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7章 煌,你松开我。

“没有看到他们,这一带我们都找过了。没有云师妹和公子,此外无涯、风从和大牛……等十一人都没看见。”火风沉重的汇报道。

“除了卞师弟等六人,是确定在和风火宗战斗时已死,无涯他们三人,当是还活着的。”易山河当时是与金岳山,一起清点过火拼现场的,所以知道十一个消失的人中,有六人是身亡了。

“金师兄,你和云师妹以及公子,不是一起进的传送阵么?”卿天乐询问了一句。

金岳山回应道:“不错,当时我们是一起入的阵,但我们一进阵后,传送阵内就发生了剧烈的颤动。我隐约看到一头巨大的绿色怪物,它逼近我们之后,传送阵的震荡愈发激烈,我感觉公子好像做了什么,但之后我却失去意识了。”

说话间,金岳山下意识要抬手揉一下脑子,想要努力再回想些什么。但是他的手臂才是一抬,剧烈的痛感,却让他不自禁的抽了一口凉气。

“金师兄,你身上的伤势特别重,现在还是不要乱动。”祁连峰连忙提醒道。

金岳山这时候,也察觉到自己的伤势很惨重,甚至丹田、经脉一片混乱,看起来似乎想要自行疗伤都不行。

“金师兄不必担心,有梁师妹在,她会帮你疗伤的。”看到金岳山神色不太好,火风提明说道。

金岳山轻叹了一口气,声音凝重道:“要继续找云师妹和公子,他们的情况恐怕也不太好。我的伤势应是在传送阵中,被阵法乱流所伤。没有死掉,已是万幸。”

闻言,洞穴内一众人的神色都不太好。

当时的情形众人都很清楚,原本云芷汐和容煌,是绝对有机会先走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先走,反而是帮助他们抵御着外头的魁魃。

“那头怪物,不会跟着进传送阵吧。”卿天乐弱弱的问了一句。

闻言,金岳山的脸色顿时愈发苍白……

与此同时,在这座幽灵之地的主城堡方向。

这座其内有鬼火幽光闪烁的城堡群,坐落在一片黑色森林簇拥的山脉之上。

此地乃是幽灵之地中,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只是这里的灵气,却透着一股阴森的感觉。让人嗅之一口,便觉胆战心惊。

原本按照幽灵之地里,危机常常出没的情况,此地应该更为恐怖才对。

然而——

并非如此。

这里四处寂静,连兽吼鸟嘶虫鸣都无一声,只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

行走其间,不难发现一些岁月久远的,但依然触目惊心的打斗痕迹。

裂碎的山峰,洞穿的地面,凹塌的平原……

四处的巨大岩石上,还可看到一些气势凌厉的剑痕,刀痕,戟痕,鞭痕……

这些种种,无一不阐释着,此地曾经发生过恐怖的大战!

而能造成这等声势的,恐怕只能是超越了,各宗派老怪的存在。因为在历经这么多沧桑的岁月后,这些战斗痕迹上,那恐怖的强者气势,依然能轻而易举的震慑人心。

途径过黑色的死寂森林后,在即将登上主城堡群所处的山脉时,在这座连绵千里的恢弘大山脉前,一只巨大的手掌印,透着恐怖的狂霸睥睨之气!

这股霸气,崩天灭地,直接震慑整一片山脉、森林!这似乎就是,导致此间寂静,毫无生物的罪魁祸首。

没有人知道,这一道掌印,到底是何人留下来的。但是这道掌印的巨大,以及这道掌印之前,整一坐山脉中央,那笔直而起的恐怖裂缝,都在昭示着出手之人的强大!

仔细看下来,这道掌印的拍落,不仅将这座山脉崩裂!更是将这座山脉之上,原本被设置着,用来守卫城堡群,并起到御敌作用的众多阵法,全部都崩毁了去。

此刻,第一批靠近此方的势力,一共是有三拨。

三拨人马,除了其中有一拨是十七八人,其余两拨仅有十来人而已。

这些人看起来,修为基本都在半步王阶,只那十七八人的队伍里,有几个高阶大玄师巅峰。

那第一拨抵达山脉脚下的,是一名身着锦袍的青年,青年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生得剑眉星目十分俊朗,眉宇间隐有傲慢之色。在他的身后,是一支十来人的,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队伍。

此刻这名锦袍青年,目光正盯着另外一拨,大约与他们同时抵达的人马。

而这一拨人,领头的是一名身着桃花长袍,环佩叮当的二十六七岁青年。青年桃花眼桃花腮,生得风流倜傥十分俊美。

在这位桃花美男的身后,则有一支身着素青劲装的青年,这些青年的年纪,看起来都在三十岁以下,但一个个气息沉稳,一看就是悍将。

最后抵达的,是那队十七八人的队伍。

这队人马,全部都穿着清一色的道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一样。但细看之下,会发现他们的领军人物,那名双目有些阴翳的青年,身上的道袍在袖口处,绣有一排星纹。

三拨人本没有任何交集,只是因为某种目的,而“同时”出现在了此方。

这三方人马,是此番进驻古界之中,最为神秘的势力。

第一拨由锦袍青年,带领的黑衣队伍,是来自不明之地——云雾山庄的人。云雾山庄的存在,是东域本土人士所不识的。因为云雾山庄,并不属于东域势力。

这名锦袍青年,名字叫做段凌,是云雾山庄的少庄主。此刻面上的修为,是半步王阶巅峰,但真实的修为,自然不可能仅此而已。

第二拨由桃花美男带领的队伍,则是来自古界城势力,他的名字叫古默离,是古界城的少主。

他虽看似风流倜傥,修为也在半步王阶而已。但作为古界城这个,拥有皇阶坐镇的势力少主,他自然也不可能是,面上看起来的这般而已。

第三拨由那名阴翳青年带队的势力,自然就是东域本土的,一支比较神秘低调的势力——星辰宗之人。

阴翳青年名字叫做星灵子,他的真实年龄仅仅二十五岁,但已经是一名王阶强者。至于他真正的实力,作为如今吞了星辰剑的疯子,谁也不知道他真实的战斗力是几何。

三拨人在前后抵达此方后,都稍事停顿了下来。

“啧啧——终于有美人出现了,而且还是道姑!”这时候,那名桃花美男盯着道袍一行人,忽然是桃花眼发亮的,盯着其中两个姑娘。

没办法,这三方人马之中,就这批道袍人里,有那么两个雌性。

顿时,这名桃花美男,就是桃花眼轻轻一眨,十分勾魂的盯着那两名面貌妩媚,身材更是十分饱满的美人道:“在下古默离,不知两位姑娘芳名,家住何地,可有姐妹?”

“……”两名被调戏的美人,直接躲在了他们的领军人身后。

桃花美男见此揉了揉眉心,顿时觉得有些扫兴,一脸的抱怨之色浓郁,显然对于被分配到这个鸟不生蛋,最重要的是女人没有一个的地方,他非常的不满!尤其是他头上的老家伙,还专门不给他配备美人,这更让他郁闷得想死。

“古少主,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此时那段凌微微皱眉,已经是看着古默离说道。

古默离轻笑了一下,在打量了段凌一眼后,又看向了星灵子,“一起商议?”

“请。”面对这两方势力的翘楚,星灵子应对淡然道。

段凌看了星灵子一眼,在停顿了片刻后点点头,似乎是默认了星灵子的实力,但他主要看重的,明显还是古默离。

“大家既然能在此刻抵达此方,想来是很清楚这上面,将会出现什么东西。”段凌说道了一句。

古默离和星灵子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段凌的话。

“既然如此,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候,我们能精诚合作,联手先铲平前面的障碍。之后进到主殿,看到那东西,再各凭本事,二位以为如何?”段凌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可以。”古默离没有意见。

星灵子也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好,看来我们接下来,会合作很愉快。”段凌淡笑了一句。

三人随后带着人马,朝着那被开裂了一道巨缝的主峰迈进。

在三方人马即将踏上山脉时,却有一道道禁忌之光散出!直接将他们给屏蔽住了。

这些禁忌的复杂性,看起来比此前,容煌破解的“七十二变禁”,要复杂多变得很多!

只是面对这样的禁忌,那段凌却不屑的笑道:“护山阵法已是被破,徒留这些蹩脚禁忌,如何能阻挡我等。”

说话之间,段凌手中现出一柄云状之器,看起来形态十分特别,但其上闪烁着的玄奥之光,却彰显出这是一柄不俗的武器!

“哈哈哈,段兄原来是取了云雾剑来,这感情好啊。如此一来,这方禁忌,怕是都难不倒我们了。”古默离明显认得这柄云雾剑。

武器的级别,是以兵、玄、王(灵)、帝、圣来划分的,每品阶分上中下品。其中主攻击类的,分别是兵器、玄兵、王兵、帝兵、圣兵!防御增幅类的,只有在“玄”级别以上,才有此等属性功能,分别称之为玄器、灵器、帝器、圣器!

云雾剑,云雾山庄的镇山之宝,属于下品帝兵!

众所周知,王兵已初步具备化形功能,能够爆发器中灵兽大部分的战斗力,是武器中的不俗之品!

然而帝兵!则能够完全的,发挥器中灵兽的战斗力!甚至帝兵中的兵魂,已经不再是“死亡”的存在,它们就像是被赋予了一种,永恒的生命力。只要不是兵魂受到不可修复的重创,那么帝兵完全可以,在被毁灭之后进行重组!

如此臻品,段凌此刻拿出,自然让古默离都是惊讶了一番。

而一旁的星灵子,在感受到段凌手中武器的强大时,一双阴翳的眼眸,也是深深的一缩。他可以分辨得出,对方这柄云雾剑,等级绝对在他的星辰剑之上!

且以对方的身份,这应该是一柄——帝兵!

帝兵!

星灵子的目光,一瞬间充满了炙热!

那段凌扫了星灵子一眼,看出了他眼神中的炙热,眼底有不屑之意闪过道:“这位兄台,莫不是对在下的云雾剑有兴趣?”

“嘿嘿,帝兵在下自然喜欢。只是这种形状这么美妙的剑,却非是在下所能驾驭的。反而是古兄如此风流倜谠的人,或许才更适合。”星灵子笑了笑道。

闻言,那古默离也是有趣,竟是连忙点头道:“不错不错!我一直都很喜欢云雾剑,感觉这才是配我此等美男,该有的武器。要不段兄你送给我?怎么样?”

听到古默离这么说来,星灵子阴翳的目中,隐有看好戏之色。

不过那段凌却不在意的笑道:“我倒是乐意送古兄,不过家里的老家伙,却一直叨叨着,将来必须是段家嫡系掌门人,才可以接手的存在。”说到这里,段凌顿了顿,话锋一转——

“当然了,若是古兄愿意加入我云雾山庄,想来以古兄的天资,老家伙定然会同意,将云雾剑赠给你的。”

星灵子一听这番话,目光立即看向了古默离,似乎有些担心后者会答应,毕竟那可是帝兵!

但却见那古默离桃花眼一挑,很是不忿的说道:“怎么能这样,居然是传给你儿子的,那老子可不干。我再怎么说,年纪也跟你差不多大,你当我老子,就是我愿意,我家老子肯定会打断我的腿。”

段凌面色一顿,显然没想到古默离,居然是这么“曲解”话意的,不过他也是微笑的摇摇头道:“古兄真是风趣。”

“哈哈哈,我都没听出这意思,古兄你耳力真行。”星灵子附和说道。

段凌再看了星灵子一眼,神色淡了不少道:“大家都是说笑,便是到此为止了,如今还是仔细联手破禁忌的好。”

话落之间,段凌已挥出云雾剑,天地间便有浓郁的水系灵气,被凝聚在这柄云雾剑之上!

紧接着,也不见云雾剑有什么变化,只见它忽然从段凌手中脱出,直接插爆进入那片,在他们眼前的禁忌之中!

刹那间,有一片精纯的白色之光,从此间爆发而开!

那强大的声势,直接将附近草木连根拔起,便有飞沙走石,遮天蔽日的景象出现!

而那催发了帝兵的段凌,在将云雾剑收回之时,明显脸色苍白了不少。可见催发云雾剑,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是一件消耗比较大的事情。

那时云雾山庄十来名黑衣青年,迅速的将段凌护在中央,似乎是担心古默离和星灵子,会趁此时机,对段凌下手一般。

而那段凌,则在吞服了一枚丹药后,稍事一阵调息,便是若无其事的走出属下圈道:“此方禁忌已破,我们走吧。”

古默离和星灵子点点头道:“请。”这两人看起来神色不动,但眼底之中,明显有古怪之色闪过。

……

在这座主城堡区的山脉里,一处距离主城堡比较偏远的,峰顶竟未悬浮殿落建筑的山峰上,敞开着一道幽森的巨大山口。

这道幽森山口,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的狰狞巨口,它朝天而开着,仿佛在等待噬天的时机!

但噬天的时机,明显一直没等到,倒是等到了一道华光闪落!

这道华光,精准无误的,朝着这幽森山口的中央地方,直接的冲进去!

当华光消损,从里面露出两道光影。紧接着,这两道影子朝下坠落!一直一直,就这么坠落下去。

依照目测来看,这似乎是两道人影。再依照目测看来,如果两人就这么一直坠落下去,那么等待他们的,必然是直接被砸死!

幸好的是,这两道人影在堕落到接近山腹之下时,有声音传出来了。

“喂——”这是一道沙哑的女音,微微有慵懒的焦急之意。

不用猜了,这两个倒霉的家伙,直接被空投到这个巨口中的人,就是那云芷汐和容煌了。不过听起来,容煌的情况应该不大好。

仔细一看,哪里是不大好,简直是超级惨!

此刻的容煌,紧紧抱着云芷汐,但一双深邃的墨目,却非是张开着,而是闭合了起来。他似乎只是,下意识的抱着怀里的人儿,但意识已经是陷入了昏迷。

他身上那胜雪劲装一片破烂,露出他那如金刚玉石般的肌理,可此时这些平日里光滑的肌肤,却有一道道伤痕遍布。

可是!

要知道容煌的肉身,那是超级强悍,超级变态的存在,但是此刻他却受伤了!而且看起来伤势还不轻,这东一块西一块的青青紫紫,真心是伤得超级惨,好像是被人用皮鞭虐待了千百回。

“容煌,你松开我。”就在刚才,云芷汐挣扎了一下,只觉得浑身都疼,可是抱着她的男人超级用力,她根本挣脱不开身。

“容煌?”云芷汐努力抬起头,看到了抱着他的男人,竟然是双目紧闭着?!

顿时她就焦急的大声“喂”了起来,然而容煌并没有给她回应。

“容煌!”云芷汐有些惊了,于是直接凑在他耳边,大声的咆哮了一句!

这声音,若说响如惊雷也不为过了。

可惜的是,就这样的“河东狮吼”,却依然没有将容煌给吼醒。

眼看他们还在急速下坠,云芷汐连忙召唤出红狼,让它驮着他们。

幸好当时看到情况不对,云芷汐就率先把红狼收起来,如此才避免了全员都被重创的局面。

有了红狼做依托,云芷汐在运了柔绝之后,才从容煌的怀里脱离下来。

紧接着,云芷汐立即开启心灵之眼,查看着容煌身上的情况。

可她这么一看,本就苍白的面色,愈发的白了几分!她发现容煌的伤势很重!浑身的玄劲紊乱,经脉、脏腑正在被一股强大的外力挤压着,像是随时能被压爆!

不过幸好的是,容煌的肉身变态,他的经脉、脏腑可不是那么好压爆的,这才没有性命之忧。

比较麻烦的是,容煌的识海看起来不太妙。正常人的泥丸宫,也就是识海的所在地,本该是充满着精神力气息的。

但是容煌此刻的泥丸宫,竟然只有一丝丝的精神力在“苟延残喘”?!

看起来,是因为他的精神力枯竭了,才导致他的身体情况这么糟糕。否则以他变态的精神力,完全能防御住这些外来的强力。

知道了症结所在,云芷汐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后她先以银针刺激容煌的穴位,让他那僵着的,依然是抱着她的姿势缓和下来。

“精神力枯竭,这我可怎么治?”云芷汐揉了揉眉心,立即仔细的将医术天赋传承的记忆,全部的再去翻了一遍,结果关于精神力的恢复,果然都只提到一个字——养!

“养个屁!谁不知道要养,问题是怎么能把他快点养好。”云芷汐纳闷了。不过在纳闷了之后,她的眼眸就微微狐疑了一下。

按说他们两人的经历是一样的,那为什么她的外伤虽然重,但却没什么内伤?而外伤这种小事,以玉刹四绝的强大,以及寒冰诀的疗伤功能,完全能自主帮她恢复了。

可是容煌这个肉身比她强悍的人,怎么伤得这么重?!

在努力的回想了之后,云芷汐就记起来了。她记得在他们刚要进入七星光阵时,那头绿毛的万年魁魃,已经是苏醒完全了。当时那一只绿色的爪子,正是要冲着他们过来,她正将金师兄抓进光阵,容煌就散出了一片浓郁的白雾。

在他们完全踏入光阵时,她看到了那头绿毛巨怪!它冲着他们来了!

随后,她被容煌紧紧的按在怀里,紧接着他飘渺的梵音落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因为当时传送阵内很震荡,所以她并没有听清楚。

再接着,是一阵阵的剧痛,不过倒也能忍受,可是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意识,感觉好像是——被催眠的?

嗯,当时被他紧紧抱着,他又一直在她耳边“叨叨”,那“叨叨”还蛮好听,又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她好像是——睡着了的……

想清楚了之后,云芷汐能分析出,容煌定然是用他最后的精神力,护住了他们的传送阵,又用他的强大肉身之力,将大部分传送阵的震波给抵挡了。

知道了伤势的起源,云芷汐立即先给自己吞服了丹药,先盘坐下来调息恢复玄劲。她虽然伤势不算太重,几乎没有内伤。但是在此前的战斗中,她的精神力和玄劲,都是被消耗一空。

此时若是要为容煌施救,根本就力不从心。她虽不能帮他恢复精神力,但她可以帮他将肉身上的伤势恢复。可前提是,她得先恢复过来。

在红狼驮着两人下落到山腹的时候,云芷汐已经是恢复了五成,基本可以先给容煌施救了。

不过——

“红狼!你怎么把我们弄到下面来,我们是要上去!要上去的!”云芷汐扶额,她不就是因为焦虑,而没仔细吩咐要朝上走么,红狼怎么就给她弄到下面去。

就古界这种鬼地方,在这地底下的能有什么好东西,万一遇到一只万年魁魃,那他们这群伤病残将要怎么办?!

“主人,是小白说要下面去的。”红狼委屈的解释了一句。

“喵!”这时候,不知何时埋身在红狼头顶,那繁密光亮红毛下的小白喵,已经是出来承认了一声。

云芷汐:“……”

“喵喵。”小白喵欢乐的叫了一阵,仿佛在告诉云芷汐,这下面有好东西,好多好多好东西。

云芷汐弱弱的问了一句:“有没有危险?”

“喵!”小白喵坚定不移的摇摇头,表示这里面没有危险的!

云芷汐狐疑的盯着小白喵,看着它那碧莹莹的真诚双目,撇撇嘴道:“你什么时候学了碧池的假面功夫。”

小白喵先是一愣,随后想起了什么,顿时一打滚在红狼身上乱扑,显然是在抗议!说什么它学了那个碧池丑八怪?!

太讨厌了!小白喵郁闷极了!在撒丫子乱扑了一阵后,就直条条的翻着小肚皮躺着,直接装死不动了,以表示自己的郁闷之情。

那时候,他们这两人两兽,已经是铁板钉钉的,在这山腹之下了。

云芷汐在跟红狼,以及小白喵说完话之后,正是抬眸之间,却是直接呆住了!

眼前的景观,绝对是她生平仅见的,规模最为宏大,气势最为磅礴,完全堪称鬼斧神工的存在!

按说此地处于地底深处,当是乌漆漆一片!

毕竟再有什么光线,冲那峰顶之口落下来,落到这么深的地方,自然都是湮没了去。

然而——

这里的情况并非如此!

举目望去——

但见眼前一片空旷之地内,石钟乳、石笋交相辉映,它们通体莹白如玉,仿佛是顶级的玉料,正散发着灵韵的气息。

这些石钟乳、石笋,形状奇异瑰丽,每一块仿佛都有着独特的个性,因此而呈现出不同的形状,如此重重叠叠一片,竟是没有一块相似的!

它们或是猴儿,或是天边的云彩,上演着猴儿追云的一幕;又或是一群可爱的兔儿,或是一群蝶儿,上演着兔儿扑蝶的光景;又或是一群孩童,一群奇形怪状的鸟儿,上演着孩儿们好奇观鸟的情景……

如此生动活泼,如此丰富多张,竟让人忘却了,它本身只是石钟乳、石笋而已,更是忘却了,它其实只是纯白的晶莹颜色。

这些鬼斧神工般的景观,错错落落的,层叠出一道通幽曲径。让人看着,有很想要进去一探究竟的*。

但——

云芷汐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小白喵,眼神充满了质疑,并且是郑重的再问:“你确定,这里面真的没有危险?!”

不是云芷汐太小心,而是这地方感觉平静得有点儿过分了!要知道他们还是在古界之内,是在古界之内吧?

那传送阵,总不可能是把他们传送出去。

那么古界之内,怎么可能有这么平静的地方!那么太过平静必有妖!

“喵喵!”小白喵很认真,很认真的摇头表示,这儿真的没有危险!

然而,在那一刻,云芷汐却没由来的,觉得身体一阵发凉。这种凉感,直接穿透她的心扉,让她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而以云芷汐如今的修为,她居然被冷得打寒颤?!

“阿嚏!”云芷汐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喷嚏,她在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时,一双懒眸警戒的朝着,那传出这股寒意的方向看过去。

可是那时候,小白喵却一跃身的,小身影直接这个方向而去!

“小白!”云芷汐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

……

------题外话------

嗷呜!更新来啦!24点!么有因为午夜的加更而少了哟!

那么,继续嗨起来!以1730为基数,集齐三百张月票,可再次召唤午夜的加更!嗷呜!【ps:现已有月票1847张,还差183张,即可召唤新一轮加更!嗷呜!来吧!】

【唠叨提示:若有投评价票的,请选投五星,即经典必读选项喵!】

这个月底,就是这么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