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2章 一顿狂揍!嘤嘤嘤。

厅内众人闻言,目光全部聚集在然长老身上。

紧接着!

所有人都瞳孔一缩的,死死盯着然长老那枯瘦的手掌上,那一块——毫无生机的黑色命牌?!

虽未裂碎,却俨然生机全无!

这是……

“不会的……”大牛一瞬间失声而道,他不相信!他不相信!甚至直到现在,他还不相信风从会死,可是此刻却又要告诉他,云芷汐也已丧生……

他不信!

怎么会……

“一定是出错了!我们从古界营出来的时候,明明榜上还是汐儿拿着第一!”然长老也不相信!

可是现在古界营内的排行榜撤了,毕竟这个榜单已经清晰的公布过,那么它自然就不需要再存在了。

如此一来,紫云宗众人就是想要跑回去验证,都是无法验证的了!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试炼古界崩塌了,若是云芷汐和容煌真的在里面,依照那等密集恐怖的空间裂缝来看,恐怕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是这种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

“说来说去,还是星辰宗那帮杂碎害的!若不是星灵狗偷袭,凭借公子和云师妹的能耐,我们肯定已经撤离了那地下殿堂,后面的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火风握了握拳,定定然的说道。

“不错!要我说,我们不如趁机,先去灭了星辰宗那帮杂碎!反正星耀那老杂毛,已经知道了云师妹斩杀星灵狗的事情,说不定已经在筹谋灭我等了,与其被动等着,不如先杀过去!”易山河赞同道。

火风和易山河对云芷汐,因为晋王这事情,都有了盲目的尊崇感,只觉得他们的云师妹,是非常的厉害的存在。如果没有偷袭一事,他们也许全数都已经出来了,又如何会出现风从死,而云芷汐和容煌下落不明的情况。

“沐长老,我们出动吧!灭了星辰宗那帮在古界城的老杂毛。”素来沉默的无涯,此刻也站出来道!

他和风从的相处并不算多,可是那也算是他唯一的兄弟,可如今这唯一的兄弟,却是被星灵子残杀!

是故,无涯对星辰宗,没有半点好感!不能手刃星灵子,那就杀他全家!别以为一人死了,那就算了!

“不错!灭了星辰宗!在古界之内,他们屡屡挑衅,甚至最后还要偷袭云师妹,最终残杀了风师弟!就算星灵狗被屠杀,也是远远不够的!”一众紫云宗弟子,纷纷是愤慨昂扬的说道。

对于星辰宗此番行迹,这些宗门的精英们,已经是恨到了骨子里!再说那星耀都知道了他们杀了他儿子,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战吧!

沐炎闻言,竟是未加阻拦,并且是老目一锐道:“好!”

这一声好,顿时激起了厅内所有人的热血!

战!

要战!

“岳山,你带着高阶大玄师以下弟子,由其余执事护送,先行去安排好回宗门的阵法传送。”沐炎当机立断的,做好了撤退安排,同时看着另外两名上代长老道,“两位老兄随我和然长老,以及火风、山河这些孩子,去灭了星辰宗那帮杂毛,顺便把他们古界城的窝端了,然后迅速撤离回宗!”

正如金岳山等人所言,紫云宗和星辰宗之间不可能善了了,那么既然注定要血拼,不如先下手为强!

“是!沐长老!”一道道峥嵘的应声起,揭开了紫云宗撕星辰宗的开幕!

紧接着,紫云宗众人分成两路,一路去做后援安排,一路直接朝着星辰宗据点而去。

沐炎很显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并且纵然是做了此等,看似冲动的决定,但却有着他的周祥安排。

不多时,一行人就悄悄的潜入了星辰宗据点之内!

而那时,星辰宗领军的道袍老者,刚好接到星辰宗宗主星耀的传讯,也知道了在古界之内,关于星灵子之死的真相!且传信过来的星耀,也已查清楚了云芷汐的身份。

“竟是紫云宗!说起来还是这一次存活人数最多的宗派,可以目前我等之力,无法将紫云宗这批杂碎灭了。”得到传信的道袍老者,已经在思量如何完成星耀所令的,务必要杀掉紫云宗那小贱婢的安排。

只是这道袍老者,在古界崩塌时,急着确找星灵子,所以并未注意紫云宗出来的人中,并没有云芷汐。但他记得在排行榜上,云芷汐的名字是亮在第一的!

“云雾山庄!对,完全可以……”道袍老者呢喃着,正是目光一亮的想到了云雾山庄的光头老者。要知道此番着云雾山庄,可是来了皇阶坐镇!

若是能联合他们,灭掉古界城这里,紫云宗的这批杂碎,那完全是轻而易举之事!然而他想象得太美好,事情的发展远远比他料想的多变。

就在他沉吟的此时,他忽觉体内气息一滞,四方灵气有诡异?!

“有毒!”道袍老者双目一沉,感觉到这是专门对付他这等修为之人,所放出的毒!所以他立即是要吞服解毒丹。

然而就在那一刻!一道蕴含着恐怖杀伤力的火指,直接洞穿在他的心口!

紧接着,沐炎已落在这名道袍老者的身前,一道狂瀚的怒佛五指,直接是拍在了道袍老者的胸口!

“噗——”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道袍老者怎么都没想到,沐炎居然会放毒,还搞起了偷袭!

且最让道袍老者惊骇的是,沐炎的修为竟然是到了——半步皇阶!

“咳……你……要挑……起两宗大战么?”道袍老者重伤之下,气息濒危的质问道。

沐炎雷厉风行的一掌再度轰下,一双老目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芒,“柯庆东,受死吧。”

“你……”道袍老者本也是一名王阶巅峰的强者,按理来说不该如此没有反击之力。然而沐炎的行动,过分的雷厉风行!

首先,这名叫柯庆东的道袍老者,他完全没想到,紫云宗之人会忽然发难!而且不仅是发难,他们居然还直接使毒!还一使就是使剧毒!

“这把老骨头很多年没动了,这一次既然动了,就让你们这些敢于悬梁跳丑的杂碎,知道我紫云宗的厉害。”沐炎本性就不是一个老好人,他年轻的时候就很狂,后来当了火云峰的峰主,倒是收敛了一些。

这么多年来,沐炎常年闭关潜修,很多人忘却了他年轻时的外号——暴龙!但其实他从来,都是一个不安排理出牌的老怪。

而既然决定袭杀星辰宗这帮杂毛,沐炎的安排自然是万无一失!

百余年来的时光沉淀,带给沐炎的不是人老志弱,而是更为缜密老辣的壮志!他从来都不缺乏一颗勇者之心,纵然是老了也不曾!

不过是两三刻钟的功夫!明显占据优势,抢占先机的紫云宗众人,就将星辰宗位于古界城的据点,给直接的一锅端了!

直接发挥了快、很、准!三大突袭攻击的优势!

不仅是星辰宗的人反应不过来,然后直接的被杀掉了!就是古界城内,所有还未散走的势力,都感觉到了愕然与震惊!

愕然的是,紫云宗的突然发难!

震惊的是,紫云宗之人竟然这么强悍,竟在短短时间内,就将星辰宗的古界城分支给一锅端了!这等实力和魄力,果然不愧是东域第一大宗啊!

此外官方的开战宣言,沐炎还安排了这么一套说辞——

星辰宗之人卑鄙无耻,在古界之内暗算,杀害紫云宗精英弟子,并导致东域第一天才云芷汐至今下落不明,血债必须血尝!

什么帝心,什么九婴,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跟紫云宗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他们还是受害者,他们是被暗算,杀害的一方!

至于有没有人信,有多少人信,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紫云宗首先,就抢占了道德的制高点!抢先了说话的主动权!他们就是受害者,其后的一切辩驳,那都是后话了。

反正紫云宗跟星辰宗死磕,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那么还是那句话——先下手为强!准没错!

不过对于这桩事,古界城方面的回应,倒是也很有意思。他们直接证实了这项说辞,也就是说紫云宗确实是受害一方。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纷纷相信了这个说辞,毕竟古界城自来很有公信力。

而在这次试炼古界中,全军覆没的云雾山庄、星辰宗、风火宗、鬼宗、青河宗、媚宗、巨蟒宗,纷纷意识到紫云宗和古界城,好像是盟友关系?!

如此一来,原本有些怀疑的云雾山庄,有意思联合星辰宗的风火宗,还有打算投靠这两宗的四小宗,纷纷是偃旗息鼓了。

毕竟古界城的实力摆在那里,紫云宗东域第一大宗的实力摆在那里,那么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还是不要跟紫云宗呛声的好。

不过“亲眼所见”,并且又吃了大亏的星辰宗,注定不可能跟紫云宗善了。

但此番天地异变,不少宗派弟子还能回来,倒也是一桩幸运之事了。只是古界崩塌,从此成了东域一个险地传说,不再有人敢去踏足。

是故,这一次的试炼古界排名,也将成为后无来者的一次。而这一次古界城内爆发的,紫云宗灭星辰宗据点一事,也成为了紫云宗的一个传奇。

一瞬间古界城街头巷尾里,谈论的都是关于紫云宗的话题。

“听说了吧,紫云宗火拼了星辰宗,一刻钟的功夫,星辰宗的强者全死完了!”

“你说什么蠢话,明明是一眨眼的功夫,紫云宗的老怪,一巴掌就把星辰宗众人灭了!”

“啊!那肯定是我听错了!紫云宗太强了,我决定去紫云宗拜师!”

“得了吧,就你这种资质……”

“……”

这是关于紫云宗宗门的。

“听说了吧,东域第一天才云芷汐,可是个十七八岁的小美人,人家不仅是个四级炼药师了!还是个半步玄王!”

“不对吧,我听说那是个十五六岁的妖孽,能战王阶巅峰!”

“对!我也是这么听说的,她为了保护宗门其余弟子,被星辰宗的杂种设了埋伏,困在了古界之中……太他娘的卑鄙了!”

“还好我跟星辰宗没关系,我家人跟星辰宗也没半毛关系!”

“……”

这是关于天才云芷汐的。

那时在古界城一处酒楼里,于雅间中听着这一切的一名白衣女子,直接将手中的筷子掐断了!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名身穿蓝衣的俊朗青年。

“你我的交易就此了结,接下来你自求多福。”蓝羽鸿淡淡的说道,而在他眼前坐着的,自然就是碧池了。

“等等!”碧池咬了咬唇,目光沉了沉道,“我要回去。”

“嗯?”蓝羽鸿挑了挑眉,当日在众人面前,若非是他率先出手重创碧池,换做金岳山肯定给她下死手了。而他虽不齿碧池叛宗坑杀全部同门,但这女人对他还有用。

“我要回去。”碧池不甘心,她知道父亲一定会相信她的!

“代价?”蓝羽鸿冷淡的反问。

碧池此时的脸色还很苍白,显然她的伤势还很严重,只是她目光楚楚可怜的看着蓝羽鸿,自有一种弱不禁风的美感。

蓝羽鸿双眸一凝,伸手将碧池拉入怀里,一只手直接拉下她的裙带,他本就是个好色之徒,而既然碧池想色诱他,他是非常的不介意。毕竟她还是有色相的,至于脑子……呵呵……

……

然在古界崩塌的彼时,在一片与界隔绝的幽暗之地,有着这么奇怪的一幕:

一头长相狰狞的九头怪,欲暴起,又匍匐,似凶戾,又老实,像狂怒,又温顺……那模样简直不要太纠结!

而在这头九头怪之前,站着一名有些狼狈的少女,在她的手里,握着有一块黑色的小石头。

每当九头怪要暴起的时候,她就催亮了小石块,于是那九头怪就匍匐了下来。它那十八目明明掩不住凶戾狰狞,却又不得不忌惮的,老实的趴在那儿。它心中分明有十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却又不得不表现得十分温顺。

在这一幕古怪的画风之后,悠然坐着一名白衣青年,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明显在耀武扬威的某人儿。

没有错了。

此时此刻,出现在这片幽暗之地里的,正是那忽然失踪的——九婴,云芷汐和容煌了。

当时的容煌,已打算提前觉醒,因为他用密法自降的修为不可逆,毕竟古界城那个老头,可不是好蒙的。

如此一来,摧毁密法恢复修为,就跟提前觉醒代价相差无几,还没有提前觉醒的实力强,是故他都打算好了。

只是不曾想,一切居然出现了大逆转——

从云芷汐身上,弹出的一片黑幕,直接将三人卷入了这个幽闭的空间。而云芷汐更是发现,她此前“捡垃圾”捡到的,一小块摸着挺舒服,顺势揣怀里的小黑石,居然是九婴的克星?!

这会威吓了九婴的云芷汐,正滚在容煌怀歇一会,此时她还不忘得意的,冲着容煌挥舞着手中的小黑石。

容煌:“……”他当然知道,她是在向他炫耀。这原本在他眼里,在其余所有人眼里的一块垃圾,结果变成了制服九婴的法宝!

“是我看走眼,还是你厉害。”容煌伸手拍了拍人儿的俏脸,非常识趣的自认眼拙。而说实话,他确实没有察觉出,这块石头的非凡之处。

就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这小黑石,到底是什么来历。只是他隐隐感觉,似乎有些许的熟悉,但在他的记忆里,又根本没有小黑石存在过的痕迹。

“嘿嘿。”云芷汐靠着容煌精壮的胸膛,目光看向那头明明要爆走,却不得不服软做小的上古凶兽九婴。

这时候,她还一条腿潇洒的蜷立在身侧,一副标准山大王的模样,暴发户一般的,以自上而下的姿势,睥睨着九婴。

看她这模样儿,容煌揽着她腰肢的手臂,都忍不住的紧了紧,他这小人儿,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

“好了,现在我说什么,你都要听我的,不然……”云芷汐盯着九婴,声音沉了沉道,“我只好把你灭了,我想这块石头,可以将你完全揍死。”

紧接着,但闻她嚣张狂野的嗓音,带着一丝不容置疑喝道:“你,快把风从的尸骨交出来,不然砸死你!”

九婴那个憋屈啊!它现在他娘的,简直憋屈得想上吊!不过考虑到它有九个脑袋,想要上吊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就先想一想便好了。

九婴的十八只眼,全部都盯着云芷汐手中的小石头,它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块镇天石,会在这个小弱鸡手里!

他娘的!简直坑死凶兽了!还让不让凶兽威风了!麻痹的,它真的很想去上吊!它都死了好几百万年了,上次好不容易出来放放风,就被水疆那个脑残,用这个镇天石给敲晕了回去!

他娘的!几十万年后,它好不容易又出来放风了!卧槽啊!为什么这块镇天石还在?那个水疆老弱鸡,不是被它临晕前搞死了么?怎么还有镇天石,而且是一只小弱鸡拿着!

他娘的!

他娘的!

……

九婴在心里碎碎念的咒骂着,简直想要将云芷汐,这只狐假虎威的小弱鸡,给一口碎尸万段了!

他娘的!

让她一只小弱鸡,威胁它堂堂上古凶兽!看它熟悉将她变成排泄物!

他娘的!

小弱鸡!你等着!等你手中镇天石没了,本凶兽绝对一定,把你吞成排泄物!

“让你交出来!”云芷汐盯着眼前的九婴,挥起手中的小黑石,直接往它身上砸!

“嘤嘤嘤……”九婴痛嚎一声,十八只眼都要掉出眼泪来了,那哭声当真是最纯粹的婴儿哭。

若是没看到它这等凶相,必然以为是哪家的乖宝宝,正是饿得哭起来了。

容煌看着这一幕,性感的薄唇忍不住扬起,有轻笑声从他嘴中散出来,绝对是在嘲笑九婴!

九婴听到笑声,非常不忿的瞪着容煌!

哼!笑屁笑!别以为你身上有那什么的气息,老子就会怕了你!老子堂堂上古凶兽,绝对能一口把你灭了!

“你瞪什么眼,还不快交出来!我再砸你啊!”云芷汐见九婴居然还不老实,决定要好好揍它一圈!

然后——

还不等九婴说啥呢,它直接就被云芷汐狂揍了一顿!

这个时候的云芷汐,充分发挥了不挨揍,不老实的教育理念,直接将上古凶兽被揍了一顿!

可怜的九婴,本就是魂体的它,正是在人生最虚弱的时期,结果被镇天石揍得不要不要的!它真的要去上吊了!

嘤嘤嘤……

坑死上古凶兽了!

“别打了,我交……我交还不行么……嘤嘤嘤……”九婴发挥出,是凶兽,那就得能屈能伸的本事,直接哭诉求饶道。

闻言,云芷汐直接在风中凌乱!

靠!

这是什么声音?!

九婴说话的声音,就特喵是个纯良的小娃娃啊!

奶声奶气的,这……

虽然说,九婴在叫的时候,就是婴儿啼哭的声音。但是配合它的凶暴模样,虽然不和谐了点,但也有一种另类的诡异惊悚!

可是!

可是……

“哈哈哈哈——”云芷汐收了手,直接是滚在身后男人的怀里大笑!

能不能!

不要这么萌!

这声音!

哈哈哈哈哈……

云芷汐要笑死了!

你能想象一头威风八面,凶戾残暴的上古凶兽,奶声奶气的哭诉的声音么?!

卧槽!

这个画风,简直诡异得不行!

不行!

好想笑!

云芷汐忍不住的大笑,简直笑得肚子好痛!

那时候,九婴十八只眼泪汪汪的盯着云芷汐,正确来说,还是盯着她手中的镇天石!笑吧笑吧,尽管的嘲笑吧,只要镇天石一掉下来,就给本凶兽全部去死!

可惜的是,九婴等不到这种时刻,因为云芷汐握着那小黑石的手可紧,根本不可能松懈掉。她又不是脑残,怎么可能不知道九婴心里的小九九。

再说了,这小黑石可是他们的命根子,她素来爱惜小名,怎么可能有任何疏忽!

容煌轻搂着笑得花枝乱颤的云芷汐,唇角也轻养着弧度,不过明显就清雅淡然很多。他倒也是第一次,听到九婴说话的声音。

被揍得满面是泪,十八只凶戾的眼都泪汪汪的九婴。听着两人的嘲笑,心底里凶暴的想着,等着!等着老子肯定将你们这对狗男女,一块一块的吞了!居然嘲笑上古凶兽,居然威胁上古凶兽,这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着九婴这么惨样,云芷汐忍不住又笑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停顿下来。因为想到了风从,她的脸色阴了阴,道:“别磨叽了,你先将风从交出来。”

“那是什么?”九婴十八只眼无辜的看着云芷汐,心底里凶暴的咆哮,小弱鸡想要什么?变脸变的这么快怕你啊!别以为拿着镇天石,就可以予求予取,想都别想!

“一个人的尸骨,被你的冥水吞了,现在吐出来。”云芷汐懒眸掠起一丝煞气,口气中的凉森明显加剧。

“我吞了很多东西啊,而且人的话只怕是尸骨无存了吧。”九婴纯良的回答着,其实却挠心挠肺的磨牙,吞到本凶兽嘴里的东西,怎么可能吐出来,简直想都别想了!

“吐出来!”云芷汐冷冷的盯着九婴,目中的煞气浓郁,手中的小黑石蠢蠢欲动。

九婴一看到那小黑石,顿时就缩了缩九个脑袋,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吞进去的东西,可能被消化了,不一定全部都有的。”

“没有你就去死!”云芷汐当然知道,这头九婴不可能真的老实,它现在心里绝对想着,要怎么把她和容煌弄死。

“别这样,我吐还不行么……”九婴看着那块逼近的小黑石,它百般委屈的,将肚子里的东西重新给吐出来……

嘤嘤嘤……它发誓!这辈子它绝对是第一次吐东西出来,从来它都只吞东西的!嘤嘤嘤……太欺负上古凶兽了,太有损它的尊严了!

他娘的!等着,等……

“快点!”云芷汐见九婴磨磨唧唧的,顿时十分不耐烦了。

“噗——”九婴仰头一喷,一大片冥水泉涌而出!

那时候,容煌眼明手快,立即是抱着云芷汐闪掠躲开,直接躲闪掉冲天而降的倾盆冥水,那速度快如闪电。

九婴见此,心底顿道可惜!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速度那么快!哼,若非本凶兽是魂体,绝对速度更快,完全不可能躲闪得掉!

“嘤——”可就在九婴阴毒想着的时候,它其中一个脑袋忽然爆痛,让它立即是忍不住的嚎了一声!

紧接着,九婴再度被狂揍了一顿!

“让你老老实实吐出来,居然还敢暗算我,你不想活了是吧?”云芷汐揍凶兽完全不留情,这一次直接把九婴揍得奄奄一息,直接是口吐冥水的瘫着呢……

而它吞进去的东西,这一次直接被云芷汐全部揍了出来。连带着隔夜饭什么的,都全部被它给吐了出来。

九婴喷出的冥水,几乎遍布了整一坐幽暗之地。其间涌出了很多,本被它吞噬之物。

云芷汐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涌出的“东西”,她要找到风从!一定!就是化成骨,她也要找出来!

------题外话------

想要汐儿收了九婴的亲们,想要风从不死的亲们,全部上缴月票!喵哈哈!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热情的鸡血,为报答乃们,本座最近虽然死卡文,但依然会努力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