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3章 收九婴!一团光!

然而在冥水之中,那各种的残骸,大多已被腐化完了,少部分还有些模样在。而在这其中,云芷汐还找回了,她那一具皇阶傀儡。且看起来在冥水之中,似乎也受到了不弱的腐蚀损害。

云芷汐在一具具的骨骸中,辨别着风从的遗骸。她拥有心灵之眼,对于人体的骨骼,有着更为精细的辨别能力。

且对于风从的骨骼,云芷汐用心里之眼看过,所以并不陌生。是故她才有把握,能在这些残骸里,找到就算化成骨的风从。

只是……

当那一具一具的遗骸,经由她的辨别之后,她却发现都不是。

没有……

没有……

“汐儿。”见她一遍遍的,查看着这些残骸,陪在她身边的容煌,梵音轻柔的唤道。他的手臂也将她圈入怀里,轻搂着住人儿安抚着。

“不应该的,怎么连尸骨都没有……”云芷汐握了握拳,心中的自责抹都抹不去。

“冥水的腐化之力很强,风从落入冥水的时间有些长了。”容煌虽不忍心,但依然残忍的分析道。他知她心中是清楚的,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她并不死心罢了。

“我对不起风从。”云芷汐移开了,看着那些残害的眼,将脑袋埋入容煌的怀里,深深的吸着他身上,那清雅宁心的梵香,以平息心中的愧疚。

“都过去了。”容煌轻抚着人儿的背,知道她心里很不好受。

云芷汐靠着容煌,在他的怀里安静的呆了好一阵。知她心绪难受的容煌,也不曾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陪着她。

等云芷汐慢慢的接受了,风从尸骨无存的事实后。她的目光才看向了,那趴在一边想干点什么,但却又不敢干点什么的九婴。

那九婴当时的九个脑袋,都在演算着反抗的方案,并且计算着可行性,正是算得认真呢,就被云芷汐冷不丁的眼神吓了一跳。

真的是吓了一跳啊,九婴现在真的很怕云芷汐。因为她手中的镇天石,每一次打它,都会让它的魂体削弱一份,这样一直被暴揍下去,它也坚持不了多久的啊,嘤嘤嘤……

“姐姐,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害怕。”九婴弱弱的,奶声奶气的说道。

云芷汐满头黑线掉地,才不会相信九婴的话,而是口气森凉的说道:“既然你没吐出我要的东西,看来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

闻言,九婴大呼不妙!这个小弱鸡要干嘛?那什么,绝对不能让她得逞啊!

“姐姐,别这样无情啊,我很有用的,真的!”九婴连忙是申诉说道,并且滔滔不绝的说起,“想本凶兽,那可是上古就存在的超级无敌强者!想当年,本凶兽纵横驰骋天地时,什么大帝根本就是蝼蚁,本凶兽……”

“停!”云芷汐不耐烦的,打断九婴滔滔不绝的辉煌历史。

九婴顿时刹住话匣子,可怜巴巴的盯着云芷汐。嗯,其实是盯着她手里的镇天石。

“先跟我说说,这块东西是什么?如果回答不够精简,不够坦白,那你以后都不用说话了。”云芷汐凉凉的说道,一面想着方才九婴所言,什么大帝根本就是蝼蚁,看起来可不像是说假。

毕竟九婴还只是魂体,它的强大她就已经是,身体力行的见证过了。若不是有小黑石在手,她和身边的男人,现在都该被吞得渣渣都不剩了吧。

“你不知道?”这下子,九婴震惊了一下,心里顿时又打起了小九九。可它的小九九还没开始,头上就被砸了一下!

“嘤……”九婴哭了一下,连忙是回应道,“这是镇天石,是镇天族人才能感应到的存在。你既不是镇天族人,你怎么知道它能对付我?”

“关你屁事。”云芷汐白了九婴一眼。

九婴畏畏缩缩的垂下脑袋,心中忍不住忿忿道:“他娘的,贼老天怎么老这么虐待我!这个小弱鸡连镇天族人都不是,能弄到这块石头,肯定是瞎猫撞到死耗子,结果阴了本凶兽!贼老天,你老这么玩我,等我恢复了看不捅破你!他娘的!”

“这些年来,你一直呆在试炼古界之中?”云芷汐转移了话题,已经是问到了这点。

似乎为了让云芷汐放松戒备,九婴这回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错,想当年本凶手在晋阶的时候,被同族的一头女九婴给阴了,弄得本体俱灭,差点就神魂俱丧。幸好我留有一手,曾经将自己的神魂,分一丝融合在一块万年魂玉上。在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蕴养后,我终于是恢复了一丝的元气,于是便发愤图强的,继续恢复着我的灵魂,那时候我……”

“打住!说重点!”云芷汐真是服了这头九婴,难道这种凶兽不是应该很冷酷,回话就是一两句,非常的简单明了才对么?可是这话唠到底怎么回事?

九婴若是知道云芷汐的想法,必然要不忿的反驳,你他娘的试试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年的,被压抑在一块魂玉里,毛都不能说你试试看出来后,会不会变话唠!

“后来魂玉被一个叫水疆的大帝得到了,他知道本凶兽在里面,他想要通过吞噬本凶兽的魂体,来破帝成圣的。但是就那只老弱鸡,也不想想就他那么点修为,居然想吞噬本凶兽,结果自然被本凶兽反吞噬!”说起这事,九婴就觉得很耻辱,想它堂堂上古凶兽,居然被当成蝼蚁大帝可吞噬的对象!

听到这里,云芷汐听出了点门道,倒是没打断九婴,让它继续说道。

“但是可恶的是,在本凶兽快要得逞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水疆,他居然是镇天族人后裔!他的血脉有着克制本凶兽的作用,而且这个该死的水疆老弱鸡,居然还有镇天石!他娘的,本凶兽被阴了!当时天人交战,差点本凶兽就完了,结果没想到那水疆命该绝,居然仇家找上门来了!哈哈哈哈……”九婴笑死了,九个脑袋都乐开了花。

“水疆的仇家直接打到了他家门口,他还在死撑着想吞了本凶兽,可是本凶兽纵然奈何不了镇天石,但又岂能被区区卑贱的人类,来吞噬我的兽魂!所以就算被暴打,我也要反抗到底!本凶兽当时……”九婴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诉它如何智斗水疆……

“停!”云芷汐掏了掏耳朵,无语的盯着九婴道,“所以结果就是,有人重创了水疆,你趁机又弄死了水疆,但是你还是被镇天石打废了。”

九婴不愿意承认的,但事实确实是如此,不过它还是狡辩道:“就算没有人重创水疆,本凶兽照样可以灭了他!”

“水疆的帝心,交出来。”可这时候,容煌却淡漠的,没由来的道了一句。

闻言,九婴的心脏一缩,正是想要摇头说没有,可是当它的眼神,对上容煌的墨目,它就顿住了否认的话语。它从此人的眼神里,感受到了……

“那颗帝心是真的,它在你的魂体之内,交出来。”容煌梵音清彻,语调肯定的道出了事实。

云芷汐青眉微挑,看来这头九婴,还真的藏得很深。她倒也什么都不说了,就凉凉的盯着九婴,她倒要看看,它会怎么做。

嘤嘤嘤……

这对狗男女,居然要打劫它的东西!

嘤嘤嘤……

这个水疆老弱鸡的帝心,对于它来说,可是有很非凡的作用!如果它能找到适合的蕴魂体,再融合了水疆的帝心,等到将来它蜕变之后,它就可以成为,不惧镇天石的变异九婴!可是……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知道,为什么啊!它明明藏得很好,它藏得很好的啊!

“给你!”九婴丢出水疆的帝心,它发誓一旦它有机会,一定要将这对狗男女碎尸万段!不对!是抽筋拔骨!

容煌手臂一抬,手掌上散着淡淡的轻雾,直接水疆的帝心握住。紧接着,一道道黑烟,从这可帝心中散出。

九婴看着这一幕,眼皮跳了跳,盯着容煌的眼神,多了一丝丝的戒备。它存在与帝心里的,那一丝的兽魂印记,居然被他轻而易举的逼出来了!

难道这个男人真的是……

不可能!

最多就是后裔!经过这么多年的血脉稀释,肯定已经不行了,就像水疆那种镇天族老弱鸡!

而容煌在清除了帝心上,九婴动的手脚之后,就将帝心交给了云芷汐。后者也不客气,直接将帝心揣进玲珑仙境里。

这时候九婴的神态明显萎靡,它发誓它绝对是第一次被打劫东西!太卑鄙了,这对狗男女太卑鄙了!

“它身上还有别的东西没有?”收完帝心的云芷汐,开口询问容煌道。

容煌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好东西了。

“那可以灭掉了。”云芷汐说着伸了伸懒腰,一身的筋骨疏散了一下,看起来是准备大展拳脚了。

一看她这准备痛殴的动作,九婴顿时大哭道:“别……别这样啊……你不能这么对本凶兽,本凶兽什么都给你了。”

可是云芷汐怎么会管这些,挥挥手中的镇天石,直接就要砸在九婴身上。

“求你了……求你别这样……”九婴惊恐的哭求,它简直要哭死了,它怎么会遇到这种过河拆桥的人!就算当年的水疆,也不敢这么对它昂,嘤嘤嘤……

盯着九婴一副孙子的模样,云芷汐娇艳的唇忍不住勾了勾,非常嘲讽的说道:“什么鬼凶兽,跟龟孙子一样,真是让本小姐大开眼界。”

听到她这话,九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一旁的容煌,直接是拳靠薄唇,性感的桃唇弧度扬到了耳朵边上。

这么糟践上古凶兽的,古今往来肯定就她一人了。

堂堂上古凶兽,居然被她说成龟孙子。这要是当上古那帮大能知道,肯定要气得大吐血。要知道上古时期,凶兽大作乱,九婴可是把不少圣者大能祸害惨了。

而上古的那些圣者大能,只需看云芷汐这只小弱鸡一眼,她就能直接灰飞烟灭。

“你想吞了我们两人,从一开始的时候,你就这么打算着。就算到了现在,你依然是这么想的。那么你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云芷汐目中的杀意昭然,与此同时她已经展开了,殴死九婴的动作!

“嘤——”九婴痛呼,只觉的这个小弱鸡,根本就是油盐不进。它明明表现得很乖了好么,它这么乖居然还打它!有没有良心!良心何在啊!

“别这样……嘤——本凶兽保证,绝对不会对你们再生歹念……嘤——别打了,我保证……嘤——”九婴被暴揍得不要不要的,一面求饶一面保证。

可是云芷汐的暴揍不停,眼看九婴的一个头,居然有要被揍掉的趋势!如果真的掉了的话,那它可至少要废万年以上的功夫,才能再度恢复啊!啊!啊!

“别打了……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了,我给你当兽骑好不好,求你别打了……嘤——”九婴哭死了都,它发誓这辈子最憋屈的时光,就是今时今日了!

闻言,云芷汐顿了顿,还揍了一拳,才看着满头魂包的九婴道:“你可是上古凶兽,那么有傲气,会给我当兽骑?”

“我也不想啊,可是你有镇天石,这是专门克制我的,我也没办法好么。我怎么敢对你怎么样,绝对是听你的话。”九婴委屈的说道,简直是泪眼汪汪着。

云芷汐青眉挑起,似笑非笑的盯着九婴,却是退了回去的将镇天石,直接交给了容煌道:“我打累了,给你直接揍死。”

容煌修长的剑眉轻扬起,凝着云芷汐的墨目有波纹轻漾,她倒是用得顺手得很,这就要直接让他打打手了?

“不要!不要这样!我可以把我的一抹主魂交给你,如果我敢对你不利,你一捏爆我的主魂,我将要被重创八首,直接成为了残魂!那时候,你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灭了我。”九婴一看,居然要换那男人打它,它顿时就缴械投降了!只觉得这个小弱鸡太阴险了!

它能活着太不容易了,它真的不想才出来,就被彻底的湮灭了……

闻言,云芷汐并没有露出什么喜色,而是等着身边的男人说道。

“先把你的主魂交出来。”容煌淡漠的说道。

九婴不敢废话,直接将抽取了主魂交给容煌。同时它还阴阴的想着,哼!狗男女,上当了吧,本凶兽就是交出了主魂,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能驾驭得了么?

嘿嘿!只要你们谁,敢将本凶兽的主魂收起来,那本凶兽可就不客气了!最好是这小弱鸡收了,这可是绝佳的煞体,真是最适合蕴养它的身体!到时候再融合了水疆的帝心,从此以后镇天石什么的,再也别想威胁它了!

哈哈哈——

九婴心里美好的想象着,面上却诚惶诚恐的,将自己的主魂给递出去。

容煌一双墨目看向云芷汐,示意的说道:“收进你的识海里,以后它会听你的。”

闻言!

九婴差点要笑出声来了!

傻逼狗男女!上当了吧!等着!只要收了本凶兽的主魂,只要本凶兽的主魂进了这小弱鸡的识海,那么一切就都——

九婴强压着兴奋,十八只眼耷拉着,却用余光紧紧的盯着云芷汐的动作!

然后它看到,云芷汐将它的主魂握住了!

握住了!

太好了!

收进去吧!

“随便收这种东西进识海,真的好么?”云芷汐拿着九婴主魂,却是看向容煌询问道。

闻言,九婴一颗心脏差点爆了!差点脱口而出说,怎么不好了,简直大大的好啊!

“你若是不喜欢,那就直接捏爆了,废了它便可,省事。”容煌回答得干脆利落,听得九婴差点要跟他决斗!

卧槽!

怎么可以教坏小弱鸡!怎么能捏爆它的主魂!这绝对是不可以的啊!

听到这么黑心的话,云芷汐“扑哧”笑出了声,他这是不想动手,没想到九婴送上这么好弄死它的办法,他肯定高兴得很。

“说起来要这九婴,似乎也没什么用处,长得这么丑不适合拿出来。算了,不如废掉吧,省得占地方。”云芷汐这个作践凶兽的胚子,说话间就要捏爆九婴的主魂!

“嘤——别这样——不要这样——只要给我找到合适的身体,你可以将我塞进去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变成任何模样。”九婴简直憋屈得不能再憋屈了,它堂堂威风的凶兽九婴,多么酷炫的存在,居然被嫌弃太丑?!

“那你在这些身体里,能够发挥多少战斗力?”云芷汐精明的算计道。

九婴连忙回答道:“如果身体的资质好,我可以发挥皇阶的势力!如果比较一般,我也能发挥高阶玄王的势力!如果直接是魂体,你也看到了,我绝对是可以跟大帝拼一拼的存在!”

听到这里,云芷汐笑了笑,就在九婴的眼皮下,直接将它的主魂收入了识海之中!

那一刻!九婴简直要雀跃欢呼!仰天长啸!喷火吐水!

哈哈哈!上当了吧!小弱鸡你死定了,你们这对狗男子死定了!

九婴的主魂,在那一刻直接进入了云芷汐的识海里。然后它就是欢呼的,准备开始大展身手了!

结果……

嘤——

九婴的主魂,缩小版的九婴,直接被一团火烧了一把!烧得他顿时一跳,简直要死了!

然后!

还不等九婴回神,一片青色的波荡落下,它的主魂瞬间又被冻了一把,直接把它的心魂都冻凉了!

嘤——

九婴直接呆住了!

他娘的!

这是怎么回事?!

它不是应该,进入了那个小弱鸡的识海里么?可是这些都是什么鬼?!

此时在九婴的眼中,可以看到一颗青色的灵珠,以及一颗黑色的灵珠,而这两颗灵珠之上,散出来的那种完全,直接压制它本源的气息,让它简直心惊动魄!

它现在是一抹主魂而已,除了吞噬夺舍的能力,什么神通都还没有!这完全就是……

“如何?这地方还满意吧?”这时候,云芷汐的意识进入了识海之中,化作了一道精神力虚影,正是浅笑的看着九婴。

她当然不会认为,九婴会这么老实,说交出主魂就可以控制它,听着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她半点都不信!

不过容煌既然说,可以将它收进来,那么她就想到了,她识海里的这两颗灵珠了。如果说她有什么可以压制九婴的,她想除了这两颗灵珠,多半是没有别的了。

“你……你坑我!”九婴这次觉得,它真的被坑死了!这回真的是要被坑死了!它念想之间,已经打算悄悄的,不着痕迹的退出去。大不了它出去后,被镇天石暴揍时,再分走一丝魂!以后……以后再找机会重生,那也总比在这里被人控制的好啊!

想到这里,九婴已经做出了决断!

然而它这才要行动,一片火焰,一片寒波,就直接的将它给困住了!根本就不给它任何逃跑的机会!

紧接着!这火焰和寒波,直接形成了一个囚牢,把它给囚禁住了!囚禁住了!

这简直是……

它这真的是自投罗网了啊!啊!啊!

“放开我!你放开我!”九婴要哭死了,它今天彻底的要哭死了!它怎么都没想到,云芷汐的识海里居然存在着两颗天地灵珠!

就这种灵珠,除非它全胜时期,否则就算是魂体也多有忌惮。而若是能出去外面,就这小弱鸡对两颗灵珠的调用程度,肯定也不会太高,它根本就不用怕!

可是——

可是它居然愚蠢的自投罗网!

“臣服于我,否则灰飞烟灭。”云芷汐的虚影上,一双懒眸凉凉的,盯着九婴的主魂道。这头凶兽再强又如何?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给她收的。

小黑石,两颗灵珠,这等克制它的东西,全部都在她手上了,它还逃得掉么?再厉害再凶又如何?在她面前还不是得乖乖的,跟只弱鸡似的。

九婴心里那个苦啊,可是它没办法啊,它都被关起来了,它还能怎么办……嘤嘤嘤……它这辈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我臣服。”迫于云芷汐的淫威之下,九婴不得不臣服。

闻言,云芷汐的意识体出了神识,她张开双眸盯着眼前,直接耷拉下来的九婴,声音慵懒的说道:“乖,叫声主人来听听。”

九婴心里那个憋屈啊!可是——

“主人。”没办法啊,它主魂被关了,小弱鸡手里还有镇天石。到时候主魂没了,镇天石一锤之下,可让它直接灰飞烟灭!

“很好。”云芷汐满意的笑了笑,目光盯着九婴却又沉了沉声道,“可你吞了我的朋友,你说我该要怎么折磨你,才能为我那朋友报仇。”

九婴闻言一怒,“你还想怎么样!我都认你为主了……嘤——”

这九婴正是要硬气一把,结果被云芷汐直接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了它的主魂,它立即就萎靡的痛嚎起来!

“主人别这样……嘤——你说说你那朋友长什么样……嘤——别烧了,别冰了……”九婴被一重炙烤一重冰镇的,简直虐得不要不要的!

“主人……别……其实我之前在我的冥水里,我发现了一团异光!”九婴急急的呼道!

“说清楚!”云芷汐闻言,倒是停顿下折磨九婴的行为,目光森凉的盯着她。

就这等变脸的速度,简直让九婴大呼坑兽!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当时急着破开禁忌,所以并没怎么注意。但是我发誓,真的看到了!”九婴能感觉到,它好像说对了什么,所以它立即是发誓道!

“光。”云芷汐的目光沉了沉,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九婴。感情上她想信,但理智上她知道,九婴只是为了保命。

然而容煌闻言,墨目微微凝了凝……

------题外话------

嘤嘤嘤……本凶兽被揍得辣么惨,月票呢?!安抚一下本凶兽嘤!【喵哈哈!九婴收了,简直不要太萌!】

特别感谢亲爱滴们,昨儿撒下的收九婴,救风从的鸡血!么么哒!谢谢亲爱滴们支持,么么(* ̄3)(ε ̄*)

感谢榜在留言区置顶,可查看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