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0章 九婴起!苍穹变!【高潮迭起】

那时。

广阔的殿堂,已被一片森幽的冥水占据。

有浓稠的黑雾,于冥水之上腾腾的翻滚而起。

而在此方殿堂里,原本的碎尸残骸,此刻已悉数被冥水吞没。

星辰宗幸存的五人,在与皇阶人傀死战之间,直接被冥水吞噬而去。余留没有生机的人傀,在没有了攻击目标后,呆呆的被冥水蔓延上身。

此刻。

于寂静幽森的冥水之上,浮现出的这一颗“噗通噗通”的帝心,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眼球。当然,除了云芷汐和目光紧锁着她的容煌。

那会云芷汐的目光依然锁定在段凌身上,并且是再度挥起了匕首!

怔怔的看着帝心的段凌,在那一刻的心神根本不集中!然后——

段凌就悲剧了!

他只觉背心一痛,他的瞳孔一缩而起!他竟然一时间忘了,他还在被那疯婆子追杀,他竟然忘了如此生死攸关之事,他……

“少庄主!”两名云雾山庄之人一愣,皆是失魂的惊呼而出!

段凌吐着血,他能感觉到,体内的生机正在消失,他要死了……

不!

怎么会是这样!

不会的!

不应该如此的!

他是要来夺取帝心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死去!

一丝恐惧的癫狂,遍布在段凌的双眸之中,他浑身忽然爆发出,一片超强的水系玄劲!他燃烧了丹田!

在生命即将终结的瞬间,段凌燃烧了丹田!他疯狂的燃烧了丹田!段凌本就是中介玄王,而当他燃烧丹田,于刹那间爆发出来的玄劲冲击波,绝对直逼王阶巅峰!

看见这一幕,容煌立即是掠身抱住云芷汐。刹那间,有狂瀚的水系狂波,疯狂的击打在他的身上,疯狂的冲击着他散出来的白雾。

“死!”可那时候,煞变中的云芷汐,明显还沉浸在疯狂的杀意之中。她那一双懒眸里,散去了所有的疯狂,余留这浓稠的煞气杀意,她就像是杀人如麻的魔鬼,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要杀人!

于是在那一刻,在容煌护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时候,她手中的匕首竟是顷刻间,直接的扎在了容煌身上!

有鲜血刹那间,从容煌的肩胛上流淌而出,锋利的上品王兵匕首,直接没入了对她没有防备的,容煌的肩胛之内。

“汐儿。”容煌墨目一凝,于瞬间握住怀中人儿的下颚,他将她的头抬起来,他看着她那双冷煞的眸,看到她眼底的迷蒙,他心弦顿时一颤。怒煞冲天的她,明显被此方中,那冥水的煞气迷了心智。

“死!”云芷汐拔出匕首,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暗波动。她素手扬起,再是一落!

但,她这一路,却在半途中停顿住了。

因为那时刻,容煌俯身在她唇上,落下了微凉如雪羽的吻,他没有去挡开她的匕首,他没有去顾及肩胛上的伤势,他只是低头吻住了她。

他的手掌,紧紧的扣着她的后脑,他的手臂依然搂在她的腰肢上,他性感的薄唇,缠落于她娇嫩的红唇之中。

有清雅的梵香,一瞬间炽烈的,袭入云芷汐的呼吸里。她懒眸微微一动之间,那挥起匕首的动作,便是缓缓的顿了下来……

他温润的绵吻,在一寸寸的吞去,她那些暴起的冷煞。他的呼吸与她紧紧纠缠,他在让她感受到他,是他在,是他……

她身上的煞气,渐渐的被收敛下去,她眸底的杀意,也缓缓的在消失,她眼中的迷蒙,慢慢透变成清明。

容煌轻轻松开她的唇,一双墨目里染着浓稠的心疼,他搂紧了她的腰肢,发誓以后她身边的人,他也会尽全力去照拂。只因为,他不想再看到,她像方才那般的煞变,他……

明显恢复了清明的云芷汐,看到他肩膀上的血,双眸里掠起一层心疼,她没有忘记刚才做的一切,她……

她伸手按住他鲜血汩汩而出的肩膀,神圣之手运起之间,在为他的伤口疗伤,她没有说话的搂紧容煌的肩膀,她……

“没事了。”容煌轻抚着她的背,飘渺的梵音里,尽是轻柔的安抚之意。

“风从……”云芷汐沙哑的嗓音里,透着不愿意相信的情感。

容煌抱紧了她,薄唇在她的发髻上,轻轻的吻落着安抚道:“都过去了。”

云芷汐伏在容煌的怀里,正是深吸了几口气,她感觉……

然正在此时!

燃烧丹田的段凌,在其余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刹那,竟率先一步的,冲飞在了帝心之上!他的速度完全是王阶巅峰的水准,甚至是有过之!

分明是一眨眼都不到的功夫,段凌便已冲飞在了那颗帝心之前!并且是,直接一手就抓住了帝心!

“哈哈哈——”段凌手握帝心,癫狂的仰天长笑!得到了!帝心最终还是在他的手上了!哈哈哈——

古默离双目一缩,他可以肯定这是真正的帝心,其上那精纯的能量不会错,可是现在这颗帝心,竟然被段凌握住了!虽然段凌看起来将死,但是……

“你们不是要么,要抢这帝心么?”段凌捏着那一刻帝心,目光中的癫狂之色愈浓,脸上更是挂着诡异的笑。他的丹田已经快要燃烧完毕,他的生命气息已将完全消失,他看起来就是马上要死的人了,然而他的手中握着的是,此番古界之中最大的——宝!

“动手!”古默离冷令一声,早已经准备好的古界城七人,迅速的吞服下丹药!便如离弦之箭,划出一道道惊艳青光,直接朝着段凌围轰而上!

“少庄主!”两名云雾山庄玄王,立即是惊喝一声的,同时吞下了两枚丹药!他们看得出,段凌这时已然要陨灭!而若是段凌陨灭,而他们却还两手空空的回去,那么下场自不用说,必然是非常的惨!

但若是拿回了帝心,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何况他们的少庄主这么拼,他们也绝不可能让帝心,落入其他势力之手!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拼了!

两方势力残余的幸存者,在这一刻全部都爆发出,最顶峰的战力!直接朝握着帝心的段凌,飞涌而去!

然!

就在那一刻!

段凌面目一狞,就在众人飞向他的那一刻,他忽然将那一颗帝心,直接的塞进嘴里!他——

段凌!

吞下了帝心!

“混蛋!”古默离怒喝一声,更是不顾重伤之躯,直接掠飞过去要助阵!

“哈哈哈——帝心是本少庄主的!哈哈哈哈——”段凌咽下帝心,爆发出一片癫狂的笑意!

那时候!

古界城七玄王,立即是爆出一片惊世剑光!

七绝杀阵!

于那一刹那间,起!

他们必须趁着段凌,还没有破坏那颗帝心前,直接将他杀了,并且取出那一刻帝心!必须是这样!

然!

就在七绝杀阵起!

就在所有人都疯狂的涌向段凌的那一刻!

“呱呱——”一道婴孩啼哭声,诡异的于这方殿堂绽放!

而当这一声啼哭开,容煌瞬间将云芷汐,紧紧的护在怀里!

那一刻!

但见那段凌,身体诡异的裂爆而开!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体内破茧而出!

刹那间!

段凌的身躯“砰”的一声爆开!

紧接着!

于那一片血雾冥水之上!轰然而出一头怪物!

轰隆隆!

天地一声惊雷撼九州!整一坐主峰悬浮山顶,于那一刻裂开一道巨缝!有浓稠的黑幕,破峰顶而迸出!

那时间!

幽灵城堡上空,云集起一片旋爆的乌云!仿佛一道狂瀚的黑色龙卷风暴!直接碎裂了整一片苍穹!

那时候,古界之内一片黑云笼罩!所有的兽类,全部都呜呜惊泣的,躲在了各自的巢穴里!那些千年以上的灵兽,纷纷是想尽办法的,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所有古界之兽!

都感觉到了一场灭顶的灾难,即将要来临了!只是这一次,希望那位大人早一点吃饱,早一点收工回去……

可是这一次,它们感觉那位大人的气势更恐怖了!就像此前只是沉睡状态,而这一次却是完全觉醒?!

呜呜呜——

整一片古界,徒留一阵阵呜咽声!所有的兽不再蹦跶,一个个都像是一只只弱小的猫咪儿,只求能在这一次的震荡中活下来!

古界中还幸存的活人,面对如此突兀的天地异变,自是纷纷本能的,警戒的躲藏起来,可是他们却完全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灵兽们的异变,让他们捕捉到了一些端倪。接着一种惶然的恐惧,在他们的心田滋生茁壮。对未知的突变,所有人都感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五百年前,在这试炼古界之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五百年后,今时今日他们似乎,马上就要见证了!

……

而彼时!

主峰地下殿堂内,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头怪物的现世——

那怪物!

在被裂放而出的那一刻,“唰”的绽出九头!

那九头!

仿佛巨龙之龙首,但那上下颚却都成尖锐的棱形,并且有密集锋利的兽齿,闪烁着阴森森的煞气!

怪兽头背通体呈火红之色,于阴煞的黑色冥水中,便如一片烈焰之血,气势汹汹的震煞着所有人!

怪兽的腹部,散出微微的金光。九首之上的颚下颈部一片,则是呈现青白的森冷之色。九首十八目,每一目中都散着狰狞的凶光,带着残暴的戾性崩天灭地而出!

这是一头!

超级无敌的凶兽!

它浑身的暴戾气息,浓郁倾狂而出!直接震撼得所有人,于刹那间肝胆俱裂!

这只是它的声势!

仅仅是“破体而出”,九头怪的凶气,就在瞬间将所有人的心魂震裂!甚至不少人的武道之心,因此直接被吓得出现裂缝!

然!

也就在九头怪现身的那一刻!

它那九个充满了暴戾凶残气息的头,齐齐一掠而出!

“啊——”

九道惨叫,齐齐而发!

古界城七名玄王!云雾山庄剩余两名玄王!

于顷刻之间!

全部被!

一口!

吞了!

九头齐出!一口吞一王!

最让人惊魂欲裂的是!

这不是九个普通的玄王,他们都是吞服了超级版爆灵丹的玄王啊!

此时此刻,他们的修为绝对都是在王阶巅峰!甚至是半步皇阶啊!

然而——

然而!

就是这样的九个存在,直接就被九头怪吞了!

卧槽!

还能不能再刺激一点!

还敢不敢再刺激一点!

古默离这个幸存者,因为飞过去得慢上一线,侥幸的没有被一口吞了!当然也因为怪物只有九个头,若是它再有一个头的话,估计古默离也一并被吞了!

古默离直接呆掉了,他根本连逃的气力都没有了!他直接被吓傻了!

这位古界城里,风流倜傥的天才少主,此时此刻直接被九头怪吓懵了!他完全不知道,这到底他娘的是什么怪物!

要知道他们古界城那七人,可是摆出了七星绝杀阵!那阵法一起,七人便是连体!那么七位王阶巅峰的强者,一体之后的战斗力,绝对是胜过了皇阶!

可是——

一口!

麻痹的!

就是一口啊!

全没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默离觉得,他已经被吓得没脑子想了!

如果不是多年的素养,让他秉持着一份尊严,他只怕都要被吓尿了!

太恐怖!

真正是太恐怖了!

“九婴。”容煌飘渺的梵音,缓缓的散了出来。

那梵音,和雅、清彻、深满、周遍远闻的,荡涤在所有人的心田,让所有幸存者,心神都是清透一震。

那些裂开的武者之心,那些惊惶与失措,在这一道梵音里,全数被洗涤而去。仿佛阴翳的天空,被一片明媚之阳扫过,所有人都清醒振奋了起来。

然而当所有人回味过梵音里,道出的这个词时,所有人又都是心魂一裂!

九婴!

上古凶兽!

这是真正的上古凶兽!

传说中,九婴声如婴啼,生有九首!乃是水火之怪,能喷火吐水,所过之处必生灵灭绝,悉数乃被它吞食而去!

它性凶戾,暴食狂!在上古凶兽榜上,是凶暴出了名的存在!仅次于上古四凶!绝对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凶兽!

可是!

这种凶兽早已经灭绝了啊!

那么!

眼前这一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完了!

这回是真的完了!

九婴之下,焉有活口!

那时候,古默离勉强镇定的退回来,他眼看着那九婴冷冷的盯着他,就像是盯着一块到嘴的肉似的。只不过它刚吞了九人,正在消化一下,还没要吞他而已……

“容公子,那个……现在怎么办?”古默离退在了容煌他们不远处,强撑着发软的双脚,浮空间谦逊询问道。

容煌没有应声,他那双墨目盯着九婴,并没有像其余人那样,被吓得不敢与九婴对视。

而那九婴显然也发现了,容煌的与众不同,它那十八只凶目,凶煞的盯向了他!那一刻的凶暴声势,直接轰压在容煌的身上!

非是九婴刻意施压,而是它与身俱来的,那种凶戾暴气便是如此。

被容煌抱着的云芷汐,同样被这一目,看得是浑身一颤的,直接往男人的怀里缩了缩。喵了个咪的,这是哪里钻出来的凶兽!

“怎么办?”云芷汐表示,这种*oss,她搞不定啊!被它看一眼,她就觉得自己是一只小弱鸡,随时可以被吞了去!

“完了。”容煌非常淡定的回了一句。

云芷汐瞳孔一缩!目光死死的盯着容煌,她在想他是不是开玩笑!

但是——

云芷汐发现,容煌不是在开玩笑,他的目光还盯着那一头九婴,他的气息和心跳,都非常的凝重!

正此时!

那头与容煌对视的九婴,忽然是腾空而起!它那九首,凶戾的绽开,一副吞食的模样,朝着所有人冲来!

一股凶暴的气息,于瞬间倾覆在所有人的心田!

那种感觉,让他们连撒丫子逃的勇气都没有!

而他们也知道,面对这等怪物,他们根本就逃不开!

“等等!”云芷汐忽然清喝出声!

也许是没想到,有人这等时候还能开口;也许是因为,开口的云芷汐,是被容煌抱着的;也许……

总之,九婴真的停顿了一下。

不过,当九婴的目光停顿在云芷汐身上时,它的十八只目陡然一亮!亮出了一片凶暴的残光!

下一刻,容煌立即将云芷汐拉到了身后!他那双墨目里,有隐隐的上位者之压,正在酝酿而出!一丝丝隐隐的清透蓝芒,在他的眼底酝酿!

“汐儿,听着。”容煌在护着云芷汐的同时,给她郑重的传了音,“这头九婴是魂体,它看上了你当宿主,你体内的煞气,完全适合它寄生。等会我将你推开时,你务必要顺势藏起来!不要被它发现你。”

“那你呢,你们呢?”云芷汐听出了,容煌话外之音里的,让她不安的信息。

“我不会死,你要乖。”容煌握紧身后人儿的手,然而他却真的没有底。他还有半个多月,修为才会涨回来,如今的他只有一条选择,可跟眼前的九婴作战。

那就是——

提前觉醒!

对于提前觉醒,结果会如何,容煌并不清楚。但他知道,想要提前觉醒,他要付出的代价是,毁灭此前所有的修炼根基!以此作为燃烧觉醒的能量!

存在的风险是,觉醒失败后神魂破灭,从此烟消云散;纵然觉醒成功,他本身的实力,也会因此受到不可恢复的创伤。

云芷汐默了默,她忽然从容煌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蜂腰。她整个人,也紧紧的贴在他的背后!

这让容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紧贴着她的柔软,还有她……

“不走!”这是慷锵有力的回应,是云芷汐的决断!

“汐儿……”容煌墨目敛了敛,他还想说什么。

但九婴,不会给他们机会了!

一片凶暴的戾气,铺天盖地!

一场癫狂的冥雨,倾盆狂卷!

“呱呱——”

那柔软的诡异婴啼,于刹那间遍布天地!裂放出冲天的煞气,更有残暴的血戾之气开!

幽灵之地上空!一片浓稠的乌云,绽开一道道血红的雷光!

九婴起!

天地变!

但见——

九婴九首,狰狞阴煞!

凶目狂戾,残暴而出!

腥风血雨,炼狱之界!

那一刹那!

悬浮峰顶裂碎成灰烬!

灰烬!直接成了灰烬!

整一坐主峰!

拥有着强悍保护禁忌的主峰!

在这一刻完全的碎灭!

九婴!

煞气全开!

凶暴驰骋!

九首齐出!

云芷汐可以清晰的嗅到,有凶暴的血腥气息,已经是冲到了她跟前!

而那个时候!

她清晰的感受到,被她紧紧抱着的男人,体内有一股恐怖的能量,正是要冲体而出!

她眼皮一跳,一种不祥的预感,让她忽然狠狠的,咬住了男人的肩膀!她不要他有事!她不要!

然!

也就在那一刻!

云芷汐的身上,忽然倾泻出一片黑幕!

“呱——”

凶暴的九婴!

也在那一刻,陡然惊恐的叫了一声!

就在所有人等死的这一刻!异变再起!

众人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什么,眼前忽有一片黑幕一闪而逝!

紧接着——

紧接着……

紧接着!

所有人怔怔的呆在原地,那些飞行兽清一色的,全部处于呆滞的状态。它们完全就像是木偶一样,处于一种全然失魂的状态。

那时候,天空中有碎粉的烟尘,洋洋洒洒的散着,一层温暖的阳光,轻轻的遍布在所有人身上。

天空中定格着,十三道人影,以及数道兽影。

时间仿佛静止住了,所有的人和兽都一动不动的,死死的僵定在原地,就像是一尊尊失去了生机的塑像。

良久……

良久以后。

古默离轻轻一颤,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里,有不可置信的光彩闪烁。

他本以为,他死定了!

他本以为,要成九婴腹中餐了!

他后悔着,为何要进这古界,拿什么鬼的帝心!结果哪里有什么帝心,根本就是一头九婴!他娘的!是上古凶兽九婴啊!

面对九婴,古默离纵然深信自己是天才,他也完全失去了任何的抵抗心!完全提不出一丝丝的,去抵抗的心里!

等死了,已经是绝望的等死了!

可是!

最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默离距离容煌和云芷汐最近,他隐隐的记得,在那九婴腾起,将要灭尽所有生灵时!在容煌两人身上,爆出了一片黑幕!

而那一片黑幕,似乎让那九婴非常的忌惮!可是接着——

就没了?!

没了?!

古默离发誓,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的,因为直接傻掉了,所以他一直呆呆的看着,所有的一切虽未经脑,但都全部看在了眼里!

就是那一片黑幕,拯救了他们所有人!

那片黑幕散出来之后,九婴就不见了!

但是!

为什么容煌和云芷汐也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知道……

古默离不知道,金岳山等人就更不知道。

“这是……怎么回事……”金岳山颤颤的道了一句,紫云宗众人才总惊魂中拉回神,一个个都是呆呆的,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浓郁的失魂落魄。

也就在那一刻,全体的飞行兽“咚”的一声,全朝着地上掉下去!

惊魂的众人,差一点也被摔死!都没反应过来啊!全都还在呆傻之中……

等到堪堪稳住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魂,才算是稍稍平复。

可是——

“云长老呢?”

“容峰主呢?”

“……”

弟子们纷纷发现,云芷汐和容煌不见了!

金岳山面色一沉,目光看向了远处,还在天空中呆呆立着的古默离。毕竟在那时候,距离容煌和云芷汐最近的,正是古默离这一人了。那么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古默离自然最为清楚,而且很可能与他有关!

可就在此刻!

两道冲天而起的能量,忽然是于众人之间爆发而出!

------题外话------

嗷呜!如此*迭起!砸月票的喝彩声必须密集!喵哈哈!

感谢榜留言区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你们的鸡血,打出了剧情的精彩,哈哈哈!

另:本座上了网站的名家访谈,有兴趣的亲可以去喵一下,看看本座的美腿嗷!哈哈哈!【臭表脸=_=】

推荐好文——【鬼眼阴阳师文】涂斤斤

木流星原本是一个毕业两年都找不到工作的待业大学生。因为姐姐的离奇去世,不得不接下家族千百年来的一个担子。

为鬼怪圆梦。

而家族世世代代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解除祖上的冤孽。

然后,木流星就凭着家族与生俱来能与鬼怪交流的能力和祖上传下来的经验从待业大学生变成了一位守着家族事业的阴阳师。

还遇上了一个跟自己抢生意的怪男人,每次自己的生意都要来插上一脚,做个搅屎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