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3章 婊砸饥渴,义送公狼!肥更求票

云芷汐一脸狐疑,却见容煌按碎了那鹰嘴,紧接着一把透着黑芒的钥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云芷汐懒眸一亮,从这里搞出了一把钥匙,自然代表着此间有玄机!

“喵喵。”这时候,小白喵正冲着那把钥匙喵叫,好像在说那是它的。

而这一次,容煌倒是很友善的,将这把钥匙递给了小白喵。

可容煌的手才靠前,小白喵绿莹莹的双眸就是一缩,整个喵身子害怕的缩在云芷汐手心里,好像是担心容煌对它不利。

“拿去开。”容煌墨目盯着小白喵说道。

小白喵哆嗦了一下,立即抱住钥匙,小身子从云芷汐手掌上跳下来,一溜烟的跑不见了。显然是去找门而开开了,它是在太害怕容煌了,感觉万一开不出,好像就要被捏死了。

此时不少紫云宗的弟子,都是目光奇异的看着云芷汐,他们都能感觉到,在她身上爬出来的这只白色的小兽,好像也是不凡的存在?不过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小兽,到底又是什么品种?

“喵!”这时候,小白喵的嗓音,从某一个角落传出。云芷汐眸光一闪,已经是随声寻过去。

而在云芷汐过去的时候,她即看到小白喵打开了偏殿的一扇门。

小白喵看到云芷汐过来,立即扑上她的肩膀,十分得意的在她耳边“喵喵”了一阵,显然是在邀功。

“少来,你既然知道有玄机,怎么早的时候不说?”云芷汐没好气道,他们可是在这里转悠了很久。

“喵。”小白喵在云芷汐颈上蹭了蹭,表示它也是才发现的。

“先进去看看。”容煌说话间,已经伸手捻起小白喵,直接将它丢进了门里面!

“喵——”一道惨烈的喵叫,带着浓烈的抗议和委屈。

云芷汐:“……”不就是因为她把小白喵,叫成了小白么,至于怨念这么久么……这也太小气了。

可怜的小白……

“喵。”不过这时候,小白喵倒是正常的叫了一下。

于是容煌才拉着云芷汐进去,很显然是让小白喵探路的。

其后一众弟子也已经跟到,看见云芷汐走进了这扇不知何时开启的门,他们也纷纷的跟了进去。

紧接着,众人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座暗殿。

在他们走进来的地方,是一座宽广的走道,石道的两边是一排排暗室,有的敞开着门,有的石门紧紧闭着。

“大家按照此前的分组,再各自搜寻一下。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一个时辰后,在此地汇合。”云芷汐吩咐一句道。

话落之间,她跟容煌等人,已经率先走出去了。

“走。”弟子们分散而行,开始对这些暗室进行搜索。

而这一次,不少弟子都有了新的发现。他们在这些暗室里,找到了一些保存不太好的丹药,或者看到一些腐朽的玄兵,感觉很是可惜。

那时云芷汐在小白喵的意思下,迅速的朝着石道深处走去。

等饶了几个弯之后,云芷汐等人来到了一座,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石室前。云芷汐正是要推开石室的门,想要走进去看看。

“等等。”容煌却拦住了他,手掌先她一步的,拍在了石门之上。

接着,云芷汐等人看到石门之上,绘画出一道道奇异的纹路,散发着幽森的禁忌之光。

“七十二变禁。”容煌墨目微敛,飘渺的梵音呢喃了一句。随后他将云芷汐拉到身后,目光紧锁在这扇石门之上。

“这是……”刘峰有些疑惑的要开口。

云芷汐却立即对他们,打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不要打扰容煌。

这时候容煌那双墨目,显得愈发深邃沉黑,似有无数的演算,在他的眸中演化,令他看起来十分神秘莫测。

而在思虑了一阵之后,容煌白玉般的修长手指,开始落在了这扇石门上。他的手势变幻得很缭乱,看得云芷汐等人眼花花,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但若是有炼器大家在此,精通阵法禁忌的他们,必然知道容煌此刻,正在采用的是一种名为——梅花禁的破禁手法,在破解石门上的禁忌。

梅花禁,破禁手法中的三大古法之一,以拥有全面繁复的破禁手段著称,能够同时稳住禁忌中的多重演变,从而迅速的破解变幻禁忌。

从古至今,梅花禁早已失传。在大部分的炼器典籍中,梅花禁都被做过详细的记录,甚至施展这种手法的破禁大师,很容易会被资深的同行认出。

看官看到这里,多半会有疑问。那就是阵法,和禁忌到底有什么不同?

其实最简单的辨别方法就是,阵法需要借助一定的器、物,去排布演变出一个全套的阵法来。但禁忌则是,全部依靠炼器大师,用强悍的精神力,以及奇异的禁忌纹路,刻画出的脑洞大开产物。

通常来说,阵法会比较大型,而禁忌则会显得纤小很多。所以在王兵等,不凡的武器之上,阵法通常只能布置一个,但禁忌却可以重重叠叠。

炼器师的阵法、禁忌水平越高,他们能够构筑和铭刻的阵法、禁忌就越高级,锻造出来的武器也会更强悍!

而阵法和禁忌的相互作用,以及相互补充与融合,是构成武器强大的根本之一。

所以炼器师,其实是一项很需要细心的活计。粗心大意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成为炼器师的。

大约半刻钟后,容煌的手一顿!

只见这座石门之上,所有的纹路呈一朵梅花绽放!

“梅花禁!”这时候,大牛这个入门级别的炼器师,终于是看出了容煌的破禁手法!

梅花禁最大的破禁特点,就是它在破禁忌之后,这些被破掉的禁忌,会仿佛一朵梅花绽放,故此称为梅花禁!

“居然……居然……是……梅花……古……古禁……”大牛完全被震呆了,不是说梅花禁失传了么……

可是!

现在!

怎么会!

大牛的震撼,唯有同是炼器师的人才会懂,其余不明真相的,如云芷汐等人,都是奇怪的看了失魂的他一眼。

“公子用的……用的破禁手法,是梅花禁啊!”大牛看到众人的疑惑,非常忿忿不平的表示道!这可是炼器界的震撼消息!若是让人知道了,公子必然会成为,天下炼器大师甘愿膜拜,俯首跪求拜师的存在!

“哦!”云芷汐恍然大悟,却还是不明白的摇摇头,“梅花禁是什么鬼?”

其余风从等人,也是一脸不懂,感觉好像没什么。

“你们……你们这些乡巴佬!”激动的大牛,忍不住骂道,更是激愤的说道,“梅花禁,那是失传已久的,上古三大破禁手法之一!失传了,已经是失传的神级破禁手法,懂不懂!你们懂不懂!”

云芷汐等人,非常配合的摇摇头,他们承认不懂,他们承认是乡巴佬……

“进去吧。”而这个时候,容煌已云淡风轻的,拉着云芷汐走进破开的石门内。仿佛什么梅花禁,什么上古失传的破禁手法,对于他来说,都是没什么的事情。

可是大牛不可能云淡风轻,他此刻看着容煌,顿时有一种看到了炼器师巨匠的,那种彻底的膜拜感!那时候,他都想匍匐在这名白衣公子脚下,充满虔诚和尊敬的去表达他的激动之情。

“嘶——”可这时候,水洺和刘峰,却齐齐的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们看到了,室内有——

好多王兵!

好多好多!

卧槽!

不淡定了!

竟然直接就有百多件王兵!

卧槽!

“这是……这是中品木系王兵!”刘峰的目光,被一柄绿色的剑吸引了,紧接着他拿起来之间,发现这竟然是一柄中品的木系王兵!

卧槽!

刘峰简直激动得要流鼻血了!

要知道中品王兵在紫云宗之内,可就是顶级的武器了!这都是峰主级别,才能配备的啊!可是现在……

“瀚海剑!中品王兵!”水洺同样失声而出!他完全没想到,此番进入古界,居然能搞到这么厉害的,还是很称手的水系王兵!

“碎光戟!”风从在感应了一阵后,也从众多王兵中,选取到了难道的光系王兵!而且也同样是中品的王兵!这让素来冷冷酷酷的他,也是满脸的激动。

“遁火锤!”大牛找到的比较低阶一些,只是下品王兵遁火锤,但这把大锤子却是非常适合他!

这里面的王兵,大部分是下品级别,中品的也有十来件。云芷汐素手一挥,全部都给收走了。

容煌对这些明显不看在眼里,在云芷汐收了全体王兵之后,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戳开了一个暗格,并收起了一沓的书卷,直接塞在云芷汐手里。

云芷汐粗略一看,双目顿时一缩的,立即收进了玲珑仙境里!

靠!

都是王阶的功法玄技!

赚!赚死了!

那时候水洺和刘峰,正眼巴巴的看着云芷汐,他们都知道容煌拿给云芷汐的,必然都是好东西啊!

不过他们眼红归眼红,其实也都很知足了。他们一人得了一柄王兵,还是中品的王兵!这简直幸福得不得了了!

“都四处再看看吧。”云芷汐说了一句,也没什么意思将功法玄技拿出来分享,毕竟这里的禁忌,都是容煌破的,他破出来的东西,自然都是她的。至于风从和大牛,等出去之后,她自然会给他们挑好的送。

几人找了一阵,都没有什么太多的收货,便是要离开此间。但在要走出去时,容煌却给云芷汐手上塞了个东西。

云芷汐悄悄的看了一眼,然后不着痕迹的收了起来,却传音问道:“是什么?”

“菩提子,活的。”容煌应了一句。

“活的?”云芷汐懒眸挑了挑,难道那一小颗绿绿的东西,还能变成人出来?!

“可以种。”不过云芷汐显然想太多了,容煌的意思显然是,那是一颗活种子。而他知道,她拥有可以种植东西的地方。

“哦。”云芷汐这才恍然大悟,“不过,菩提子是什么?”

可她这一问才出,容煌就趁机拍了她的臀一下,“让你看的书呢?”

云芷汐抱住他作乱的手臂,正是要反驳……

“芷汐,我……”那时候大牛正好转身要问说,这下一步往哪里走,却正好看到云芷汐抱着容煌的手臂。

“我什么都没看见!”大牛这个天才!居然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道!

于是风从三人,都没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可却只是看到,云芷汐和容煌“平静”的走在后头。

然而只有容煌看到,云芷汐莹白的颈,已经钻起了一层粉润的透红,他握了拳轻靠在唇边,掩饰那一抹隐忍不住的笑意。

……

一个时辰后,众人都按照约定,聚集在了说好的位置上。

大部分的弟子神色看起来都不错,有一些更是完全掩饰不住喜悦之意,看起来是收获丰富。

只是这些人里,却有火风、卿天乐那一组的四人还没回来。

等了一阵后,依然不见两人归队,这就让云芷汐感到了不对劲。而且火风是火战的亲子,若是火风在古界内出事,对于火战来说,必然是一项非常重大的打击。

“我们……”云芷汐正是要吩咐众人,各自去分头找一下。

“云师妹。”不想火风等人,却已经是风风火火的赶回来。

还不等站稳,也没来得及换口气,火风就急忙道:“在这里有一座时间修炼室,里面的灵气不仅可媲美灵塔十八层,还拥有着特殊的时间禁忌。在里面修炼一个月,外面就过了一年!我们想,要不最近就在这里面修炼好了,反正外头危机四伏,不如在这里安心修炼。”

“不错。”与火凤一队的卿天乐几人,纷纷是点头赞成道。这一路他们进入古界,一不留神都是有生死危险,还不如老实呆在这里修炼。

就是云芷汐听着,也有些色动道:“我们先过去看看。”

于是众人在火风等人的带领下,直接去到了那处时间修炼室。

这是一座明显比较宽敞的室内,看起来是食人分堂的精锐弟子们,平时的修炼之所了。

众人在走进石室时,心神都是一震舒畅,只感觉浑身的经脉,似乎都被此间浓郁的灵气洗刷了,整个人都飘飘欲仙起来。

而卿天乐在进来后,更是等不及的找了个位置,直接盘坐下来修炼了,很显然对于能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卿天乐非常的满意。

火风则是看着大家询问道:“如何?是否要留下来修炼?”

闻言,一众弟子们纷纷露出动容之色。

要知道在此番古界行中,他们都遇到了不少生死危险。虽然也伴随着一些好处,可是这些好处,总要有命花啊!

再者他们都是高阶大玄师了,若是在这里修炼五个月,就等于外面的五年!再加上这里的灵气浓郁,说不定他们可以在此地,直接踏足半步王阶。至于半步王阶者,说不定可以直接迈步成王!

“如果想留,就留在这里修炼。但切记住,五个月后一定要出来,免得被永久留在这里面。”云芷汐提醒说道。

听云芷汐说完,不少弟子已经是立即找好地方,并坐下身来修炼了。

至于云芷汐,却没有打算一直停留在此间修炼。因为这座幽灵之地,很明显是刚被踏足的。那么这里面的好东西,肯定是有不少。

虽然这个地方,看起来是被“洗劫”过,但总还有漏下的。她带着小白喵,还有一个会破禁忌、阵法的男人,就这等组合,不出去闯一闯,多捞点好东西回来,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们的阵容了。

不过对于这个时间修炼室,云芷汐也十分好奇,所以打算先停留一下,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奥妙。

打定主意后,云芷汐等人都先盘坐下来修炼。

然而那时候,却有重大的危机,正在冲着云芷汐等人而来。

……

彼时,被云芷汐震慑的青河宗弟子,已经是在云芷汐等人进入食人分堂后,悄悄的……悄悄的……赶紧爬下了这座悬浮峰顶。

这才一下来,青河宗一众弟子,都是直接瘫软在地上,感觉就像是跟猛兽大战了三百回合,完全无力再动了。

“大师兄,我们……我们就这么走了么?”开口在说话的,也是此前一直看云芷汐不爽的青河宗女弟子,名字叫做张倩。

张倩在青河宗里,可算是长得最漂亮,也是修为最不错的女弟子,所以性子颇有些骄纵。从她的一些言辞,就可以明显感受得到。

“不走想找死么?”不等廖军回答,青河宗便有弟子已经率先开口。

“我又不是问你!你是大师兄么?你说什么说。”张倩不耐烦的等着那开口的弟子道。

“好了。”廖军道了一句,嗓音低沉道,“紫云宗那一拨人,不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今日我们发过的誓,必然要永远记住。为了宗门着想,有些话就算是烂在肚子里,也绝不可以多嘴。”

廖军的叮嘱很郑重,因为紫云宗弟子,给他的感觉太过可怕!

那名白衣的俊雅公子,那名年少的美丽女子,这两个人尤其恐怖!先不说那名公子的诡异手段,再说那名少女不过十七八岁,却已经是半步王阶……

“收拾一下,都快离开此方。”廖军不愿意在跟紫云宗的人有牵扯,青河宗一众弟子们,显然与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可是!

就在此时!

一道飞扬跋扈的尖锐嗓音,却落入了青河宗弟子的耳中,“什么话要烂在肚子里?”

随着这道话音落定,一名身着七彩羽衣的年轻女子,带着一群接近三十人的青年,已经是靠拢向了青河宗弟子。

廖军一看对方这些青年的着装,双瞳顿时一缩的躬身道:“众位是风火宗的弟子?”

身着七彩羽衣的还能有谁,自然就是风火宗的风七娘了。

而方才那标志性的尖锐嗓音,也自然是风七娘发出的。

此时,风七娘扬起倨傲的下颚,十分高傲的说道:“不错,现在本姑娘问你,你刚才说什么话要烂在肚子里,跟紫云宗有什么关系?”

闻言,廖军心下一跳。

东域的人,如今都知道紫云宗跟风火宗不合,此前廖军等人,更是亲眼看到紫云宗弟子,将风火宗盟宗——鬼宗的弟子都干掉了……

“你不说?”见廖军迟疑,风七娘声音一尖,一股怒意就散了出来。

“我说……我来说!”这个时候,那个张倩却是站出来说道。

“师妹!”廖军脸色微变,忽然感觉到了不妙。他很清楚张倩的性格,那是睚眦必报的,而且还有些无脑。

“哟……”风七娘忽然伸手轻佻的,摸上了廖军的胸膛,整个人更是凑了上去。

那浓郁的脂粉气息,一下子就卷入了廖军的呼吸之中。

要说这个廖军,倒是长得俊朗不凡。再说他是青河宗弟子的大师兄,还有着一定的领袖气质,倒是让风七娘这个荡妇,看着十分的喜欢。

“你……”廖军怎么都没想到,风火宗这名女弟子,居然如此……

“别缩啊……你不是男人么?你缩什么缩……”风七娘伸手自廖军的胸膛,摸到了他的肋下,顺着他的腰身直落而下,那手法极尽的挑逗,非常的放荡。

廖军面色一青一红,立即是将风七娘推开,并且是说道:“风火宗的师姐,请你注意廉耻!”

“廉耻”这个词,廖军十分加重的说道。

“我们七姑娘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少给脸不要脸,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了!”这时候风七娘身边,站出两名面白如粉的年轻弟子,正是对着廖军不客气的喝道。

廖军面色铁青,他堂堂半步王阶,更是青河宗年轻一代的优秀弟子,如何遭受过此等羞辱,他……

“各位师兄师姐别这样,你们不是要找紫云宗弟子么,我知道在哪里。”张倩此刻却站在了廖军跟前,连忙的说明道。

风七娘扫了此女一眼,目光停留在张倩那双妩媚翘起的眼眸上,眼底有一丝阴沉之色掠过。

“师妹!”廖军再一次提醒了张倩,可是张倩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又如何还能咽回去?

“他们就在这悬浮峰顶上面,那里有一座小宫殿,他们已经全部进去了,这会一定是收罗到了不少好东西。而且他们还卑鄙无耻的,杀了你们盟宗——鬼宗的弟子,还用他们祭阵破禁……”张倩将所有的事情,直接是吐了出来。

那时张倩还在心中恶毒的想着,那个紫云宗的贱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卑鄙无耻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么?而这些风火宗的人,明显是要找紫云宗弟子麻烦,那就让他们去互咬好了,谁知道是他们青河宗说出去的。

可是听她说完这番话的廖军,却是面色白了下来。在他的心里,已经是下意识的,宁愿得罪风火宗弟子,不可得罪紫云宗之人,可是现在……

“很好,那你给我们带路。”风七娘盯着张倩说道。

闻言,张倩浑身一颤,连忙是说道:“这上面就一座宫殿,不需要人带路的,师姐您上去就能看到了。”

“我说,让你带路。”然而风七娘却依然道,并且是挥挥手,让两名高阶大玄师出手,直接要擒住张倩。

“请住手,你们……”廖军正待要开口,那风七娘却再度靠向他,令他不得不急忙后退。

“哼,不识趣的男人。也罢,今儿本姑娘不跟你计较,我们走。”风七娘本想弄到廖军,但她也知道还有正事要办。再说了,那紫云宗里的那位白衣公子,才是男人中的极品。

“放开我!放开……”张倩不过是一名中阶大玄师,此刻风火宗两名高阶大玄师弟子出手,自然是轻而易举的拿下。

“啪!”风七娘不客气的一巴掌甩下去,尖利喝道,“闭嘴!再吵我让你死!”

张倩被打了一巴掌,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眼眶里的水雾更是直接蔓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可就在下一刻,风七娘忽然拔剑,一剑起落之间!

“啊——”

但闻一声惨叫声起,却见张倩的一双眼,被顺着横划开一道血淋淋的裂缝!

张倩的眼,被毁了!

“贱婢,楚楚可怜装给谁看?”风七娘尖刻的嘲讽道,并上前捏住张倩染满了鲜血的脸,看着那丑陋不堪的面目,才满意的松了手。

风七娘,见不得除了她的姐姐们之外的女人,长得比她美。

风火宗里,有些生得美艳的女弟子,通常都会被她“摧残”。

……

峰顶之上,不知危险靠近的紫云宗弟子,正在时间修炼室内,孜孜不倦的修炼着。

石室内浓郁的灵气,正在被众人吸纳转化,他们身上的气息,也随着这种吸纳转化的过程,而在慢慢的变得强一些。

对于易山河等半步王阶来说,他们吸纳灵气的速度,自然要比其余大玄师弟子快。毕竟他们都是能够,感悟到了灵气波动轨迹之人。

不过吸纳灵气最多的,还不是他们这一拨人。而是金岳山、无涯和风从!

这三人若说金岳山,倒也还很正常,毕竟他真正的修为,已经是王阶水准了。就是无涯也都能解释,毕竟他也是半步王阶了。可是风从是怎么回事?!

然而比起这三人,真正诡异的,是坐在最前端的那两人!

怎么诡异?

来,看官们看过来——

此时的云芷汐,完全看不到身影了!因为她完全被浓郁的灵气包裹住,时间修炼室里的灵气,就像是她亲妈一样,全部都朝着她围拢过去,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那时候,云芷汐运转着《通天诀》,《玉刹四绝》,《寒冰诀》,包裹着她的灵气,就像是万燕归巢一般,纷纷涌涌的融入她的体内,经由三大功法转化成为醇厚的玄劲!

而与她相反的是,容煌的打坐,看起来就像是春风细雨一样,只见一层飘渺的白雾散着,却不见他吸收灵气入体。

这样一来,他们一双人的修炼状态,倒是一静一动完全迥异。

不过云芷汐的“大阵仗”,却将修炼室内的一众弟子惊扰了,他们纷纷从打坐中惊醒,感觉——

“怎么回事?灵气好像稀薄了很多。”

“不知道……”

“快看!是云长老!”

一众弟子闻声,都看到了最前头,被完全包裹的一团白球球?!那是云长老?

可是她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吸收灵气怎么那么恐怖?!

这……这就算是王阶的强者修炼,恐怕也不会吸纳这么多灵气吧?!

其实云芷汐若仅仅是运转三大功法,倒也还不至于弄出这等阵仗。但别忘了她的识海里,还有着两颗灵珠!这等天地至宝,吸纳灵气的速度,自然是非同小可。

而此刻在修炼中的云芷汐,并没有受到外界的打扰,她正潜心在感悟着天地间的灵气波动,愈发熟悉的通过了解规则,去将更多的灵气吸纳进体内,然后进行吸收储存。

不仅如此,她还与仙境中的小绿取得了联系,正在着重感悟着,天地间木系灵气的波动,好去将它们也掌握吸纳。

自从想到用小绿作为嫁接,去感悟天地间的木系灵气波动轨迹后,云芷汐就已经开始实施这项修炼计划了。

此刻在时间修炼室内,通过小绿的帮助,虽没有修炼木属性的功法,但云芷汐依然能够快速的吸收,并且感悟木系灵力。

对于云芷汐来说,她的玄劲积累是很丰厚的,她现在差的主要是对灵气的感悟。然而时间修炼室的特性,再加上她已经清晰了接下来修炼的路子,那么只要她踏踏实实的,在此地修炼两月左右,她就能直接以六系入玄王了!

全心修炼中的云芷汐,并没有发觉到,时间修炼室内的灵气,几乎都被她收刮了……

越来越多的弟子,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纷纷看到了前方的异象。

“这……云长老这样吸收灵气,我们怎么办?”

“不知道啊!这也太可怕了,我看我师父修炼,也没有吸收这么多灵气啊!他老人家可是初阶玄王巅峰了!”

“这也难怪,云长老战力那么厉害,修炼这么大排场也是正常的。”

“可是……可是她这样吸收,我们还能修炼么?”

“……”

面对大部分灵气都被卷走,大家只能喝汤的形势,弟子们都感觉到了郁闷。

“大家都安静,莫要打扰云师妹修炼。”此时金岳山也已经苏醒过来,他听到弟子们议论声已经过大,立即是禁止道。

可就在此刻,包裹着云芷汐的浓郁灵气,却像是群蜂出巢,正在慢慢的散出来?!

而察觉到她苏醒的容煌,也结束了打坐。

这时候,云芷汐才发现很多弟子都没有修炼,而是在傻傻的看着她?

“你们看我干嘛,都不修炼么?”云芷汐有些狐疑的说道。

弟子们闻言微怔,他们本来以为,云芷汐是被他们吵醒的,现在看来又好像是不是?

见大家在发愣,云芷汐站起身来说道:“你们接着修炼吧,我要出去外面看看。记住时间到了之后,要及时出去。”

“我也去!”听说云芷汐要走,风从第一个就站起身道。而在他身边的大牛,也急忙起身表示要跟着。

“我也去。”

“我也去。”

“……”

这时候又有几道声音散出,分别是金岳山、易山河、火风、祁连峰和无涯。

金岳山的实际修为已经是王阶,一味在这里苦修,并不是他进入古界的想法。至于易山河等人,对于他们来说,成王也不是唯一的执念。他们更想要跟着云芷汐,出去见识外界更多的不凡。

“那我也去。”这时候两道声音起,水洺和刘峰在迟疑了一阵后,也决定跟着云芷汐去看看。

这下子,就有九人要跟着云芷汐了。

此时云芷汐还没表示什么,容煌修长的剑眉就微微凝起,他看着这九人的目光不太友善。因为他本来是打算,就他跟云芷汐两人出去“走走”的。

可是现在多了九人,这是什么意思……

云芷汐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想要跟着她,而且这些人她还不好拒绝。虽然她也很想跟容煌单独行动,毕竟那样子会比较麻利。

随后云芷汐叮嘱卿天乐负责带领一众弟子,并且特意嘱咐,此地不可出现旱魃。一旦异变发生,此地出现震动的话,必要毫不犹豫的撤离,撤离得越快越远越好。

云芷汐虽没有告诉卿天乐这里有万年魁拔,但她话语中的郑重之意,却让卿天乐明白,这一座宫殿里,还拥有着恐怖的存在。

“师妹放心,师兄知道怎么做。”卿天乐是一个知足的人,对于时间修炼室,他已经非常的满意。他刚才感受了一下,觉得若是在这里修炼上五个月,他说定都要直接突破成王阶了。就算不能的话,凭借在此间的积累,再加上升王丹,他升王也完全没有悬念。

可就在这时候,容煌飘渺的梵音却道:“有人来了。”

“大家准备一下,我们过去看看。”云芷汐说话间,目光扫了碧池一眼。

紫云宗闻言弟子们纷纷起身,都从时间修炼室内出来,跟着云芷汐朝着暗殿的石道走出,朝着外头的主主殿而去。

也就在他们刚到主殿时,就遇上了一拨人,正好从外头进来。

看到来人,紫云宗的弟子们,面上纷纷是燃起了一抹愤怒之色!

没错!来人正是那风火宗的风七娘等人。

一走进殿内,一看到云芷汐,风七娘的目光就是尖锐一跳,声音更是尖刻道:“小贱婢,我们又见面了。”

风七娘说话间,眼角的余光明显含着痴迷的,看着站在云芷汐身边的容煌。

风七娘打听过容煌,却都只听说他是紫云宗宗主的真传弟子,是一位扑朔迷离的公子,实力非常的强悍!

在风七娘看来,容煌正是她一直要找的男人。俊美无双,实力强大,却又神秘莫测,根本就是她的祈盼已久的最佳情人!

可是!这样的美男子,居然被眼前这个小贱婢占了,这让风七娘非常的不爽!凭她如此年纪,却是堂堂三级炼药师的身份,这种出色的男人,就应该是她的裙下之臣!

要不是当日在古界城不能动手,风七娘早已经让宗门长老,要了这个小贱婢的命!

不过没关系,大家都要进试炼古界,在这古界里干掉这小贱婢,还有紫云宗这帮人,倒是更干脆利落。

更何况,紫云宗里还有叛徒,真乃是天助她也!

否则古界这么大,她风火宗的人,怎么会两番遇到紫云宗的人?

风七娘一直在找云芷汐,现在好了,人找到了。她定会让这个小贱婢知道,得罪她风七娘,是多么的错误!跟她风七娘抢男人,更是愚不可及!

可是此时,看到风七娘的云芷汐,却是满脸呆滞的问道:“这位大妈,你谁啊?”

不仅如此,云芷汐还无辜的看向身后的一众同门道:“各位师兄、师姐,你们认得这位土鸡大妈么?”

闻言,紫云宗不少弟子都是忍俊不禁,有些人还配合得很——

“云长老您真是说笑了,这么老又这么丑的大妈,怎么配我等认识。”

“就是就是,风月场所里的老鸨一样的,不认识这号人。”

“……”

无论是云芷汐,还是紫云宗的弟子,怎么可能不认得风七娘?!只是谁都对她没有半点好感,所以自然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其实风七娘今年不过二十五岁,且她自己是炼药师,经常会炼制一些养颜丹,给自己做保养。所以年岁二十五的她,仔细看起来就像是双十年华,是位开得正美艳的娇花女子。

可是现在,她却被云芷汐等人称为“大妈”?!还是又老又丑的大妈,什么风月场所的老鸨……

风七娘一瞬间,可谓是被气得七窍生烟了!

“小贱婢,你好!你很好!”风七娘咬牙切齿的道了一句,就是伸手一招,示意身后众人上前。

那时候,风火宗三十来人,将紫云宗一众弟子,呈半包围状困住。

可此时,风七娘却发现,在云芷汐的身后,这些紫云宗的弟子里,除了这位白衣的公子之外,居然还有几个长得很不错的?!

容煌就不用说了,在风七娘眼里,他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对于这样雍容飘渺的男人,若是将之降服,绝对是一件非常美妙之事!

风从,一身黑衣冷俊的他,有着与容煌迥异的气质。他看起来就像是万年不花的冰山,有着冷酷俊朗的模样,仿佛是一柄寒芒出鞘的剑,傲且威武不屈!

无涯,一头银发飘逸非凡,浑身散发着孤高冷傲的气质,就像是一名独行者,拥有着孤寂独特的吸引力。

水洺,文雅谦谦的英俊青年,身上有着与身居来的贵族气质,温文尔雅的,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

刘峰,潇洒俊逸的亲和力,让他显得十分的与众不同,仿佛是天地间一株自然而生的绿藤,恣意而生机蓬勃。

这五人,竟是各有风采,皆有各自出色的地方。

可此时,一幕十分让人无语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被“看”得最*裸的容煌,居然一下子站到了云芷汐的身后,然后很是飘渺雍容的说道:“汐儿,她看我。”

全体群众绝倒……

云芷汐眼角抽了抽,只觉得这家伙真的是……

“你一双鸡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么?”不得已,云芷汐只好这么说道。

“小贱婢,你知不知道祸从口出,你的嘴巴这么贱,你是在害你的同门师兄、师姐们。”风七娘的口气,变得尖冷起来。

“老土鸡,你自己贱还说别人贱,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云芷汐都是无语了。

“你……”比骂人,风七娘怎么是云芷汐的对手?!根本就是在自取其辱。

不过风七娘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不善的盯着云芷汐,并且是恶毒的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厉害,但本姑娘今日来,自然是有备而来!你现在就是跪地道歉,给我磕三个响头也没用。除非你身后这几个男人,全部愿意臣服本姑娘,当本姑娘的裙下之臣,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

“贱人!”

“淫妇!”

“恶心!”

被风七娘盯上的几个男人,除了容煌,一个个都是忍不住的吐槽。只觉得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么恶心!他们完全没搞懂,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恶心不要脸的荡妇!

可惜脸皮奇厚的风七娘,完全没有任何的廉耻之心,而是目光越过云芷汐,还在盯着“躲在”云芷汐身后的容煌。

“当然,若是这位容公子,愿意永远跟随本姑娘的话,其余人我也可以不要。”风七娘表达了,对容煌的“一片痴心”,竟然愿意为他,忍痛舍弃其余的,那些个俊美青年。

“此话当真?”不想云芷汐居然抬高音,好像很兴奋的反问道。

这让在她身后的容煌,一双墨目立刻是危险的凝了起来:这个该没良心的小东西,居然这样就要把他退出去。

“绝对当真!”风七娘一口承诺下来,信誓旦旦之意溢于言表!那盯着容煌的眼神,简直都要把人吃了。那花痴的口水看起来,都要忍不住“滴答”出来了。

“好,那你等等,我问一下。”云芷汐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就转过身去。

因为容煌就站在她身后,所以云芷汐转过去,就直接与他四目相对,然后她就清楚的看到,男人墨目里漾开的一层层危险。

“咳咳……”云芷汐轻咳了两声,询问的说道,“师父,那什么你看,人家风火宗的老鸨那么热情,你要不要牺牲一下色相,去跟了她?”

话落,云芷汐还没反应过来,她的下颚就被某位美男捏住了,然后下一刻!

众目睽睽之下!光天化日之中!他居然就附身,直接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云芷汐:“……”完全呆住了!这……这算什么……这是她自己挖坑了么?!

“不要她,要你。”容煌多霸气的宣言,直接呆掉了紫云宗所有弟子……

喂喂喂!

公子!请注意这里有一拨单身狗!请注意!请注意!重要事情说三遍!请不要引爆单身狗的悲惨孤独感好么?!

云芷汐强压下脖子上的热意,连忙是转身看向风七娘,然后非常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情况你也看到了。不过你既然这么饥渴,我也为你感到挺捉急的,不如这样吧。”

话音顿了顿,云芷汐很是认真的提议,“我奉献一点,去给你找找公狼怎么样?一头不够,我给你多搞几头,它们应该能满足你。我觉得也挺合适的,不如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吧,你看如何?”

------题外话------

嗷呜!一万二更!快给月票!快给月票!快给月票!重要话说三遍,嗷呜!【ps:给评价票的,记得戳选五星,即经典必看选项嗷!】

亲们问:玦玦,你最近怎么辣么给力,更新辣么猛!这不太正常啊!

本座应:嗷呜!那是因为本座最近收到了很多狼血,被打得超级兴奋,整个人沸腾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结论是——多给鸡血!鸡血不会辜负乃们!

特别感谢最近大力支持的各位亲爱滴,明细榜在留言区置顶,谢谢乃们的鸡血支持!嗷呜!【嗯,感觉送公狼给婊砸,都是侮辱了公狼……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