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0章 宗门领袖,幽灵城堡!【一更】

“小东西。”蕴着宠意的梵音,自容煌的嘴中轻柔而出,他墨目微敛着,手掌轻抚在她的后颈上,爱极她此时的柔软娇俏。以至于他想要去吻她,又想看着她,一时竟十分难取舍。

那时,云芷汐微微垂下眼脸,长卷的睫将她一双眼眸遮掩,却隐约添了一层含羞带怯般的柔美。如此小儿女的姿态,必然是她前世今生,绝无仅有的一次。

此时,容煌没有去惊扰她,他安静的凝着她。但他的气息却忍不住的,随着她如此柔软的模样儿,去变得更轻柔。

他似乎能感觉到,他们之间隐隐的,在变得更为亲密。他眼前的这个人儿,正在发生着一些轻微的变化,且那种变化,是因他而起的。

而他的感觉并没有错,云芷汐确实在发生着,某种心境上的变化。从前世那一路走来,她虽不至于孤僻不合群,也不至于没朋友,但是她没有恋人。

她其实有时候,会害怕跟容煌的独处。不是她不喜欢他,而是有一种莫名的退缩感,就像是他要来,要睡在她身边,她下意识就会抗拒。

嗯,所以她其实是故意坑他的,躲起来坑他的……

但这个时候,她发现其实,好像只是她太戒备了,有些太将他看得……她……

微微的皱了皱眉,她……

“别多想。”可这时候,容煌却忽然将她按入怀里,打断了她的思绪道。他的下颚轻抵着她莹滑的脸儿,轻轻的摩挲了一阵,手掌轻抚着她的背。

他知道她若再想下去,会想透一些什么,关于她对他的一些情感。并且那绝对是,对他来说,只有好处而无坏处的。

可是他却打断了她,因为……他舍不得,舍不得她是为了他而皱眉儿。他并不着急,他可以慢慢等,她总会有自然而然明白的时候。

虽然有时候会逗她,但他知道她还小,只是十七岁的小东西。她在修为上,在为处事上,已经被迫成熟了,何必在他这里,还要去被迫着什么。

感受到他的宠溺,云芷汐心湖微微一颤,双臂抱紧他的蜂腰,眼角轻轻的扬起了浅浅的弧度……

……

彼时,在一处隐秘之地,风从一行六人,正是焦急的等待着。

这些天,他们根本不敢随意走动。因为一出去,随时就能遇到三千年的灵兽!倒霉一点的,甚至还有五千年级别!更不要说那些一两千年的!

“不会是兽潮吧?”卿天乐觉得,就算是躲在这片树林之中,也是非常的不安心。因为老能感受到,一*强大的气息,从他们附近,或者头上经过……

这种感觉,简直刺激得不要不要的!

“听听这些声响,恐怕有不少五千年级别的猛兽吧……”易山河抹了额头上的一巴虚汗,只觉得鼻血都要被惊吓出来了。

要知道,他们选择的隐蔽之所,距离那方可是挺远的,可是居然还能听到?!这简直……这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在那边“胡作非为”?!

“就这种形势,芷汐怕是会有麻烦。”风从最担心的,显然是云芷汐的安危。那边传出来的震动越大,他这心里就越不踏实,只觉得提心吊胆的。

“有公子在,不会有事的吧……”祁连峰说着,也有些不确定的。毕竟公子再强大,这古界内的修为,就只能是半步王阶巅峰,可是那些五千年以上的灵兽,战斗力完全就是高阶玄王级别了好么!

实力相差这么多,还是有这么多头!这……这怎么打?!

“我们该怎么办?”火风最终焦虑的问道。

“不如我们过去看看!”风从坐不住了,他想要过去,去到她的身边。

这时候,一直很少开口的无涯,孤冷的说道:“我们六人的联合战斗力,灭两只三千年灵兽还可以,更多的决不在能力范围之内。我们过去,只会给人家添麻烦。”

“……”风从等人纷纷沉默下来,因为无涯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这是事实。

基于这一事实,几人最终只能按捺不动,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挂着忧心焦急之色。

如此又等了大半天,那边传出轰响的地方,已经是消停了好一阵子。可是他们这里,却依然没有等到云芷汐和容煌的身影。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风从忽然站起身,他心跳得厉害!那个人不能出事,他是要保护她的!

话说之间,风从已经是跃身而起,看起来竟是直接就要脱群离去!

而风从是光属性的武者,光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此时他一闪而出,根本就是让人措手不及!

然而一道雷电一闪,同样是非常的快!并且无涯的修为,要比风从高上一线,所以他直接就将对方拦住了!

“站住!”孤冷的清喝,伴随着无涯的嗓音而出。

“你让开!”风从声音冷漠,两人都是那种不太合群的修炼狂人,一身的生人勿近气息,非常的具备杀伤力。

“风师弟,你不要冲动!”这时候火风等人,也是纷纷追了上来,并且默契的围住了风从,好让他不好乱跑。

“我怎么冲动了?别忘了临行之前,沐长老叮嘱我们六人的,必要时候必须尽全力,去保护芷汐!不仅是因为她年纪最小,也因为她很重要!”风从的口气很冷!

闻言,所有人脸色都微动了一下。

“我速度快,我过去看一下,你们在这里等着。”这时候,拦住风从的无涯,忽然是开口说道。

话落,无涯召出了他的灵兽雷鹰,立即是腾空而去!

“风师弟,我们先等一等。”火风按住风从的肩膀道,他心里其实也很担心。因为不仅有沐炎叮嘱过,他的父亲火战也叮嘱过,这云师妹必须要保护好。

因为无涯已经离去,风从最终还是点点头。

可他们一群人才退回去隐蔽下来,离去的无涯却又回来了?!

“无涯师弟?”火风惊讶的喊了一句,正是要询问什么。

但那时候,众人都看到了跟随无涯归来的,骑着一头红狼的云芷汐和容煌。

几人迅速的掠上去,纷纷是关切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他们这几个的速度超级快,快得云芷汐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五人团团围住了,然后一句句“你们没事吧”,完全不整气的散出来。

“我们没事。”云芷汐和容煌的声音,是异口同声的道出。他们都清楚的看到,眼前几人目中真诚的担忧之意。

“呼……”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风从却还仅仅的盯着云芷汐,在察觉她的状态确实不错后,提着的心还算是缓缓的松了下去。

“我们走吧,这次耽搁了不少时间,看来得加紧赶路了。”云芷汐轻笑说道,伸手拍了拍就近的风从的肩膀,目光又看向还在天空中的无涯,再看看眼前的几位师兄。

“上我的雷鹰,速度快一些。”这时候无涯提议道。

“建议不错,我们上去。”云芷汐说着,眼神看向了身后的容煌,见他也没有意见,便是全票通过。

八人很快重新上路,途中易山河忍不住问道:“云师妹,不知道那边出现的是什么天地灵物,搞得那么大的阵仗?”

闻言,众人皆是好奇的看着云芷汐。

“哦!”云芷汐顿时恍然,倒是没隐瞒的解说道,“忘了说明了,那边其实出现的是七彩仙果。”

“七彩仙果!”几人惊异的呼出声,全部都非常震惊!

“不错,正是七彩仙果。一共吸引了七八头,五千年以上的灵兽,以及一大波三千年、一两千年的灵兽,其中守护灵兽更是将近八千年级别!就那恐怖的阵仗,若不是我们跑得快,只怕你们就见不到人了……”

云芷汐说着,一脸的后怕唏嘘,倒也不完全是演的。只是最终七彩仙果,是落入了她的手中。而那守护七彩仙果的三眼灵蛇,则直接被容煌干掉了而已。

并非是她不相信眼前几人,只是七彩仙果,甚至是各宗门的宗主,都会垂涎的天地灵物。她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原来是七彩仙果!这就难怪了……”一众人纷纷是恍然,表示非常理解明白了。

七彩仙果,这等非凡的天地灵物,别说是高级灵兽眼红,若是宗门的老怪能进古界,只怕都要抢疯了。所以能引起这样打的震动,完全是正常得不得了!

此外,众人也完全觉得,云芷汐他们跑得很明智!毕竟那等恐怖的存在,非是他们可以沾染的……

“这还不到腹地,就出现如此灵物,看来咱们这次,说不定要满载而归了。”卿天乐见气氛有些沉,倒是调笑了一句。

“哈哈哈哈!不错,说得好!”祁连峰很是赞同的,锤了卿天乐胸口一下。

众人听此,也都是纷纷点头。

“最多我给你们添一枚升王丹当彩头。”云芷汐倏然提道。

众人均是双目一亮的看着她,尤其是易山河、祁连峰和无涯,毕竟他们跟云芷汐的关系,好像还没有怎么好。

“说话算话。”云芷汐定定道了一句。

“云长老够义气!”几人纷纷是,调笑的称呼云芷汐为云长老,更是竖起拇指夸赞她。

四级巅峰的升王丹,她一开口就承诺送出六枚!果然四级炼药宗师,就是这么豪气!简直让他们不佩服都不行!

随后一行人,以雷鹰的疾飞速度,快速的往古界腹地进发。

大约在十天之后,他们终于是抵达了,古界腹地的入口之处。

那是一片干燥的沙漠,看起来空旷广博,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但此时在这里,却聚集了一大片,明显各自为营,但却又古怪凝聚在一起的,各势力弟子。

作为先锋部队,云芷汐等人寻了一块空地,先是驻扎了下来。并且在营区前,插上了紫云宗的大旗,以方便后头金岳山等人的汇合。

同时作为东域第一大宗派,紫云宗的旗帜,绝对能起到震慑作用。至少那些阿猫阿狗,是不会不长眼的上来烦他们。

要知道到了这里,各势力的弟子排名争夺,已经是悄然拉开了帷幕。

大约过了两日之后,金岳山等一众弟子,也抵达了此方。一看到紫云宗的大旗,金岳山一行人就立即围拢了上来。

然而,让云芷汐等人意外的是,金岳山等人看起来都不太好?

“你们怎么回事?”易山河顿时就奇怪的询问道。

按理说,金岳山他们一行人,可是循着云芷汐等人勘察好的路线,一路过来的,如此一来是不会遇到危险的。

可是此刻众人分明都很疲倦,其中……

“噗——”可回答易山河的,却是金岳山喷出的一口鲜血?!

“躺下!”云芷汐立即站起身,清喝之间已经给金岳山喂了一枚疗伤丹。

那时候易山河等七人,立即是默契的分散在营区四周,纷纷戒备的守护了起来。

而通过心灵之眼,云芷汐可以看到,金岳山的伤势很重!且是伤在了丹田之上,看起来似乎还有一丝裂缝!这对于金岳山来说,绝对是一种摧毁资质的打击!完全可以阻碍他修为的进一步发展!

看到云芷汐在救人,再加上她是四级炼药宗师的身份,众人都默契的安静着,没有去影响云芷汐。

可当众人看见,云芷汐在给金岳山喂了丹药后,一双素手变成透明莹亮的模样时,纷纷就感到了奇异和不凡。又见这双神仙一般的手儿,持着银针在金岳山的身上,如莹光闪闪的美丽蝶儿翻飞,便更看得如痴如醉。

这时候云芷汐伸手一抬,将平躺在地上的金岳山扶起,一手拍在他背心上,拍得他“哇”的吐出了一口黑血!

那黑血溅入黑沙之上,立即散出一层腥臭的烟雾!

“有毒!”有弟子惊呼道!

“金师兄,谁下的手?”云芷汐声音平静慵懒的问道。

在方才的救治过程中,她才察觉到,在金岳山的体内,竟然还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在细查之后,发现这是一波隐性毒。现在不会发作,但三天后一旦发作,金岳山必死!

而这种阴毒的手法,云芷汐认为,只有人才会干。灵兽若是要毒死人,可不会这么遮遮掩掩。

闻言,还不等金岳山回答,一众弟子的面色纷纷是不忿起来!

然而,这个时候却又一道温婉的嗓音率先发出道:“这倒是要问你。”

“碧师妹,请你闭嘴!”金岳山微微虚弱的嗓音,立即是喝道!

碧池面色一白,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这些日子,她真是受够了!自入古界开始,她先是天天要看着,公子和那小贱人在亲亲密密在一起!这已经是让她忍无可忍!

可自焰火兽一事后,金师兄以及其余师弟、师妹对她的态度,更是让她要发狂!他们一个个总时不时的,用一些暗淡的眼神来看着她!

这都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些此前,在她跟前无限奉承,尊崇仰慕的男弟子,更是一改从前的,开始对她冷言相向!

不仅如此,他们还经常围在一起,议论着小贱人怎么怎么好!小贱人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漂亮!甚至有一些,完全不将她放在眼里的,直接说她如何如何比不上那小贱人!

够了!

碧池那双看起来真诚温婉的双眸,在这一刻正是要慢慢的龟裂,可是有一只手掌,却在此时握住了她的手。

“别冲动。”蓝羽鸿传了一道音。

而那时候,金岳山已开口说道:“是风火宗的人,我们遇到了他们。如今我们两宗的关系不太好,他们会伏击我们也正常。”

“不对吧,分明是因为云长老此前,得罪了那风火宗的七姑娘,这才……”这时候,还归属在碧池一党的,一名碧水峰男弟子,已经是开口说着。

然而不等他开口说完,一片口水就喷在了他脸上!

“你傻逼么?难道云长老不踩那贱人,那群杂碎就不会伏击我们么?”

“就是!就是!你脑子坏掉了,我们紫云宗跟风火宗干架的事情,还会少么?”

“不错!见到那群杂碎,当然要踩!”

“……”

一众弟子,纷纷是对那名“傻逼”碧水峰弟子,进行了全方位无遗漏的批斗!

不过从众人的嘴中,云芷汐算是厘清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岳山一行人本来是走得挺顺畅的,但没想到在五日前,他们却遇到了一波伏击。这一波伏击,来自于风火宗的人。

当时若非金岳山力挽狂澜,只怕他们都会全军覆没。风火宗那些人多半也不知道,金岳山是在强撑着,否则也不会让他们回来。

“好了,古界腹地马上要开启了,大家都原地休整一下。”因为弟子们还在批斗那个说错话的倒霉孩子,云芷汐开口道了一句。

“是,云长老。”一众弟子闻言,顿时是听话的闭嘴。不过弟子们却都没有散去,而是眼巴巴的看着金岳山。

“你们都放心,金师兄会完全没事的。”云芷汐见此,已是承诺了一句。

“太好了!”听此,弟子们才兴奋的叫了一句,然后各自找了地方盘坐下来调息。

但有的弟子,还是忍不住的叨叨着——

“还是云长老有办法,刚才看到金师兄喷血,我都吓死了!”

“可不就是,云长老什么都会。”

“还好有云长老在……”

“……”

金岳山此时还比较虚弱,但他原本是担心,弟子们受到此番伏击,可能会信心大减,对后面的历练不利。而这一路回来,他们也确实很丧气。可是没想到,这些沮丧在见到云芷汐后,全部都消散了,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金师兄,你感觉如何?”在将弟子们遣散后,云芷汐才询问金岳山道。

“还好。”金岳山点点头,面色却明显有几分苦涩,想来丹田上的伤势,对他的影响很大。

“金师兄放心,五级的本元丹,完全可以修复你这伤势。”云芷汐知道他想什么,所以已经开口安慰道。

“据我所知,宗门里没有本元丹的丹方。”金岳山在宗门里的地位不凡,再加上金震的关系,他知道的自然要比寻常弟子多很多。

“我有。”云芷汐却道。

“云师妹?!”金岳山目光一炙。

“我晋阶五级炼药师,要不了多久,必然会在金师兄晋下一阶的时候,将本元丹炼制出来。”云芷汐愿意帮助金岳山。

因为听方才弟子们说来,金岳山是个有担当的人。他在面对风火宗伏击时,不仅能临危不乱的做出指挥,还能将弟子们一个不拉的带回来!这可不是寻常人能办到的。

“这怎么好意思?”金岳山听着自然是意动,毕竟丹田的伤极难恢复,而且绝对会影响玄王的晋阶。可是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本元丹太贵重了。

“大牛是我好兄弟,你把他带回来了,我自然要感谢你。”云芷汐轻笑说罢,给金岳山留了一枚四级疗伤丹药,然后正要起身离去。

“云师妹!师兄谢谢你!”金岳山却是激动的爬起身,因为太激动,所以说话也比较大声,闹得营区里的弟子们,纷纷朝着他看过来。

金岳山这个向来比较严肃,十分不苟言笑的大师兄,此时却面挂笑意,朝众弟子挥挥手道:“没你们的事,都赶紧恢复。等下次再遇到风火宗的杂碎,必然将他们干翻!”

“是!金师兄!”众弟子齐齐喝道。

其后,云芷汐则退回她的小营帐,想要再去炼制一些丹药,毕竟有备无患,要知道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

不过她才进去,还没坐下呢,一只有力的手臂,一面微凉的精壮胸膛,就直接将她给困住了。

“伏击的事情,你怎么看?”云芷汐已经是习惯了,干脆握住他的手臂,仰头看着他问道。

“要小心。”容煌说着,已是俯下身,在她的眉眼上亲了亲。

云芷汐轻闭了眼,赞同的“嗯”了一声。

金岳山等人,本就是跟在他们身后的,虽然因为雷鹰的关系,他们会快上两三日的脚程。不过距离也不会太远,若信号弹发射出来,他们绝对可以回援。

可是信号弹全部在发射之初就被灭,伏击的地点也太过于有利风火宗一方,这根本不像是临时碰到,就可以做出的安排。

难道是金岳山等人,真的太倒霉么?

……

到第二日天未亮,刚歇下不久的云芷汐,却忽然张开了眼!

于漆黑之中,她能看到一双深邃的墨目,四目在相对的瞬间,都是微微一敛!下一刻,他们已掠出小帐。

那时但见黑沙之原上,缓缓的钻出一缕缕光,地面随之发生着颤动,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要从此间“生长”出来!

那些负责守营的弟子,看到这等阵仗,都是有些呆住了。

“所有弟子集合!”云芷汐的清喝声,瞬间传荡在营区之中。

紫云宗所有弟子闻言,纷纷是掠身而出,快速的聚集在了云芷汐和容煌身边,一副整戈待发的模样。

“唰唰”的沙响,在凌晨的黑夜中,显得十分诡异阴森。

这时候各势力弟子,同样是戒备而起,大家都安静的凝神瞩目着,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当东方的第一抹光,钻出了地面。

此间黑沙之上,万丈华光绽放!有浓郁的灵气,瞬息倾泻而出!那等灵气浓郁度,竟然不亚于灵塔第十五层!

充沛浓郁的天地灵气,一瞬间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痛快淋漓的舒畅!都感觉一口气吸进去,浑身就充满了力量!

然!

就在此时!

一座城!

现世!

它仿佛幽灵,在华光中悄然现身!

它仿佛鬼魅,在黑沙之原中钻出!

它仿佛神魔,在第一缕阳光中屏世!

……

那时,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座凭空现实的城——

弦月状森黑的岩石,密集的矗立在所有人眼前!仿佛一对对洪荒古兽的犄角,散发着令人心底发毛的气息,让人完全不敢冒犯的上前。总感觉一旦上前,这些幽黑的“犄角”,就会将人顶死!

然!

那时!

这座城,这丛弦月状岩石的后方,那座通体散发着幽暗之光的城堡,忽然诡异的——腾空而起!

所有人的呼吸,顿时是一窒!

却见那城堡群,在拔地腾空数十丈后,便幽幽的悬浮期间,然后——陡然散发出,无数星星点点的光!

有绿彤彤的,仿佛鬼火般的;有蓝幽幽的,仿佛幽灵般的;有融融暖黄的,夹杂在鬼火绿,和幽灵蓝的之间,显得阴森莫名。

远处的山脉,全部被践踏在了城堡之下。天空中偶有大型的,黑色灵兽盘旋而飞,看起来气息十分恐怖。

“咕噜”不知是谁,先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唾沫。于是有着,无数的人,跟着咽了咽唾沫。

然后都默契的,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只是一座城!

只是这座城的气息!

就让大部分的势力弟子,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这就是古界腹地了?”有人颤巍巍的问道。

“跟宗门给出的提示,完全不一样啊……”有弟子感觉到了不安。

“这到底是什么鬼……”

“我们要进去吗?”

“……”

很多人,在议论纷纷。

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这一座忽然从黑沙之原中,长出来的幽灵城堡,并非存在于任何宗派所认知的信息之中!

那么很有可能,这一座幽灵之城,在五百年前也出现过。但因为那一届进来试炼的弟子,全部都见了阎王,所以没有人知道,古界之中还有这等城堡的存在!

然而——

面对这样未知的,充满着幽森恐怖气息的城堡,很多人那原本想要进入的心,都莫名的怯了……

“云长老,我们怎么办?”那时候,紫云宗大部分的弟子,都默契的看向了云芷汐。在他们的心中,这位年少的美丽长老,拥有着不凡的智慧,和超强的战斗力,所以他们下意识的要听她的。

“将帐篷整理好,换上深色接近黑色的劲装,进驻在外围那一块地方。”云芷汐也不负众望的指说道,直接给出了清晰的指示,“其后大玄师巅峰戒备,其余人原地调整心态,之后再轮换一次。”

一众弟子闻言,不疑有他的照做。

等安顿下来后,云芷汐则召集了金岳山等人,开启了小型会议。

“我看几大宗派之人都进去了,我们坐在这么等什么?”首先开口的,自然是碧池了。她对于弟子们,总是无条件的尊崇云芷汐的指令,感到非常的不爽。

不过碧池这一次的问话,倒是让其余好几人,都是赞同的点点头,纷纷疑惑的看着云芷汐。

此行到了这里,云芷汐已不仅仅是小队首领,更无疑的成了——紫云宗弟子的领袖,纵是金岳山,也下意识的听取她的安排!

因为金岳山很清楚,他的修为虽还不错,但出来历练的经验,明显不如眼前的少女。再说他也蛮欣赏这个小师妹的,豪爽大气人也漂亮。

------题外话------

嗷呜!凌晨第一更!准时送上!本座这会,正在电脑前奋斗第二更!快快撒月票!撒鸡血!让二更肥起来!

ps:可以想象一下,坐在电脑前的本座,僵硬的脖子一扭,“咔擦”一声脆响可*。再是浑身一扭,一阵“咔擦咔擦”声起,感觉像是被汐儿卸了骨头。哈哈哈!快!给“咔擦咔擦”的骨头本座打鸡血,不然要倒下了……

【重点说明,若是有亲要投评价票,记得选择五星,即经典必读选项。若是觉得本文不值五星,则请揣着票,去给更好的文文投哦,谢谢合作喵~】

上一章
下一章