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8章 迷雾中的公子!

云芷汐懒眸微凝,心神瞬间就被那道光影所吸引。只是这道光影闪逝得极快,竟在瞬息就消失无踪去了!

她隐隐之间,似乎可看到光影中,有容煌的存在,可是他在干嘛,他又在哪里?她想看清楚,却是不得再见。

“煌……”她沙哑干涩的嗓音,下意识的唤出这个名,她眸前还是那白衣胜雪的人影,她神色显得有些怔怔然……

而彼时。

在寂灭的深渊内。

在虚无的海洋里。

在广褒的虚空乱流中。

在本该毫无生命气息的此间。

缓缓的。

飘荡着一人。

人。

不错。

就是人!

那是一名身穿胜雪白衣的男子,他仿佛沉荡在河流中,正以“悠闲”的速度,缓缓的“流动着”。

虚空乱流界内,可齑粉一切的虚无之力,在白衣男子的身上,似乎遇到了困境。它们虽浩浩荡荡的,毫无半点留情的,在摧毁着涌入它们地盘的此人,可是效果明显萎靡。

仔细一看。

可看见在白衣男子的身上,有一丝丝的暗雾浮动。

那雾生生不息的,一层层的散着,又一层层的湮灭,又一层层的散着……如此周而复始,仿佛……仿佛是在吞噬着虚无之力?!

没错!

就是吞噬!

那一层层的暗丝,于白衣男子的体内散出,便仿佛一道道捕食的触须,在将他身体四周的虚无之力吞没。

竟然是吞没虚无之力?!

这……

这——

这简直骇人听闻!

自上古以来,但凡修炼之人都知道。在所有正常空间之外,存在着一个虚空乱流界,其内衍生着恐怖的虚无之力!

这些虚无之力,可寂灭一切物源。不仅侵灭生机,更可齑粉一切!日月,星辰,陨石,人兽,草木……

一切的一切,在虚无之力催灭下,都会慢慢消损,直至成为微粒,成为新的虚无之力,演漾在这一片乱流世界中。

是故虚空乱流界,也被称之为虚无界。

此界之内,无生灵,无物质,只有一层层可分解一切的灭力,它们摧毁着所有进入此间的之物,将所有的一切都泯灭成虚无。

是故修炼者都知道,一旦被空间裂缝吸扯,若能侥幸的遇到另一道空间裂缝,而直接被闪在正常空间中,便是超级幸运之事。可一旦被空间裂缝吸扯入虚无界,那就只有一个下场——被齑粉成虚无。

然而!

此时此刻,这等恐怖的虚无之力,竟在被吞没!

这……

不过这种吞没,俨然是一种本能化生。

因为白衣男子此时,明显还陷在意识完全昏迷的状态,他那长长的墨羽,遮掩着他修长的眼线,勾画出他清俊雍容,高远如神祇的眉宇。

……

与此同时,在这片虚无之内,在距离这名白衣男子很遥远,遥远,遥远之地,同样飘荡着一抹生机。

这是一团柔和的光,这些光散发着温暖的气息,仿佛冬日里的暖阳,和煦,微温,柔软,明媚……

而在这团光之中,隐隐的包裹着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黑衣男子,他的胸前裂开着一道狰狞的伤痕。那伤痕并未消逝,但已结痂愈合,散出一层柔柔的光雾。

男子冷毅的面容很苍白,紧抿着的粉白薄唇,隐隐扬起一抹苦涩的弧度。他的呼吸很微弱,但纵然微弱,却依然频率正常,稳稳的张弛着。

他的一只手,紧紧的蜷握着,似乎要抓住什么,又似乎在坚定着什么。他那拳骨冷毅的,线条分明的展露着。

光。

就是从他的体内,慢慢的散出来的。

他就是光的源体,也是光的主宰。

当虚无之力,愈发强劲的催灭着他的身体时,他身上散出的光,就愈发的浓暖醇净。仿佛是在被召唤,仿佛是在被激发。

虚无。

这一片自来可齑粉一切的界域,今时今日却遇到了,两块难啃的骨头。

别问虚无,他们是从哪里来,他们到底是什么变态?因为它也不知道。

虚灭不了这两人,这让虚无界感到很丢脸,它想去静静……

……

那时候,云芷汐的手掌,还按落在自己的后腰上,她的神态显得有些呆滞,仿佛失了魂一般。

“喵!”小白喵察觉了云芷汐的不对劲,已经在呼唤着她。

云芷汐目光微凝,发散的瞳孔渐渐聚焦起来。她的手掌却依然,紧紧的按落在她自己的后腰上,她的眉目低垂着,眼底有着一层层思虑。

她记得当时从容煌身上,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撕开。其实也不能说是撕开,而是那股力量降临在她身上时,她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逐”开!

就是被“逐”开!

她的玄劲,没用。

她的功法,没用。

她的玄技,没用。

她所有会的一起,于那时候都没用!

“煌……”云芷汐不蠢,她能清晰的明白,她之所以能离开那片恐怖的,充满虚无之力的世界,完全是因为她的男人。

可是他呢?

他在哪儿?

他如何了?

他可还好?

他……

云芷汐懒眸里凝了一层雾霾,她不知道……

唯一能让她,感觉到他应该,可能,大概,或许没事的,只有方才那一道光影。因为她看到里面,有着他,他还在……

所以说……

他在让她出来的同时,还在给她留下报平安的讯息。

他是想要告诉她,不要担心,他没事么?

长卷的睫轻轻的,眨了一眨,云芷汐的手掌,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后腰。心房里,一层微麻微酸的疼,在缓缓的散开。

那种滋味,比巨痛,巨麻……都要让人难以忍受,仿佛有什么除不去的病菌,在慢慢的腐化着心脏,让人呼吸困难,让人心血极度不顺畅……

此时此刻的云芷汐,看起来是安静的,非常的安静,安静到似乎没有她的存在感。然而熟悉她的人,会知道她的外表越安静,内心的活动越澎湃。

“喵……”小白喵算是熟悉她的喵了,看到她此时这个样子,正怯怯的喵了一声。它隐隐能猜到,她大约是在为什么难过。

“喵喵!”小白喵碧莹的眸闪了闪,又是激动的喵说了一阵,似乎在安慰云芷汐。

“你说他没事?”云芷汐干涩的嗓音微提,她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小白喵问道。

小白喵深刻的点点头,“喵!”那是绝对的好么,那个人那么变态,它都能没事,他怎么会有事?如果他那么弱,它还怕它做毛!

云芷汐干涩的扯了一下脸皮,像是在笑,但明显很牵强。

“喵喵——”小白喵伸出爪子,在云芷汐的脸上挠了挠,又扭了扭它自己,表示它一点事都没有。

“你的意思,你都没事,他肯定没事?”云芷汐皱了皱眉,大致猜测着小白喵要表达的话意。

“喵!”小白喵点头!

说起来,小白喵确实没事。它可不像九婴,可以在她的识海里。它也不是红狼,能藏在玲珑仙境里随她出来,它是跟着她一起飘荡在虚空乱流里的。

那么小白喵,到底是什么品种,居然连虚空乱流都伤害不了它?!

不过小白喵超级怕容煌,它这么精!它还这么怕,那么是否可以推断,他比它更厉害?所以……应该没事?

可是为何小白喵出来了,他却没有出来?!

云芷汐的眉头紧紧的蹙着……

这时候那名紫衣男子动了,他这么一动,云芷汐的目光,就潜意识的顺着过去,便看到了一名身着紫袍,浑身散着尊贵之气的——紫瞳紫发男子。

王。

看到眼前男子的那一刻,略有些迷染的云芷汐,就想到了这个“字”。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源自这名男子身上的,那种天生的王者之气!

尊贵!傲放!

只是……

他这一双紫玉双瞳,她看着怎么有些熟悉?

“你好了。”紫衣男子开了口,一种烈酒开封,稳稳而醇的气韵,便从他的身上散开,容易让人瞬间沉醉。

他的五官如精雕而出,显得十分立体深刻,那一双紫玉之瞳,令他浑身的气韵,多了一种尊贵的高圣之境。

眉如刀锋,唇艳似血,这是一名让人看一眼,就会深刻铭记的男子。因为他的五官,具有着强烈的视觉侵略性,能够瞬间植入所有人的眼球!

浓紫!艳红!烈焰薄唇,紫玉双瞳!

男子明显感觉到了,云芷汐那种*裸的打量,毫无半点矜持,毫无半点遮掩,就这么直条条的,盯着他死看!

但是他不敢动,而且心底有些紧张。当然,其实不只是有一些,而是有很大一些!所以他倒是不觉得云芷汐的目光无礼,而是他自己做贼心虚。

直直的看了好一会,云芷汐的眼神都没收回去,她依然静幽幽的盯着他,看得紫衣男子终于按捺不住的,直接坦白说道:“上次事,不是故意的。”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人生还会再相逢。本来他在她身上,没找到玄天坠,他就没打算再跟她见面了,那什么事情就此也就揭过去了。

“嗯?”云芷汐还是觉得眼前的人,这双紫玉的双瞳很熟悉,她隐隐的想起来,好像容煌也曾变过紫瞳?好像是……

见云芷汐懒眸轻敛,似乎透着不满意。

紫衣男子神色顿了顿,紫瞳透着一丝羞窘之意,然后他……

“是你!”云芷汐懒眸一闪,在这一丝羞窘中,捕捉到了她辨别的信息。然而……

闻言,紫衣男子艳唇抿了抿,僵硬的开口说道:“是我。”

那时候,小白喵狐疑的看着两人,它感觉有些奇怪,怎么好像这是两个认识的人?这感觉不太对吧,他们不是第一次相遇么?

难道说,它错过了什么奸情?!

云芷汐懒眸凝了凝,完全没想到那个人不是容煌,竟然不是他?!反而是眼前这个人,那么眼前此人,他又是谁?

“你别看了。”紫衣男子被看得有些顶不住,他忽然大步的迈向云芷汐,然后将他一把从地上抱起来。

“你……”云芷汐皱眉要闪开,不想身上一痛,伤势未愈的她,动作非常的僵硬。

“看了就看了,你这人类不就是想说,让我娶你么?娶就娶了,我娶,别看了。”紫衣男子明显是被看得发毛了,他决定按照正常的程序,肩负起该承担的责任,毕竟看了人家姑娘,也不好甩手不认账。

“你放开我。”云芷汐声音颇冷。虽说这男人,还真是个帅胚子,就这一身的肌感,还有这副与生俱来的王贵之气,都散发着非同凡响的诱惑力。

可是……

看看就算了,她也就能看看罢了,可没心思招惹此人。别说她现在浑身是伤,再说她可是有更帅男人的。

“我想去东域,去完东域再带你回去。”紫衣男子仿佛没听到云芷汐的话,已经是做了决断道。

“我让你放开我。”云芷汐本是想自己脱身,可她却发现这个男人的手臂很有力,根本就是在钳制着她,完全不给她任何的活动空间。

紫衣男子紫眸动了动,低头看着怀里的少女。见她一双如秋水般的眸里,敛着不悦之色,他立即松开了手。

云芷汐站在原地吸了几口气,才抬眸看着眼前的男子道:“看了就看了,你也算救了我,已没你的事。还有,要娶也轮不到你娶。”

话说这年头,长得帅的人,怎么感觉都有点难沟通。先不说容煌这货,就时常跟她有代沟。当初在蛇族大城的蛇王子,也是怎么讲都讲不通。现在这个紫瞳美男,感觉脑子也有点问题……

而此时话说罢,云芷汐没再看此人,却是召出了红狼,让它驮着还是受伤的她,离开了这一片荒林。

紫衣男子直接怔在了原地,他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即将离去的少女,她这是……她不要他娶,那她盯着他看那么久是为何?他都被看得发毛。

眼看她的身影,要从此方离开了,紫衣男子眉头皱了皱……

……

在南域的东部,坐落着一座大城池,城名——兽城。

兽城的地理位置极好,它背枕玄天森林,左手为东域,右手为南域。自古是繁华昌盛之地,城池之内东南域交易频繁,往来流动的商贩更是密集。

但兽城最大的特色,却并非是寻常的交易。

兽城因为背靠玄天森林,城内常有佣兵冒险者云集,他们常猎有顶级的灵兽,便有兽丹、兽筋、兽皮等非凡之物供给交易,成为东南域最大的兽物交易城,城名也因此享誉东南域。

重要的地理位置,丰富的灵兽资源,两相交加之下,兽城的繁荣昌盛,完全是情理之中。毕竟占着金矿银山,想不发也不行了。

兽城同时还是南域云雾山庄势力,与东域古界城势力的分界点。城池之内却分有三大势力,一是云雾山庄的分支,二是古界城分支,三却是兽城城主。

然这看似三足鼎立的势力,在兽城中却常以兽城城主说了算。因为兽城的老城主白印峰,乃是一名半帝!

当然,白家的繁盛,并不仅仅因为这一名半帝,还因为白家的后辈子孙中,拥有着不少的顶尖强者,据说光皇阶就有两位,更不要说数目众多的王阶!

如此家族实力,比起东域第一大宗——紫云宗,便是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此外,白家之中,还拥有着一名五级炼药师坐镇。如此一来,更是让白家想不繁盛都不行了。

要知道五级炼药师,无论是在东域还是在南域,那都是尊贵无比的存在。两域之中的五级炼药师,不会超过十个指头。更何况,白家这位炼药师,据说还是五级巅峰的炼药师。

那么在有顶级兽丹供应下,又有玄天森林这等宝地,白家的炼药师,炼药所需的资源似乎也是信手拈来……

此时于丛林中出来的云芷汐,已经是走到了兽城之前。

她现在不知道她具体所在的位置,她需要进入一座城池,对这方地域进行了解,再做下一步打算。

此外,她发现体内的脏腑,虽有小绿帮忙恢复了生机,但依然残留着一丝虚无之力,且仿佛跗骨之蛆,怎么都无法逼去。

“看看有没有卖神仙草,若能遇到一株,应该可以将这丝虚无之力逼出。”云芷汐心里是这么打算的。

因为身体情况不好,云芷汐将那具王阶巅峰的人傀召唤出来,并让九婴的魂入主进去,好当保镖的护在她身边。

“主人,能不能换个‘肉身’。”可是九婴明显对人傀非常不满,想它他堂堂凶兽,居然要钻在这么恶心的东西里面,它感觉真是非常的憋屈。

“不能。”云芷汐凉凉的道了一句,九婴只好乖乖的,憋屈的钻进了人傀之中。

此时这一人一仆,已经来到了城门口,正是要打算进城。但就在此刻,一道高亢的嗓音自他们背后袭来,“所有人都退开!白大小姐要回城了!”

随着这道嗓音而掠来的,是数道强悍的王阶气息,直扫向云芷汐的身后而去!

“主人小心!”九婴惊呼了一声,连忙抱起云芷汐,迅速的朝着后方掠退而去!

刹那间,便有一行千年级别的幽冥虎,赫赫生风的疾奔而过!那阵势简直威风得不得了!

如果不是九婴动作快,云芷汐这会子怕是要被踩踏成肉饼了。尤其是她如今有伤在身,虽是恢复了不少,但也未能立即复原。最主要是残余在她身体里的,那一丝虚无之力比较恼火,让她不适合再被重创。

而那时候,当一行千年幽冥虎掠过,便有一行千年黑狼兽奔腾而来!上空更有千年的金眼巨鹰群驰飞而过!

一瞬间,城门口就滚荡起剧烈风尘,直接将四周行走的武者,给喷了个灰头土脸!

云芷汐青眉一皱,懒眸微凉道:“搞什么鬼,都是赶着去投胎么?”话虽如此,但她心里却感到惊诧!

要知道在东域,就算紫云宗这个东域巨头,也无法拥有这么多的千年灵兽!而且她能感觉到,她所过的这一片地带,灵气似乎比起古界城还浓郁,至于紫云城更是无法与之相比。

“啊呸,区区王阶小贼,竟敢在本……在主人面前猖獗,主人,不如让我去灭了他们!”九婴盯着那些驰骋着的,千年灵兽和王阶强者,目光中露出了饥渴之意的传音道。它本来就是暴食狂,看到这些活蹦乱跳的弱鸡,体内的凶戾本色就有些压制不住了。

“收起你的口水,我们刚到人家的地盘上,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先。”云芷汐淡语了一句,哪里不知道九婴是想要开荤。

不过让云芷汐奇怪的是,在这对人马纵横而过后,城门口这里的武者,竟然没人抱怨一句?

见此,云芷汐懒眸微凝,微有疑惑着,“看来这群人背后的势力超群,否则这些佣兵冒险者,不可能连怒言抱怨都不敢有。”

念想之间,云芷汐已是要上前交银两进城。

不想却听——

“哪里来的土包子,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兽城,进城费只收玄晶,不收银两么?”这时候,一名护卫对着一名武者喷道。

那名武者脸色一窘,顿时灿灿然道:“大哥,在下真的不知,敢问这进城怎么收费?”

“五块下品玄晶,交上就进去。”那名护卫高傲的说道,看起来非常的神气。

靠!

进城就收五块下品玄晶!

特喵的!

怎么不去抢!

简直比百宝堂还要坑人!

好歹百草堂还送一张会员卡!

“五块下品玄晶?!”那名被挡住的武者,显然囊中羞涩,一听到这话直接就蔫了。

“没玄晶滚一边去。”护卫直接将那名穷酸的武者推一边,根本看都不看那人一眼。

而在此时,一道尖细的嗓音,在云芷汐的身边响起,“这位小美人儿,你这也是没有玄晶吧?不如我们来交易一下,千年的灵药,或者玄兵之类的,都可以用来换玄晶哦。”

云芷汐闻声看去,便见一名尖嘴猴腮的小哥,正是朝着她眉开眼笑的走过来,整一只毛猴子的形象。

猴儿小哥精明的眼神,明显瞄到了云芷汐那拿着银两的手,就寻思着她也是个“土包子”,而且看衣着,还是个比较光鲜的“土包子”,所以便蹭了上来。

“玄晶就不劳费心,多谢。”云芷汐应了一句,手上拿出十块下品玄晶,直接走过去上交给那护卫。

“卧槽!有玄晶你拿着银两做什么?这不是忽悠人么?简直浪费本大帅的表情……”那猴儿小哥忿忿不平,已经是捶胸顿足的跳说道。

“哈哈哈,廖猴子你看走眼了吧。”那名护卫在收了云芷汐的玄晶后,倒是熟络的调侃那猴儿小哥。

闻言,那廖猴子眼珠子一转,不忿的说道:“本公子可是火眼金睛,完全是这小丫头忽悠人好么!”

“哈哈哈……”兽城的护卫们纷纷朗声大笑,看起来这个叫廖猴子的,经常在这里忽悠那些“土包子”。

云芷汐听着笑了笑,没多说什么的的走进了城池之中。

而这一进去,云芷汐懒眸微敛了敛。

这简直——

灵气超级浓郁的,超级繁华大城池!

就这进城的主道,直接就有几十丈宽,完全就是一个足球场的宽度!简直可以供给一大票人,在这大街上踢足球玩耍了。

然而想象有点太美好,如果这是一条空荡荡的大街,那倒是完全可以达到这种效果。可是就这条足球场大街上,竟然熙熙攘攘的走满了人和兽。

兽城很显然并不禁灵兽行走,是故城池之中有众多的武者,骑着千奇百怪的坐骑,于闹市中洋洋而行。

一些高阶的灵兽,在看到一些低阶的灵兽时,还会忍不住发出威压,仿佛斗鸡一般在逞凶,非要将对方的气势吓得疲软,它才得意的驮着背上的主人离开。

是故城池之内兽吼频频,人流热闹至极。

而在道路的两旁,便有琼楼玉宇,雕栏玉砌之阁遍出,各种灵药,兽丹,武器商铺琳琅满目,酒楼食肆之前车水马龙,秦楼楚馆笙歌漫漫,繁华得让人眼花缭乱。

就这等气派,不说紫云城比不得,就是古界城都要靠边站!

眼看城内这等繁荣景象,云芷汐感觉应当可以找到神仙草。

只是她的后腰处,怎么老感觉有些不对劲,之前看好像也没什么,这会子似乎又有古怪?

云芷汐伸手摸了摸后腰,那略靠臀部的脊尾八髎穴处,而这个位置是容煌非常喜欢“折腾”的地方……

------题外话------

“卧槽!公子好厉害!”

“必须的!不然怎么是男神男主!”

“嗷呜!我要给最佳男神投月票!听说投了可以看到公子洗。白白躺床上!”

“纳尼?!喔!我也要看,你等等我,我也要投!”

“走走走,一起去!”

【哈哈哈!亲爱滴们,快投月票吧!】

ps:本座下午上高铁,抵达深圳。停留两天后,要飞一趟远门,此间更新,全靠亲爱滴们鸡血来撒!快撒多点,让本座出行也不断更,出行也多多更新!喵哈哈,放心吧,我最少会更新18点!职业强迫症……

多的不说了,等你们见证完,就会知道本座的信誉杠杠滴!承诺的,素来都不食言,因为不想让亲爱滴们失望,所以我宁可逼迫自己。【不然怎么会把自己逼瘦二十斤,2333】

谢谢昨儿撒鸡血的亲!感谢榜在留言区!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