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99章 煞变!碎尸!【高潮】

风从的胸口,被星辰剑凶残的裂开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鲜血,滚滚的涌荡而出。以至于他冷俊的脸,刹那间失去了任何的血色,只余留一片苍白。

他浑身的气息,在顷刻间减弱;他的生命能量,在迅速的消亡……

仿佛被一道惊雷劈中,云芷汐刹那间怔怔的,看着血雾中飞出的风从,一种似曾相识的恐惧,从她的心房裂开!

失去,失去……

一种恐慌,一种惶然,一种最原始的害怕,席卷了她所有的感官!她素来慵懒微凉的嗓音,在这一刻尖锐嘶哑的吼出——

“不!”

她的身形于瞬间飞出,她要去抓住风从,她要去救他!

对的!她可以救他的,她还有小绿呢!一定可以的!对!没错!

然而!

就在那一刻!

有浓稠的黑雾,瞬间将风从包裹!

有突起的吸力,直接将风从拖拽!

这一切的一切,就在云芷汐的眼前,瞬间的爆发出来!

她眼看着,风从被黑雾席卷,被拉扯而走!就在她眼前,就在她手边!

她还看到,风从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苦涩笑意,一双星亮的眸渐渐失去光彩!

“芷汐……”在被黑雾席卷的那一刻,风从用最后的气力,在呼唤着她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告诉她,等到不久的将来,他一定可以保护她的,他一定可以的!

只是……

一切话语,都未来得及说,他就被一片黑水笼卷……连最后的“芷汐”二字,也只能变成“咕噜”而起的泡泡,余留在此间天地之中。

没了……

没了……

这一切之快,只在眨眼之间!

“不!”

有浓烈的煞气,有冲天的怒意,在这一声中爆裂而出!

云芷汐加快速度,直接是不顾一切的,要冲入那一片黑雾之中,要将风从拉出来!她要拉他出来!

然而!

就在那时间!

一道清雅的梵香,一股飘渺的气息,直接将她包裹住!有强健的臂膀,将她紧紧的圈住,有精壮的胸膛,将她稳稳的抱着。

她被挡住了!她被挡住了!

“放开我!”嘶哑的吼声,从云芷汐的嘴里喊出,她的目光,只在消失的风从身上,根本没有看到其余的一切,她要救人!不要挡她!她要救人!

可是!

那时间!

此方殿堂,已爆发惊天裂变!一股股黑雾,倏然从殿堂之底迸发而出!

与此同时!一阵阵“咔擦咔擦”的裂地之声,直接轰动而起!

顷刻之间!一道道巨大的沟壑,涌出一片森黑潮水!

这等异变!来得极其骤然突兀!

就在云芷汐冲掠而出的瞬间,一切裂变已全面爆发!

那黑雾卷住风从,已然将他拖曳进了沟壑之中,埋葬在了森黑的潮水里!

云芷汐看不到这一切,她也想要冲进黑水之中,她只想要将风从拉出来!只是她被拦抱住了,被及时掠回的容煌抱住了。

“汐儿。”容煌飘渺的梵音里,掠起浓郁的心疼,他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人儿,他感受到了她的害怕,感受到了她在害怕中强压制着的伤痛。

“放开!”云芷汐暴力的推开容煌,然而——

然而……

然而那时刻……

风从的身影,又哪里还在……

没有了……

“风从——”沙哑的嘶吼,于她的嘴中爆发。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风从会出来挡下这一击!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直以来,风从于云芷汐,就是重要的亲人。他是紫云宗里,她唯一的亲人,他是唯一一个随着她,一路从云家堡走出,一起从青城县走来,一起历经紫云营的选拔,一起在宗门修炼的云家人……

她早已将他,当成了身边一个,必须要保护好,必须要一直与她走下去,将来共同创造辉煌的亲人,同伴……

可是现在,风从就在她眼前,在她的眼皮底子下,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汐儿。”容煌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握住她的脑勺,他性感的薄唇,轻轻的亲吻着她的发髻,他知她重情义,她对身边所在乎的人,倾注着很深的情感。且风从又是跟着她,一起从云家堡出来的,她从心底里对风从有着强烈的保护责任感,可如今……

“我要下去救他。”此时云芷汐的嗓音很平静,平静到让容煌心颤。他听得出她嗓音里,那种义无反顾的决绝,他知她真的会去……

“那是冥水,可瞬间吞没任何生机,能腐蚀任何物质,你不能下去。”容煌生怕云芷汐真的会跑下去,他抱着她的力道愈发紧,同时狠心的说道——

“且风从已经死了,他在被星灵子砍中时,他便已经死了。这样的他,于冥水中根本没有肉身防御,就算你的木灵果成熟了,也救不了尸骨无存的他。”

话落,容煌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浑身一僵。她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她知道,他诉后的是对的……

风从——风从……

那个冷俊的冰山美男,那个云家堡最初的盟友,那个少言的黑衣青年,那个目如崔璨明星的伙伴……

曾经在云家堡的小院里,他握着她给他的火元丹,不问任何所以然的,便坚定爽快的应承她说:“好,我做你的人,”

从那时候开始,他回报给她的,就是一片真诚,一片坦荡荡的真诚……他在她需要的时候,倾力的配合一切。在她不需要的时候,安静的埋头苦修……

风从……

紧接着,云芷汐从容煌怀里抬起头来,她的目光看向了——星灵子!

彼时!

一剑砍出的星灵子,在愣神的瞬间,就被云芷汐放出的皇阶人傀,狠狠的轰上一拳!那一拳稳稳的,轰在了星灵子的胸口!

刹那间!

“噗嗤”一口口鲜血,从星灵子的嘴中狂喷而出,他整个人更是被轰飞开去!直接被轰得伤上加伤!

但那时候,星灵子的那五名属下,已然是快速的保护住星灵子,直接与皇阶人傀战在了一起!

紫云宗一众弟子,已经是不顾殿堂异变的,直接朝着星灵子轰杀上去!他们要将星灵子千刀万剐!

口中鲜血狂喷的星灵子,面对紫云宗众弟子的围杀,他迅速的将两具残破的人傀放出,整个人更是飞遁的朝后逃去!

该死的!

为什么对方会有一具皇阶人傀?!

为什么?!

此时此刻的星灵子,回想到了此前,人傀忽然偷袭他们星辰宗之人的情形,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什么!

显然那根本不是什么人傀会跑!而是在那时候,这具皇阶人傀,就已经被紫云宗的小贱婢掌控了!且被那小贱婢用来,不着痕迹的,袭杀了他们星辰宗人!

然而!

怎么可能!人傀怎么会易主?

怎么会?!怎么会听从那贱婢的调遣?!

要知道任何傀儡,在被炼制成功后,都会以主人的精神力,去铭刻出一套控制阵法。而这种控制手段,通常都是不同的,也就像是一把控制傀儡的“钥匙”。

而这把“钥匙”,只掌握在傀儡主人的手中,其余人就算得到傀儡,在没有这把“钥匙”的情况下,也绝不可能控制傀儡!

除非一些超级炼器大能,他们在得到傀儡后,对傀儡的控制阵法进行摧毁,再重新铭刻出新的控制阵法。

可纵然是如此,那也需要时间啊!

那么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星灵子怎么想,都只觉得无以适从的震撼!若非被皇阶人傀轰中,他绝对不相信那人傀易主了!可是他是真真切切被轰中了!而且对方的这具皇阶人傀,现在就在跟他的属下作战!

他娘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星灵子完全搞不明白,但他现在也完全没有时间去搞明白,他在抛出两具残破的人傀后,就飞快的遁逃着,一面狂吞丹药恢复伤势!

可是——

可是……

可是!

当星灵子要飞逃的时候,他被堵住了,他被云芷汐堵住了。

但见眼前少女眉目含煞,浑身散着阴寒的气息。被她那双仿佛,来自九幽地狱般,充满着浓烈煞气的双眸盯着,星灵子只觉得喉间一紧,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只是这一眼,星灵子就下意识的,往后直接的退下去。

他怕了,星灵子怕了!

少女此刻的眼神,此时浑身的煞气,将星灵子煞到了。

也就在那一刻,少女一手抬起,在她那莹白的素手上,一柄闪着暗金色芒的匕首,透着致命的杀意!

云芷汐不仅恨、怒!她还非常的后悔!

这个星灵子,她本来早可以杀掉!尤其是在她控制了那具人傀之后,他们紫云宗这方,就已完全有实力干掉星辰宗所有人!

可是,她没有杀。

因为她担心此举,会引起段凌和古默离的戒备,会带来其后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也提防着星灵子,可能还有后手。

此外,她还自负。

因为她还有着各种底牌,她完全不担心星灵子的报复,甚至她早算计好了,在一切结束后,直接干掉星灵子,干掉星辰宗的人!

然而,变故发生了。

她的一切计划,风从并不知道。在星灵子举剑的时候,风从只以为她会因此而死,他完全不知道,她还有着什么保命的底牌,所以他傻傻的出来挡了。

这并不是风从傻,而是她没有安排好!没有让风从放心!更是她没有先杀了星灵子的后果!

早知事情会如此,她一定不管其他后果,先杀了星灵子再说!

可纵然是容煌,都没能预料到这一切,云芷汐又怎么可能,预先知道这一切呢……

此时此刻,云芷汐挥起匕首,她要将眼前此人——碎尸万段!

而云芷汐的杀意,震慑住了星灵子!

这一生以来,星灵子第一次怯场,哪怕是面对王阶巅峰时,他都不曾怯场过,可是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很怕了!他有一种直觉,他要死了!

要死了……

不!

不可能!

星灵子不是那种,甘于认命,甘愿受死之人!

所以!

在云芷汐挥出匕首的这一刻,星灵子眉心的星辰剑散出!他浑身更是倾泻出夺目的光,一头光兽的模样,直接将他浑身笼罩住!

这一刻!

星灵子爆发出了最巅峰的防御,天地间的光系灵气,全部都被他疯狂的召集。他更是不顾伤势的,将所有玄劲调集!

这一切!

只因为星灵子不想死!

他本人,也在爆发出最强的防御光波后,就拼命的逃出去!

“唳”

那时刻!

冲天的凤鸣峥嵘而起,云芷汐怎么可能让星灵子逃了!她引爆出火凤兵魂,直接的冲杀向星灵子!

一片惊艳的火色,一头桀骜峥嵘的火凤,直冲星灵子的防御光波!一击不破,便是二击,三击……

那时候的云芷汐,双目含煞,一击一击中,爆发出来的恐怖杀气!那种浓郁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煞意,直接将在场所有人震撼!

而那时候,此方殿堂已将要被黑色的冥水淹没,不是王阶之人,此刻都召唤出了飞行兽。除了紫云宗的人,还在火拼星辰宗余孽,其余云雾山庄和古界城之人,都在巡查着离开的办法。

“他娘的,这个大门完全打不来!”段凌气急败坏,这回帝心都没找到,他可不想冤枉的葬身在这里!

“没有任何禁忌的迹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古默离眉头紧锁,那双风流的桃花眼,此刻只有浓郁的凝重之色,他感觉大大的不妙啊!

“该死!你们……”段凌正是要再骂,并且是询问古默离什么。

“段兄——星兄——救命——”被云芷汐追杀的星灵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能是扑向了这两势力之人!

那时候,星灵子的那些属下被皇阶人傀揍得惨不忍睹。而他那两具残破的王阶人傀,则是被紫云宗弟子围轰,此刻看起来也差不多完全歇菜了。

星灵子此时,真正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段凌和古默离等人,闻声正是一看而去!可是这一看,却看到了让他们瞳孔一缩的一幕——

但见狼狈飞扑而来的星灵子,还不等冲掠到段凌他们跟前,一道火影就率先捕捉住了他!紧接着——

众人只见,一道火凤光影冲天而降,自星灵子的肩膀噬落!

下一刻!

“啊——”

星灵子爆出一声惨叫!有大片的血溅而出,星灵子的一条手臂,被完全的碎断开来!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这条被断开的手臂,于瞬间就被一道道火光裂穿!

然后这一整条的手臂,便成了一片片骨肉,翻飞在所有人的跟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谁家的刀工这么好,竟将猪蹄子一块块削得这么轻薄,这是要去炭火烤么……

天空中的血雾,就像是一朵朵烈焰玫瑰,在一簇一簇的绽放,与那黑水而成的背幕,染成了红与黑的绝配!

惨遭断臂的星灵子,简直魂都被吓破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他的防御光波,在云芷汐的手中,不过三两下就被破了!

而且她看起来,就像是完全不费力似的,速度依然飞快的,冲杀向他!

被追杀得惨完了的星灵子,此时此刻除了恐怖,就剩下痛彻心扉的后悔!他能感受到身后,那如跗骨之蛆般,锁定着他的煞气!如果可以重来的话,他发誓他绝不去惹这种煞星!这简直是魔鬼!

“死!”沙哑阴煞的嘶吼,从星灵子的背后传来,那时候的云芷汐,全副的心思里,就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将星灵子,碎尸万段!

眼看又是一匕首下!星灵子散出本命的星辰剑一挡!

“咔——”刺耳的金属冲击裂响,狂暴的震裂一方!撼得殿堂上的落石,一块块的砸下!有好多块,看起来就要砸中云芷汐,或者是星灵子。

可是这些落石,统统在砸下的瞬间,就被一片飘渺的白雾屏蔽而去。让星灵子想要痛快的,被这些石头砸死的机会都不给。

那么做这一切的,自然是守在云芷汐身后,一直随着她的容煌了。他没有阻止她去虐杀星灵子,他也没有插手去帮她杀,因为他知道她需要发泄,她心中的怒和恨,需要得到发泄,而星灵子无疑是最好的发泄对象。

“噗——”那时刻,硬撼了云芷汐一击的星灵子,重伤的身体更是萎靡下来!更可听到一道清脆的“咔擦”声,从他的身体里裂出。

“噗——”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从星灵子的嘴中喷出。今日的喷血量,绝对是星灵子有生以来最多的一次!

而于空中,与云芷汐的匕首硬撼的星辰剑,此时此刻,剑身直接被裂开了一道缝!而这一道缝,也代表着星灵子的身体,被裂开了!

因为星辰剑就是星灵子,星灵子就是星辰剑!

星辰剑一旦完全碎裂,星灵子的生命,也将宣告碎灭!

死亡的威胁,清晰至极的,落在了星灵子的感应之中,他连忙收回星辰剑,借着冲击波扑向距离他最近的段凌!

那时候,眼看着这一幕的段凌和古默离,全都是眼皮一跳。

他们怎么看,云芷汐都只是半步王阶,可是她的速度怎么能够这么快,她的爆发力怎么可以这么强,她又怎么能在空中如此横冲直撞……

这……

也就在两人发愣的时间,星灵子冲了过来!

“卧槽!你别过来啊!”段凌见星灵子,是直接的冲在他这里,顿时是吓了一大跳的骂道!同时快速的躲闪开来,他现在身负重伤,根本没气力催动云雾剑,就云芷汐这等凶煞生猛的模样,他怎么可能抵挡得了!

“救命——”星灵子最后的希望,就是段凌他们了,他……

“噗——”

然而……

就在星灵子一只手,扑在段凌跟前时,他的身体被一头火凤洞穿了!血……浓稠的血,喷散而开!

云芷汐一手抓住了星灵子,如同揪着一只弱鸡,她那柄闪这暗金色光,没有沾染一丝血迹的匕首——

一砍,砍下星灵子的一条腿,再是一爆间,裂出无数片翻飞的“猪蹄”骨肉片;

二砍,再砍下星灵子一条腿,在火光爆裂下,“猪蹄骨肉片”全都熟了;

三砍,剁下星灵子最后一只手……

……

分尸!

她在分尸!更准确的来说,她在碎尸万段!她在将星灵子,活活的碎尸万段!

然而!

当星灵子最后一口气咽下!当星辰剑碎裂的瞬间!

一道光影,从星辰剑之中裂散而出!

一名身着道袍的中年男子,从光影中——现身!

星辰宗当代宗主星耀!星灵子的父亲!星辰剑的上一代传人!在星辰剑碎裂的那一刻,被激发出了,那一道他曾经铭刻在星辰剑上的精神印记!

星耀也因此,见证了星灵子死亡的瞬间!他看到了这一切!他眼睁睁的看到了一切!

“你是谁!”

星耀目眦欲裂!星灵子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之一,此时此刻却在被碎尸万段!在他“眼前”被人碎尸万段!而他甚至不认得,这个出手凶残的少女,她到底是谁?!

只是!

回答他的,是云芷汐手刃一裂!星灵子最后那颗头颅的粉碎!

浓稠的血,成片的骨头,“哗啦啦”的散落在,所有人的眼前!、

凶残!

恐怖!

哪怕是经历过无数生死之人,看到星灵子被碎尸万段的这一幕,都只觉得头皮发麻,以及毛骨悚然。

“灵子!”星耀几欲成狂!然而他的精神印记,在此刻也被碎震消散!

星耀的光影,面目扭曲的神态,在那一刹那,随着浓稠的血雾,成片的骨肉碎散!

“少宗主——”星辰宗此刻,尚且还残活着的三名玄王,眼看星灵子被凶残碎尸,纷纷痛呼出声!然而他们的分神,却让皇阶人傀抓到机会,他们被瞬间一一轰中!直接栽入了冥水之中!

“哈哈哈——宗主已知道了一切,你们紫云宗……等着被……咕噜……”一名星辰宗玄王,临死前还在狂笑高呼,只是他话未尽,冥水已将他吞没成森森白骨。

至此,星辰宗进入古界之人,全部——陨灭!

这一行十七人!包括星灵子在内,共计七名玄王,六名半步玄王,四名高阶大玄师,全数陨灭!

全军覆没!

“咕噜”最为近距离的,观摩了这一幕的段凌,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下更是忍不住庆幸,幸好他还没惹这煞星,幸……

可段凌的庆幸还没来得及漾开,他就被云芷汐盯上了!

那是一双森煞的眼眸,秋水湮灭之后,涌动出的幽幽冥水,遍布着浓郁的杀意,看得人心房直颤抖。

“你……你要干什么?”被云芷汐盯上的段凌,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升起。

“死!”云芷汐挥着匕首,在灭了星灵子之后,就杀向了段凌!

“住手!”古默离喝了一声,这个时候可不是残杀的时候,他们这是要出去的,而且段凌这方若是死了,他古界城这方感觉也不太妙啊!

闻言,云芷汐抬眸看了古默离一眼,那一眼中的煞气杀意,让古默离这个古界城的天之骄子,一瞬间怔住了!

此时此刻,少女身上的煞气,她满眼的杀意,简直可怕至极!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魔鬼!她不是人!

“古兄,快联合杀了她!”段凌拔出云雾剑,感觉这时候要是不灭掉云芷汐,好像他会跟星灵子一个下场。

“我……”古默离正是要开口,一道白影却掠在了他身前。

“谁阻她杀人,我杀谁。”这是容煌的话,他一双墨目锁在云芷汐的身上,他会让她去发泄,但他绝不会让人伤害到她。

“你……”古默离眼皮一跳,忍不住就道,“她已经杀疯了,你若不阻止她,她会杀了所有人!我可不想等死!”

“你得等。”飘渺的梵音,雍容而强势,一语落定之间,古默离简直没被气吐血!他娘的,这是什么强盗逻辑!他好端端的人,居然要坐等被宰?!他才不干!

“啊——”可那时候,一声惨叫爆发!

只见那段凌,有一条手臂,已经是被云芷汐砍落!

那速度!太快!

快极了!

段凌明明已经戒备,甚至他身边两个属下,也已经在戒备!可是——还是挡不住……他们根本捕捉不到云芷汐的身影!

因为云芷汐,发起了隐身诀!

“死!陪葬!”沙哑的森煞声音,寒凉的落在所有人心头,她这是在杀人给风从陪葬。还不管是不是动过手的,她看到了她就杀了!

可怜的段凌,就是吞了一口唾沫,发出了那一道声音,就被云芷汐直接盯上了,这简直是……

吞口水都犯法!他娘的!

“古兄!你还不出手!”段凌顾不得断臂,他脸色惨白的握着云雾剑,四下警戒之间疯狂的嚎道。

“我……”古默离翻出不周山,他想出手!

“别逼我。”容煌一语梵音落下,古默离脸色一白!他隐隐的,可以察觉到容煌体内有恐怖的能量,正在蓄势翻腾之中!

娘的!这到底是谁逼谁!

卧槽!谁来告诉他,现在到底要怎么办?!

反抗是立即死,不反抗就是等死!

古默离觉得,他要被逼疯了!

“啊——”那时候的段凌,在捕捉不到云芷汐的情况下,于惊恐之中,再度被削了一道!若非他躲闪得快,甚至一条手臂又没了!

但纵然如此,他仅剩的这条手臂,此刻也鲜血淋漓的,俨然受了重伤!

那云雾剑,因此脱离了段凌的手,还不等他吸纳回去,一道身影闪落!云芷汐的速度,比他更快的,将那云雾剑收取!

“少庄主!”云雾山庄两名手下,紧紧的挡着段凌,目光都惊悚的盯着眼前,这一旦动起来,就会想鬼魅一样消失的少女。作为玄王,他们完全不明白,眼前少女到底是怎么做到,完全的消失在他们的精神力探测中!

“疯婆子!这是个疯婆子!”段凌脸色苍白如纸,心中的恐惧更是昭然,连忙是急急的命身边人道,“快吞服爆灵丹!给我灭了这个疯婆子!”

云雾山庄两名玄王闻言,纷纷是一咬牙的往嘴里塞下一枚丹药!可就在他们的丹药要进嘴的瞬间,一道飘渺的白雾射出,直接将他们的丹药毁灭!

两名玄王脸色惨白,这是……

“不许吞爆灵丹。”容煌淡漠的嗓音裁决而出,他的意思非常的明显,云芷汐看上他们了,他们就得乖乖的挣扎着被杀!

没错,就是这样!

眼看云芷汐步步逼近,云雾山庄三人早已经被吓破了丹,他们一步步的后退,一步步的后退,一步步的后退……

那时候,殿堂下的黑水,一层层的蔓延上来,阴煞的冥水气息,一卷卷的云集上来……

“咕噜”有什么东西,钻出了冥水之面。

“帝心!”一道肯定的惊呼,自古默离的嘴中爆发!

一颗“噗通噗通”跳动的,散着晶莹水润之光的帝心,于一片黑水之中冉冉升起!有精纯至极的能量,从其上柔和散发。

------题外话------

剧情是否跌宕起伏?是!请投月票!剧情是否精彩好看?是!请投月票!

特别感谢昨儿撒鸡血的亲们!感谢榜在留言区,么么砸(* ̄3)(ε ̄*)

推荐好文——【鬼眼阴阳师文】涂斤斤

木流星原本是一个毕业两年都找不到工作的待业大学生。因为姐姐的离奇去世,不得不接下家族千百年来的一个担子。

为鬼怪圆梦。

而家族世世代代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解除祖上的冤孽。

然后,木流星就凭着家族与生俱来能与鬼怪交流的能力和祖上传下来的经验从待业大学生变成了一位守着家族事业的阴阳师。

还遇上了一个跟自己抢生意的怪男人,每次自己的生意都要来插上一脚,做个搅屎棍!

首推好文——【侯门医香之盛宠嫡妃】画画

医女成长,暖男追妻,双强,一生一世一双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