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6章 相夫有术,破界而出!

一道银芒自她眸底闪掠,她手中三叉戟一震!

顿有一道道龙吟之威起!咆哮出一头银色龙魂!龙魂惊世而出,荡开一面银色光波!

刹那间!

云芷汐青丝倾泻而舞,犹如远山浓黛泼墨而出!她那窈窕身姿,化作水中银龙,于顷刻间腾空飞去!直可腾云驾雾,翻滚起一方瀚海波涛!

但见她手中三叉戟出,划空而过之际!便有一道惊艳银芒闪掠,仿若雷霆一般碎破虚空!爆发出一片地动山摇的声势!

轰隆隆!

当银芒裂下!镇天界竟是全面摇曳,仿佛被撼动了根基!

镇天三式出!戟威可爆破山河!戟式可毁天灭地!

镇天第一式:裂山河!

裂山河,顾名思义,此招一出山河可崩,大地可裂!没有繁复的戟法,却有着仿若太极一般的化繁为简,趋返道古的精髓。

镇天第二式:震天阙!

震天阙,于第二招裂山河之上,爆发出皇族银龙翻手*,覆手为雨的天赋神通,直可撼动苍穹!此招之中古意盎然,若非达到返璞臻境,拥有自己的修炼之道,完全不可施展出来。

镇天第三式:破苍穹!

破苍穹,这一招的戟法非常玄奥,是以银龙之魂,构筑出可碎破苍穹的古老杀招。此招最为强悍,强势之下可碎破苍穹,毁天灭地!

这就是镇天三式!水疆大帝成名三式!同样是他称霸中域的成名战技!

以如今云芷汐的弱鸡实力,也就能勉强施展第一式——裂山河。至于第二式,恐怕要等她入皇才可以施展。而那第三式的话,大约要等成帝之际了。

但仅仅是第一式,云芷汐就将镇天界撼得地动山摇。

要知道这镇天界,可是水疆以镇天石为阵眼,用大能耐布下的镇压九婴之界,其坚固程度可见一般。

当然镇天界能震住九婴,主要还是因为镇天石对九婴的克制缘故,否则就它这等凶兽,怕早已裂界而出了。

“有了这套天阶玄技,加上这帝兵三叉戟……”此时云芷汐呢喃着,评估出她自己的战力,完全可战皇阶!只要对方不是容煌这等妖孽,她相信以三叉戟和镇天一式,再配合她的《炼神诀》,完全可以将皇阶拿下!

“蛇族的蛇王,你如今可以战了。”容煌知她在想什么,也已肯定的说道。他一双墨目聚焦在空中的少女身上,可见她一身傲势峥嵘,浓黛如墨的青丝,于灵气波荡间,柔软轻灵的舞动着。衬托得她那绝艳的容颜,愈发的夭夭灼灼,更有一种逼人心魂的美感!

说起来当日在蛇族大城,距今也不过一年左右。然而那时节,云芷汐在蛇王这位皇阶面前,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弱鸡。她那时甚至连要躲入仙境,都心存着忌惮,唯恐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可一年的时间,只是一年的时间,云芷汐就成长到了,可以直撼蛇王的存在!就她这等成长速度,简直可以惊掉所有人的下巴。当然,她的机缘也可以爆掉所有人的眼球。

但不想,云芷汐闻言却没有显得多兴奋,而是沉声道:“但若是没有这些底牌,我的实际修为还是很弱。如果有朝一日,我也能轻易一掌,就裂了一座山峰,那才算是可以了。”

很显然,于主峰之前看到的大手印,成为了云芷汐目前追求的境界。而那明显是帝阶大能,才能施展出来的。

她虽刚晋王阶,东域之中甚至皇阶都寥寥无几,然而她的目标早已飞跃而起,去到了大帝之上!

如果云芷汐这番心思,被其余东域大佬听到,必然要大骂她好高骛远,一点都不脚踏实地,如此虚浮怎能成武道大能?!

可是——

“自然可以。”容煌掠上空中,将凌空而立的人儿搂入怀里,梵音已落在她耳边道,“你的终极,也不会只是大帝。你会与我,一起携手,进入武道无尽。”

容煌的语气清彻淡雅,只是在陈述一桩事实。在他的眼里,似乎大帝什么的,根本就不值一提,好像喝开水就能达到的级别。

就他这等“轻慢”的态度,若是被紫云宗主看到,一定又要大受刺激,直接是先去吐血一会了。

能不能不要刺激人啊!这让他们这些,连皇阶都还不是的“弱鸡”如何自处?!

而闻言的云芷汐,懒眸中掠起锋芒。

武道无尽,是所有武者所追求的,那寿元无尽,可与天道共存的境界。这种境界……

“那一辈子都对着你,岂不是很烦。”云芷汐忽然道了一句。

容煌清俊的脸一黑,搂着人儿腰肢的手臂力道一重,一手掌就拍在她的臀儿上!更是不客气的,直接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哎——”云芷汐捂耳朵瞪眼,她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再帅的人,看久了也会看腻吧,更别说看到无尽下去。

“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容煌轻敛着墨目,见她一脸不服气,眸底便有危险的暗波涌动。

见他明显眼神很不对,云芷汐干笑了笑,连忙是摇头否认道:“没有的事,我肯定没意见。”

“小东西。”容煌搂着她的颈轻捏了一下,墨目里的暗波却没退去。就她这等模样儿,暗地里招蜂引蝶一大堆,别以为他不知道。只不过那些人,一看见对手是他,全部都识相的偃旗息鼓了。

但难保将来,会不会出现一些个没眼力的。例如那个蛇族的王子,他看着就很不爽。将来若是……

这可绝对不行,非先把她办了,让她没法儿野去。这也还不足够,难保一些死乞白赖的……

“看看这里面又是什么。”这时候的云芷汐,自然不知道容煌在琢磨着,怎么把她给安定老实的绑在身边,并且设法抹除那些狂蜂浪蝶。她正是收起了三叉戟,拿出了那只瓷瓶,准备看看里面是什么。

不过瓷瓶一打开,其内一股超强丹香灵力散出!云芷汐立即凝结四周灵气,以免瓷瓶中的丹药灵力耗损。

“帝丹!”云芷汐瞳孔一缩,完全没想到这瓷瓶里面,居然装着一枚帝丹!

帝丹!

六级巅峰丹药!可助一名皇阶巅峰,有一半的几率破皇成帝!这简直……

云芷汐不淡定了,六级帝丹!这绝对是价值堪比帝心的存在!这简直——

以帝心和帝丹相辅相成,前则有大帝之感悟,后者提供成帝之能量,两者叠加之下,根本就有九成的可能造帝!

造帝!

云芷汐封上帝丹,呼吸都多了一丝热意。

就她此番进入镇天界,得到的这种种之物,尤其是最后这三件,帝兵,天阶玄技,帝丹!简直就是超级的意外之喜!

“高兴了。”容煌见她这双目发光的模样,握着她后颈的手掌重了重道,梵音里透着宠溺之意。

“必须的。”云芷汐收好了帝丹,在镇天界内得到的东西,她可没有半点分享给容煌的意思,明显是要独霸的了。

容煌自然不会跟她抢,只不过……

“我出力这么多,可是有赏?”容煌性感的薄唇,落在她唇边浅语道。

云芷汐顺嘴亲了他一口,就抱着他的颈大言不惭道:“你帮我那都是应该的,谁让你是我师父。”

容煌墨目轻敛着笑意,梵音轻淡的说道:“那为师还未成帝,你难道不该将帝丹和帝心孝敬上来?”

“少来,你根本就不用帝丹和帝心。”云芷汐嗑了他的肩膀反驳,不过说起他的修为,她便抬眸看着他道,“你那时候是要觉醒么?”

“嗯。”容煌点点头。

“是非正常觉醒?”云芷汐追问道。

“嗯。”容煌倒也没瞒着。

“结果会如何?”云芷汐双眸如幽幽秋水,紧紧盯着容煌那双墨目,她那时候感觉明显很不妙。

“提前觉醒,可让我在短时间内,拥有很强的战力,当可战九婴不在话下。但在爆发之后,跟此前我们在深谷下的时候差不多吧。”容煌墨目无波,但明显没老实交代。

“仅此而已?”云芷汐不相信,他那时都要她先“走”了,能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容煌梵音肯定。

云芷汐仔细凝着他,懒音幽幽的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

“嗯?”容煌墨目轻敛,明显不明白云芷汐在唱哪一出。

“从前,有个放羊娃,每天都在山上放羊……”云芷汐懒音微凉,给容煌当起了讲故事小能手,绘声绘色的叙述了《狼来了》的故事。

“你知道这个故事,要告诉我们什么吗?”云芷汐还有板有眼的,询问着听故事的容煌道。后者从一开始听,他就觉得不对劲。而这故事一听完,以他的智商和情商,自然不可能理解不了。

“汐儿。”容煌修长的剑眉扬了扬,感觉这小丫头越来越精明了。而且还用这个什么《狼来了》的故事,在含沙射影的告诉他,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不是在威胁他么?!

嗯,这确实是在威胁他。

“嗯,你说,我听着呢。”云芷汐双眸凝着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倒是有些许高深莫测的意味。

“咳……”容煌如墨羽般的长睫,轻轻的垂了垂,他难道要反口?

“代价是什么?”云芷汐抱着男人的颈,低头凑近他清俊的脸,光洁的额轻触在他的前额上。

“可能会觉醒失败。”容煌有所保留的说道。

“失败的后果呢?”云芷汐的嗓音里,透着柔和的意味,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杀伤力,仿佛只是想要知道事情的因果。

但抱着她的容煌,明显觉得不太妙,因是解释道:“就跟上次差不多,身体里面会有很多乱波……”

“煌,我能感觉到,你当时有很大的危险。所以,你还打算死撑么?”云芷汐懒眸轻幽,目中有心疼之意盎然。

容煌见她如此,顿时墨目一缩的,直接就抱紧她安抚道:“提前觉醒一旦失败,我可能会神魂破灭;就算成功,也会损坏我此前的修炼根基,于我本身造成不可恢复的创伤。我有把握,不会神魂破灭。”

最后,容煌还加以解释了一句道:“其实觉醒,都是有风险的。提前觉醒的危险,比较大一些罢了,你不必太过担心。”

“如果你当时一个人逃呢?是否可以逃开。”云芷汐追问。

“逃。”容煌墨目敛了敛,梵音忽然委屈道,“不敢。”

“啥?”云芷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容煌微凉的唇就落在她耳边道:“上次逃了,你可不理我了。”

云芷汐:“……”这个死家伙,这是拿她以前做的事情来堵她的嘴。不过她也知道,当时那种情况,他就算是可以逃,也做不出逃的动作。只是……

见怀里的人儿被堵住了,容煌微紧的心房轻轻一松,只觉得以后有些事,还得仔细的跟她说明白,否则撒谎的代价肯定很大。

“我不想你有事。”然在容煌心间气息微松的那一刻,云芷汐却看着他,认真的说了这一句话。

她在说这句话时,懒眸里有浓郁的依恋,有缠绵的决绝。她是想要让他知道,无论任何时候,做任何选择时,都记着她的这一句话。

容煌墨目一颤,心房有一层柔波缓缓而散,散出了一层潋滟的温暖,他凝着近在咫尺的人儿,呼吸里多了一丝的热意。

他握住她的侧脸,性感的薄唇缠落而下,墨目里有层层春波潋滟,他吮入她的唇齿之间,欲将她吞吮而去般的热烈……

虽知她待风从,大牛以及她那些家人,也都是同样的在乎,不想他们出事。但容煌能感觉到,她这句话中隐隐透出的,那种柔软无助之意。

她在告诉他,她是需要他的,若是他出事了,她不仅会惶然、害怕与难过,更会无所适从,她不知该怎么办。

她依恋他,她依恋他……

小东西……

等容煌轻松开人儿的唇时,可见她眉眼间,有柔美的迷离妩媚,每每看着如此娇软的她,总能让他心动不已。

云芷汐钻入容煌颈窝里,靠着他的胸口喘了喘,以平息有些紊乱的气息,便是微恼的咬了咬他的颈。

“呵……”容煌轻抚着她的背浅笑,那手掌顺势一滑的……

云芷汐立即缩了身,紧紧的埋在他怀里忿忿道:“流氓!你下回再摸,我……”

“如何?”容煌宽大的手掌,落在云芷汐的侧脸上,修长的手指轻撩着她的耳垂,梵音沙哑而性感,透着勾人的魅惑之力。

“剁了你的手!”云芷汐凶巴巴道,这个混蛋以前接吻还算老实,现在愈发坏了!摸来摸去,花花肠子一大堆!

“你可舍得?”容煌薄唇勾着潋滟的笑意,修长的手指掠入她的唇间,在差点被她咬住时,流连下她莹滑修长的颈上。引得她身体微微一颤,立即是拍开他手掌的,埋回他的怀里。

容煌清浅的笑声漾开,听得云芷汐一把掐了他的后腰,引得他的笑声愈醇……

等两人闹了一阵,云芷汐才没好气的说道:“不闹了,是该出去了,否则过了古界重开的时间,金师兄和太师父他们要着急了。”

闻言,容煌倒也没再闹她,而是点头道:“这个镇天界要破开,还需要借助你的镇天石。粗暴的蛮力,却是无法将之破开。”

关于这个镇天界,在云芷汐闭关晋王阶的同时,他也粗略的看过了。比他估量中的,要难破一些,显然是因为镇天石的缘故。

听此,云芷汐直接将镇天石给了容煌,让他去准备破界。

说实话,这个镇天界过分幽暗,而且这里面生机全无,呆久了感觉就像是呆在冥界似的。也难为九婴在过去那么长久的岁月里,能够一直呆在这里面了。

容煌接过镇天石,忽又召出三具人傀出来。

这三具人傀一出,云芷汐先是讶异了一下。因为在之前她准备晋阶的时候,只是将一具人傀交给容煌修复,就是被冥水腐蚀的那一具。

可是这一下,容煌却给出了三具?!

“这是我之前的那一具傀儡?”云芷汐盯着其中最熟悉的那具道。

“嗯,另外这具是之前刚抓的。我在布破界阵时,你可顺便控制下来。”容煌示意说道。

“你什么时候修好的?”云芷汐拍着穿黑衣的傀儡,没想到这傀儡修缮了之后,是一具王阶巅峰的人傀。

“忘了。”容煌一句话,让云芷汐顿时挑眉瞪向他。感情他一早修好了压箱底里,若非此番看到人傀,他都给忘了还给她了!

不过老实说,她自己都给忘了。毕竟她这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乖乖的弄你的人傀。”容煌抱紧她一下,便是松开手的去准备破界。他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这会出去古界正好开启。

此时此刻的容煌和云芷汐,还都不知道九婴的破世,已崩毁幽灵城堡的平衡,更直接导致了幽灵之地的崩塌。

而幽灵之地,则是整一坐试炼古界的核心。当核心崩毁之后,试炼古界自然也不复存在。这是水疆一环扣一环的设定,其实他原本是打算,纵然有朝一日,出现了九婴破镇天界而出的情况,依照这两界的崩毁之力,也完全可以将九婴摧毁!

在水疆的设计之中,九婴纵然能破界而出,但因为镇天石的牵制,它还需要再废些时间,才能挣开这整一片的试炼古界。

那么这个时间段里,古界崩毁所造成的密集空间裂缝,纵然不能够令九婴兽魂尽灭,也必然能够令“虚弱”的九婴再被重创,甚至是从此堕入虚空乱流界,直接被虚无之力消损!

等云芷汐将余下两具人傀操控,便是收到了容煌传来的召唤。显然他那边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正是等着她过去呢。

“阿九,你带着小白来我这里。”对识海中的九婴主魂下达了命令,云芷汐已起身朝着容煌那边走去。

听到云芷汐叫“阿九”,九婴起初还怔了一下,结果在确定真的是在叫它的时候,它顿时——

卧槽!

阿九?!

本凶兽堂堂上古凶兽,居然被叫成一个阿猫阿狗的名字!能不能别这么糟践凶兽!

不行!

绝对不能这样!

就算这个小弱鸡,不可能一直是它的主人,它也不能够容忍,她这段时间这么叫它!简直太……

“主人,那个……咱能不能别这样叫……”然而九婴心中虽然凶性大发,恨不得碎石了云芷汐,但是它的面上害得“温和”的开口。

“嗯?”云芷汐听到九婴主魂传出的声音,眉目微微一挑。

“阿九太难听了,本凶……我以前名字叫婴戾,你可以叫我这个名字。”九婴争取用会本名。

“阴历?”云芷汐青眉微拧,立即摇头道,“你是九婴,叫你阿九有什么不好,就这么叫了,快带小白过来,在磨叽……”

“别……别这样,我马上过来。”九婴怕死了云芷汐再给她来个冰火两重天,连忙是说道。

于是不过一瞬间的功夫,九婴就驰骋到了云芷汐的身边,一副乖顺得不得了的模样,跟它那凶煞的外表完全不符!

“喵!”小白喵从九婴身上,朝着云芷汐跃过过去,直接落在她的肩膀上。

伸手摸了摸小白喵,云芷汐对它的来历愈发好奇了。她之前看到它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九婴的脑袋上时,还吓了好一大跳。结果却发现小白喵跟九婴很和谐,那九婴似乎对它完全没有敌意?!

“阿九,你觉得小白如何?”云芷汐忽然问道。

九婴没回应,依然老老实实的跟在云芷汐身边。

“阿九?”云芷汐再叫了一声。

“啥?”九婴这才反应过来,这“阿九”其实在叫它。心里不由暗骂,什么鬼名字,一点都不凶暴,简直有损它的名气!

“小白啊,小白很可爱嘛。”九婴面上赞美着,实则呸道,塞牙缝都不够,吃了都浪费口水,看起来更是弱鸡得不行。果然弱鸡养的兽,就是弱鸡一类的,简直没有半点看头……

“哦?”听得九婴话语真诚,云芷汐懒眸微敛。

“喵喵……”这时候小白喵已经开口,对着九婴喵说了一大堆的喵星语,把九婴直接喵傻了眼,它完全不知道小白喵在跟它说什么啊!

但是为了配合表示,它已经从良了,它不得不耐着性子,假装能听得懂的,认认真真的听着小白喵的喵星语……

看到两兽如此,云芷汐不再多言,直接朝着容煌掠过去。

那时候,容煌构筑的阵法已成。是以镇天石为阵基,刻画了玄奥禁忌阵图的存在,隐隐之间散着一层幽幽的黑芒。

云芷汐落在容煌身边,目光凝着这方阵法,不难看出其上的禁忌非常繁复,恐怕也耗费他蛮多心神的。

“来。”容煌拉住云芷汐的手掌,已经是跨入了阵法之中。

这一脚踏进阵法之内时,一层层波光,便从他们的脚下散开,仿佛脚踏光幕一般,显得十分玄妙。

那时刻,容煌一手握紧云芷汐的手掌,一手已经散出百来块上品玄晶,并以玄奥的组成,散落在阵法之上。

刹那间!阵法之上的禁忌层层而开,仿佛一朵盛开的巨大梅花,绽放出艳丽夺目的炽光!那光冲空而起!带着超强的能量,直接将镇天界洞开一道裂缝!

紧接着,容煌和云芷汐的身影,在这一片裂缝之下缓缓而起。

那时间,云芷汐已将九婴收入识海之中,与容煌五指紧扣的飘飞向那界缝。

容煌的目光锁定在阵基之上,在他们即将破入裂缝的瞬间,他修长如玉的手掌一探,便是将那镇天石吸入掌心!

然!

就在那一刻!

------题外话------

嗷呜!破界了!关于没死的风从的情况,也即将在出界后清晰出现,他到底怎么了?你意想不到!快为本座的脑洞撒月票吧!喵哈哈……

特别感谢撒鸡血,陪我一起爽一起嗨的亲爱滴们!同时也特别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正版订阅的亲,有你们的支持,才有《神医废材妃》的今天,文文的一切成绩基础,都是正版订阅,而让我饿不死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亲们每天两三毛钱,累积支持的正版订阅分成,这是一个最长情的支持,谢谢你们!么么哒(* ̄3)(ε ̄*)

感谢榜明细在留言区,可查阅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