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7章 虚空裂爆!公子神通!

镇天界忽然剧烈一颤!

那一颤,只是一瞬间!

下一刻!镇天界就以那裂缝为中心,陡然一层层的齑粉成烬!

一股恐怖的虚无之力,带着寂灭与往生之能,一寸寸的腐落!

那虚无,自亘古演化而来!

那虚无,自暗界繁衍而出!

那虚无,灭界,灭生,灭息,噬一切之源!

……

它自天幕而降,仿若缓慢而至,却于瞬间扫落!

那时!

云芷汐瞳孔一缩!她感受到了,恐怖的灭之力!

那刻!

容煌立即是一搂,直接将身边的人儿,紧紧的扣在了怀中!

与此同时!

容煌身上裂爆出!一片浓稠的暗绿色波荡!直接将他和云芷汐裹住!

也就在那一刹那!

虚无降落!

恐怖的灭之力,直接腐落在容煌的暗绿色光波上!他抱着云芷汐的身体瞬间一颤!仿佛收到了剧烈的攻创!

“煌……”云芷汐正是开口。

可她抬眸间,却见抱着她的男人,浑身散出一层层的墨绿之波,而他本人在这一刻!那浑身的飘渺高远之韵一变!

一种源自永寂的墨,从他的身体中,一层一层演化而出!

一种源自苍古的绿,从他的身体中,一层一层滋长而生!

那一刻。

他浑身上下涌出可怖的寒气!

那寒。

犹如源自九幽,邪森,永寒!

那时间!

他墨色如绸的发,一层层演绎出邪异的青色,绽放出一层层妖冶的绿光。

容煌。

一身胜雪白衣的他,于这一片浓绿的永寒,于这一片妖冶的邪森之中,如一尊异世的邪皇降世!冰冷妖邪,却又敛着绝代雍容!

有无尽的墨绿之水,从他的身上缓缓而泻!他那双墨目紧闭着,长长的墨羽,遮掩住他修长的眼线,只余留下一片深邃的阴影。

然!

就在云芷汐,为他身上的演变,而看得心神遁失,直接惊叹住的那一刻,他那长长的墨羽,瞬间染上了一层浓艳的绿!

绿得妖冶,绿得绝美!

也在那一瞬!

容煌张开了双眸!

那眸,便青如春叶,散着绝世生机,透着绝代魅诱,兼以衍生出层层冰魄,让人于一瞬间,便能被他吸附了神魂,再不知所以然……

“汐儿。”有性感沙哑,邪森低沉的嗓音,在失了魂的云芷汐身边起。

她的睫微微一颤,懒眸里秋水之波潋滟,才是回了回神,却依然惊艳发呆的看着他。只是她的心底,同时也掠起一层警戒,她知道他们现在有危险!

若是寻常,容煌必然会逗逗她,再行其他之事。

但今日,但此时……

容煌青瞳沉凝,他冰凉的手掌落在她的脸上,立被她紧紧握住道:“那是虚无之力,我们堕入了虚空乱流界?”

“嗯。”见她已了然,容煌并未多做解释。但为何他们出来,会直接堕入虚空乱流界之中,他现在还不能清楚,也没有去顾及这前因的时间,他的脑海中在演化算计的,是如何能在虚无界之中,将他和他身边的人儿带回去!

然就在那时!

容煌散出的绿水一荡,他的面色瞬间青白下来!

“煌!”云芷汐懒眸一凝,心疼的抱紧了身前的男人。可却发现她除了,能双臂紧紧的抱住他,她于这些虚无之力面前,便是什么都做不了!

“喵!”此时,小白喵从云芷汐的怀里爬了出来,它那双碧莹莹的眸,在看到此刻的容煌时,明显是一缩的有些颤。

可是!

就在那一刻!

容煌散出的绿水之幕一裂!

容煌抱着云芷汐的手臂一紧,他沙哑的嗓音一沉道:“抱紧我,不要放手。”

可同一刹那!

云芷汐感受到了恐怖的震荡波!带着湮灭一切的虚无之力,直接的与她擦身而过!而那时间,她早已将双臂,紧紧的扣抱在男人的颈上,一双修长的腿儿,更是死死的缠在他精健的腰间!

轰!

有剧烈的撞击!

有恐怖的震荡!

有超强的撕力!

于一瞬间,全部的涌向云芷汐和容煌!那强悍的冲击力!于顷刻间,就将两人撕开!狠狠的,安静的,寂灭的撕开……

撕开!

撕开——

撕开……

裂!

痛!

窒息!

所有一切与死有关的感知,在那一刻被云芷汐全部体验!

有恐怖的乱流波,直接冲入了她的泥丸宫!摧枯拉朽的湮灭她的识海!

有可怕的虚无力,直接腐落在她的肌肤上!直可寂灭她的骨肉!

有夸张的撕扯劲,直接在爆裂这她的根骨!仿佛要将她裂骨分尸!

生命体不可承受的,所有一切的破坏,狠狠的砸落在云芷汐的身上!

这些恐怖的力量,都在瞬息破落而下!让云芷汐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她本人的意识,更是在这恐怖的冲击破坏下,直接消散而去……

煌……她的意识在消散之前,脑海中只有一张清俊的脸,她想听话的紧紧抱住他的,可是她竟然连这样都办不到……

而她并不知,在那时候,有一道仿佛代表着希望,代表着光明的绿光,在裹着她于虚空乱流中漂移……

仔细一看见,还可见一头巴掌大的小白喵,正散着一层弱小而温馨的光,护在她的心脉之上。

“喵——”有小白喵的声音,在虚空乱流中散出,依然那么生动活泼,依然在絮絮叨叨的,讲述着没有人听得懂的喵星语。

而那一刻,容煌闭上了眼。

虚空乱流界中,无任何生机,无日月星辰,无陨石漂浮物,只有虚无……虚无……

但……只是不过一瞬,这片虚无似乎颤了一下。

……

那时间,远在南域边陲,一片密林之上!有一道紫影,正是闪掠而来,那光影掠动的方向,明显是朝着东域而去!只是他有些倒霉……

那时候,一道空间裂缝开!一抹惊艳的绿光散出!一道光影堕落而下。

“喵!”一道喵叫声,掠起一声痛哼声。

那绿光,与那紫光!于顷刻间冲击在一起!

剧烈的冲荡波,直接震得附近密林,全数齐刷刷的断灭!鸟兽更是惊惶飞散!

而当光影落定!

一名紫气尊贵的青年男子,于紫光中现身而出,只不过——

“噗——”倒霉的人直接被撞成了重伤,一口鲜血不客气的喷出。只能说,真是喝水都塞牙缝!他不就是赶个路么?!

结果……

“喵!”一团小小的白影,落在男子的宽肩上,现出了一只巴掌大的白色小猫咪。它一双眼碧绿莹莹,仿佛最美的绿宝石,散着纯净无尘的柔光。

紫衣男子抬手拭去艳唇上的血迹,一双紫玉之瞳凝着肩上的小小喵儿,目中明显有迷惘之色。

“喵喵!”小白喵忽然谄媚的,在男子的宽肩上打了个滚,顺道卖了个萌,然后掠起身朝前指了指。

“你是……”紫衣男子的嗓音,是坚毅的低哑,仿佛是陈年的烈酒,十分有韵味。

“喵喵。”小白喵上前扯了扯紫衣男子的衣服,一下拽着他朝前走。

紫衣男子如刀锋的眉微微凝起,目中正是掠起惊异之色,但下一刻……他的眼神——

在他的眼前,一名浑身狼狈,一身衣物几乎碎灭,透出了隐隐春色的少女,正是奄奄一息的躺在杂乱的草丛中。

少女青眉如画,羽睫长卷如扇轻掩,琼鼻惹了尘埃,仿如堕入尘灰中的仙姬,散着绝艳的美,与奄奄一息的虚柔。

“她!”紫衣男子的脸上,那精雕而出的五官,在看清楚眼前少女的模样后,瞬间就布上了一层霞粉!那粉色略艳,那粉色略浓,那粉色……

下一刻!

紫衣男子转了身,竟然是直接就走了?!

“喵——”小白喵惊叫一声,跑回去追上这人,硬是将这男子给拉住!

“你别拉我。”紫衣男子的嗓音有些急促,他仿佛着急着要走。

“喵喵……”小白喵用长串的喵星语,给紫衣男子讲述着,不能见死不救的道理。那喵声殷切,那喵音大义!

听得紫衣男子倒是顿住了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杂草从中的少女,紫瞳里一丝羞窘之意莹然,他……

“喵喵!”小白喵拉着这紫衣男子,将他重新拽回狼狈的少女身边。

盯着奄奄一息的少女看了一阵,紫衣男子蹲下身,在顿了顿之后,伸手将少女抱了起来。

他这么一抱起人儿,瞬间便显得他怀中的人非常娇小。而本单独看着,只是颀健的紫衣男子,于此刻显得十分高大精壮。

“喵。”小白喵兴奋的跳上了紫衣男子的宽肩,表扬他没有见死不救。

紫衣男子看了看怀里的少女,见她衣服残破,有很多地方已露出了莹白的肌肤,他挪开了紫瞳,拿出一件紫袍,直接将少女裹得严严实实的。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云芷汐只觉头疼欲裂,一直听到九婴那奶声奶气的聒噪声,在她的识海里嚷嚷。

“主人!主人!主人——”九婴的声音,招魂一样呼唤着。

此时在云芷汐的识海之中,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裂缝遍布着,看起来就像是要崩塌消亡而去。

然而在这其中,却有着一青一红的光团,在稳稳的支撑着,使得这些裂缝虽然密集,却无法形成坍塌湮灭的形式。

但在这片识海中,被锁在了冰火牢笼里的九婴,明显看起来很虚弱!

它不虚弱就有假了!

他娘的!

九婴简直想哭死得了!

就在虚无之力涌入云芷汐识海中时,九婴真他娘的太高兴了!

九婴想着啊,就云芷汐这小弱鸡的实力,肯定是无法抵挡这些虚无之力的,那绝对是要死绝的!

然后它就可以趁机破出牢笼!

虽然出了牢笼,面对这些虚无之力,于它来说也非常棘手!但是它可以掌控住这个小弱鸡的身体,用她来施展一项九婴皇族神通,到时候逃出虚空乱流,纵然会被重创也不至于没命!

这总比当奴才好啊!

哈哈哈!

真是天助九婴也!

但是!

九婴很快发现,它的想象真的太美好了,现实骨感得它想上吊!

因为当云芷汐陷入危机,当她的意识消损的时候,在她识海中的两颗天地灵珠,竟然自动护主!

当然!

如果这两颗只是自己护主就算了,那九婴也没什么太大的怨念,最多就是忿忿不平,嘲笑两颗灵珠的“愚忠”。

可是!

可是为什么啊!

九婴真正水深火热的是,两颗灵珠不但力保着云芷汐的识海不灭,还鞭挞它散出强悍的魂力,也帮忙着保护云芷汐的泥丸宫!

而且超级坑爹的是!

这两颗灵珠,根本就是最无情冷漠的牢头!

只要九婴稍微松懈,它们就给它来个冰火两重天!让它欲仙欲死,直接振奋而起!

好!

这也就罢了!

九婴想着,就算为了生存,出点力也没什么!

但是!

当它脱力想休息一下的时候,他娘的两颗灵珠,又要鞭挞它!

靠!

根本就是——

万恶的地主剥削阶级!

嘤嘤嘤……

九婴觉得,它根本就是堕入了魔鬼深渊,从此农奴翻身难……

在这段时期里,九婴充分的感受到,这两颗灵珠的非凡之处!纵然是它巅峰时期,只怕要对付这两颗灵珠,也有些难办。

所以九婴就更不明白了,这么好的灵珠大侠,为什么沦落为小弱鸡的识海管家啊……为什么啊?!

这个小弱鸡这么次,它们呆在她是海里,能有什么好处?九婴怎么都想不明白,但两颗灵珠也不会告诉它为什么,只会鞭挞它“好好干活”,嘤嘤嘤……

这个时候的九婴,就是被两颗灵珠鞭挞着,在呼唤云芷汐苏醒。

虽然在云芷汐的体内,识海中有两大灵珠坚守,身体里有《通天诀》自动护主,心脉上小白喵做了防护。就是《玉刹四绝》以及《寒冰诀》,也有着自行疗伤的作用。

然而这一切,没有云芷汐本人的意识做引导,于她此刻的重伤之体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

所以两颗灵珠,非鞭挞着九婴在叫!没办法,它们是灵珠,除了散出微弱的意念,根本无法做别的。

云芷汐就是这样,被九婴聒噪的召唤,给召得头疼欲裂。只是在她的感知里,嘴中似乎被灌进了什么,腥臭恶心的东西!

她正是要吐出去,却有谁扣住了她的穴位,直接逼着她咽下了那恶心的东西!

刹那间!

有浓郁的药力,贯穿在她的身体里,令云芷汐能感觉到,这些被喂进去的东西,其实是于她有益。

“喵喵。”耳边有小白喵的声音,让云芷汐长卷的羽睫轻轻颤了一下。

“主人!主人!主人——”九婴在她的识海里,丧病般的苦叫着,那声音简直就是尖锐的婴儿魔音!

云芷汐头疼死了,只觉得整个人都是混沌的,她本想再睡一觉,可是却被九婴烦得不行,于是她痛苦的训道:“别吵。”

“主人?!”九婴听到了声音,立即是泫然而泣的呼喊道,“主人你快点进来识海里啊,你的识海要崩塌了,你要是不进来,识海就完了啊!”

识海……

云芷汐的思绪根本无法集中,她现在所有的感知里,都只有一个痛字!别的再也没有了。不过九婴的话,还是让她意识到一点,那就是识海出现了危机。

一瞬间,云芷汐强撑着意识,进入到了识海之中。

九婴看到虚弱飘渺的云芷汐虚影,顿时十八只目滚下涛涛的泪水,“主人,你终于醒了,你快点救救你的识海吧……”

九婴魂体原本是很凝实的,就像是真身之体一般。可是此时此刻,它那烈火般鲜艳的背部,已经暗淡虚萎,整个兽看起来,呈现出非常虚弱的状态。

“这是……”云芷汐看到自己的识海千疮百孔,一道道惊心的裂缝,如蛛网一般覆盖了整一片识海,看起来随时都会崩塌。

她需要万年灵乳,急需!

紧接着,云芷汐的肉身动了动,她长长的睫颤了颤,看起来是有苏醒的迹象。

“喵喵……”小白喵的声音,在一旁欢快的叫着。

那一刻,云芷汐双眸微微睁开,入目的是一片蓝天,还有一个人头。这个人头紫意盎然,在她瞳孔的焦距微恢复前,呈现出一片迷蒙。

她轻眨了眨眼,这人头却就不见了。她动了动手指,却发现浑身都在痛!尤其是泥丸宫之地,简直痛得她想立即晕过去。

但是身体的糟糕状态,让她知道她不能晕,她必须要坚持住!

“小……白……”她干涩的开口,她听到小白的声音的,至于那紫影,大约是幻觉吧……她也没工夫去想,头疼得太厉害。

“喵!”小白喵立即应了一声,小小的身体浮空而起,落在她的眼前,一双碧莹的眸中,透着焦虑和关切。

云芷汐用意念,将玲珑仙境里的一只瓷瓶召出,然后气力瞬间全尽,她的眼皮重重的合上,她虚弱得完全无法支撑身体的苏醒。

小白喵却看到了这只瓷瓶,它连忙是抱起来的,用小小的爪子去打开,接着有一股空前灵韵的冰凉气息散开!

那一刻,小白喵明显贪婪的嗅了嗅,但它并没有偷吃,而是散出一层白光,以将这瓷瓶之上,那要飘走的灵气封住。然后它小小的身子,抱着比它还大的瓷瓶,掠上了云芷汐的唇变。

“喵——”小白喵忽然冲着,不远处的紫衣男子叫了一声,因为它发现它不会喂……

紫衣男子看到它这阵仗,自然知道它想要干什么,只是……

“喵!”小白喵又叫了一声,觉得这个人好生磨叽。

紫衣男子走上前来,在接过这只瓷瓶时,紫玉双瞳微微一缩,“万年灵乳,竟是此等上佳疗伤之物。”

“喵。”小白喵催促了一声。

紫衣男子蹲下身,伸手轻抱起地上的少女,虽也不是很熟练,但至少还是会喂的。他将万年灵乳,小心的给云芷汐喂了一滴。

万年灵乳入体,立即散出一片超强的灵力!

这些灵力带着很强的寒气,一瞬间将虚弱的云芷汐冰冻住。但在她的身上,缓缓散出了一层火光,火光暖洋洋的融了这些冰。

云芷汐识海里的意识体,开始有意识的吸收万年灵乳的灵力,让它们慢慢的汇集进识海之中,帮助她恢复受创的识海。

而当万年灵乳的灵力进入云芷汐的识海,她那枯竭得几乎崩溃的泥丸宫,缓缓的散出了一层柔和的莹光。

云芷汐的身体,也下意识的强撑起,待她勉强盘腿而坐下来,便瞬间沉浸入疗伤状态之中。

随着云芷汐的意识加入,《通天诀》的运转愈发快速,而《玉刹四绝》也在快速的帮她恢复身体,《寒冰诀》柔和的疗伤之能,也在此刻彰显而出。

因为万年灵乳池的缘故,云芷汐虽未主修《寒冰诀》,但《寒冰诀》已自动进入了第五层,强大的疗伤之能在此刻全面散开。

那一刻,在云芷汐的身上,散发着三道浓郁各异的气息。有《通天诀》的神秘古韵,有《玉刹四绝》的高贵桀骜,有《寒冰诀》的冷艳雍容。

加以万年灵乳的灵韵之气,将少女绝色的身姿,彰显得神秘缤纷,让人十分惊异于她体内气息的万变。

于识海中的云芷汐,在万年灵乳入体后,虽然正在快速的恢复,但她肉身受创太大,尤其是她不曾淬炼过的脏腑,在受到了虚无之力的严重创伤,如今生机枯竭,随时都有崩毁的可能。

“小绿。”云芷汐给玲珑仙境里的小绿,散出了意念求助。

而小绿这一株在此前的万年灵乳池中,争夺灵乳最疯狂的灵物,还处于自我消化的状态,忽然被云芷汐叫住,它还有些懵懵的。

“借你生机。”云芷汐沙哑的嗓音落入玲珑仙境里,那小绿浓密的枝叶轻轻浮动,旋即“唰唰”作响。

一片浓郁的生机,散出了玲珑仙境,在云芷汐的意念催动下,汇入了她的脏腑之中。

也就在那一刻,原本看出云芷汐的状态好转,已经打算走人的紫衣男子,顿时就僵住了脚步!

“灵树的气息。”紫衣男子紫玉双瞳一颤,紧紧的盯着疗伤中的云芷汐!他能感受到,在云芷汐的体内,有着一股蓬勃至极的生机,正在汇聚于她的脏腑之中!

而这股生机的来源,让他十分的震撼!

“没错,是灵树的气息!”紫衣男子定定的评判道,再看着云芷汐的眼神,就充满了一种揣测之意。

“她身上,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灵树气息?”紫衣男子呢喃间,已定定的站在原地,显然是没有打算离去了。

随着小绿的生机加入,云芷汐濒临崩溃的脏腑,开始得到了复原。一丝丝的虚无之力,被缓慢的挤压出云芷汐的身体。

很快,在她的周身就形成了一层淡淡的雾霾。这些雾霾呈现一丝灰蒙蒙之色,若是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雾霾的存在。

“虚无之力,她果然是从虚空乱流里出来的。”紫衣男子看着这些雾霾,心中的猜测已得到肯定。

只是他不明白,以云芷汐如此弱的实力,怎么能在虚空乱流中存活下来。而且她的身体里,散出的这些虚无之力可不少!

若是按照寻常人,在这等修为的情况下,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吧。如何能承受住,这些虚无之力的迫害。

更让他惊讶的是,云芷汐的肉身恢复得很快,可是纵然有万年灵乳,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吧!

“噗——”一口淤血,从云芷汐的体内被逼出。这些淤血散着*的气味,乃是被虚无之力损伤的暗疾。此刻在小绿的帮助下,云芷汐终于将淤血逼出,体内的脏腑也迅速的恢复了过来!

“喵。”小白喵落在云芷汐跟前,因为她喷血而担心的叫了一句。

云芷汐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一双瞳光微散的眸凝了凝,她并没有接着疗伤,而是抬眸看向了一旁,那一名紫衣的男子身上!

在恍惚的时候,她以为身边的人是容煌。只是她一直没有嗅到,那股熟悉的清雅梵香,所以她并不能安心。

她隐隐记得,在最后的时刻,容煌在她的后腰上,似乎动了什么手脚,她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往后腰一摸。

而这一摸下去,在她的眼前,迅速的掠过一道光影!

------题外话------

嗷!求月票八百里加急,快来给公子撒撒鸡血!【ps:下章出现公子,风从的具体情况,发挥你们的脑洞吧!猜吧!23333】

感谢昨儿撒鸡血的亲爱滴们,感谢榜在留言区置顶,可查看嗷!谢谢亲爱滴们~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