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5章 不放!不能再磨人了。

容煌墨目轻敛,对于云芷汐修炼的,那套他不知名的神功,评价愈发高了一层。重塑经脉,再造骨骼,胫骨齐进,稳打根基。

“小东西如今的资质,已超越空灵体质,根骨都趋向完美进发。”容煌是一路看着云芷汐修炼过来的,对于她的资质非常了解。

容煌可以肯定,早在青城县刚见到她时,她虽然煞气很足,但资质真的是废材。如果不是那一身的灵韵尚在,他都看不出她哪点出奇了。

只是时过不久,她便能将废材之躯改造,并且一步步重回天才之列。直到如今以来,她的资质已非是寻常天才可比。

那时候,云芷汐浑身被苍古的仙韵包裹,周身却散发着绝艳高贵的火红之气,令她整个人看起来,仿佛空灵的仙子,又似灼美的妖姬,演绎着清韵桀骜,灵动尊贵,出尘魅惑……的种种纠缠之美。

正如一朵从含苞待绽放,再到艳绽而开的牡丹。先时粉粉黛黛,清韵动人,后则艳冠群芳,独领风骚。

而由天地灵气形成的,那万燕归巢般的壮观,愈发将她身上大气磅礴的傲——彰显!她身上绽放出的那种苍古仙韵愈浓,她体内裂放的高贵傲势愈强!

两势交融!

她便成了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神女之王!傲骨高贵,气韵万千,睥睨群英,独放仙姿国色!

她那浑身的气势,随着身体各大灵力的供给,以及天地灵气的汇聚,而在高歌猛进的涨着!

这种高歌猛涨的趋势,这等大阵仗的突破声势,在镇天界内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却是依然不停歇!

甚至镇天界内的灵气,明显都出现了枯竭的趋势,可云芷汐的晋阶还未完成!她的丹田正在继续的扩展,形成了一片六色缠绕的美丽存在。她的仙骨还在绽放莹光,吞噬着六系灵气冲刷而出的能量!

容煌很明显的看出,云芷汐此刻晋阶能量匮乏,他修长的剑眉微凝道:“水玄晶。”

他话落之际,云芷汐似有所感,已是召出了三块拳头大小的——超级玄晶!

水玄晶一出,就是九婴都动容了!要知道这可是超级玄晶啊!而且它能感受得到,在这三块超级玄晶之中,蕴含着非常精纯的,十分浓郁的水系灵气!竟是比一般的超级玄晶,都还要不凡得多!

他娘的!

这小弱鸡上哪里搞来的这么好的水玄晶,想它堂堂上古凶兽,当年修炼时也很需要这种超级玄晶的!

九婴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不要冲动,莫一时心急的冲出去吞了这三块水玄晶,别到时候没吞成也就罢了,结果还要被冰火两重天……

不过想想也是郁闷,当年它要多少有多少这样的纯属性玄晶,然而造化弄人……

那时三块水玄晶,化作浓郁的水系灵气!其声势竟比此前,云芷汐吞吸镇天界内所有六系灵气的阵仗还要大!可见这三块水玄晶,所散出的灵气是如何的庞大!

紧接着这些灵气,再度被云芷汐吞纳吸收!

轰!

云芷汐浑身的气势再度高涨!

精纯浓郁的水系灵气,如百川入海,于她的丹田之内,卷起千重浪!浪涛声势灼灼,气焰更是嚣张!

也就在那时候,一道小白影从云芷汐的怀中跳出来。那是之前吃了太多石乳晶,一直处于消化状态的小白喵,此刻被惊醒出来了!

毕竟水玄晶是它的粮食之一,而且是很重要的粮食,所以把它给惊出来了!

而它一出来,居然直接就窜到了九婴的身上!

“嘤——”九婴不知道哪里来的“苍蝇”,居然爬到它身上,顿时就要不客气的拍飞出去!结果——

“喵喵。”小白喵抱着九婴的一个脑袋,居然张着小白牙,正在欢喜的啃了啃!

“嘤——”九婴十八目一瞪,却发现小白喵抬起头来,冲着它傻笑了一下,然后就回头看着云芷汐突破了。

九婴:“……”这又是什么鬼?好像是从小弱鸡身上跑出来的,这可不太好弄死啊!不过它怎么速度这么快,一下子就能窜到它身上来?

但就在那时候,云芷汐浑身气势一裂!

紧接着,她的身姿便浮空而起!

那一刻!浑身超强的王阶气势开!

那气势,一散之间附近无数千百斤巨石裂散,碎石纷纷扬扬爆开!

容煌墨目敛起了笑意,飘渺的梵音散开道:“恭喜,成王。”

那时间,凌空而立的云芷汐,浑身上下散着一股锋锐的王者气势。她那红色劲装在震散的气势中猎猎而动,一股冲天的傲势自她身上绽开!

成王!

成王!

王阶以下皆蝼蚁!

对于云芷汐来说,这是水到渠成的一次晋阶。却也是她鲤跃龙门的一次晋阶,从此以后她就步入了,武道真正的大门之内。

对于武者来说,王阶不仅意味着修为的增长,更意味着增进寿元。王阶之前的武者,寿元只是比正常人多上一些,但也不过是一百多岁,不可能超越两百岁!然而王阶以上的武者,寿元可增进两三百年,直接就能活个四、五百年!

而增进寿元,则代表着可以追求更高武道,可以追求更无尽的寿元,如此周而复始!变成了无尽寿元,以及武道终极!

看起来,云芷汐从高阶大玄师,突破到如今的王阶,似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然而在这一年里,她绝非是寻常的突破王阶,而是六系齐进的封王了!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是六系同时晋阶入王,她可以随时随地,无差别的吸收天地间这六系的灵气,甚至睡觉都吸收天地灵气。于是在接下来的修炼中,她虽然会以水、火为主,但其余四系也会因为《通天诀》的特殊,并随着她的水、火感悟齐头并进!

如此在别人看来,她六系晋阶,将来升级会出现某些属性拖后腿的情况,完全就是不存在了!

这与她此前还未入王时不同,那时候她必须借助六系同起,拼生拼死才可以六系全进不同,而这也是入王带给云芷汐,最大的收获!

从此鱼跃龙门,天高海阔,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并且她的精神力,已经完全达到了皇阶的水平!在她的面前,寻常初、中、高阶玄王,已完全可战!就是王阶巅峰,也可斩杀!

此外她的《再造仙骨篇》已经大成,以她如今的身体强悍度,纵然是被皇阶一轰!也不能对她造成特别大的伤害!甚至如果她以精神力,出其不意的创伤对方,还完全可以战皇而胜之!

毕竟她还因为万年灵乳,而悟到了皇道!以至于她的玄技杀伤力,全部都上升了一个台阶!

感受着体内强大的实力,云芷汐盯着那一身白衣胜雪的男人,懒眸之中一片艳光掠起,紧接着她就不客气的,甩出了一方巨大的仙鼎,直接冲他发动了攻击!

轰!

气势涛涛的仙鼎一挥出之间,连九婴都跟着眼皮动了动!那等声势,寻常的初、中阶玄王,肯定直接被砸得稀巴烂!

容煌墨目一凝,可不敢站在原地给她轰了,直接是掠身而起的,迅速绕在她身边,并是揽住她的腰肢道:“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被他搂了腰,云芷汐仙鼎一手,手掌运起太极,已经不客气的动手了!现在他修为自降,她又是修为暴涨,不拿他练手更待何时?!

她如今的太极非同以前,每一招用出都有着一丝道意,比起那些个三九流的玄王,绝对是棘手万分!

容煌自然不敢大意,倒是与她“切磋”而起。

云芷汐方是晋王,气势正锐,一招招下来又是毫不留情,看起来容煌好像直接被压着打。只是容煌的精神力高强,每每能捕捉到她出击的轨迹,是故她无法打到他。

“你也不让着我。”打了一半,云芷汐有些不忿道。

容煌性感的薄唇微微扬起,却是真的露了个破绽,令得云芷汐眸光大亮,毫不犹豫的就冲杀而出!

结果……

“混蛋!”云芷汐双手被扣,一瞬间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容煌的怀里!这哪里是什么破绽,这根本就是圈套!

在幽暗的镇天界内,其砂石亦是枯燥的黑色。

那时候容煌将不老实的人儿抱了满怀,便是落地而下的,将她直接给压扣着,一双墨目凝着身下极度不忿的人儿,笑道:“小东西,都说了你没机会,偏是不信。”

“混蛋!”云芷汐抽了抽手,试图脱开这种“困境”。

可容煌宽大的手掌,却将她十指紧扣握住,并有力的将她的手,按在了她的身侧,而他的呼吸正在逼近她的脸儿。

“你混蛋!”云芷汐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完全压着他,他修长的腿更是将她不安分的腿儿扣紧!这个死家伙,他……

容煌清俊的脸逼近了云芷汐,他那独有的清雅梵香气息,轻轻的散在她的俏脸上。他一双墨目深邃的凝着她,性感的薄唇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邪笑,看起来像是要将她就地正法了。

“你……你……”云芷汐有些紧张的别开脸,他清俊的脸却贴着凑过去,微凉的唇还缠在她的耳边。

这种压迫的气氛,顿时让云芷汐有些不舒服的难为情,她缩了缩颈之间,一层微微的热意,便是从颈上蔓延而开。

他微凉的唇,又是落在了,她那散起了热意的颈上,轻轻的吮了吮,又微微的啃了啃,让她微痒的又缩了缩,双手想动偏是完全动不得。

“手放开……”云芷汐的声音微柔,似乎有些娇嗔的意味。

可是某位吃过大亏的美男,完全不给面子的说道:“不放。”

说话间,他的唇落在了她的颈口,他想要……

“当真不放?”云芷汐能感受到,他已经贴近她胸口的气息。

容煌墨目敛了敛,不太乐意的送开了她的手,侧了身的将她搂入怀里,修长的玉指落在她的莹滑的脸上,多有委屈的抱怨道:“尝一尝都不给。”

云芷汐握了他的手咬了一口,抬眸凝着他故作委屈的模样,好笑的应道:“就你这得寸进尺的毛病,你当我傻啊。”

“傻一傻多好。”容煌苦恼的握着她的颈,梵音掠低哑的唤道,“汐儿。”

“嗯。”云芷汐搂着他应声。

“咱商量个事。”容煌墨目潋滟的,凝着怀里的人儿道。

“你说。”云芷汐青眉微扬间,就被他轻抚下来道,“出去就把事儿办了吧。”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提起,看起来他似乎很着急。这倒是让云芷汐微讶了一下,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吧。他不是最擅长,放长线来腹黑的勾她上钩么?

这家伙这手段,当真是屡试不爽。今番怎么就变了方式,显得猴急了起来?!

被她疑惑的眼神盯着,容煌墨目微凝了凝,手掌轻抚着她的后颈道:“可好?”

“不好。”云芷汐翻身压了他,懒眸凝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容煌揽着趴在他身上的人儿的腰肢,梵音微微沙哑而性感的说道:“是有事。”

“什么事?”云芷汐这么一听,倒是蹭上去,凑着他的脸儿追问道。

容煌抬了手轻抚着她娇艳的唇儿,便是微微起了头的,薄唇落在她耳边道:“身体有事。”就上回差点差枪走火开始,他对着她的定力,可是大不如前了。

那可不是光看到而已,也不仅是光摸到而已,他这都该差不多了,结果……他如今抱着她,心神里可总漾着她那娇俏*的模样儿,这让他如何能稳得住。偏她身怀对付他的办法,他……

起初云芷汐听着还不太明白,但在他余韵绵长的风骚嗓音里,立即是回味出了此间的意思。顿时她的脸就红了红,这个死家伙!

“我考虑考虑。”云芷汐起了身,身形瞬间掠飞开了去。

容煌闻言微怔了怔,而在他起身时,本在怀里的人儿,早已是不见踪迹。他性感的薄唇微微扬起,墨目里的春意盎然而生,清俊的脸上微微的,散出了一层桃粉之色。

他在兴奋!

没错!

就是在兴奋!

因为云芷汐不是直接拒绝,而是说她会去考虑考虑。

“小东西,可真不能再磨人了。”容煌性感的梵音里,有着清雅的笑意,他起了身朝着云芷汐的方向追上去。

云芷汐去了水疆刻着墓志铭的丰碑,她自然能察觉容煌的修为恢复了,这古界之内的半年之期已到,他们是时候出去了。

临要走前,云芷汐想着来看看这个,留下了镇天石不小心被她捡到,顺便救了他们全部人一命的大帝。就当跟他道个别吧,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奇怪,坟墓上的禁忌都散了,怎么这丰碑上还有禁忌?难道不是一体的么?”云芷汐喃喃自语道。

“说什么。”容煌飘渺的梵音,一瞬间落在她的耳边,他那清雅的梵香,也直接袭入她的呼吸里。

“这丰碑有点古怪。”云芷汐盯着这一人多高的丰碑说道。

“不错。”不想容煌竟点了头,并且是直接一掌印落在这方丰碑之上!

但见丰碑之上,瞬间散开一阵阵波纹。这些波纹演变之间,有种诡异的光彩散出。

“万变禁。”容煌修长的剑眉微扬,薄唇微微勾起之间,已经立即施展梅花禁,将这道丰碑上的禁忌破开!

万变禁,绝对是变禁的最高演绎。而且容煌可以察觉得出,在这丰碑上的变禁,于这么多年的演化,并没有什么耗损,这当是因为禁中有禁的缘故。

在最开始的时候,这座丰碑的禁忌,看起来是跟整一坐坟上的禁忌连为一体。一直到外面的保护禁忌被破开,才露出了这一方万变禁。

而以万变禁的多变,以及其强大的反震威势,纵然是此刻的九婴,怕也很难破开。可见水疆的禁忌水平,当真是非常的不凡。

只是从他所言的一生中,他似乎并不着重禁忌的研习,也并不是一名炼器师,这倒是让人有些奇怪。

毕竟一般的禁忌大能,都会同时是一名高超的炼器师……

但以容煌的解禁手法,万变禁在他的手中,不过是两三刻钟的功夫,便是完全的被解开了!

那时候,丰碑上的诡异波纹,直接以一朵朵梅花绽放的姿态,发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完全的演化而开!

一刹那间!当梅花绽放满丰碑时,这座丰碑便轻轻的,散出了一层莹光!

破禁破得这么文雅,这么水到渠成的,云芷汐一路走来,只看到容煌能做到这样。这些变化万千的禁忌,在他那修长的指尖,就像是手到擒来的活结,直接就被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如果古默离在此,如果段凌和星灵子还活着,他们在看到容煌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开了这万变禁后,必然是要勃然大怒!

卧槽!是谁说千变禁不会解的?!

那现在这个万变禁,解得这么轻而易举是怎么回事?!

容煌一定会告诉他们,他不想解的时候,就是不会解。你们怎么滴吧……

而当万变禁散开,容煌的手掌,丝毫不客气的,直接拍落在水疆的墓碑上。

然后——

丰碑裂开!

丰碑之内,散出一团柔光。而在这团柔光之内,悬浮着一柄金灿灿的三叉戟,以及一方神秘的宝盒!

“这是……”云芷汐眼皮一跳,这不是那个雕像上面,握着的两件重宝么?

“之前是假的。”容煌道了一句,否则他怎么没上去抢。

闻言,云芷汐也恍然大悟了。立即想到当时三势力之人,为了三件假东西,傻缺一样拼得你死我活的场面。感情这家伙,一早就看破了一切,这才那么老实的,拉着他们一群人在后面打坐。

高!实在是高!先让那些人抢得头破血流,直接身死道消。若非有九婴之变,他是打算等他们都走了,再拉着她悄咪咪的来找真的吧……

此时容煌的手掌,直接穿入那柔和的光团中,一震之间裂散了,包住这两件宝物的最后一层禁忌。

云芷汐立即伸手而出,然后一手握着三叉戟,一手捧住宝盒,直接收了下来。

“帝兵!”在握住三叉戟的瞬间,这柄金光灿灿的兵器里,散出来的强大气势,让云芷汐立即是瞳孔一缩的喊道。

“中品帝兵,龙魂帝兵,还可以。”容煌评定了之后,给出了这一句评价。在他看来,也就是对云芷汐来说还可以,至于他则不再多看了。

若是被人知道他这种看帝兵的态度,一定要被气得吐血!

帝兵!在东岳本土势力里,根本就完全没有出现过!

就是上品王兵,都已经是可以争得头破血流的存在!更何况是一柄,如此强悍的中品帝兵!这简直让人眼红到爆!

可是这样的至宝,在容煌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不对,应该是根本不在他眼里!要不是对云芷汐有用,他多半不会多看一眼!

只能说,公子!您真高贵……

“中品!”相比之下,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乡巴佬云芷汐,就显得非常的震惊和兴奋了!

靠!

中品帝兵!

太棒了!赚爆了!

“水属性,哈哈哈哈!”云芷汐主修的玄劲里,就有着水属性。不过她没什么强大的戟法,恐怕也不能发挥这柄三叉戟的威力。

不过,别急。

云芷汐顺手打开了宝盒,一卷由一根银色蚕丝系着的兽皮卷,被安静的摆放在宝盒之中。除此之外,还有一只玉色的瓷瓶,立在这书卷的旁边。

但只是一眼,云芷汐就发现在这银色的蚕丝上,是淬了剧毒的!顿时她就觉得,这个水疆大帝还挺阴险的。

一般人打开宝盒,看到这一卷兽皮卷,必然是着急的打开了。那么接下来,不好意思,中毒死翘翘……

不过将遗留之物,保存得如此缜密,倒也符合水疆严谨的个性。

因为并不惧毒,云芷汐直接伸手解下了,这条银色的蚕丝,并且是收好起来。毕竟就其上的剧毒,还有这银色不太扎眼的情况,倒是非常的适合阴人!

而当这一卷兽皮被展开,四个古朴苍劲的字,就落入了云芷汐的眼中!

“镇天三式!”云芷汐瞳孔微缩,发现这是一套,完全配合三叉戟的戟法玄技!

“天阶中品玄技。”容煌也看出了这套玄技的不凡,主要是可配合这三叉戟帝兵。如此一来,云芷汐的战斗力,无疑又翻了一个台阶!

那时候,云芷汐的心神完全的,被这一套戟法吸引了!

天阶中品玄技,这要是搁在东域,那必然是直接炸开了锅!就是古界城势力,也绝对要不淡定的跳出来了!

这种品级的玄技和功法,这等品级的武器,绝对是称霸整一个域内的存在!

而天阶玄技,已非是寻常手段能撰写的存在。云芷汐这一眼看去,乃是开创这套玄技的水疆,用非凡的精神力,直接拓印在兽皮之上的精神光影!

这些光影瞬息万变,演化出的《镇天三式》的神韵!

云芷汐一刹那间看得如痴如醉,一双懒眸里演化着一道道光影,紧随着镇天三式之上的变化而动,以将这些招式和口诀铭记于心。

镇天三式,源自镇天族,是由水疆大帝,经镇天族的残技整理而出。戟法的前身是剑法,隐约之中便透着剑式的轻灵,但也有戟法的犀利!

如此糅合之下,融汇而出的镇天三式,便有着强悍不凡的杀伤力!

此间每一戟,都透着碎裂虚空,爆破山河的威势!

此间每一招,都蕴含非凡道运,古朴深远的意蕴!

此间每一式,都彰显镇天之强,毁天灭地的恐怖!

当光影消散,兽皮卷腐化而逝,《镇天三式》已被云芷汐铭记于心,但见她双眸紧闭,明显还在参悟之中!

然,纵只是参悟,她此刻手上握着的三叉戟,已然在不自觉的,散着一阵阵龙吟之威!

当,云芷汐眸开!

------题外话------

嗷呜!赚爆了!大赢家在这里!本座也要当大赢家,快给月票!让本座也爽一把!别你们看文爽了,我就只能苦逼的码字……

特别感谢撒鸡血的亲们,昨儿的感谢榜明细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撒的鸡血,本座必须好好保证,出门时期更新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