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8章 旖旎,万年灵乳!【召唤章】

结果回应云芷汐的,连小白喵的“喵”叫都没有……

“主人,怎么办?”见小白喵“失踪”了,红狼表示很捉急。因为它也担心洞府里有危险,而它认为小白喵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

云芷汐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口气道:“跟上吧,但要小心一些。”

虽然小白喵无组织无纪律,但是它跟宝贝有感应这一点,云芷汐还是可以肯定的。无论是在冰谷,还是之前的食人分堂里,它找宝贝还是比较靠谱的。

“是,主人。”红狼得了吩咐,立即是冲着小白喵消失的方向追出去。那速度可完全发挥了,雷属性的速度本能!

不过红狼的速度虽快,但乘坐在它背上的云芷汐和容煌,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因为王阶的红狼,完全能够将快冲中的空气流屏蔽。所以云芷汐此刻,还能在红狼的背上,给容煌进行疗伤。

如此一来,红狼专注赶路,以追上小白喵,云芷汐则专注的给容煌疗伤。

因为感觉到容煌体内,给他造成伤害他的那股外力,蕴藏着强大的能量,以至于并不好汇聚驱逐,否则会造成二次伤害。所以云芷汐决定,用银针作为引导,去一点点的将这些伤害他的外力弄出来。

想定了疗伤方案后,云芷汐就开始动手了。

当她一双莹亮的神圣之手,一寸寸的落在容煌身上,那所有的穴位时,基本就将这些伤害他的外力,全部以银针控制住了。

“引。”随后云芷汐精神力凝起,以玄劲和精神力叠加,去掌控好容煌身上的每一根银针,然后以银针为引,将那些外力抽出。

这是一个非常精细的活计,所以云芷汐需要全神贯注,她同时也先提醒了红狼,好让它多加注意。

那时候,容煌的身体之上,便蒸腾出一层能量波动。这些波动,全部都是阵法乱流,挤压进容煌体内的狂暴能量。

大约两刻钟之后,云芷汐顺利的将这些能量引除,这就确保了容煌的身体,不会再被外力侵蚀伤害。

然而在抽出这些能量后,云芷汐脑子一晃,脑壳已经隐隐发疼。显然之前大战留下的精神力亏空等后遗症,现在正在影响她救人。

“嘶——没办法再施展神圣之手和心灵之眼了。”云芷汐揉了揉发胀的脑子,本来她还打算喂容煌吃丹药,顺便快速的帮他将药力融入经脉里,以方便吸收的。

“看来只能先让你自己消化了。”云芷汐说话间,已给容煌塞了一枚丹药,随后正打算疗养自身的精神力。

“嗯?”可是,她却发现这家伙不会自己吞下去?!

没办法,云芷汐只能“帮”他一把,然而!她掐了他的穴位,他也没有反应?!

“怎么回事?”云芷汐眼皮跳了跳,下意识就趴在容煌胸口,好去听他的心跳。虽然此前用心灵之眼看过,知道他只是受了外伤,脏腑等重要身体组成部分,并没有受到严重创伤。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让她担心他不会……不然怎么没反应啊!

“没问题啊!”云芷汐听了,他的心跳是正常的。可是他就是不吞下去!不吞怎么回事?!

“该死的,这家伙怎么跟别人不一样?”按说一般人就算昏迷了,就算是昏死得很死的那种,那么她掐了他穴位,他也该出现本能反应的,去咽下这丹药吧。

“喂点水,顺下去试试。”云芷汐想了办法,又给容煌喂了水,结果他水也不喝!就像是进入了一种自我屏蔽状态。他拒绝任何东西,进入他的体内!

“……”这下子,云芷汐本就疼的头更疼了,这要怎么搞?!

云芷汐盯着眼前的男人,在看了半天之后,发现头愈发疼了。这该死的男人,怎么连昏迷了也这么难搞。

“我就不信,给你弄不下去!”云芷汐伸手粗暴的,掐住了容煌的下颚,然后一嘴堵上去,直接撬开他嘴巴。接着再将舌头伸进去,非推着那丹药,进入他的喉咙里!

看你不吞下去!我给你送下去!

不过因为是第一次弄这种情况,云芷汐明显经验不足,嘴里又比较滑,一不小心间,那丹药就溜到了一边,老是不乖乖的到中间去,好像跟她在作对。

结果趴在某位美男身上的云芷汐,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一颗丹药,历经千辛挖苦的,推到了容煌的喉咙里,然后再被她死送进去。

这时候,云芷汐一嘴在人家容煌的嘴里“乱来”,一手摸着容煌性感如玉的颈,可谓是嘴手并用,把昏迷中的某美男,给大吃了一把豆腐。

“进入了,可是卡在喉咙里。”云芷汐摸着容煌的颈,试图给他顺下去,一面给他嘴里吹吹气。

眼看这丹药,总算是要修成正果的,进入容煌的食道里了!

结果——

结果……

结果!

“咳……”昏睡中的容煌美男,超级不给面子的,咳嗽了一声!

然后——

然后……

然后!

靠!

咳出来了!

你妹!

云芷汐爆粗口了!他是故意的对不对!一定是故意的!

不行!

不吃也不行!就要喂下去!

云芷汐抓起被他咳出来的丹药,还就倔起来了!她就不信,一个昏迷的人,她还搞不定!哼!

这一次,云芷汐先将丹药含嘴里,再低下头凑上容煌的唇,接着再度粗暴的撬开他的嘴。然后她这一次比较熟练了,知道怎么精准的,将丹药送到他喉咙里。

只是正在“努力喂药”的云芷汐,却没有发现,此刻被她粗暴对待的某位美男,那长长的墨睫动了动。

就在云芷汐舌头钻入他嘴里,并且在送丹药的时候。容煌那修长的玉指,也轻微的动了动。他的意识正在慢慢的苏醒了,但正在“努力”的人儿,因为跟丹药扛上了,所以还没有察觉到他的苏醒迹象。

等到云芷汐再一次将丹药,推送到容煌喉咙上时,正在顺他颈,又要鼓足劲吹气的她,却摸到他的喉结自己动了?!

“咕噜。”一道轻微的咽下声,从容煌的喉间散出来。

云芷汐动作一僵,整个人有点犯傻了。因为她之前喂得很辛苦,这一次好像太过容易,这让憋足劲要大干一场的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容煌那双深邃的墨目,在这一刻也睁开了。在犯傻的云芷汐跟前,如两汪近在咫尺的黑潭,很静很幽的张开了。

那时候,云芷汐的唇还在他的唇上,她的舌也还在他的嘴里……

于是,容煌在咽下丹药时,就顺嘴吮了吮。

嗯,第一次吃丹药,还有这么好的甜点送,感觉非常好。

自打进入古界,他最多就只能偷偷吃一下腥,根本过得比之前还要素,现在居然有送上门的好事,他不得多深入的“啃一啃”。

他一只宽大手掌很快的,握住了人儿的后脑勺,一手抚抱在人儿柔软的颈背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柔滑的后颈。

层层柔甜的气息,渐渐散在了两人之间……

等容煌松了唇,手掌滑落在她的脸儿上,拇指轻轻抚着她娇艳的唇时,可欣赏到她柔软的媚态。

他就爱她被亲得无力般的此时,眉眼有媚,俏脸有娇,让人看得移不开眼。他食髓知味的又缠了一下,才轻咳了一声的喘了喘气。

可以听得出,他的喘声很虚弱。否则以他从前的战力,这时候必然压下她,然后手脚乱来了!哪里肯这么安静的,就是吻一吻而已、

“你故意的!”云芷汐盯着眼下的男人,深刻怀疑他起初不咽下丹药,是故意而为!那是为了……为了让她……

“咳……”容煌轻抚着云芷汐的眉眼,墨目里微有笑意,自是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

“我若意识不清,任何东西都无法进我的体内。”这就是容煌。

云芷汐抬起头来,她半撑着身子,靠在他的身边,一双懒眸凝着他的眼,看着他那双深黑的眸,她看了他良久……良久——

久到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微凝起,正是……

她却先他一步的柔声开口道:“我喂的,你要吃。”

闻言,他墨目凝了凝,不能确定但却回应道:“我努力。”

“好。”云芷汐懒眸里漾开了笑意,她并没有去追问,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她知道,还在觉醒中的他,估计自己也不知道。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就像她也有不为人知的秘辛一般。

但,他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能。

“这里是……”容煌感觉到他是躺在红狼的背上,正要问一些情况。

可是这时候,云芷汐却将他抱入怀里。

“你精神力不好,闭上眼睛睡觉。我没办法给你恢复精神力,只能你自己养着。”云芷汐将男人抱好之后,一面做了解释。

容煌:“……”

怎么睡……

怎么睡——

怎么睡!

她将他这么抱在她怀里,他这眼神看过去,就是她胸前的婀娜。她稍微抱紧一点,或者稍微俯个身……

喔!

容煌要疯了!

“闭上眼睛。”云芷汐盯着怀里的人,严重告诫道。她知道他很虚,精神力非常虚,这对于他来说,肯定感觉非常不好。

容煌抬眸凝着她,正在考虑如果现在他干点什么,结果会是如何。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他比较弱……

“睡觉。”见容煌还张开着眼,云芷汐干脆粗暴的,伸手给他将眼睛强制闭上!

眉眼被柔软的手掌盖住了,呼吸里都是人儿那独有的少女甜香,微微侧个脸,还能蹭到点什么……

容煌觉得,他不可能恢复精神力了……

这怎么可能睡得着!

反正他睡不着!

虽然泥丸宫很痛,虽然他急需好好睡一觉!

这时候容煌动了动,他将被她一起抱着的手臂抽出来,并绕过她身后抱住他的腰背,清俊的脸竟无耻的,蹭上了她的胸!

云芷汐:“……”

她抬起手,盯着闭着眼睛,蹭上她胸口的男人,顿时有一种想拍开他的冲动。她本只是想让他睡得舒服一些,可是他竟然……

“这样睡。”容煌沙哑的梵音,厚颜无耻的说道。整一张清俊的脸直接埋进了,云芷汐那……

“你最好不要动!”云芷汐咬牙切齿的警告。

“不动。”容煌信誓旦旦,嗯……好软!果然心动不如行动,也没有被拍下来,现在就先老老实实的睡一会。

知道他是在占便宜,但是这一次云芷汐默许了他。她伸手抱紧她的头,呼吸渐渐平和下来。她的精神力状态也不佳,需要运《修神诀》进行恢复。

此时容煌尽管脑壳很疼,但人儿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波动,正让他*得不行……他这哪里是养伤,他这根本就是在痛苦中徜徉。

不过容煌没能*多久,他就被挪了位置。云芷汐将他往上抱了抱,将他的脸挪在了她的颈上,让他靠着她睡下。

“如果你再不睡,我就用针扎你了,或者你一边去睡。”云芷汐在容煌的耳边,轻声警告道。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小九九,让他蹭一下就算了。他现在这种情况,如何能不好好休息。

闻言,容煌抱紧云芷汐,沙哑的梵音里有了一丝苦恼,“睡。”

云芷汐俯了身将他放下,容煌那墨扇般的睫一颤,立即张开了双眸的盯着她,以为她是恼了,要丢他一边去了。

“松开。”云芷汐凝着眼前的男人,拉着他那抱紧她的手臂道。

“松开,我睡你身边。”知道他担心什么,云芷汐已经多加了一句道。

听此,容煌这才松开了手,在她躺下的时候,就翻身拥着她。

云芷汐往他怀里埋了埋,柔软的手臂拢着他的蜂腰道:“睡觉。”

“睡。”容煌将她的脸儿,拢进了颈窝里,清俊的脸埋在她柔软的青丝之中,他的手指轻轻的,在她的后颈上摩挲。

那时候,红狼循着小白喵的踪迹,已经是找得有些迷路了,结果完全找不到小白喵的影子。

对于这种情况,云芷汐已经有经验了,她让红狼找个安全的地方,原地等着就好了。

后来云芷汐不知道容煌睡没睡,但是她反正睡着了。嗅着他身上的清雅梵香,抱着他微凉舒服的身体,本也是疲倦的她入睡得很快。

当然,这也是因为容煌没有作怪的缘故。

……

不知睡了多久,似有“叮咚”的清动水声,在一滴一滴的,流淌入睡梦中。

云芷汐张开双眸时,耳边有“叮咚”的水声在轻响,有男人的呼吸在轻绵起伏。她微微抬了头,入目的是男人安睡中的模样。

安静,雍容,清俊,飘渺,正如一尊入梦的神祇。那一呼一吸之间,便有清雅的梵香淡淡的散着,他似乎就是一尊降落人间的神明,充满着神秘与不可测。

微微敛了敛懒眸,云芷汐回了回神的开启了心灵之眼,接着她看到他的泥丸宫已经恢复了一些,显然他确实休息了。

此刻他一只手臂紧紧的圈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绕过她的颈,抱落在她的肩上。有一条修长的腿,更是将她的腿儿缠住。

怕看久了,会惊醒了他。云芷汐侧回头,安静的躺在他的身边。

“红狼。”云芷汐传念召唤了红狼一声。

“主人。”红狼很快回应了。

“小白找到了么?”

“找到了,它带我来了这个地方,灵气好浓郁,很适合我修炼。”红狼兴奋的回应道。

云芷汐经由提醒,才发现此地果然灵气十分浓厚,而且隐隐有着很灵动的韵味。不过她并没有忙着散出神识,或者是爬起来看四周的情况,因为她身边还有一个人。

之前,她经常赶他走,怕他毛手毛脚,不愿与他同床共枕。到了后来他也没逼着她,只是在她睡下的时候,他还是会悄悄的爬上她的床,然后拥着她睡。他还会下意识的,屏蔽他自己的气息,没有去惊扰她。

其实他本可以不必这么做了,在经了上次三眼灵蛇一事后,她心里已经默许了他爬上床,就是同意他的亲密拥睡了。

不过她没开口,她知道这个男人不能惯,他会得寸进尺,她是知道的。

但现在,她希望他睡下的时候,能熟悉她的气息。她希望下一次,她给他喂东西的时候,他就算意识不清,也不会拒绝。

微微蜷了身,她靠在他的锁骨上,感受着他微凉的肌肤。

男人搂在她腰上的手动了动,他的呼吸频率也轻微的变动了。

“吵到你了?”云芷汐知道他睡眠必然是浅的,因为她睡着了,他不可能也完全睡着。本来是要让他休息的,结果倒是她睡了个饱。

“没。”容煌微微侧开身,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见她垂着长卷的羽睫,在他怀里很是乖,他抱着她的力道微紧了紧。

云芷汐往上蹭了一下,一双懒眸凝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目。

“汐儿。”容煌轻抬起手臂,手掌落在她莹滑的脸儿上,轻柔的唤了一句。

“感觉如何?”云芷汐摸着他的头,不知道他算是恢复了几成。

“好。”容煌低头亲了亲她的眉目,又将她紧拥入怀里。这样抱着她,如此亲密的在一起,他的感觉自然是好的。

云芷汐抱着他背的手掌摸了摸,发现他不知何时换了衣服,那破烂的衣物都没了。她轻爬起身来,开口说道:“我看看。”

容煌松开了她,让她去查看他的身体状况。

这一眼全身看下来,云芷汐发现他的伤势基本都好了。此前那些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此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云芷汐:“……”不得不说,他的恢复力也是超级变态。

而她这一爬起身,在看了容煌的情况后,就被他们身处的地方震惊了一把!

在她的眼前,有着一汪散着淡淡寒气的,充满灵韵气息的碧绿小潭。

但!

重点不是这个!

而在这汪潭水的不远处,在那一片紫黑的土壤上,培育着的那片散着浓郁灵气的灵药!

并且这些灵药的年限,赫然都在三千年以上!

三千年!一片!

要知道千年以上的灵药,在东域就已经是稀罕的存在,而三千年的灵药更是罕见!

虽然,云芷汐不是没有见过三千年的灵药。她甚至有万年以上的灵药,正在玲珑仙境里种着,可是那大多是火灵果!而且万年以上的,她只能看看……暂时用不了!

至于此前在深谷秘境里,得到的那枚戒指中,大部分的灵药是在千年和两千年,三千年的只有两株冰莲果,五千年的只有一枚火灵果。

而她这么多年收藏下来的,三千年灵药只有一株,还是容煌送给她的,那一株火凤凰。所以她其实目前最缺的,就是三千年的灵药!

那么这里——

云芷汐下一刻,已经一窜身的,直接从容煌身边窜起来,然后扑向了那一片灵药!

“烈焰草,三千年!”

“水兰花,三千年!”

“常春藤,四千年!”

“……”

各种属性,各种三千年以上!云芷汐清点得乐开了花!这真的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饿了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

等她晋阶五级炼药师,完全不用担心主药不好找的问题了。这里的这些三四千年灵药,虽比不上七彩仙果珍惜,但却都是她接下来将会急需的存在。

而且——

“四千年,本元草!”云芷汐目光一亮,完全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就直接得到了一株本元草。

而本元草,正是炼制本元丹的主药之一!

“太好了!”云芷汐知道丹田上的伤势,对于金岳山来说,是一桩非常痛苦的事情。她虽有本元丹丹方,但是炼制本元丹需要的灵药,却是非常不好找的存在。

例如这一颗本元丹,对于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虽比不上火凤凰那么刁钻,但对于生长中需要的灵气要求很高。

“又赚到了!”云芷汐说话之间,直接将这长着一片灵药的小土坯,全部给收进玲珑仙境里了!

在收好了灵药之后,云芷汐抬头看见容煌也起身了,并且蹲在不远处的小潭边上。

云芷汐站起身也走过去,可他还没靠近呢,一股寒冷的气息就迎面扑向了她!紧接着她体内的玲珑仙境颤了一下。

就在云芷汐运起《寒冰诀》抵御寒气的瞬间,一股力道骤然从她体内冲出,紧接着她——

“噗通”一声!

掉水里了!

毫无疑问,这一次坑她的是小绿!这家伙……

可还不等云芷汐抱怨,她就觉得冷!

超级冷!

要不是曾经在冰谷地下适应过一段时间,她都觉得有些受不了了。在及时的催动了冰魄寒灵珠后,云芷汐身上的寒意快速散了去。

这时候又听“噗通”一声,很显然是容煌跟着跳下来了。

云芷汐闻声连忙钻出水面,下一刻她已被搂入一堵结实精壮的怀里。

“你还没恢复,你快上去。”云芷汐要赶容煌上去道。

“你护着我。”可容煌飘渺的梵音,却落在她的耳边道。

云芷汐微怔了一下,倒是忙散出冰魄寒灵波将他裹住,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走。”不想容煌却是道了一句后,毫不磨蹭的搂着她潜入了水底。

“去哪儿?”云芷汐搞不明白。

“你不知?”听她如此疑问,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凝。

“我怎么会知道?”云芷汐没好气的反问,难道不是他要带她去的么?

“那你跳下水作何?”这小丫头,什么都不知道,竟然就傻傻的跳下来?!

“又不是我想跳!”云芷汐反驳了一句,她是被坑的好么?!她身上这些家伙真是的,一个个一感觉到好东西,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也不考虑一下她的感受。

嗯,虽然她也是一看到好东西,眼睛就直了……

闻言,容煌轻笑了一声,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拥着云芷汐往下潜了一段,竟要绕进了一条地下河道里?!

这河道有些小,两人要一起挤过去比较困难。

“抱紧我。”容煌飘渺的梵音落定,已是将云芷汐按紧在怀里。在感觉到她乖乖照做了后,他才长臂一探间,小心的进入这条地下河道之中。

可是,这地方却是越走越窄,到了最后两人几乎得贴在一起,才能勉强过去。幸好云芷汐的《柔绝》大圆满了,否则真是够呛。

不过抱着她的容煌,却有完全不同的感觉。

为了方便挤进狭小的河道里,云芷汐修长的腿是缠扣在他的腰上的,整个人紧紧的贴在他身上。

他不仅能感受到她身体的玲珑,更能在她施展《柔绝》时,感受到她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肢体。她就像是一条游鱼儿,与他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他抱着她的臀,能够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与他的胸膛紧密相贴合,有时候甚至有摩擦……

这种摩擦,让他一双墨目,在这水底深处,微起了一层深幽的光。嗯,回想初见那会,其实这小东西,长得还挺快的。

如此行进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只听“哗啦”的水声散出,云芷汐长吁了一口气。在历经半个时辰的“艰苦”探进后,他们总算是走出了那狭小的河道,可以出水透气了。

入眼的,是一片看起来并不宽阔,但——

“彩色的?”云芷汐微微惊讶的,看着浮水后第一眼看到的,那一片五彩缤纷的石钟乳、石笋。若非知道此地当真没有什么彩色的灯,在给这些岩洞里的钟乳石林打光,她都要以为她是在参观现代溶洞了。

“看来是真的有。”容煌见到眼前一幕,旖旎的心思稍收了收,已抱着云芷汐上了岸。

云芷汐很快用天灵火,将两人的衣服蒸干,随后才问道:“有什么?”

“去看看就知。”容煌放下怀里的人儿,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循着感觉的带着她,穿过那些五彩斑斓的,让人目不暇接的钟乳石林。

这里的景观,与此前看到的大溶洞恢弘不一样,反而有种神秘瑰丽的林园之感。这里的钟乳精致秀气,仿佛是被人精心雕琢的。它们有着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奥妙,又有着人工雕饰凸显出的精致,让人看了只觉得赏心悦目。

“喜欢这里?”容煌明显察觉到了,云芷汐一路上四处张望的状态。

“这些钟乳石林,怎么会有这么多种色彩?”这是云芷汐好奇的,她仔细的研究过了,这些五彩缤纷的钟乳石林,并没有什么独特的构造,可是它们又为何是五彩斑斓的呢?

闻言,容煌顿了顿脚步,他伸手捏下一块岩石,并放在手心细看了一下,结果他居然也摇摇头道,“不清楚。”

云芷汐:“……”看他这么郑重其事的模样,她还以为他能看出什么。

“大概是此地原本的主人染上的。”可容煌却接着说出了他的猜测。

“染上来的?!”云芷汐呆愣了一下,这么一大片的钟乳石林,染上的的?!还是染了能发光的,还是这种这么自然的存在,这要怎么染?!

“嗯,有一种灵虫,它们汲取属性灵气而生,可以产出一些……”容煌最后做出了定论,正是要进行完整的说明。

云芷汐立即打住道:“停!我知道了,那你还摸!”

容煌散了手上的一小块岩石,伸手捏了她的脸儿道:“你不是喜欢么?”

“脏啊!”云芷汐拍掉他的手,这家伙刚摸过的好么!

“要不给你带些回去?”容煌轻笑着拉回她的手儿,继续往前方走进去,还征求她的意见道。

“你少来!不过照你的意思,这里是有主人的?”云芷汐觉得这个比较重要。

“这一座城堡群,本就有主人。”容煌说了一句,已经轻揽着云芷汐,俯身转进了一个拐角。

“叮咚”

只听一滴很是清脆的水滴声,恰逢此刻散了出来,潋起一圈圈清透的回音,让人心神为之一振。

一股超级浓郁的灵气,也随之扑面而来!

这是!

------题外话------

请注意!本月最后一天了!也是召唤加更活动的最后一天!都快清扫仓库!把月票上缴出来召唤加更吧!否则过期了,毛都没有!你们扫出的月票有多少,本座绝对能撑着兑现承诺!看你们能把本座榨成人干不!

虽然截止本座发稿之时,距离2030还差5票,但亲爱滴们辣么给力,本座也不可斤斤计较5票之差!来!【于午夜被召唤出来的加更,上线啦!】

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一天果然给本座集齐了三百张月票!本座真是加更得不要不要的,最苦逼的是今天还停电!若非小本撑着,本座差点就思密达了~但是!还有一星凭借票!怎么回事!嘤嘤嘤……

感谢榜继续在留言区,谢谢你们如此积极的在召唤加更!让本座累并快乐着!这个月这么拼,只为《神医废材妃》的荣光!嗷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