露出一丝艰难的笑容,嘶哑着声音轻声道,“谢谢公子帮了沉欢那么大忙。”

少年闻言,柔声道,“举手之劳。”

他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很好闻的似香非香的味道,就像初春绽放的第一朵茉莉落在水中,将那淡淡的初香顺着荡漾的波澜幽幽的化开去。

很清新、很干净,令人眼明心宁。

“你可以再帮我吗?”沉欢很恭敬的弯着腰行了礼,“我还需要通知母亲家的人和青山县的哥哥姐姐赶来。单凭我,秦府是进不去的。”

“你想如何?尽管说,陈长随会听令与你。”少年看了一眼身边的陈长随。

沉欢也不客气,争分夺秒,将动静越闹越大,不能让秦府缓过劲来。

“烦劳陈叔帮寻人先在府外搭个场子,免得棺木落了阳。”并说了母亲娘家周氏宅子位置和青山镇哥哥姐姐住的位置。

看着小小人儿却镇定地吩咐得妥帖,陈长随不由打量她一眼,转身吩咐了两个随从分别去通知周家和青山县的人。

沉欢回头看一双棺木,锥心般的痛顿时弥漫全身,紧握拳头,骨节发白。

少年皱了皱眉,伸手握住她的拳头,拂开她的手指。她身子僵了僵,随即顺从的手缓缓的松开。

有力的手掌将暖流注入,在沉欢心里化开,却还是挣脱开。

见她小小年纪就避讳男女,少年哑然失笑,“你不是还有哥哥姐姐吗?不必怕。”

沉欢颔首。

是,幸好身边的还有亲人在。

过了约莫一刻钟,陈长随带着专门搭棚子的商户回来,跟了一帮人搬了竹竿竹篾,搭起了临时入殓的起脊棚子。之前的棺材铺也赶着送来两套最好的贡锦缎入殓衣冠。

沉欢不由敬佩陈长随,果然是京城大户出身的,会办事。

不多久,首先赶来的是她的二舅周鼎和二舅母赵氏。

赵氏一看见沉欢便哭着将她搂入怀里,眼泪止不住落下,“大姑奶奶、大姑爷怎么就出这样的事,剩下可怜的孩子可怎么好……”

沉欢搂着赵氏软软的腰,心酸,却无泪。

周鼎眼圈红着哽咽,“欢儿这是打算如何?秦府……”

沉欢立刻打断他,“请舅舅做主,必须让父亲母亲在秦府出殡,”

周鼎一顿,讶然看着沉欢,她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前她可是只知道玩的小女孩。

赵氏有些犹豫,为了安抚沉欢,嘴上道,“那是自然。可你怎么让在府外先搭棚?不怕激怒秦老爷,反而不好说。”

周鼎倒是摇头道,“姐姐和姐夫是被秦府……当时闹得太僵,正常的求反而进不去,也许这样能逼他们就范。”

赵氏知道周鼎说的是除籍的事情,想着就气不打一处来,扬着声就道,“正经嫡出长房,难不成人走了都不能堂堂正正的入府,丧尽天良也不能这样!”

周鼎忙扯了扯她,低声道,“等秦府来人出来再打算,否则,我们也不能真打进府里是吧?没得让姐姐、姐夫不得安宁。”

赵氏皱眉为难颔首。看了一眼一直盯着沉欢的少年和忙碌着的陈长随,虽不知这人什么来头,可光看长随的衣服质地,应该是达官贵人。

沉欢一声不发,就像受刺激过度的小女孩,赵氏不由心疼地搂得更紧。

她自然没瞧见沉欢冷冷的盯着秦府大门。

等!

外面动静那么大,秦府能呆得住才是奇怪的。

果然,秦府憋不住了,大门半开,吕氏的侄儿、刚刚得了外院执事之权的吕道,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出来。

沉欢嘴角噙着冷笑。

吕道,将自己挡在冰天雪地里,尽其所能的当众侮辱,恶毒的用打狗棒砸断了自己扒着石狮的双手将自己拖进府里杀死的人!

沉欢垂下眼帘,将所有情绪压住。

吕道自然没把沉欢放在眼里,见周鼎和赵氏也在,脸色一沉,“你们这是在胡闹什么!竟然敢在秦府面前搭殓棚!”

沉欢忽然小手使劲搂了搂赵氏的腰。

赵氏以为她被吓得害怕,顿时激起满肚火,将夫君嘱咐她要忍住的告诫全丢脑后了,冲着吕道便骂开了,“你是哪门子的狗屁东西,敢在主子面前叫嚷!秦府长房夫妇仙去,有尔等拦路狗挡道,不在秦府门前搭棚子,难道拆你家吕氏祖庙搭去!你再敢多嘴,休怪我替我们大姑奶奶把你丢到粪坑里去淹死!”

吕氏当家后,吕道没人再敢瞧不起他,被赵氏毫不客气当众骂得难听,顿时气急了,张狂地叉腰回骂,“我呸!不过是除了籍赶出府的人,也配做秦府的主子!如今我家长房老爷……”

赵氏火冒三丈,一个小小的秦府外院管事都敢在他们面前大放厥词,索性松开怀里的沉欢,大步向前,伸手直戳吕道的鼻子,怒骂,“寡妇带来的不明不白的种也敢公然霸占嫡出长房的名头!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秦姓长房嫡孙在这里站着!滚回去让你家秦老爷出来,要不迎我家大姑奶奶大姑爷回府风光出殡,看我们周家率领众人打进门去,管教他秦老爷丢脸丢到他姥姥家!”

躲在赵氏背后的沉欢静谧的眸瞳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她真的很喜欢性情耿直又泼辣的二舅母。

她的祖父秦功勋现在最在意的就是名声。尤其他好不容易洗清秦家背景后,又出了个前途无量的三儿子,三儿子的前程在他心目中是最要紧的。

少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沉欢,父母双亡,她不悲不哭,眼底的坚韧一点不像七八岁的女孩子。

真是个奇怪的小丫头。

可沉欢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没有注意到他的注视。

周鼎见妻子彪悍,顿觉得长脸,腰杆子挺直了,也上前冷声道,“如果秦府不怕丢脸,那就这么着,我们就在府外做个最气派的大殓仪式。来福,你去请大乐班子,今晚搭台,唱个三天三夜。顺子,你去请余杭最有名的儒礼和最好的茶房来准备着,全都往最大准备。我这就写帖子,凡是燕府、秦府、周府沾亲带故的,亲朋好友、豫州十县衙门官员都要请到余杭城。我大哥也正从盛京赶回来。百围酒席我就在这摆定了!”

燕府是沉欢亲祖母,秦府老爷秦功勋的原配。

来福、顺子应着忙散开做事去了。

吕道这下脸变了,这样的阵势他可挡不住了,赶紧回去报吧。

------题外话------

度度开新文了,羞涩滴期待大家到碗里来……

这是一篇悬疑宅斗男主将女主养成骗入碗里的大戏……

此文慢热,前面各种宅斗,大家多看几章再决定收还是弃。度度保证,它很好看。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